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16章 定风波
    &lt;=""&gt;&lt;/&gt;

    白瓷碗盛放着刚刚煎好的甘草汤,小小的白瓷勺子在汤水中小心翼翼地搅起波澜。

    草药干涩的香味,就这么随着升腾的白气,慢慢地弥散到空气里。

    搅了会儿手中捧着的汤药,陈虎始终觉得还是有些烫。把白瓷碗端到嘴边,他一边搅和,一边又吹了吹。

    白亭躺在不远处的榻上,睡得十分地不踏实。

    “嗯。。。哑叔。。。别走。。。呜呜呜。。。”伴随着小声的抽噎,她梦中又说起胡话来。

    “唉。忠耀这都去了有几日了,小白兄弟你。。。唉。。。”

    陈虎连连叹息。端着药,他坐到了榻旁。

    暂且把汤药放在一旁,陈虎收下了白亭额上敷着的毛巾。这毛巾是刚刚陈虎进屋的时候,新为她换上的。短短的一会儿功夫,那毛巾已是又有些烫手了。

    将毛巾在冰水盆里洗了洗,稍稍拧干。陈虎叠好毛巾,又为白亭敷上。

    眼前的白亭深深皱着眉,表情有些痛苦。脸上烧得红彤彤,嘴唇也因为多日未曾进食而干涩得破了皮。

    病怏怏的她,与往日里傻呵呵的样子,判若两人。

    “哑叔。。。呜呜。。。”不知是梦见了什么,她又小声哭了起来。几滴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烧了这么多天了,怎么就不见好呢?”

    陈虎也是心焦。

    苏景年的医术,他确实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可行军打仗,向来艰苦卓绝。尤其是在这种极端的天气环境下,每向前进一步,都是对兵士身心严酷的考验。

    适者生存,颠扑不破;违逆必死,亘古真理。

    见白亭哭得伤心,陈虎心里也是难过。他希望白亭能快快好起来,早日变回他熟悉的模样。

    “小白兄弟,”陈虎轻轻拍了拍白亭的手背,说:“醒一醒?到时辰喝药了。”

    “嗯。。。”白亭的脸紧在一起,眼皮慢慢睁开了。

    “嘿嘿,”陈虎见她醒了,笑了起来。上前去把白亭扶起来坐着,他说:“喝了你虎哥哥亲手熬的药,我家小白兄弟马上就生龙活虎喽!”

    白亭迷迷糊糊坐了起来,朦朦胧胧中见床边有人对着自己笑。

    “你走!!!”

    突然发难,白亭猛地上前去推陈虎。

    “你走开!走开!谁要你的虚情假意!”她口中振振有词,挥舞拳头去打陈虎。

    “小白兄弟?”

    陈虎往后一躲开,白亭接连扑了个空。

    “你给我滚!!!你这个害人精!!!”白亭大怒,抄起榻上的枕头往陈虎身上扔。

    听闻白亭骂自己是“害人精”。陈虎明白过来,她这是烧糊涂了。竟把自己认成了苏景年。

    “哎呀,这是做什么呢?”陈虎接住了白亭胡乱扔的枕头,委屈说:“小白兄弟!你可是要看清楚!我是你虎哥哥!不是王爷!不是啊!”

    白亭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定睛看了看,面前的人确实是陈虎,而并非是苏景年。

    “哼!一丘之貉!都是害人精!”扭过头,她仍是生气。

    “好好好,我家小白兄弟说的对,我们都是害人精!死害人精!”

    陈虎也佯做生气,替白亭说起话来。

    抱着枕头,他凑了过去开始与白亭套近乎。说:“我们这些害人精啊,诚然该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老粗诅咒天这底下所有的害人精啊,都不得好死!死无葬身之地!”

    “。。。”白亭闻言,没了话。

    心道,这世界上,哪有人会这样说自己的?都不怕好的不灵坏的灵吗?

