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17章 虎穴龙潭走一遭
    &lt;&gt;&lt;/&gt;

    屠龙大会当日稍早时分

    张三揣着手等在白鹿楼的走廊里,他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

    “这可是要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越想越觉得难过,张三的鼻子都有些酸了。

    “呜呜呜。”李四蹲在房间门口,小声地哭着。“我,我家二麻子,还尚、尚未娶妻生子呢,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呜呜呜,老王家的香火,可、可就断了。”

    张三大怒,问说:“现在哪里还有功夫管什么香火?!二麻子要是真有个什么闪失,王妈非得剥了咱俩的皮!!!”

    李四一听“王妈”二字,吓得直打哆嗦。双手合十,他乞求道:“阎王爷阎王爷,二麻子虽是痴傻贪吃又好色,没半点儿正形,却是老四家自家兄弟。求阎王爷行行好,放过他吧。老四我愿终生吃素,为二麻子积福积德。”

    张三一时间哭笑不得。嘴上不说什么,他心中也是祈愿,愿意为二麻子斋戒积福。

    门轴响动。一白衣老者背着大箱子,从房间内走了出来。他眉头紧皱,表情十分严肃。

    李四一瞧。完了,他认为二麻子准是没救了。

    “大夫!大夫!”连滚带爬扑向老者,他抱着老者的大腿哭了起来,说:“求求大夫救救我家兄弟,救救我家兄弟。我家兄弟年岁尚小,都还未曾娶妻啊!”

    老者见状,眉头皱得愈深,只是摇头。

    张三稍作观察,便看出些端倪。暗骂李四蠢极。

    “大夫!”他也忙上前,从袖子中偷偷摸出一袋子银两顺给了老者,“我家兄弟到底是得了甚么病?可是有甚么性命之虞?买药操持您可吩咐我等去办,只要保我兄弟无恙,无需替我等节俭甚么银两。”

    老者把银子在手中颠了颠,便已经是心底有数。他故作沉吟,说:“大兄弟得了那天花之症。好在二位发现得早,性命无忧。只是这病啊,容易传染。。。”

    屋外那三人还在交谈,床上的二麻子却从被窝里一个鲤鱼打挺,直接起身了。

    下地梳洗,他废了许多功夫才将脸上的“水痘”和“麻子”洗了个干净。

    “嘶。。。”二麻子疼得龇牙咧嘴,摸了摸搓红了的脸。

    “哎呀呀,真是麻烦呐!”他嘟嘟囔囔,心里好不愉快。

    二麻子换上一身黑衣,又变幻了个模样,从窗户遁去。

    。。。。。。。。。。。。。。。。。。。。。。。。

    森罗万象口中哼着小曲儿,吊儿郎当地在集市上东瞅瞅,西瞧瞧。一路上左顾右盼,玩得不亦乐乎。东家买俩馒头,西家称半斤牛肉。小一会儿功夫,双手已经是抱了个满怀,全是吃的。

    莫若离领着墨殇行于他身后。美人依旧是冷口冷面,目不斜视。墨殇则是收敛了一身的戾气,乖巧地伴于她左右。

    自打晌午时分三人出了白氏布庄,便已经被八大派的眼线死死盯住。

    “少时狂纵轻离别,醉酒鞭马戏玉蝶。

    而今一去生死劫,只叹,精鸟已逝孤阳斜。

    病倦残生方晓悔,奈何,空杯老骥怎寻梅。

    再问故友君何在?无期,轮回六道骨成灰。”

    口中的曲子换了又换,森罗万象唱得是愈发起劲儿了。

    听着他唱着这从未曾听过的歌谣,美人冷眸微转。

    那傻人平素里也是如此这般喜欢歌唱。此曲用词颇有考究,又是典故颇多。她若是闻得,定是喜欢的。

    稍侧过头,美人对身旁的墨殇说:“殇儿,可知师叔口中的歌谣?”

    “回公子,”墨殇闻言,浅笑回说:“殇儿曾有幸闻得。此曲名为《定风波》,乃是吐蕃的民谣。曲子唱得是,怀念故友却与之阴阳相隔的悲罔之情。”

    “原是,吐蕃的民谣。”莫若离不经意地弯了弯眼角。

    “是了是了。”不知何时,森罗万象从前面折了回来。冲着美人挤眉弄眼,他贱兮兮地说:“这吐蕃的民谣啊,苏景年个瓜娃子多半是未曾听过的。不如师侄你好生学一学,亲自唱给她听呀~”

    墨殇闻言,偷偷捂着嘴笑了起来。

    “幼稚!”

