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24章 雪落玉蝶又逢君
    金色的帏帐内乃是圈起的一处高地,又以松木为台。鲜花团簇,藏香缭绕。中央空地中,吐蕃的艺人正在表演着各式杂耍。

    苏景年对这些好似浑然不见,径直走向宾客落座之地。

    张无忌与仓决正在饮酒,二人相谈甚欢。蔡越儿不言语,一个人坐着吃闷酒。

    而坐于张无忌身侧的,乃是一紫衣女子。不知张无忌说了句什么,引得紫衣女子掩嘴轻笑。她这一笑,竟是引得全场哑然。

    倾国倾城,美人如斯。

    “王爷!”见苏景年来了,张无忌忙站起身。笑着迎了上去。蔡越儿也是上前。

    仓决也提起杯盏,去迎苏景年。“王爷。”

    “三位将军。”苏景年抱拳。眼神却飘远,去看那紫衣的姑娘。

    紫衣女子闻言,身子明显僵了僵。半晌才将将抬起头,偷偷去看苏景年。怎知竟然是与苏景年的目光不期而遇,引得女子霎时羞红了面庞,忙又将头深深低下。

    白亭见了众人,除去认得仓决和未央,只觉得蔡越儿有少许面熟。在哪里见过,她却是已记不得了。陈虎领着她,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他二人也不管那些交际之事,直接开吃。

    与张无忌、仓决和蔡越儿略作寒暄,又饮了几杯。苏景年这才知道了,原来吐蕃与张无忌一直也有书信往来。仓决得知张无忌已是随着先锋骑兵部队而来,索性今日设宴都请了来。

    不去过多责怪张无忌主次不分、有失礼节之举,苏景年寻了他身边的座位坐了下来。今日的主角毕竟是天师大喇嘛。

    坐定之后,苏景年拾起追上一杯马奶酒。

    “未央姑娘,”她转身敬未央,笑道:“许久不见。姑娘一切可还安好?”

    “未央一切安好,多些王爷挂牵。”未央浅笑,脸色更红,她把头低得更低了。捧起桌上的一杯酒,轻轻地碰了碰苏景年的杯盏。不见饮酒,她只是将那杯盏捧在手里。

    “姑娘一切安好,那便是甚好。”苏景年笑意更深,抬手将杯中酒浆一饮而尽。人多眼杂,她不再多问未央些什么。

    她转过身,问说:“仓决将军,已是快到酉时。怎地还是不见这宴会的主角?”

    “主角?”仓决被她问了个迷糊,转而反应过来她是在问天师大喇嘛了。笑回说:“王爷少安毋躁,天师大喇嘛随后就到。我等且先吃些酒,闲话家常。”

    “也好。”苏景年提起酒壶,又斟了杯酒。笑说:“吐蕃这马奶酒,甚得本王心意。”

    酣饮数杯,苏景年渐渐有了些醉意。身上的患处仍未痊愈,此刻因着酒精隐隐地疼了起来。她却甚是开怀,心底多日积累的阴霾也是慢慢散去。盼星星盼月亮,她终是盼到了几路大军合流。与罗刹决战之胜算,此时已是最大。

    毕竟破了罗刹,才能再见到她。

    如此可想而知,苏景年此刻的心情是有多么高兴。

    又是斟了满满一杯的酒,她起身向众人一一敬起酒来。

    敬了一圈,又来到了未央身边。苏景年举杯躬身,笑道:“多日不见,姑娘的姿容神韵更盛往日。连这衣裳,都瞧着越发的娇艳了。小王祝姑娘早日寻得如意郎君,幸福一生。”

    未央闻得苏景年前半段话,本是含羞浅笑。怎知她竟还有后半句。

    “王爷谬赞,”未央冷了冷脸,起身回说:“未央愧不敢当。”

    苏景年莫名其妙碰了一鼻子灰,只得打个哈哈,将自己那杯酒饮了去。自觉无趣,她回到了座位上,又开始自斟自饮。

    一旁的张无忌边吃酒边笑。心道:北域王于情字面前,竟也是这般愚钝。小姐的那点心事,明眼人可是一瞧便知啊。

    “报报报!!!”帏帐外,一吐蕃将领骑快马而来。

    入了帐,那将领整个人滚下马来。浑身是血,那人伤得不轻。

    歌舞慌乱退去,在场众人皆瞩目那将领。

    “怎么回事?!”仓决拍案而起。

    “报!”将领忍痛,从地上爬起。抱拳说:“将军!南边十里开外,哨兵队遇袭!来人目测有万余骑,均是罗刹骑兵装扮!”

    “南边十里?!玉蝶林?!”陈虎想了想,问说:“这么多罗刹骑兵跑到鸟不拉屎的林子里,是做甚么?!”

    他想不明白,罗刹万余骑出击,怎么可能只是为了伏击吐蕃的哨兵小队。岂不是杀鸡用了宰牛之刀,小题大作了?!

