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14章 降马锁
    &lt;=""&gt;&lt;/&gt;

    火器营骑兵队跟随着苏景年的代领,生生地在罗刹骑兵防御阵型的正中间,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众人戮力同心,往投石车方向极力突破而去。

    头顶火光又闪,流石划过上空又往北域大军所在方向飞去。苏景年知晓,攻陷投石车已是刻不容缓。再做耽搁,恐徒添伤亡。

    一骑当先。苏景年左手握有短铳,右手执着司马。左右开弓放倒一片,他为后方部队杀出一条血路。一身黑色麒麟战甲,坐/跨闪电宝马,苏景年化身为一把刁钻的黑色匕首,见血封喉,直插敌军命门。

    骑兵营将士策马紧随苏景年,刀枪交替出击,配合无间。一路克敌制胜,直打得罗刹骑兵溃不成军。

    铁蹄踏破厚厚的积雪,刀剑斩断凛冽的狂风。枪声激鸣,火药爆亮。

    北域众人大有摧枯拉朽之势、所向披靡之姿。

    透过风雪,远处的投石车逐渐在苏景年的瞳孔中放大。

    “摧毁投石车!!!”司马指向投石车,苏景年高声呼喊道。

    “得令!!!”骑兵队应和。

    催动胯/下战马,北域众人一往无前,极速向前推进。

    黑闪电尤其出众。它脚程奇快,眨眼间便落下后方人马十余个身位。

    罗刹骑兵阵营中,一传令兵打扮的人从始至终未曾参与围攻。那人耐心地观察着,暗地里丈量着距离。

    算准了时机,那人拾起腰间小号吹了起来。

    清脆的号声悄然间飘向了战场。

    “哦哦哦!!!散开!!!”罗刹骑兵一闻得这信号,便马上舍了北域众人,调转马头,往反方向逃窜。

    围上来的敌军骤然减少,苏景年顿觉不妙。

    回身一看,罗刹骑兵费尽心力编织的包围圈,已是不攻自破。敌军正不约而同地快速分散逃走。

    “杀啊!!!”少数北域兵士已是杀红了眼。见敌军逃跑,便扬起马鞭就追了上去。

    敌军始终不为所动,全力逃窜。有的罗刹骑兵被追兵从后追上砍上几刀,却仍是不管不顾,不做迎击。

    “不好!!!”苏景年反应过来,一把勒住狂奔的黑闪电。

    大喝一声,“有埋伏!!!”

    骑兵队本是占尽了上风,却突然惊闻“埋伏”二字。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埋伏?!!!”白亭则直接被吓昏了过去。

    就在这时,罗刹阵营小号声又起。

    “哦哦哦哦哦哦!!!!!!”

    罗刹骑兵逃跑过后,包围圈周围的积雪下,突然冒出千余名罗刹步兵。这些罗刹步兵组成一个更大的包围圈,远远地将北域众人团团围住。

    罗刹步兵均是一身白雪,想来是埋伏已久。每个人的双手都握紧着两条长长的白色绳索。那绳索极长,一路延伸至积雪之下,无从分辨去向。

    苏景年见了那绳索,倒吸一口冷气。

    “降马锁?!!!”

    原来,罗刹步兵手中所持之绳索,名曰降马锁。此阵,则是专做埋伏骑兵所用,名为降马锁阵。黑甲铁骑设伏敌军骑兵,向来惯用此阵。

    十七?!!!是你吗?!!!

