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15章 忠心错付仍无悔,功过是非任评说
    “再废话下去,都活不成了。”苏景年拔出腰间的短铳,毫不迟疑,冲着白亭的方向就是一枪。

    火药爆燃,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白亭直接僵在原地,心脏都快停止了跳动。

    然而飞出的铅弹并没有击中近在咫尺的白亭,而是擦着她头顶的羊毛卷飞了过去。不偏不倚,子弹正中她身后、即将发动袭击的罗刹弓箭手眉心。

    “酒、酒鬼。。。你、你你。。。”白亭不明就里,当真以为苏景年是要杀她。双腿又吓得不听使唤起来。

    “扑通。”那罗刹弓箭手应声倒地。脑浆喷涌,溅了一身。

    白亭木然回头,才发现那罗刹弓箭手手持利刃,先前离自己只是几步之遥。如若方才不是苏景年当机立断开了枪,那么此时死的,就绝不是眼前这位了。

    “死死死死死、死了?!!!”白亭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整个人跳了起来,直直扑向苏景年。

    抱着苏景年,她放声大哭起来。“酒鬼、酒鬼!死了、死了!”

    苏景年没有太多力气再去说什么,罗刹弓箭手们正在往他二人的方向高速移动过来。

    揪着白亭的领子,她把白亭从身上生生拉下来。直视白亭双眼,苏景年冷声命令道:“快跑!这是命令!”

    “什么命令!!!我、我不!!!”白亭胡乱抹着眼泪。

    苏景年无奈。

    可她转念一想。也是了,这丫头又不是北域的士兵,怎么会完全听从我的命令呢?

    “哦哦哦哦哦!”身后降马锁阵已是停下,罗刹骑兵重逢而来,完全断掉了苏景年的后路。混在队伍里传令兵拾起来地上的一杆□□,背在了身后。

    这厢边。白亭鼻涕一把泪一把,委屈道:“我、我走了,你怎么办?你、你要死了,我、我怎么向王妃交代啊?”

    苏景年听闻此话,原地定住。

    是了。有那么一个人,一直一直在等她回来。

    “北域的皇帝!!!投降不杀!!!”说话间,弓箭手已是围了上来,仍是操着极其蹩脚的汉话。

    “呵呵呵呵。”苏景年笑了起来。她反手把白亭护在身后,偷偷地把短铳也塞给了白亭。

    “十七兄弟教的真是不错,”将司马从雪地里拔了出来,横在胸前。苏景年冷笑说:“连狗,都能学会说汉话了。”

    罗刹人根本听不懂苏景年的话,仍然迫切喊着让苏景年投降。

    时间对双方而言,均是紧迫。多耗下去片刻,都是生死难料。

    “你们,你们这群俄罗斯大坏蛋!!!”白亭躲在苏景年身后,边跳脚边骂:“以多欺少,全是狗屎!!!*!!!”

    一开始罗刹人还听不懂白亭在鬼叫些什么。可“*”这个词一出,就彻底激怒了他们。

    拔剑的拔剑,挽弓的挽弓。罗刹弓箭手作势上扑。

    “妈呀!!!”白亭吓得赶忙缩回苏景年身后。

    苏景年又是无奈。她本是想多拖延一阵子,以为援军的到达多争取些时间。然而白亭看来,似乎并不没有这样的心思。

    “我的后背,就交给你了!”苏景年抽刀上前,与上扑的罗刹弓箭手死斗了起来。

    “啊啊啊?!背背背背,后?!”白亭双手握着短铳,抖得不行。她尝试了许多次,仍然是不敢扣动扳机。

    罗刹弓箭手畏惧短铳的威力,起初是不敢贸然上前。可几次试探之后,白亭的犹豫便被敌人看穿了。

    一时间,利刃狂舞,全都向她砍去。

    “啊!!!”白亭吓得紧闭双眼,大叫起来。

    苏景年是顾得了前,顾不到后。

    可是无法,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白亭为敌人所杀。大力挥动司马,她将眼前的敌人击退。又迅速回身一把扯住白亭,把她活活从刀刃底下抢了回来。

    依旧是前后无法兼顾。

    之前被苏景年击退的敌人,见她转过身去救白亭,整个后背完全毫无防御地暴露出来,挥起利刃朝她后背砍去。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时。

    “嗖嗖嗖。”金色箭羽从罗刹弓箭手身后飞来,密如牛毛。

    转眼间罗刹弓箭手形成的小包围便被从破除,死伤众多。

    心中呐喊,机会!!!

    苏景年扯着白亭,舞起司马,趁乱杀向敌军薄弱处。

    “王爷!!!王爷!!!”远处,陈虎率领黑甲铁骑也拍马杀到!

