<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30章 残诗续如妃三问,乾坤逆雪国大乱 1
    时值九月盛夏,酷暑袭人。

    这日骄阳似火,炙烤得九州大地一片炽热。

    偌大的南国皇宫此时显得十分的安静,只有树梢躁动的蝉声痛苦地呻/吟着。那些平素里忙里忙外的内侍与宫人们,则仿佛一下子全都消失了去,偶尔出现几个,也都好似热锅上烤的蚂蚱,灰溜溜地藏在宽大的袖子底下,一溜烟的跑过,是片刻都不愿意在这大太阳底下多做驻留。

    永宁下了早朝,便换回了常服。闲来无事,她在宫里各处闲逛。

    公主出行,乃是乘銮;这銮里冬生炭火,夏盛冰水,舒适温宜,丝毫不会受到銮外时节习气影响。辅之焚以时令香草,所经之地均能闻到从銮中飘洒而出的一阵芬芳。

    只是可苦了她手底下的一票随从,再清新的芬芳也缓解不了难耐的燥热。

    永宁闭目凝神,卧在矮榻上。香炉里星星点点的火光间或闪烁,明了又暗,暗了又明。

    忽然,銮外一阵妖风吹起,将墙头上的灰尘都吹了起来。随从们忙鼻闭上眼睛,捂住口鼻。

    銮门被微微吹开了下,又快速地合了上。白色的香雾晃动飘摇,弥散开来。

    “殿下,殿下!”銮外的内侍一手捂着口鼻,一手轻轻拍了拍銮窗。

    “殿下,外面起风啦。”

    永宁不回话,丹凤眼缓缓睁了开。

    銮里如常的光景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唯一不同的是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影。黑影被雾气映得十分的不真实,恍惚中可以辨认得出是单膝跪着,头低低地垂着。

    永宁又将眼睛阖了上,抬起手以广袖掩面,浅浅地打了个哈欠。

    “属下万死,扰了主儿。”黑影的头低了低。

    “宗家,什么动向?”

    “回主儿。宗家近些时日并无甚么殊常,疏远如妃也是宫中旧闻了。”

    “呵呵,好。传下去,近些时日兄弟们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给本宫盯死宗家。决战在即,成败只在今朝。任何的风吹草动必须立时上报,不得有所延误!”

    “是!”黑影抱拳。

    “去吧。”

    “是!”

    妖风又起,烟幕晃动。銮内复又剩余一人,如往初耳。

    “殿下,殿下!又起风啦!”銮外那跟车的内侍被吹得东倒西歪,头上的纱帽不用手扶着许是早就被吹飞了去。

    “走吧,到如妃娘娘那里,避避风去。”銮内传来永宁的声音。

    “诶诶诶!”内侍忙应了声,直起腰,吆喝道:“起銮!公主吩咐,到如妃娘娘处。”

    其余随从称是,一众人浩浩荡荡往如妃寝宫行去。

    。。。。。。。。。。。。。。。。。。。。。。。。。。。。。。。。。。。。。

    距锦州不过百里,此地乃是大金南陲的边塞要阵,盘山。

    阿什库领了金国最后仅存的二十万精锐,囤居于此,已有几月有余。

    曹蟒得了十二假传的皇命,便舍了锡林旗。领着几万残兵日夜兼程,赶往盘山与阿什库汇合。

    这日依旧是无事可做,草莽但觉烦闷无聊。

    寻了个由头,他邀了阿什库出来吃酒。

    酒过三巡,曹蟒已是大醉。

    伏于酒桌上,他不断地打着酒嗝。

    “我、我、我曹、曹蟒,也、也是嗝、个、顶天立地、地、的汉子。我、我没、没有临阵脱逃、没、没有。。。”

    阿什库送到嘴边的海碗停住了,他瞟了眼酩酊大醉的草莽,暗暗叹了口气。

    仰头送酒,又是一碗入喉。

    曹蟒心里的不快与委屈,别人不懂,阿什库确是懂得。

    “呜呜呜呜,没、没有。。。”曹蟒隐忍地小声哭了起来。

    依旧是叹气,阿什库放下手中的海碗。

    想了想,他开口劝说:“阿蟒没有。”

    “将军、将军,”草莽直起身子,抹了把眼泪。说:“兄弟们、兄弟们。。。”

    话说到一半,又被哽咽掩了过去。

    热泪尽撒,豆大的泪珠一颗颗从曹蟒这个实心的汉子眼眶中溢出、滚落。

    “阿蟒!”阿什库拍上曹蟒的肩膀,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比起锡林旗,这里、大金更需要阿蟒!”

