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21章 故人不舍话离别
    朗月当空,银辉遍撒。夜色朦胧,痴人入梦。

    龙门镇的喧嚣就算是入了这后半夜,仍是没有半分安静下来之意。

    莫若离一行三人离了龙门客栈,便走街串巷,行于龙门镇的夜市之中。屠龙大会被莫若离与森罗万象师侄二人搅得是天翻地覆,最终迫不得已不了了之。如此行事,自然是要触了一些心有歹念之徒的霉头。果不其然,打从三人离了客栈,便被无数的眼线紧紧盯住。

    三人将计就计,胡乱地在夜市里逛着,并不往急着白氏布庄而去。

    莫若离领着墨殇行于前方,森罗万象则行于后方。三人结伴,一路无话。

    夜市里人潮涌动,打眼望去满是攒动的脑袋瓜子。行人摩肩擦踵,稍不留神都要踩倒一票人马了。

    “公主。”墨殇行于莫若离身侧,她小声唤说:“这眼线,委实烦的紧。如此这般跟下去,我等怕是天亮也回不去布庄了。”

    美人脚步渐停,转身去看身后的森罗万象。

    森罗万象行于美人身后,本是一直在盯着美人看。美人猝不及防一个回身,二人的目光正好碰撞在了一起。

    眸如寒星,直看得森罗万象一个激灵。

    “师叔。”莫若离开口。

    “诶!”森罗万象咧开嘴,回笑说:“师侄。”

    “师叔将作何打算?”美人也不拐弯抹角。

    森罗万象愕然,转而大笑。他笑得声音极大,引得行人均是驻足观望。

    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水,他高声道:“不愧是我无量的后人!不愧是我森罗万象的师侄!哈哈哈!”

    “???”墨殇大惊,欲上前阻止他。说:“眼线仍为退去?!怎可暴露了我等的身份???”

    “无妨。”美人出言打断墨殇,面具之下,她眼角也是弯起。

    “这。。。”墨殇不懂。

    “哎呀呀~”森罗万象边摇头边笑,说:“师叔真是与师侄你相见恨晚,相见恨晚啊!你的脾气秉性,真真是像极了那两人,像极了去!师叔我多想与你把酒夜谈,畅叙天下事。”略微停顿,他面露戚然神色,继续道:“只可惜,只可惜!你与我,都有着自己的路要走,都是片刻耽误不得。人海茫茫,想来再见,已是几无可能。今日我等就此别过,,师叔只愿师侄你事事顺意。”

    墨殇又是吃惊,心道:怎地这就要分别?未免太过突然了些?

    细碎的雪花随着冷风飘落人间,为孤冷的夜色再添上一抹莫测的寂寥。

    “好。”美人微笑颔首,“师侄亦是愿师叔,事事顺意。”

    墨殇跟随美人行礼,亦是颔首。

    “哈哈哈!”森罗万象大笑点头,转而凭空消失在了原地。“就此别过!”他的声音随风传来,人却消失得彻彻底底,再无踪迹可寻。

    “???”墨殇的眼睛睁了又睁,揉了又揉,大惊道:“人呢?!!!”

    “偷天大盗,无迹无踪。”美人眺望远方,叹说:“走了,都走了。殇儿,我们也走罢。”

    墨殇定了定。转而发觉,眼线竟是也随着森罗万象尽数退了去。

    “公主,”墨殇上前一步,警戒起来,说:“不如殇儿先行一步,通知布庄弟兄前来护驾。森罗万象前辈冒然暴露了我等身份,怕是危险。”

    “无妨。”美人收了远望的视线,说:“师叔并非是那莽撞之人,此时泄露身份定是有他的道理。况且屠龙大会玄机颇深,估计师叔也是早有安排。你我,都只是他大计中的一环罢了。”

    又是道理,又是玄机。墨殇只听得云山雾绕,头脑发昏。许许多多的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塞得她的脑子满满的。只是公主说了无妨,那便是无妨吧。

    “公主,那下一步?”该是何去何从呢?

    美人转身,嘴角勾了勾。

    “有些故人,本宫近些时日甚是想念。殇儿辛苦些,随本宫去探访这位故人罢。”

    “故人?”

    “嗯。”美人莲步轻启,红唇含笑。“故人。”

    。。。。。。。。。。。。。。。。。。。。。。。。。。。。。。。

    一黑影急速穿行于夜色之下,眨眼便从城西飞窜至了城东。

    “哎呀呀。”停在一处民房的房顶上,那黑影自语道:“现在的年轻人,脚力真是差的紧。才几个回合,就都落在十里之外了。真是无趣!”

    等了会,感觉那被甩开的眼线又要跟了上来。黑影便一个纵跳,从窗户翻入了隔壁的小楼。

    小楼里漆黑一片,却是酒气冲天。

    “呼。。。啊。。。呼。。。”华山一剑在床上睡得好似一头死猪,呼噜不断。

    扫了扫鼻子,黑影嫌弃道:“老酒鬼!臭死你算了!”不打算继续停留,他从怀里翻出一个巴掌大的翠玉瓶子。拧开瓶子盖,一股子清香飘散开来。

    “!!!”华山一剑从床上突然直直地坐了起来,闭着眼睛大叫道:“玫瑰酒!!!”

