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23章 思君忆君不见君
    自打北域大军与吐蕃大军合流后,已有两个月之久。二者配合紧密,一路往北杀去。

    罗刹先则后派遣几波斥候袭来,欲阻止大军前进之步伐。却均是尽数被灭,死伤者已是超过几万。

    如此酣畅淋漓地打了多场胜仗,直引得北域与吐蕃的兵士们军心大振。

    大军行军速度更快,气势如虹。

    这日。车马整齐,大军依旧有序地继续北行。

    苏景年坐在战车车沿,眺望着远方。

    阳光晴好,微风吹拂。今日,是个难得的大晴天。只有南边的天边,挂着几朵闲散的白云。

    一路走来,路上的积雪已是见少。许多雪面下的青草都露了出来,偶尔还能瞧见些小动物快速跑过。

    “已是这等时节了么。。。”望着高高的日头,苏景年有些恍惚。她小声念叨着,“离了北域,已是五个月有余了。想来,北域已是入了盛夏时节了吧。”

    也不知她过得如何,可曾想我。莫若离的身影总在苏景年脑海里萦萦绕绕,时刻牵动着她的心。

    “哼,”白亭从王帐中走出,恰好听到了苏景年的话。她冷哼道:“现在想家,是不是晚了点?古话说得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大老远的,真是不懂来这种鬼地方要干什么!家里好吃好喝好住不要,偏要不远万里去人家的地盘打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是了。”叹出了两个字,苏景年心生悲戚。白亭的话,又让她想起忠耀的死。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忠耀之死,仿佛成了一根芒刺,就扎在白亭心头。苏景年心里明白,这根刺任谁也是无法轻易拔除。

    因为同样的一根刺,也是扎在苏景年的心头。相比白亭,那刺扎得更深,也更狠。

    知晓白亭说的是气话,苏景年不会与她一般计较。

    可白亭的话,却听得两个守护王帐的黑甲铁卫寒毛直竖。他们从不曾见过,有人如此这般不顾礼数的与王爷说话。更不曾想过,这人触犯天威竟还能全身而退,毫发无伤。

    “哈哈哈,王爷!小白兄弟!哈哈哈!”陈虎大咧咧的笑声从远处传来。

    身后背着的流星刀与身着的黑甲上,满布暗红的血渍。骏马飞驰,陈虎从大军后方打马而来。

    “陈虎!你个大嗓门,喊什么喊!”白亭捂住耳朵,不满道。

    苏景年收回远眺的视线,等着陈虎带来的的好消息。

    “哈哈哈,吁。”陈虎来到近前,扯了扯手中缰绳,让胯/下战马与苏景年的马车并驾齐驱。

    “王爷,小白兄弟!”陈虎笑着唤了声,骄傲道:“方才罗刹又派来一小队斥候,暗中密谋绕到大军后方搞偷袭。可惜还没走到半路,就被老粗我给劫了胡!杀了他个干干净净!哈哈哈!”

    言罢,陈虎仰天大笑,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辛苦将军。”苏景年不知不觉间,竟也跟着他笑了起来。

    “辛苦元帅!辛苦元帅!哦哦哦!”北域众兵士也是大笑着呼喊,为陈虎喝彩。

    陈虎的笑声好似总有一种说不清的魔力,旁人很容易就被他的愉悦所感染。

    “吵死了!吵死了!陈虎你个死变态!杀人有什么好高兴的?!变态杀人狂!”

    白亭却显然对他并不感冒。骂了几句,她抱着头跑回帐中。

    陈虎眨眨眼,看了看苏景年。苏景年也看了看他,二人相视,均是摇头苦笑。

    “报!!!”一吐蕃传令兵飞驰而来,马蹄后卷起一阵尘土。

    “报报报!!!定国大将军八百里加急!!!”另一传令兵半路杀出,声音更大。他身着金吾卫样式的铠甲,单手擎着卷轴举过头顶。

    苏景年挑眉,笑道:“怎么赶得如此巧,两个传令兵竟凑到了一块?这下,怕是要热闹了。”

    站起身来,她对陈虎说:“将军也来听听最新的军情吧。”

    “得嘞!”陈虎笑着应了声,跳上马车。跟随着苏景年,他也是进了王帐。

    少顷,帐外传来了两个传令兵请求觐见的通传声。

    苏景年吩咐那二人进来。

    “王爷!元帅!”二人见了苏景年与陈虎,忙抱拳颔首。

    “免礼。”苏景年坐于王位,说:“先听听定国大将军的消息。”

    “是!”金吾卫的传令兵应了声,拆开手中卷轴,他念了起来。

    卷轴上的内容大致写的是,由张无忌与蔡越儿率领的南国、西疆大军已于稍早前汇流。大军向北快速推进,再有些时日,二人亲率的先锋骑兵部队便可与北域大军汇合。由于不熟地形气候,早前行军过慢。让苏景年久等了,还望她海涵云云。

    苏景年细细地听着。

    “狗屁!”陈虎不悦,直言道:“什么不熟地形气候,全是忽悠小孩儿的由头!”

