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20章 骗中骗
    &lt;/&gt;    冷眸含霜,莫若离手执白玉扇,从人群中走出。缓步也上了那高台。

    冷眸微转,扫了眼森罗万象,便转向萧帮主与宋掌教。

    森罗万象霎时醍醐灌顶,暗叹自己糊涂。竟差点因为萧帮主几句话,失了分寸。

    而萧帮主则是被美人看得浑身不自在起来,稍稍撇过头,他有意避开了美人的目光。

    “这位英雄,本掌教确是认得。”宋掌教不屑,说:“不知惊涛派新任掌门,有何赐教?”

    “赐教不敢当。”捻开手中白玉扇,美人问说:“不知宋掌教家中,可是有收藏名家画作?”

    “不曾有过。”宋掌教一口否认。有了萧帮主先前吃瘪之经验,他是不打算给美人借题发挥之机会的。

    “那宋掌教,定是不知了。”美人语气依旧冰冷。扫了眼宋掌教,她说:“但凡家中收藏有名家字画,闲来技痒,喜爱临摹的人不再少数。如此看来,岂非都是要将自家画作,偷偷运去大金了?”

    宋掌教一时也是语塞,竟是不知如何回话。

    “并非是只有典籍的,”萧帮主接过话,回:“萧某记得清楚。当年除去于藏经洞发现了各派典籍的拓本外,诸葛庄主之表现也是极其的怪异。好似是在刻意地掩饰着什么。”

    “捕风捉影。”美人冷哼一声,不再说什么。

    台下议论起来,众说纷纭。众人一时间虽是拿不定个稳准主意,可是听闻方才台上几人之对话,已然是对八大派围攻无量山庄之事起了些许的疑心。

    “阿弥陀佛。”空闻大师起身,垂眸道:“当年我等翻遍了无量山庄,确是未曾找到其通敌之铁证。”

    “大师?!”宋掌教大惊,欲上前制止空闻大师继续说下去。

    靖远师太也跟着空闻大师起立,叹道:“无量山庄之事,怕是真有蹊跷

    。贫尼这些年,多少个夜里梦回无量之役,都丝毫回想不起山庄通敌之蛛丝马迹。贫尼犹是记得,山庄的护院抵死相抗八大派弟子,甚至乎不惜以一命抵一命,只为守护后山的藏经洞。无量山庄的护院,许多都是山庄附近之山民。若说他们有通敌叛国的嫌疑,确是说不通的。只可惜,那夜众人已是被杀戮蒙了眼睛,根本无暇顾忌这其中细微的线索。可悲,可悲。”

    森罗万象眼底泛起红色,心中悲愤交加。

    无量山庄的护院,都是山里老实巴交的山民。他们与世无争,农闲时节便来山庄帮衬做活,只为了赚些细碎银两。无量山庄陨落,连累山民也几被屠戮殆尽。无量山自此,成了一座死山。

    “阿弥陀佛。”空闻大师面有悲戚,“冤孽啊。”

    “已是经年旧事,提来做甚?”华山一剑打个酒嗝,满面通红。扔掉手中酒坛子,他一跃也上了台。

    走路已是开始画八字了,华山一剑凑到莫若离身边,嬉笑道:“无量山庄之事,早就过去了十年有余。正所谓死无对证,还提来作甚?”

    “!!!”宋掌教被他一句“死无对证”气得不轻。心底暗骂:昆仑掌门和老酒仙儿,今儿为何如此地反常?!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萧帮主则是彻底没了主意,冷汗不断从他手心生发出来。偷偷看了看宋掌教,见他也是阴着脸。萧帮主心底更是慌乱起来。

    “死无对证”四个字一出,台下一片哗然。众人心惊胆寒,心道:如此无凭无据,便是灭当时风头正劲的无量山庄,已属不仁;今日有人提及,又以死无对证搪塞之,更属不义。不仁不义,八大派做起事来怎地这般不讲道理,不顾道义?!

