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27章 生机
    “若离。”

    苏景年低着头,轻轻地唤着她日思夜想的名字。

    咫尺之间,一个带着面具的白衣男子靠在她的怀里。男子受了很严重的外伤,左侧的小腿此刻鲜血如注,喷溅的血花把地上的积雪侵染得好似朵朵红梅。

    男子的右手紧紧地护住左肩,手掌之下已是隐隐约约透着渗出的血渍。左手臂颓然地垂在空中,泛着病态的青紫色。

    是了。

    虽然隔着冰冷的白玉面具,虽然身着着一身男装。可是苏景年就是能够一眼认出,眼前重伤的男子正是她日日想念、夜夜思慕的妻子,莫若离。

    多少年过去后,苏景年仍然不太敢去回想今晚所发生之事。

    她真的不敢去想倘若是她再晚来片刻,倘若是狄殁的出手再重上半分。那么她与莫若离二人,将会迎来怎样悲惨的结局?

    靠着苏景年的支撑,莫若离勉勉强强算是站住了。

    听闻身后的人唤自己“若离”。

    莫若离定了定,转而于面具之下露出一抹苦笑。心想,定是自己过于挂念那小无赖了。竟在这等生死关头,还会产生幻觉。

    摇了摇头,莫若离强忍着锥心的疼痛直起身子。她不能就这样倒下去,墨殇还在敌人手里。

    美人心中落定主意。今日若是拼尽了所有,还是无法战胜敌人。那么在最后倒下前,她也会自行了断了去,绝不会给敌人留下任何活口。

    “冷冰冰,你还是省省吧。”狄殁见苏景年来了,自觉无趣。索性抱着怀里木偶一般的墨殇原地跳起华尔兹舞来,边跳舞边嘟囔着:“这东方的法师怎么还不来?无聊死了。。。”

    墨殇浑身无力,只得任凭狄殁摆弄。见苏景年已然是带领援兵杀来,墨殇悬着的心稍稍落了地。

    这边狄殁的话却是激怒了美人。咬了咬唇,莫若离还要发功上前。

    “若离!”见莫若离还要逞强,苏景年忙把她搂入怀中。

    “若离,若离,若离。”声音已是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苏景年的心疼得厉害。

    双臂轻轻环着莫若离,苏景年生怕把美人弄疼了。

    莫若离平素里最喜洁白,总是一身白衣阙阙,仙姿风骨。此刻却是一身腥臭的血污。身为大金长公主,她贵不可言,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此刻却是伤痕累累。

    蹒跚的步子,好似那风中飘零的浮萍。瘦弱的身子,又怎么经得起皮开肉绽、血流成河?

    而这一路往北行来,她到底吃了多少的苦?又遇到了多少危及性命的时刻?苏景年恐怕永远都不得而知。

    但是有一件事,苏景年却是知道。

    爱人身上每一处的伤口、每一分的痛楚,她都感同身受。每一滴流淌而出的眼泪、鲜血,都让她心如刀割。

    “若离,若离,若离。”一遍遍、一声声,苏景年不停地唤着那个的名字。此刻除了这般话语,旁的她是再也说不出什么了。

    再次被人搂入怀中,美人终是清醒过来。自己并没有因为重伤而产生幻觉,她的小无赖真的找到了她。

    “阿难?”美人费力地转过身,去看苏景年。

    “若离。”苏景年回望美人,红了眼。

    此时此刻,苏景年浑身上下沾满了血浆,连半张脸上都是褐色的血苟。

    “小无赖?”美人轻声细语地问,“你怎么来了?”一边细细地打量着苏景年,一边抬手去抚摸她的脸。

    苏景年一动不动地站着,凝视着美人的双眼,说:“若离来寻阿难,阿难便也来寻若离了。”

    莫若离冰冷而纤细的指尖缓缓地前行,少顷便触碰到了那梦中无数次出现、温暖的脸。轻轻地擦去苏景年眼底的血苟,美人此刻也不知该是愉悦,还是该埋冤的好。

    “你来,做甚么呢。”美人轻叹一声。

    抬手将莫若离的手握在手心里,苏景年笑了起来。

    她说:“若离乃是吾妻,吾妻于何处,吾便要在何处。盛景当不负,流年永不离。”

    “不值得。”美人动容,劝说:“敌人之本领,断不是你我所能匹敌。阿难听话,生机稍纵即逝,快些逃罢!”