    美人被调笑得面如火烧。翻了森罗万象一个白眼,她拂袖而去。

    余光扫过集市,森罗万象发觉眼线们渐渐地从外围靠拢过来。

    “哈哈哈~师兄等我!”森罗万象大笑,改口喊莫若离为“师兄”,他小跑着追了过去。

    “大师兄、二师兄!等等我!”墨殇也笑,紧随跟之。她也是发觉了眼线们的移动,不觉得也开始入了戏。

    原来,今时不同往日。

    为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高手如云的屠龙大会,森罗万象以其登峰造极的易容之术,将他自己伪装成惊涛派的高个莽汉,又帮助莫若离伪装成了那矮个莽汉。两人的外貌与衣着伪装得与本尊一模一样,几可以假乱真。而墨殇则被他打扮成一少年模样,伪装成他二人的小师弟。

    三人在市集上大逛一番,从午时起一直持续到了入夜时分。眼线们越发靠近三人,甚至只得一人之隔,偷听起来。

    又在前方胡乱溜达了会,森罗万象小跑回来。用憨憨的声音问莫若离,说:“师兄师兄!前面还有卖糖炒栗子的,我再去买些啊?晚上屠龙大会也不知有没有吃食给我等准备着,不如我再多买些备着,有备无患呐!”

    “是了是了。二师兄说的对啊!”边上的墨殇点头,连连称是。

    “随你们。”美人冷冷的回了句,不愿与森罗万象和墨殇二人胡闹。

    “哎呀。”森罗万象粗粗的浓眉拧成了一个麻花卷,他委屈道:“师兄!你我被那臭不要脸的白氏布庄软禁了可是近两日!这两日不吃不喝的,你不饿,我还饿呢!要不是三师弟花了银子赎我们,饿死了都没人知道呢!”

    “你!”墨殇不高兴了,心道,这不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吗?!地牢里那俩人天天好吃好喝的养着,不知多快活!这几日都是见胖了呢!

    森罗万象见墨殇就要发作,忙给她个眼色。问说:“怎么?小师弟?二师兄说的不对吗?”

    “呵呵呵呵呵呵,”墨殇皮笑肉不笑,咬牙道:“二师兄说!的!对!啊!”

    短短几句话,便将森罗万象事先编造好的始末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时间眼线散去不了不少。

    轻叹一声,莫若离正正深色。她摆出矮个惊涛派掌门的派头,煞有介事道:“人高马大天天贪嘴,关键时刻却是个软脚虾!下次休要哭着喊着,求我带你出山门。你这生瓜蛋子,还是留在山门扫茅厕好些。”

    “噗哈哈哈,”墨殇忍不住大笑起来,边笑边说:“大、大师兄说的对啊!二师兄,你、你适合扫茅厕!哈哈哈。”

    “。。。。。。”森罗万象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可谓是姹紫嫣红。

    莫若离这一开口,眼线算是散了尽。谁也没心思去听惊涛派的这些家长里短,毕竟屠龙大会就要开始了。

    “师侄,够狠啊!”森罗万象见眼线已去,抖着眼角对莫若离说,“竟让你师叔我去扫茅厕!”

    “嗯,”美人回了句,起身就走。冷声道:“若离说的乃是肺腑之言,师叔确实适合。”

    墨殇乐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跟着也走。

    “呲,都不懂敬老尊贤。”森罗万象嘟嘟囔囔,也是跟了上去。

    入了夜,龙门镇便展现出与白日里截然不同的声色繁华。

    馥郁的香料混合成迷人的芳香,挑弄着往来行人的神经。异域的姑娘婀娜多姿、热情奔放,会说话的眼睛一不小心就将你轻易地俘虏了。而数不胜数的珍奇异兽,精彩绝伦的技艺杂耍,更是让人应接不暇,大开眼界。少量西洋流传而来的小玩意儿,也是博得了许多的掌声与喝彩声。

    今日的龙门镇与无数个往昔一样,进入了黑夜的怀抱。而今日的龙门镇又与往昔全然不同,一件轰动武林的大事,即将在此发生。

    当晚辰时龙门客栈

    龙门客栈坐落于龙门镇城西,原本是龙门镇最大的客栈。自从几年前白鹿楼于此地开了分号,它的生意便是大不如前。八大派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将屠龙大会选在此地召开。

    因着森罗万象高超的易容术,莫若离三人十分顺利地混入了龙门客栈。

    客栈里人山人海,嘈杂异常。各路武林人士呼呼呵呵,互相打着招呼。相互间比较熟悉一点的,还会坐下来,聊聊近些时日门派里的一些琐事。

    偌大的客栈共有四层,一层是为大厅。

    莫若离寻了个摆在边缘角落的圆桌,坐了下来。森罗万象也坐了下来,开始吃早前买的那些食物。墨殇也坐,她暗地里数了数这大厅里面的圆桌。

    “好家伙!这么多人要来参加屠龙大会?!”墨殇感叹,说:“居然摆了一百七十桌!”

    “可不是。”森罗万象剥开例子壳儿,将瓤儿扔进嘴里,他说:“看这阵势,一百七十桌都不知够不够坐的喔。苏景年这个瓜娃子,当真是惹了件了不得的大事。”

    “哼,”美人冷哼,说:“本宫倒是要看看,八大派能掀起什么波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