    只是瞬间,敌我势力的悬殊,立时反转。

    黑甲铁骑从前方强势突击,吐蕃精锐则从后方包抄。北域与吐蕃最强之师前后夹击,直杀得罗刹斥候无处遁逃。

    “王爷!!!”仓决打马而来,连发数箭。箭箭精准,放倒了多个与苏景年纠缠的罗刹弓箭手。

    “这里!这里!”白亭喜不自胜,挥舞着双手向仓决求救。

    “驾!!!”狠催战马,仓决直奔苏景年与白亭。一路上金色的大弓开合不停,射杀众多敌军。

    司马起落,又劈到了一个罗刹弓箭手。

    见是仓决来了。缓缓气息,苏景年笑说:“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两幅忠肝胆,刀山火海提命现。久违了,吐蕃的朋友!”

    仓决闻言,也笑,“久违了!”

    见苏景年还能说笑,她悬着的心稍许放了下来。

    “吁!”勒马来到苏景年身边,仓决于马上继续放箭。一个又一个上扑的敌军都被她射死。

    其余吐蕃骑兵随仓决而来,密实围住苏景年与白亭,将她二人护了起来。

    两个步兵突击至黑闪电被困处,切断降马锁,把它救了出来。虽然前蹄与肚皮受到重创,黑闪电仍然是刚烈地站了起来。凭着吐蕃兵士的护卫,它朝着苏景年踉跄地跑了过去。

    “嘶呼呼,嘶呼呼。”见了苏景年,黑闪电低下头往她身上蹭去。眼中噙满了泪水,黑闪电不停地舔着苏景年的手。

    摸了摸黑闪电的脸,苏景年的眼睛也是红了。

    见黑闪电也已脱险,她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大腿失血过多,早已是麻木不堪。一个恍惚,她的身子有些摇晃。

    一双手,适时地从后扶住了她的胳膊,正是白亭。借了白亭的力,苏景年才能站稳了去。

    “多谢。”苏景年的声音有些发虚。

    “跟我还客气!”

    苏景年不再说什么,只是笑。从怀里翻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瓷瓶,她用牙撕开瓶封。咕咚咕咚,苏景年把瓶子里的液体全都喝了进去。

    白亭咽了咽,说:“酒鬼,喝什么呢?还有吗?我也渴了呢。”

    苏景年又笑,冲着白亭吹了口气。

    一股子极其浓烈的草药味扑鼻而来。

    “额!呕!”直熏得白亭捂着嘴干呕起来。

    马上的仓决见状,不禁笑出了声。

    “好、好恶。。。”白亭被熏的够呛,直伸舌头。

    “要喝么?”苏景年坏笑,又从怀里翻出一只瓷瓶,递给白亭。

    “!!!你自己喝个够!!!”白亭摆手连连,把那瓷瓶推了回去。

    苏景年还是笑。不再作弄白亭,她撕开瓶封,将瓶中的液体滴在了大腿和胳膊的伤患处。

    药液侵入伤口,血色的白沫不断冒出。

    苏景年疼得皱起了眉头。这血,总算是制止了。

    简单包扎后,她又为黑闪电处理了下伤口。

    战况逐渐向平稳过渡。罗刹弓箭手几乎被吐蕃的骑兵消灭殆尽,不远处的罗刹骑兵与步兵,则是被黑甲铁骑杀得丢盔弃甲。

    眼下只剩下那三台投石车,亟待攻陷。

    “呼!!!”天边蓝色暴风突起,狂风暴雪席卷而来。径直砸向投石车方位。

    投石车的守卫连逃跑都来不及,眨眼间就与投石车被一同卷飞至高空。风暴内,物体间不断撞击摩擦,断裂声与粉碎声振聋发聩。

    “防御!!!”仓决不知来人是谁,抑或是何物。调转马头,她指挥吐蕃兵士做出防御姿态。

    “仓决将军!”苏景年忙唤她,“乃是自己人!”

    仓决闻言,抬手示意。吐蕃众士兵得了命令,收起手中弓箭。

    风暴骤停。被卷起的东西纷纷掉落,已是成了残渣碎片,分辨不出旧日模样。

    “王爷!”一道蓝光闪现,剑雪道长已是来到了苏景年身边。

    “王爷!你可还好?!”天山剑雪道长心中非常自责,细细打量起苏景年。见她身上几处染血,愧疚之心更盛。

    “还好还好。”苏景年笑回道,“道长放心。小伤小患,不打紧的。”

    天山剑雪道长懊恼不已,说:“是贫道来晚了!”