    莫若离用白玉扇遮住半边脸,以阻挡华山一剑散发的浓重酒气。

    “所以。老前辈的意思是,今日我等也可不分青红皂白设计诛杀北域王。他日后人问起,亦是可以用‘死无对证’四个字加以托词?”

    “嗝。”华山一剑的双眼已是要睁不开了,他晃晃头,说:“那是怎地不行?!就、就杀他北域王。反、反正有永生之血,都、都永生了,谁,谁还怕谁啊?!”

    “好了!!!”宋掌教扑上前去,一把捂住华山一剑的嘴。目露凶光,他狠道:“老酒仙,你醉了!!!”

    谁曾想,华山一剑张嘴冲着他的手就是一口。

    “啊!”被咬了个结实,宋掌教忙缩回手来。拖着被咬的鲜血直冒的手,他恨恨地盯着华山一剑看,眼底已是露了杀机。

    台下众多武林人士见八大派掌门竟是开始内讧,已是有些混乱。

    “阿弥陀佛。”空闻大师摇头,说:“永生之血一事,本该权当笑谈。老酒仙儿,岂是要当真了?”

    “什么笑谈?!嗝。”华山一剑啐了一口,骂道:“别以为老酒仙儿实在,你们就欺负老酒仙儿!无量恩公明明在信中这样写道:各派从无量山庄取回的典籍后,有惊天之秘密,见水显灵!老酒仙儿以水去试典籍,果然出现四句诗句!前途多迷路,春江暖心寒。永生血何处,异色眸中看。这四句诗句之意思,不就是有着异色眸的北域王的血,有永生之效?!”

    许是有些急了。华山一剑说出这么一大长串话,舌头竟是不曾打结

    。

    面露悲色,森罗万象连连摇头。听闻华山一剑念出那诗句,他便是知晓。所谓的什么无量恩公,正是大师兄鲁有道。

    鲁有道啊鲁有道,竟真的是你!!!森罗万象悲从心来,他是真的想不明白,为何鲁有道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此等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事。

    “呵呵,”美人冷笑,说:“什么‘胸怀忠义’、‘侠肝义胆’,原来不过是为了寻得永生之法,才想出的借口。以通敌叛国之罪名陷害北域王,引武林英豪群起而攻之。八大派便可坐收渔利,不费吹灰之力便得了永生之法啊。当真是条歹毒的妙计!”

    美人面上依旧清冷,心中也确是泛起疑虑。华山一剑口中所念之诗句,前两句为何竟是与母妃留与我的锦瑟篆刻的诗句,上一模一样?!

    台下更乱,议论声此起彼伏。

    “诸位。”靖远师太也上台,说:“且听贫尼一言。”

    众人见靖远师太有话要讲,议论声稍小。

    “永生之血一事,无量恩公确是有在信中提点。可众所周知,天理循环,生死有命。自古修仙永生的传说,江湖上流传众多。可是真真正正永生之人,确是根本不曾有过的。老酒仙儿今儿许是喝得有些多了些,才胡言乱语。诸位可莫要信了这永生之血之事,做出什么不理智之举动!”

    “阿弥陀佛,师太所言甚是。”空闻大师点头,说:“生死有命,因果循环。永生之事,不过是个传说罢了。”

    “二位大师,到是看得通透。”森罗万象瞥着宋掌教,说:“只是可惜,天下间能有二位这般悟性的,又有几人许呢?怕都是像华山一剑这般,信了这虚妄的传言罢?!所以,北域王到底是否真的通敌叛国就完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的血,可以永生!”

    “八大派所说之言,前后矛盾!北域王是否叛国,到底有无证据?!还是全凭一纸荒唐书信?!”台下众路武林人士,有的不干了,直接呛声。

    “对啊!到底有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可是不要血口喷人!当年无量山庄之事,已是成了一笔糊涂账!八大派今日,可还是要再办这等糊涂之事吗?!”有人附和道。

    群情汹涌,各路人士争相发表起言论来。

    萧帮主的冷汗顺着额角开始流淌下来。宋掌教则是一副狠辣模样,盯着莫若离看。

    “此等莫名其妙的屠龙大会,惊涛派恕不奉陪。”美人收了手中白玉扇,跳下高台。说:“二师弟、三师弟,我们走。勿要在此白费口舌。”

    森罗万象定了定,回说:“好。”他便也跳下台去。

    墨殇小跑而来,跟在他二人身后。

    “走走走!”