    众人也是困惑。

    “呵呵,”苏景年歪笑,接话说:“如此大的阵仗,许是为了迎接我大齐定国大将军的吧。”

    “是了!”张无忌闻言,立时恍然大悟。将杯盏拍在案上,他起身说:“稍早时分,本将军与蔡将军确是才从南边而来。”

    “张将军给本王送信,却故意晚些派出传令兵。无非是想让消息晚些传出来,以防备罗刹偷袭。只可惜将军筹谋细致,却还是出了此等纰漏。看来,将军是需要清理清理身旁的眼线了。而不是一味地,防着不该防范之人。”

    苏景年坏笑,自顾自地吃酒。她话中有话,大有嘲讽之意。

    “王爷教训的是,”张无忌躬身抱拳,说:“是无忌目光短浅了。”

    “不说这些了。”点到为止,苏景年见好就收。话锋一转,她问那将领,说:“你这般模样逃了回来,可是有人出手相助,将敌人拖住了?”

    将领浑身一震,回说:“王爷料事如神!却是如此!我等且战且退,死伤惨重。恰好此时有一大齐的商队经过,商队见我等浴血奋战便出手相助暂时拖住了敌人。小的这才寻了个时机,跑回来报信!”

    “商队?”蔡越儿冷笑,问说:“哪个商队如此仗义?胆敢与罗刹骑兵拔刀相向?!商人重利,怎会舍命相助?”

    “额,小的不知。”吐蕃将领被问得愣了愣,想了想,他说:“小的只是见到,商队的马车上插有白底黑字,上书一个'白'字。”

    苏景年放下手中杯盏,慢慢站起身来。

    “白。。。白。。。”

    她口中念念有词,仿佛着了魔一样。脑海乱成一锅粥,苏景年只觉得眼前的一切人与物都开始模糊起来。

    “白。。。白。。。”

    “王爷?”未央察觉她面色有异,忙起身上前。问说:“怎么了?”

    “是她。。。是她。。。”越说越激动,苏景年酒意尽散。眼底泛起潮红,她已是真的急了。

    “是她来了。。。她来寻我。。。”

    未央不解。问说:“谁?”

    苏景年不再与未央多说,她大喝一声:“陈虎!!!”

    这一声几乎发尽全力,喝得在场之人均是心头一惊。

    “在在在。”陈虎也是吓了好大一跳,扔掉手中杯盏,他赶忙站起身来。苏景年此等骇人模样,他这辈子真是头一次见着。

    “带上兄弟们!!!随本王出击迎战罗刹斥候!!!我等北域将士为先锋,阻击敌军!!!吐蕃与南国、西疆分别从三个方向包抄之,务必一个不落尽数剿灭之!!!切记!!!不惜一切代价,必须保护商队周全!!!”

    “得令!!!”陈虎推拳。虽然他不知这波罗刹斥候到底为何得罪了苏景年,但王者之怒,犯之必死的道理,他却是懂得。

    唤来战马,陈虎打马而去。帐外黑甲铁骑皆跟随。

    “得令!”其余众人也是推拳。仓决等人加紧吩咐各自军中的兵士,准备出击。

    吹起口哨,苏景年唤来黑闪电。翻身上马,她就要扬鞭而去。

    未央略作思量,鼓起勇气。她上前问说:“王爷口中的'她',可是,'她'?”

    话到嘴边,她终究还是拐了个弯。

    “一定是她,”苏景年回以微笑,说:“一定是吾妻前来寻小王了。”

    未央闻言心如针扎,低下头去。

    “未央姑娘,现下情况紧急,小王不便与你多说。我们改日再聊,告辞。”

    “驾!”苏景年言罢,抽马而去。

    蔡越儿远远地看着这一切,只是摇头。起身离去,他目光扫过宾客席。只见白亭头不抬眼不睁,还在啃着一只烧鸡,完完全全置身事外。

    “。。。”蔡越儿感觉自己一定是醉了,否则怎会出现幻觉,又见了那奇怪的小乞丐。

    十里外  玉蝶林

    乌云蔽月,冷风四起。飞雪又至,天地洁白。玉蝶傲寒盛放,冷香袭人。

    林中之人却是无心赏花,双方杀得不分你我,斗成一团乱麻。

    罗刹骑兵进了矮林,便失去了马上的优势。只有人数占优。而白氏布庄商队虽是人数上远远不敌对方,却都是武林好手。

    双方本是打得难解难分,互有死伤。可罗刹斥候却是认定了,商队护着的马车中就坐着大齐的将军。不要命一般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以舍身之势不断地消耗着商队。

    商队终是人数过少,逐渐落了下风。敌军得了势,愈发疯狂起来。

    几个罗刹骑兵得了空隙,直接挥刀向马车发起了进攻。

    几人分工协作,一波欲切段缰绳,放走马车马匹。另一波则直奔车厢,欲直捣黄龙。

    “嗖。”一白光突然从虚掩的车厢门内闪出,躲过偷袭之人,径直砸向那波盗马贼。

    “啪啪啪!!!”先后击中几人,白光一个回转又飞回车厢。

    只见被击中的那几人,均是翻起白眼,一命呜呼了。

    偷袭之人见状皆是大惊,进也不是退也是。

    “吱。”车门突然被从内推开,墨殇走了出来。

    偷袭之人吓得纷纷后退。围而不攻,谁也不敢贸然上前。

    “不怕死的,就来罢。”墨殇扫视敌人,杀手的戾气尽显。

    “殇儿,”马车内,一声音冷冷响起:“小心些,莫要受伤了。”

    &lt;/&gt;txt下载地址:

    手机www.yuehuatai.com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www.yuehuatai.com,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24.雪落玉蝶又逢君)的www.yuehuatai.com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流年莫离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