    “啧啧啧!”黑影愈发嫌弃起来,把翠玉瓶子塞入华山一剑怀里。说:“喏,约好的玫瑰酒!这是小生过年之时在北域王府借来的,你可省着点喝啊!!!”

    “咚咚咚。”华山一剑哪里听得进去这些。他连眼睛都没睁,捧着翠玉瓶子,几口便把玫瑰酒饮了个干净。

    “嗝。”打了个酒嗝,华山一剑舔干了最后一滴玫瑰酒,心满意足地抱着翠玉瓶子倒头大睡。

    “喝死你!”黑影啐了口,闪身离去。

    疾步行于梁上,黑影片刻间便是到了城南。

    一民宅里灯火通明,正是昆仑派与点苍派落脚地方。两派的传人多数已是歇息,只留下几队守夜。

    轻而易举地躲过了所有明哨与暗哨,黑影潜入了主屋。

    屋内红烛燃至一半,室内的光线昏黄而暧昧。纱帐笼罩的大木床上,两个身影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啊、啊,嗯。。。慢、慢点。。。”一人呻/吟不断,娇嗔连连。

    “。。。”黑影的眼角抖了又抖。他一时定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此等景象,他已不知是第多少次撞见了。

    “死、死小偷,你、你又来、坏,坏我的、好事。。。慢、慢点!!”那人又是娇嗔,又是猛捶压在他身上的人。

    “真是对不住。。。”黑影捂住双眼,心底骂道:你特么以为我愿意么。。。

    “什、什么事!有、有屁快放!不、不要坏了老娘的好事!”

    “我来道谢,多谢二位今晚相助。”黑影抱拳。

    一个绣花枕头从床上飞来,直直砸进了黑影的怀里。

    那人气急,说:“大半夜道谢,亏、亏你想得出来!还、还不快滚!!!”

    黑影抱着枕头,嘟囔道:“你二人何时分过日夜,从来都是想来就来。”

    “滚!!!啊!!!嗯。。。”那人登了顶,抱着压在他身上的人剧烈地颤抖起来。

    “噫!!!”黑影扔下枕头,翻身离去。

    纱帐内,昆仑掌门一脸潮红,缩在点仓王真人怀里。二人香汗淋漓,均是喘着粗气。

    “喜欢吗。”王真人望着怀里的人,问说。

    “非也。哼。”

    黑影出了民宅,望了望月色。

    “糟糕!竟是这等晚了!”他两手一拍,暗叫不好。

    不再耽搁。他足下发力,施展轻功往城北飞去。

    。。。。。。。。。。。。。。。。。。。。。。。。。。。。。。。

    李四蹲守在二麻子的房间门口,裹着羊皮毯子他睡得正是香甜。

    客栈外传来打更的声音,“寅时喽~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啊。。。寅时。。。”李四梦中嘀咕着。

    “寅时。。。寅时?!!!”他骤然惊醒,从地上蹦了起来。

    “坏了坏了坏了!!!”他使劲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恼怒道:“怎可如此贪睡,竟是睡过了给二麻子煎药的时辰!!!”

    “他李四哥,这是作甚呐?”张三笑呵呵地从楼梯走上来,手中托盘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

    李四见了,长出一口气。说:“三哥,好在你没睡过头。”

    张三回说:“这几日都是你守着二麻子,辛苦了。皮草那边的买卖我已是与老哥商量好了,今日往后你多歇歇,二麻子这边换我照看着便是。”

    “嗨,”李四摆摆手,笑说:“自家兄弟,说这些个作甚。”

    言罢抬手开门,李四领着张三进了二麻子的房间。

    房间内漆黑一片。李四掏出怀里的火折子,借着微弱的亮光把桌上的蜡烛点燃。蜡烛照了亮,二人才看清楚屋里的模样。

    二麻子睡在床上,呼吸均匀,脸上的水痘退了不少。

    “二麻子。”李四来到床边,小声唤道。

    轻轻摇了摇熟睡的二麻子,李四说:“到时辰喝药了。”

    二麻子皱了皱眉,梦中醒来。见张三与李四都在,便迷迷糊糊唤说:“三哥,四哥。饿。。。”

    “等着,四哥我去楼下给你弄点吃的。”李四小跑,出门而去。

    见李四已然被自己支走了,二麻子又可怜兮兮地对张三说。“三哥,我想吃你熬的粥。。。”

    “粥?”张三放下手中的药碗,说:“行。哥哥这就去给你熬,你先把这药喝了。凉了,就不好了。”

    “嗯嗯嗯。”二麻子点头,说:“我这就喝。”

    张三见二麻子一副乖巧模样,微笑出门离去。

    “哎呀呀。。。”张三一关门,二麻子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他一身黑色的夜行衣,还没来得及换下。

    望着桌上黑漆漆的一碗中药,他哀道:“屠龙大会总算是完事了,否则再这么喝下去,真真是要出人命喽。”

    言罢,二麻子抱起药碗,一饮而尽。

    &lt;/&gt;txt下载地址:

    手机www.yuehuatai.com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www.yuehuatai.com,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121.故人不舍话离别)的www.yuehuatai.com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流年莫离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