    “诶嘿嘿嘿,”陈虎见她面上稍有缓和,谄媚道:“我家小白兄弟就别跟我们这些迟早要死的害人精生气了不是?气坏了身子可是要不得的。来,快些把药喝了,晚了要凉了。”

    “不喝!”白亭哪儿那么容易上当,说:“那个害人精煮的药,我不喝!打死都不!”

    “额,”陈虎有些尴尬,伸出了被熏得漆黑的一双大手。说:“不是那个害人精煮的。。。是、是老粗我这个害人精煮的。。。”

    “哼。”白亭翻了个白眼,嫌弃道:“我不管,就是不喝!”

    “这。。。”陈虎没了法子,败下阵来。

    “那成罢。”他叹了口气。把怀里的枕头重新放到床上,又为白亭掖了被子。

    “药,我就放在这里了。要喝的话,还是趁热喝了的好。凉了,药效就过了。”陈虎嘱咐说。

    白亭仍旧是扭着头,不看陈虎。

    “那你虎哥哥我走了。”陈虎起身,往王帐的门口走去。

    走到门边,他停下脚步,说:“等小白兄弟的身子稍微好些,许就不会再觉得王爷是个害人精了。王爷千错万错,在性命攸关之时,可都还是在护着小白兄弟的。”

    说完,陈虎就推门而去。留下白亭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榻上。

    “吱哑。”王帐的门快速地一开一合。陈虎闪身出来。

    漆黑的雪夜,营地里一片安详。除去巡逻的小队和高处放哨的哨兵,兵士们都安祥地睡在火堆旁享受着短暂的休憩。

    苏景年裹着毯子,只露出了个脑袋。她坐在战车的骑乘位上,望着黑漆漆的夜空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深深地吸了几口冷彻的空气,陈虎只觉得神清气爽,周身说不出的舒服自在。

    走到苏景年身旁,他一屁股坐了下来。

    “王爷好雅致,是在赏雪啊?”陈虎笑说。

    苏景年动了动。她头上肩上、怀里都积了不少雪。这一动,许多雪花便都散落下来。

    “她怎么样?”苏景年的语气平淡如常,所问却非所答。

    不等陈虎回话。她又问说:“仍是,不肯喝药么?”

    “王爷放心罢!”陈虎的大手拍向苏景年肩膀,笑说:“小白兄弟有老粗我照看着,很快便会康复!”

    “呵呵,”苏景年笑了起来,说:“如此看来,陈将军这个害人精还是要比本王这个害人精,要好些了。”

    “嘿嘿嘿,”陈虎黑黝黝的脸蛋泛起一抹红色,说:“原来、原来,王爷都听到了啊。王爷可莫要放在心上啊,那、那都是老粗我为了哄小白兄弟喝药,而瞎说的胡话呢。”

    苏景年只是笑。

    “真的真的。”陈虎怕她不信,忙又说道。

    “不说这些了。”苏景年转过头。

    不再看陈虎,她说:“按仓决将军那边提供的消息,吐蕃此次出兵援助我北域,其最高权力象征天师大喇嘛也会亲临。相信不日,便会随后方增援赶上来了。”

    “哎呀???”陈虎捋了把络腮胡,惊讶道:“吐蕃活佛也要出征叶尼塞?!!!”

    “是了。不出所料,应该是达瓦那个人精儿撺掇的。虽是不知天师大喇嘛到底为何而来、有着何种目的,你我还是需提前多做些准备,以防不测。”

    苏景年心道,那人精儿踢过来的球,哪儿有那么好接呢?再者,这踢过来的到底是个“球”,还是颗“□□”?谁又知道呢。

    “这事儿就交给老粗我吧!不过,活佛亲临,这可真是了不得了不得。”

    陈虎仍是慨叹,说:“老粗我若是今生得见活佛,也算是个圆满了。就算是时运不济,荣归在叶尼塞,也无甚么可遗憾的了。”

    听闻“荣归”二字,苏景年的心一下子揪在了一起。

    她低声斥责陈虎,“休要胡说八道!”