    “并非如此,道长莫要自责。。。”苏景年仍想劝解天山剑雪道长。

    “尔啊!尔啊!”打远处,一人骑着一头小毛驴,躲过战场厮杀小跑而来。

    皮鞭不停地抽打着毛驴,诉说着主人的急切。

    “哑叔!!!哑叔!!!”白亭远远地就将哑叔认了出来,她高兴得跳起来挥手。

    苏景年见了毛驴与哑叔,则是有些吃惊。

    “尔啊!”毛驴可是跑了小一阵子,才将将来到了苏景年近前。

    快到之时,许是嫌弃毛驴跑得慢了些,哑叔直接从驴上跳了下来,跑着奔了过来。

    “哑叔哑叔!!!”白亭乐的不行,冲上去去迎哑叔。

    可哑叔只是点了点头,与白亭擦肩而过。他继续往苏景年处跑去。

    “诶?!!!”看着哑叔从身边跑过,白亭有些发懵。不做多想,她转身追了回来。

    气喘吁吁,哑叔来到苏景年面前。不顾苏景年诧异的目光,他从头到脚把苏景年打量一遍去。看到苏景年大腿与胳膊上胡乱包扎的伤口,哑叔的眉头死死地拧在了一起。

    把身上穿着的布披风解了下来,撕成布条。哑叔不由分说,抓过苏景年的胳膊,开始为她重新包扎。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在场之人无不错愕吃惊。

    白亭更是茫然。心道,哑叔是从什么时候起跟酒鬼这么熟悉了?

    苏景年有些无所适从,却还是配合着哑叔。看着他小心翼翼地为自己重新包扎伤口,苏景年心中五味杂陈。

    当日的洪泽湖上,也是如此这般。

    又为苏景年包扎好大腿上的箭伤,哑叔才长长出一口气,擦了擦他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

    “多谢。”苏景年颔首致谢。

    “。。。”哑叔弯起眼角,只是点点头。

    顿了顿,苏景年撇开眼,继续说:“平日里驾车的事,交给护卫们便好。白亭晕车,你可多抽出些功夫到王帐里陪陪她。”

    哑叔呆住,神色变得极为复杂。

    “万岁!万岁!万岁!”白亭却是不管这些,欢呼雀跃,大叫多声“万岁”。

    “王爷!!!”陈虎背着流星刀,率领一队黑甲铁骑拍马杀来。

    “王爷!末将来迟!末将来迟!”众人翻身下马,跟随陈虎跪地。

    “起身吧。”苏景年回了句,问说“战况如何?”

    “回王爷。”陈虎起身,回道:“罗刹斥候除十余骑逃窜西方外,也是尽数付诛!”

    “追!”苏景年切齿道,“绝不能放走一个斥候!”

    “得令!”陈虎应了声,回说:“王爷放心!黑甲铁骑小队已是追了去,绝对不放走一个!”

    苏景年点头。想了想,她问说:“陈将军一路冲杀过来,可曾是见过一罗刹斥候腰间带着小号?”

    “小号???”陈虎愣住。

    “哎呀!笨呢!就是喇叭、唢呐那样的东西!”白亭插嘴道。

    “哦哦。”陈虎了然。略作回想,他回说:“好像。。。是被老粗我砍倒了一个。”

    “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苏景年命令道。

    “得令!”陈虎翻身上马,代领黑甲铁骑搜寻起罗刹士兵的尸体。

    不过片刻,远方传来陈虎的呼喊声。“王爷!王爷!找到了!”

    苏景年眯了眯眼,就要往那方向去。

    “王爷。”仓决于马上伸出手,说:“由仓决带王爷一程。”

    “好!”握住仓决的手,苏景年回说:“有劳。”

    仓决手上用力,把苏景年拉上了马。二人疾驰而去。剑雪道长足下发力,以轻功追了去。白亭与哑叔分别与黑甲铁骑同乘一骑,也追上去了。

    来到陈虎近前,苏景年翻身下马。那传令兵打扮的人此刻躺在众多尸体中间,腰间的金色的小号时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光亮。

    尸体堆得层层叠叠,那传令兵的下半身被埋在了几具尸体之下。

    苏景年站了一会,才要上前去掀那传令兵的头盔。

    陈虎略作思量,抬手拦住苏景年。笑说:“这种粗重功夫,还是由我这个老粗来吧。”

    降马锁阵一出,陈虎便猜测十七已是叛变。这黑甲铁骑的秘阵若不是由熟知之人亲传,断不会发挥出此等为力。

    而苏景年如此这般的在意一个罗刹的传令兵,陈虎便又猜测,这传令兵也许就是突然失踪的十七。

    “不。”苏景年垂眼,只看那地上的尸体。

    “本王不信,这是十七。”推开陈虎的手,苏景年上手就把传令兵戴着的头盔摘了下来。

    “哐当。”传令兵的头盔掉在地上,面容完完全全的露了出来。

    金色的卷发,雪白的皮肤。那传令兵,是地地道道的罗刹人长相。

    陈虎长长出了一口气,转而大笑,“哈哈哈!真不是!真不是!啊哈哈!”