    苏景年摇头,笑回说:“阿难来寻若离,无关生死。世间之人多喜权势金银,谋长生不死者亦是众呼。只惜吾天性愚蠢,但觉此些万般所有,皆不及真情无价,更是不及吾妻分毫。生死自有天命,阿难从不强求。阿难只求你我二人今生今世、生生世世,同生同死,永不分离。”

    “傻!”美人回抱苏景年。面具下,已是清泪尽洒。

    二人紧紧相拥。

    “天哪!!!”狄殁哀嚎一声,停下了舞步。又把墨殇搂回怀里,他颇有些不满道:“这边还站着三个大活人呐!!!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肉麻啊!!!又是同生,又是同死的,真的是要肉麻死个人了!!!”

    十七转了转脖子,说:“是、两个。主人、你、不、是、人。”

    “谢、谢、你、的、提、醒。。。”狄殁咬牙切齿,转过头甩给十七一记眼刀。

    “额。”十七吓得一跳,忙抬手想要捂住嘴。只可惜手脚不太灵活,一抬手连脚也跟着抬起来了。一个不稳,整个人从树上掉了下来,拍在了雪地上。

    狄殁吹起口哨,嘲笑道:“爱丽丝,你真是蠢到家了。”

    沾了一身的雪,十七机械地从地上爬起来,说:“讨、厌。”

    “给你,”狄殁把怀里的墨殇推了出去,说:“好生看管这位小美人。”

    “哦哦哦。”十七忙上前,接住了墨殇。

    “殇儿!”

    见墨殇如此被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令美人份外心焦。舍了苏景年的怀抱,她几欲上前营救之,却是克制了下来。

    暗中握紧了莫若离的手,苏景年给美人一个安抚的眼神。

    从怀中取出伤药,又将龙袍袍脚撕下。苏景年蹲下身子为美人止了血,包扎了伤口。

    极尽小心之能事,甚至有些畏首畏尾,苏景年生怕弄疼了美人。

    而这些细微的举动,美人却是都看在眼里的。心头泛起阵阵暖意,美人小声说:“不疼的。”

    苏景年不接话,只是眯了眯眼。她站起身来,上前一步把莫若离护在身后。对狄殁说:“有什么事,断可以冲着本王来。”

    “所以呢~”狄殁摊开手,开口打断了苏景年的话。紧接着笑问说:“王爷,这是要兴师问罪喽?”

    “罗刹的将军,”苏景年的语调陡然转冷,说:“两国交战,死伤难免。可灾祸不及家人,你不该对吾妻出手。今日本王就站在你面前,要杀要剐,全凭你的本事。”

    “王爷可是说笑了~”

    狄殁收收了笑。弯下腰,右手搭在左肩上,左手负于身后,绅士地行礼。

    说:“尊贵的北域王殿下,王妃殿下。罗刹第一大公、吾主伊丽莎白殿下,诚邀二位前往叶尼塞做客。还请二位略赐薄面,随狄殁前往吧。”

    “呵,”苏景年冷笑,说:“本王与王妃不去。”

    “不去?”狄殁的脸色沉了下来,嘴角勾出诡异的弧度。说:“去不去,怎尤得你?”

    “嗨!!!谁人敢动我家王爷!!!”一声怒喝骤然响彻玉蝶林,威震四方。一时间惊鸟四散,万兽遁逃。林中厮杀之众人,许多皆被这吼声震住了。

    陈虎扛着流行刀一路从林里杀出。大刀狂舞,生生将狄殁从苏莫二人身前格挡开来。

    “保护黄金骑士大人!!!”几百罗刹士兵紧追陈虎而来。

    “嗖嗖嗖!”金色的箭雨及时出现,片刻间便杀尽了百人。其余罗刹士兵为躲避箭雨四散而逃,不敢再贸然上前。

    仓决手执金色大弓,打马而来。身后领着一众吐蕃兵卒。

    苏景年长出了口气。众人及时赶来,今日是有救了。

    她暗中捏了捏莫若离的手心。

    “王爷!”又一声呼喊,张无忌策马领着金吾卫,亦是加入了战局。

    “这不是胡闹吗?!”苏景年皱眉。她赫然看见张无忌身后有一抹紫色,那紫色缩在马背上瑟瑟发抖,好几次险些被上扑的罗刹士兵伤到。

    未央竟然也随着张无忌前来。

    平素被永宁藏于深闺,未央怎会见过战场上此等凶恶景象。她被吓得面如白纸,衣裳上好几处都染上了敌人飞溅的血渍。

    本是不敢睁开眼去看身边血淋淋的景象,可听闻张无忌唤王爷,未央勉强地睁开眼睛,焦虑而恐惧地环顾着四周。

    苏景年不忍,心知她是在寻自己。张口提醒道:“未央姑娘!当心!”

    未央闻言,终是于乱战之中找见了苏景年。会心一笑,未央冲着苏景年点了点头。

    苏景年也颔首。未了,她突然感觉到一股来自于掌心的力道。

    美人紧了紧握着的手,冷声说:“此般境地,阿难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