    心中知道,这降马锁阵是极其危险。今日,多半已是凶多吉少。

    不做耽搁,苏景年抽出背上箭桶中的穿云箭,射向高空。

    “唳!!!”穿云箭冲破云霄,啼鸣起来。

    求援的信号已是放出。

    “随本王突围!!!当心降马锁!!!”苏景年边高声提醒骑兵队,边策马往最近处的罗刹步兵处冲杀去。

    其余人马皆欲追随。奈何黑闪电太快,眨眼已如离弦之箭。

    手中短铳放倒了一个又一个罗刹步兵,苏景年只希望胯/下的黑闪电与陈虎率领的援兵能快些、快些、再快些。

    为时已晚。远处罗刹阵中,号角声又起。

    罗刹步兵闻声,高速奔跑穿插起来,一个转动的圆阵骤然出现。手中降马锁被他们勒得愈发紧实,于积雪之下隐藏的巨大的、交织的降马锁网,浮现出来。

    两人一组,罗刹步兵分别持着降马锁一端。两人同时起步高速奔跑,那降马锁网便也跟着高速旋转起来。

    密密麻麻、如梭如织的的降马锁,互相交错、纠缠。形成一个个细小的网格,那网格边缘全是锋利的刀片。

    骑兵队兵士大惊,忙勒住战马。战马马蹄之下,早已是布满了降马锁。飞鸟入笼,伏虎落井,他们已是无处可逃。

    猛踹马肚,苏景年借助黑闪电全力突围冲刺。黑闪电响鼻不断,它躬起身子健步如飞,才将将可以躲过降马锁的围困。

    “哦哦哦哦哦!”方才抱头鼠窜的罗刹骑兵已是不再逃窜。横刀立马,他们就驻守在包围圈外围。等待着欣赏一场由鲜血与死亡所谱写的好戏。

    不等北域骑兵队再有什么反应,降马锁网急疾速地缩小,网格间的刀片飞速摩擦,噌噌作响。

    “驾!”少数北域兵不想坐以待毙,策动战马再度意欲突围。可惜马匹刚刚起步,没跑多远就直接绊倒当地。连人带马,被降马锁绞成了肉片。惨叫一片。

    其他同袍见状,只得稳住战马。以马刀之刃,去割降马锁。虽然收效甚微,却总比贸然送死来的好些。

    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苏景年的身上。

    挥动司马,苏景年不断把更加快速靠近黑闪电的降马锁砍断。艰难地往包围圈外围突袭。

    降马锁阵愈发缩小,包围圈内的景象惨不忍睹。

    “嘶!嘶!嘶!”

    北域战马竭力扬起马蹄,躲避降马锁。

    无济于事。

    战马马蹄几乎全部被割掉,北域骑兵队人仰马翻,栽倒一地。

    等待他们的,是降马锁刀锋冰冷无情的切割。

    “啊啊啊!!!救命!!!王爷!!!啊啊啊!!!救命啊!!!”

    哀嚎遍地,鲜血喷涌。白色的雪地,几乎被染成全红。北域火器营骑兵队,顷刻间,几乎全灭。

    苏景年不用回头,也知道她的身后在发生着什么。

    可是,她还是回头了。

    所有的声音与景象渐行渐远,透过苏景年的双眼,啃噬着她的理智。

    “王、王爷!!!别、别回头。。。跑、跑啊!!!”一个只剩下上半身的北域骑兵趴在地上,用他最后仅剩的一丝力气,仰天咆哮。

    降马锁继续收紧。一个瞬息间,那剩余的上半身,化为了一滩肉泥。

    “驾!!!!!驾!!!!!”发疯似地狠狠踹着黑闪电,苏景年转过头去。双眼通红。

    黑闪电吃痛。长鸣一声,速度更快。

    前方不远处,便是那包围圈的最外围。几千罗刹骑兵,就等在那里。

    一路奔来,降马锁网已是松散了不少。提起司马,切断黑闪电的缰绳,用那缰绳把白亭牢牢绑在身上。苏景年做好了与罗刹斥候最后一搏的准备。

    谁曾想。积雪之下,再次冒出了罗刹的兵士。数以百计的弓箭手,满弓载箭,整列出现在苏景年的正前方。

    箭矢,如暴雨袭城般骤然降临。

    将短铳收入腰间,苏景年拔出司马刀鞘。双手挥动司马与刀鞘,勉强抵挡着箭雨。

    武功尽失,她只抵挡了一会,右腿铠甲的缝隙处便中了一箭。

    失血越来越多,体力也愈发的不支了,苏景年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虽是中了箭,她却仍然是极力地护住身前的白亭。