    “嘿嘿嘿。”陈虎嬉笑,回说:“老粗我开个玩笑、玩笑。”

    望了望苏景年如同雪色一般煞白的脸,陈虎收了笑。

    语重心长道:“倒是王爷,该是多加顾虑自己的身子才是!后面的路,且长呢。”

    这话,看似客套。可陈虎是真的打心底里,担心着苏景年。甚至比起白亭,更是过之。

    自打那日忠耀去了,苏景年已是几日几夜未曾合眼。夜里要亲自照顾生病的白亭,白日要与吐蕃商议攻打罗刹的战术战略。日夜操劳、不眠不休。纵是铁打的筋骨,怕也是要扛不住了。更何况是,身上还有伤呢。

    “本王没事的。”苏景年回说。

    “这几日,本王一直都在想。”她仰头,又去看头顶上的那片黑暗。

    “是不是,本王做错了呢。。。”苏景年好似问,又好似答。

    陈虎沉默不语,只随着苏景年仰望起那吞噬天地的黑夜。他分明察觉到,苏景年淡淡的语气中夹杂着一种难以言表的落寞。

    寂静的黑夜里,寒风飞雪,萧瑟满目。苏陈二人都不说话,就这么坐了许久、许久。

    天色由黑,逐渐转灰。雪却是越下越大了。营地里,篝火渐熄。炭灰下零星的光点闪烁着,余烟飘散。兵士盖着的摊子上,积雪越积越多。放眼望去,那俨然是一地的雪人。

    “老粗不懂太多。”

    陈虎琢磨了会。还是决定打破这隔在二人之间,略带有悲痛色彩的沉默。

    毕竟他的屁股,都坐得发麻了呢。

    “将心比心。若是那日由末将领兵,想必也是要作出那般决定。想将我方伤亡降至最低,那投石车定要立时毁之。换了其他人,只要是心系将士的统帅。不说完全肯定,多半也是要中计的。王爷向来体恤将士,罗刹恐怕也是摸准了王爷的脾性,才出了这以投石车为饵的连环计。至于那降马锁阵,的确是完全出乎意料。往来情报中,从未曾听闻细作提及罗刹有曾演练此阵。”

    陈虎这番话语,可谓是肺腑之言。

    苏景年却摇头,说:“本王指的,并非是中伏一事。”

    “啊?不是?!”陈虎吃惊。

    “不是。”苏景年笑得有些苦涩,说:“纵使再给我千次、万次的机会去做决策,本王仍是会做如此选择。”

    陈虎屏息,只觉匪夷所思。想了下,他又追问说:“即便、即便是知晓投石车下有埋伏?王爷也还是如此选择吗?”

    “是。”苏景年斩钉截铁。

    “这???为何啊???”陈虎愈发的糊涂起来。

    “将军觉得,本王为何率领火器营骑兵队前去迎击斥候?而不是其他分部?”

    苏景年转头,颇为意味深长地看了陈虎一眼。

    “这。。。”陈虎愣了下,进而惊曰:“王爷早就料到?!!!罗刹此举是以投石车作饵?!!!”

    “料,是料到了。”苏景年轻叹一声,说:“罗刹人常用的阵法,本王这些时日做了些许研究,火器营骑兵队便足以尽破之。那日本王领了火器营骑兵队,就是去破阵的。只不过那日的埋伏之阵,竟然是降马锁阵。这,确实完完全全杀了本王一个措手不及。本王做梦都不曾想过,十七会将本王亲创的降马锁阵法,交予敌人。而敌人居然操/弄着本王自创的阵法,屠杀了我北域近千条好汉!真是可恨!千算万算,都怪本王算漏个十七。”

    陈虎彻彻底底惊呆了,只长大了嘴巴,愣愣地看苏景年。

    “神、神了。。。”他自顾自嘟囔了句。

    “本王后悔之事,”苏景年垂下眼,说:“乃是本王不认忠耀。忠耀分明回了北域,本王却对他视而不见。直至死。。。”

    说到这,苏景年的声音有些虚了,她并不再继续往下说。

    “唉。”陈虎长叹。望着那漫天的飞雪,他低声吟唱了起来。

    唱的曲子,乃是《定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