    苏景年的神色也稍有缓和,嘴角弯了起来。

    “酒鬼、酒鬼!”白亭和哑叔也到了,下马走来。

    “大冷天的,”白亭双手抱臂,哆哆嗦嗦说:“在死人堆里干什么呀?”

    苏景年叹了声,她对陈虎说:“劳烦陈将军,将骑兵队的兄弟收敛收敛,化了灰带回北域厚葬。其余罗刹人的尸体,就地焚烧。”

    “得令。”陈虎收了面上的笑,抱拳回说。

    风雪渐停,乌云散去。残阳西垂,映得雪原上一片血色。

    目光扫过战场,扫过地上许许多多敌我混杂的尸体,苏景年摇了摇头。

    心中慨叹。一将功成,万骨枯。

    “走罢。”她转身离去。众人紧随其后。

    躺在尸山下面的罗刹传令兵悄然睁开一只眼睛,瞄了瞄苏景年,他手中缓缓抬起了刚才缴获的那一只□□。这□□先前藏于众多尸体之下,故而未曾被发觉。

    坏了!

    哑叔走了两步,停了下来。

    毛驴!!!原来他光顾着苏景年,竟忘记了刚才骑来的小毛驴。

    转过身来,哑叔要去找那毛驴。一抬眼,正巧与那传令兵凶狠的目光相接。

    “北域的皇帝!!!”传令兵见自己已然是被发现了,大叫一声,“去死吧!!!”

    “砰!!!”他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距离太近,众人闻声已是为时已晚。子弹径直朝着苏景年飞了过来。

    “王爷!!!”哑叔没有一丝的迟疑,飞身挡在了苏景年身前。

    “噗呲!!!”

    那子弹击穿了哑叔的脖子,改变轨迹,擦着苏景年的脸飞了出去。

    殷红温热的血液从哑叔的脖子破开的巨大口子里,喷泉般涌出来。溅红了苏景年的半张脸。

    “歹!”天山剑雪道长回手射出龙渊,直直刺入那传令兵的咽喉。不给他再次袭击的机会。

    “保护王爷!”众人蜂拥而上。

    苏景年的双眼慢慢瞪大,缓缓倒地的哑叔,就刻画在异色眸中。

    “不!!!!!!”抬手捞住哑叔,苏景年跪地把他抱在怀里。

    “忠耀!!!忠耀!!!”苏景年声嘶力竭地唤着,捂着哑叔脖子上的伤口,试图为他止血。

    陈虎大吃一惊,这马夫竟然是忠耀?!而王爷似乎早就知晓?!!!

    “咳咳,咳。”血从哑叔的鼻子里、嘴里不停地往外冒。

    “哑叔!!!哑叔!!!你怎么了!!!你别扔下我!!!”白亭跪倒在苏景年身旁,先是小声啜泣,转而嚎啕大哭。

    凄厉的哭号声,闻着伤心。直听得众人心生不忍。

    “忠耀!!!忠耀你挺住!!!”苏景年从怀中翻出来许多瓷瓶,全部撕开瓶封,往哑叔的伤口处倒去。

    “王、王爷。。。”因为喉咙受到重创,哑叔的声音极其沙哑。

    他抓住苏景年的手,死死握住。

    “听、听我说。。。”他面上的神情愈发痛苦起来。“不、不要、浪费、药、药了。。。”

    “忠耀,你这是何苦?!!!”苏景年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她问说:“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

    “呵呵,”哑叔大口大口的咳着血,“能、能为,王爷、挨、挨上一枪,值、值得的。。。”

    苏景年摇头,说:“何苦啊!!!”

    “呵呵,”哑叔扯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忠、忠耀,不、不曾、不曾悔过。。。只、只求王爷,照、照顾好小白。。。”

    不曾悔过,多么熟悉的四个字。

    苏景年大悲。

    “我答应你。”反手紧紧握住哑叔的手,苏景年回说。

    “哑叔。。。呜呜呜呜。。。”白亭哭得更加厉害起来。

    苏景年握着的手,慢慢卸了力。哑叔的双眼慢慢的、慢慢的合上了。

    夕阳虽是依依不舍,最终也还是落入了地平线下。

    黑暗再次降临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