    战场上发生得这一切,都看在那传令兵眼中。见苏景年受伤,他提起号角,又一次吹了起来。

    弓箭手听闻指令,不再放箭。

    箭雨渐停,苏景年回望那传令兵所处的方向。只可惜罗刹骑兵着装统一,都是重甲。头戴头盔,无从辨认那人的模样。

    突然,黑闪电毫无征兆地向前栽倒下去。倒地之前。它用尽全力,将身上的苏景年与白亭甩飞了出去。

    “!!!”

    没有武功,苏景年只好以自己的身体护住白亭。二人重重地砸在雪地里。翻滚了数圈,才停了下来。

    不幸中的万幸,二人落地之处,已是超出了降马锁阵的范畴。

    “嘶嘶嘶!!!”黑闪电痛苦地倒地,挣扎了几番都于事无补,根本站不起来。

    它的两个前蹄,双双陷入了降马锁网。被切得白骨外露。肚皮上许多地方,也被切得血肉模糊。

    苏景年强作精神,从地上爬了起来。忍痛拔出插在肉里的箭,她提起司马欲朝黑闪电奔去。

    “哦哦哦哦哦!!!北域的皇帝,投降吧!!!投降不杀!!!”几股罗刹骑兵蜂拥而至,困住苏景年。带头的军官以蹩脚的汉话游水苏景年投降,欲生擒之。

    “不杀尔等,毋宁死。”苏景年握紧司马,冷冷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绑了!!!”见苏景年负隅顽抗,那军官气急败坏下令道。十几个罗刹骑兵有的准备绳索,有的拔出剑跳下马来,就要捆苏景年。

    “呵,”苏景年眯眯眼,冷笑道:“找死!!!”

    从腰间摸了一把,苏景年突然将手一挥,白色粉末被挥洒在空中。

    “好香啊。”最前方的罗刹骑兵只说出这么一句话,便栽倒地上,口吐白沫。

    其余罗刹骑兵见了,也不懂发生了什么。

    苏景年趁着这空隙,提刀杀来。

    罗刹骑兵不知自己已是身中剧毒,纷纷挥剑上来去与苏景年缠斗。

    中了毒的敌人并不是是苏景年对手。十余个罗刹骑兵尽数被灭,有来无回。当然,苏景年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她左臂中了一刀。

    将司马拄在地上,苏景年有些踉跄。

    罗刹骑兵活捉苏景年的行动已然失败,弓箭手们索性出洞,快速向苏景年围来。

    “白亭,白亭。”晃了晃挂在她身上软如绵花的白亭,苏景年说:“别睡了。再睡下去,要死无全尸了。”

    “唔。。。”白亭皱了皱眉,渐渐醒了过来。“死无全尸”四个字对她的威力,可见一斑。

    “呵呵。”苏景年强笑,把将二人捆在一起的缰绳切断了。

    “啊!哎呦!”白亭跌在地上,彻底摔醒了过来。揉起屁股,她骂道:“酒鬼,你要死啊你!!!”

    “上马,往回跑。我掩护你。”苏景年气喘吁吁,脸色煞白。指着罗刹骑兵的马匹说。

    “啊?!我不会骑马!”白亭从地上站起来,拍拍屁股。

    “不会,也得会。”苏景年的视线慢慢有些模糊,她摇了摇头。

    “诶?酒鬼你怎么啦?”白亭这才察觉不妥,上前去搀扶苏景年。

    “快上马。”苏景年抬手拦住上前的白亭,轻轻地推了她一把。

    “你到底是怎么了嘛!!!”白亭被推了下,有些生气。

    “再废话下去,都活不成了。”苏景年拔出腰间的短铳,冲着白亭的方向就是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