    “需要我?!”曹蟒勉强止了眼泪,双眼通红,他定定地望向阿什库。

    “需要我?需要我做甚么???需要放弃与我出生入死的兄弟?!!!需要我舍弃锡林旗抵死抗争的百姓?!!!需要我在盘山死守着不知何时才会出现的战机?!!!”

    阿什库被问得一愣,转而明白过来,曹蟒并非真是醉酒。

    收回拍在曹蟒身上的手,他冷了冷脸。

    “说罢。无需有所顾虑,今日且将阿蟒心中迷惑和盘托出。”

    “哼,”曹蟒冷哼一声,继续道:“阿蟒迷惑万千,皆不如一事所生之繁杂。今日不求迷惑尽解,只求将军给句痛快话,为曹蟒解一解这件心头之事!”

    “阿蟒且说。”

    “将军,是否仍忠于长公主?”

    阿什库心头一惊,暗地里扫视周遭。确认身边确无眼线后,才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你,变心了。”草莽见阿什库不回话,语调渐冷。

    “阿蟒莫要乱讲!”

    阿什库见曹蟒起了疑心,话里话外杀心已起。

    “乱讲?怎么个乱讲?!阿什库,你可别忘了!当年要不是长公主献计,先诛北域王,再杀定远侯。哪里来的你我今日?!哪里来的你这‘大金第一勇士’?!”

    “阿什库从未忘却长公主恩德。”

    见阿什库对语气软了些,曹蟒再接再厉,追问说:“既然从未忘却,那何故龟缩于盘山?!对阿勒楚喀近些时日之变化置之不理?!我多年前埋在宫里的眼线早前冒死前来报信,说皇上多日前亲昭大皇子、二皇子面圣。其后二位皇子均是被留在了宫中,已是快两个月未曾露面了。而皇上进来之行为也是匪夷所思,一时托病不朝,一时外出疗养。三大贵族更是乱成一团,根本指望不上。此时大金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你我难道不应该挺身而出,查出罪魁,保护皇室安稳吗?!长公主失踪多时,音讯全无,你我便是她留在军中、留在大金唯一的指望啊!若是有贼人趁此时机,搅乱朝纲,谋害皇室,你我如何再有脸面去面对长公主和大金万千百姓?”

    阿什库闻言,竟是笑了起来。反问说:“阿蟒方才不是说,只得一事相问?”

    “额,我。。。”

    “罢了。”阿什库提起酒壶,为二人对海碗都满上,“也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随后,便将十二之所为告知了曹蟒。

    原来,十二假传圣旨,一举软禁了大皇子与二皇子,更是将已有身孕对完颜婉柔也软禁了起来。至于赫舍里与富察,则是偏信了他的谎言,以为这一切都是莫若离所受意,不做多想,全力辅佐十二夺位。

    几个月时间,阿勒楚喀已是变了天。各路消息封锁严密,白氏布庄竟是未曾探得。

    。。。。。。。。。。。。。。。。。。。。。。。。。。。。。。。。。。

    永宁来到了如妃寝宫,落了銮,又免去了宫人的通传,她自顾自地走了进去。

    “殿下,殿下,殿下慢点,别再晒着了!”跟在永宁身后,几个打着盖头为她遮阳的内侍忙跟了上去。

    杜鹃花期已过,庭院里换上了一盆盆盛开的蔷薇。如妃正在凉亭里纳凉。

    “这蔷薇开得,是真不错。”说话间,永宁俯身,去抚摸一朵娇艳的黄蔷薇。

    “贞一?”

    本是在作画,耳边突然想起了熟悉的声音。如妃笑了起来,忙放下手中笔。

    “你怎么来了?”

    舍了蔷薇,永宁也笑了起来,眼神示意左右退下。她移步凉亭。

    “皇宫乃是本宫的娘家,本宫自然是想来,便来得的。”

    说话间,她已是进了凉亭。

    “去给公主换壶新茶。”如妃吩咐一旁的宫女道。

    宫女称是,便碎步退了去。

    “画的什么?”永宁笑意依旧,转头去看案上如妃的画作。

    “还能是什么呢,这些年画来画去,却也总是舍不了了它。”如妃垂眸,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想来也是。”永宁伸手挽袖,拾起了笔。说:“你独爱师傅这幅九州山河图,光是临摹,便临摹了千万遍。如此的爱不释手,又怎会移情别恋,画出些别的呢。”

    起笔落墨,永宁于画上书题:“前途多迷雾,春江暖心寒。破晓响东雷,当时乃吾辈。”

    “这诗?”如妃上前,不悦问说:“这诗的后两句,可是贞一所作?”

    “怎会,”永宁浅笑,反问说:“姐姐可是看出了诗中奥秘?”

    “。。。”如妃强压心中不满,回说:“这诗藏了四个字。”

    “哪四个?”

    “迷、心、破、吾。连起来,乃是‘吾迷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