    传令兵闻言,好不尴尬。王帐内一时间气氛极冷,他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瞥了眼陈虎,苏景年问那传令兵。

    “你此番送信,行了几日?”

    “回王爷,”传令兵抱拳,说:“行了四日。”

    “四日?”苏景年吃惊,又问说:“如此算来,你的脚程与先锋骑兵部队相差如何?”

    那传令兵面露愧色,小声道:“几、几乎,不、不差。”

    “他姥姥!!!”陈虎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指着传令兵鼻子骂道:“你这个信送的真是送得及时!!!怎么不等定国大将军来了王爷帐中,吃好了酒再来送?!!!”

    苏景年也是皱起了眉。

    “王爷!!!”陈虎抱拳,暗地里递给苏景年使了一个眼色。他说:“老粗还有要事,先行退去!!!”

    不等苏景年回话,甩给金吾卫传令兵一个大大的白眼,陈虎就翻身出了王帐。

    苏景年心知陈虎是为了防范张无忌而去做那二手准备之事,便草草将那金吾卫传令兵打发下去休息。那人退下后,她又问吐蕃传令兵所报何事。

    吐蕃传令兵答曰,天师大喇嘛已于昨日亲临。仓决将军将会于今晚酉时军中设宴,为天师大喇嘛接风洗尘。特邀请北域王与大元帅共同前往赴宴,共沐我佛恩泽。

    苏景年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笑道:“你家将军,怎地也喜欢弄些突然袭击?今日设宴今日请,这是料定了本王不会拒绝她啊。”

    吐蕃传令兵躬低身子,没有接话。

    “罢了罢了。你也是辛苦,且给仓决将军回话。本王与元帅今晚会按时赴约,也许还会带上些朋友一同前往,嘱咐她多备些酒水吧。”

    “是!”传令兵抱拳,退了下去。

    王帐内又归于安静。白亭坐在榻上背对着苏景年写写画画,不知是在做什么。

    “白亭,今晚仓决设宴,为吐蕃活佛接风洗尘。你可有兴趣一同去看看?”

    苏景年试探问道。

    白亭并不理她,只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抿了抿唇,苏景年又说:“吐蕃活佛佛法造诣高深,名满天下。我打算请他为忠耀与阵亡的将士超度,以慰忠魂。”

    白亭定住。过了会,她放下手的笔。闷声道:“知道了,我去。”

    天色渐晚,月上梢头。

    苏景年与陈虎安排好军中事务,便领了千余骑兵,准备前去吐蕃军中赴宴。

    脱掉黑麒麟战甲,苏景年仔细梳洗一番换上了一件崭新的蝤龙袍。黑色龙袍配上赤色马裤,她这一身装扮已属庄重。又以黑玉冠束起长发,足踏一双流云蟒靴,更是显得整个人威严肃穆起来。

    提上司马,又在腰间藏了柄火/铳。苏景年走出王帐。

    陈虎与白亭共乘一骑,已是在战车旁候着她了。

    “二位,久等。”苏景年翻身上马,笑靥如花。

    “不久不久,”陈虎上下打量着苏景年,笑说:“我家王爷,真真是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呢!”

    “马屁精!”坐在他身后的白亭不以为然,嘟囔了句。

    陈虎闻言,黝黑的脸蛋隐隐地泛起一抹红色。不再说话。

    “走罢。”苏景年仍是笑,说:“再迟些,恐怕本王也是要成了精了。”

    言罢领着众人,策马离去。

    大队穿过北域大军军营,往西而去。吐蕃大军军营,就驻扎在几里之外。

    行了片刻,便有吐蕃哨兵迎上来为苏景年引路。随着哨兵的指引,苏景年很快便来到了吐蕃军中。

    吐蕃兵士此时已是扎好营地,大多数兵士都在营地休息。伙夫们忙忙碌碌,正在准备晚饭。

    本是在说着藏语的兵士们,见了北域众人便吹起口哨,以示欢迎。少数会说些汉语的兵士,还会以汉语向众人打招呼。

    北域众人途径之地,欢呼喝彩声此起彼伏,接连成片。

    “多谢各位,辛苦各位。”苏景年马上抱拳,朗声问候吐蕃兵士。

    “多谢!辛苦!”陈虎也领着众人,抱拳向吐蕃兵士致意。

    众人穿梭于吐蕃营地,不一会便是来到了宴会举办之地。

    远远望去,金色的帏帐内灯火璀璨,好似莽原上的一颗明珠。

    行至近处,已然可以闻得帐内的歌舞笑语。

    其中一女声夹杂在众多声音中并不突出,却是一下子吸引了苏景年的注意。

    “她?!!!”

    苏景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人按理说,断是不该在此地出现的。

    翻身下马,苏景年迫不及待地走进了帏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