    一时间,台下众人许多也是要退席。

    “站住!”宋掌教大喝一声,阴笑道:“惊涛派新任掌门之前与本掌教曾有过数面之缘,也算是旧时相识。大老远来到龙门镇,也属不易。喝杯酒再走,也是不迟!”

    话还未说完,他一跃而起。翻身以足尖轻点,落于高台庞的一桌酒席上

    。足尖一挑,将一杯酒水生生击飞了去。目标正是莫若离。

    待客栈内众武林人士有所察觉之时,那杯酒已是飞到了森罗万象身后。眼看着,就要朝美人身后击去。

    美人却是头也不回,依旧是往客栈门外走去。

    森罗万象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正是犯愁没有发泄机会。此时宋掌教主动挑衅,自己送上门来,真是让他“欣喜”不已。

    转身迎向那飞来的一杯酒,森罗万象提气蓄力,将真气汇聚于口中。他也大喝一声:“无耻鼠辈!!!”

    这一声,乃是以惊涛掌的掌法为依托,真可谓是惊涛骇浪。三日前,森罗万象专程去地牢见了惊涛派的那二人。目的就是去学惊涛派的惊涛掌,于动手之时完美地掩饰身份。

    那杯酒被森罗万象口中音波迸发的真气击中,酒水并未撒出分毫,转而往反方向飞了回去。速度更快。

    宋掌教足尖又点,从桌上飞下。抬脚,欲碎了那酒杯。

    怎知,不等他的足尖触碰到那酒杯,那酒杯便自行炸裂开来。酒液四处飞溅,湿了他一身。雪段的靴子上,扎满了酒杯的碎片。

    众人一见,谁胜胜负,便已心中有数。

    宋掌教颜面大失,提起铁拳,他就要上前。

    “阿弥陀佛。”空闻大师张口道:“宋掌教,不要和小辈们一般见识。今日之大会,本就是八大派为了与众武林人士商讨围攻北域王之事。可行与否,自然也是在讨论的范围之内。既然诸位武林英雄都是觉得围攻之事欠妥,不如暂且搁置此事。待到有了确切的证据,再行此事便是。”

    “是了。”靖远师太附和,说:“一人智短,众人智长。合了大家之意见,才不会重蹈无量山庄的覆辙啊!”

    “哼。”宋掌教见他二位都是如此说,更是怒火中烧。他甩手怒道,“本掌教不曾想过,中原武林之流竟都是这般畏首畏尾!倘若延误了战机,尔等万死难辞!”

    “非也非也~”昆仑掌门笑道:“若是错杀无辜,残害了忠良。那可真是万死难辞呢!”

    “你!”宋掌教噎住,又看了看萧帮主。萧帮主此刻已是快成了汗人,连前襟上都是湿了。

    “哼!!!道不同,不相为谋!!!”宋掌教大怒。带领武当众人,直接离去。

    森罗万象余光扫了眼昆仑掌门,嘴角动了动。

    昆仑掌门察觉了那目光,也还是不动声色。他摊摊手,笑说:“这就走了?八大派都少了一派,还开什么狗屁屠龙大会呢?”说完话,他便也领着昆仑派的弟子退了去。

    王真人与他前后脚,也退了去。而早前大闹一场的华山一剑,早就醉酒睡倒在了台山。被华山门徒抬着,也是退了下去。

    “阿弥陀佛,既是如此。便都散了吧。”

    空闻大师已是发了话,众人便都各自散去。

    名动武林的屠龙大会,最终在莫若离与森罗万象师侄二人的极力搅弄下,无疾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