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12章 屠戮天地
    阿勒楚喀城上空,飞雪又临。

    金殿大门紧闭,将殿外的风雪挡了个严严实实。

    十二坐于皇位,正在翻看各地官员递交上来的折子。

    用朱砂笔仔仔细细地批阅着折子,浑然不觉身旁有人。十二时而皱眉沉思,时而奋笔疾书。

    宝奴端了碗粥立于他身旁,一站就是半个时辰。

    瞅着十二愈发地沉稳懂事了,宝奴的心中是说不出的快慰。他暗自念叨道:霜姐姐,依巴图已经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你若是在天有灵,当是该欣慰才是。

    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水,宝奴的目光不经意间瞥到了十二脸上仍然泛红的刀疤,心疼不已。

    “皇子,”他吸吸鼻子,躬身小声道:“折子都看了快要两个食(时)辰了,歇歇吧。”

    十二摇头,手中的朱砂笔依旧挥动不停。也不知,是听见没听见宝奴的话。

    宝奴无奈,放下手中的托盘,他一把将十二手中的笔夺了过来。

    “再看下去,要瞎了!”

    “诶?”手中的笔突然消失不见了,十二空着手愣了愣。

    “哎呀妈呀!!!”宝奴的脸皱成一团,拍腿心疼道:“这是要看折子,看撒(傻)啦!!!”

    “宝哥哥?”十二闻声如梦初醒,这才抬起头来。强挤出一抹笑,问说:“你怎么会在这儿?”

    “奴才都跟这儿站了半天了!”宝奴撤下十二面前的折子换上粥碗,掀开碗盖。“粥的温度刚刚好,皇子快些吃吧。再晚些,要凉了!”

    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宝奴把勺子递给十二。

    “快吃吧。天气寒冷,吃碗热粥暖暖胃。”

    “嗯。”十二乖巧地点了点头。接了勺子,他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慢点慢点。”宝奴边笑,边哄说。

    “皇甫老儿给我出来!还有阿什库你这个胆小如鼠的懦夫!也给我滚出来!”

    门外突然响起喧哗吵闹之声。

    “大人!大人!皇甫大人与阿什库大将军此刻并不在殿内!”说话的,乃是战鳌。

    “你给我滚开!!!休要碰我!!!”来人怒不可遏,骂说:“你们这群乱臣贼子!到底把皇上怎么了?!!!”

    “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啊!皇上近些日子抱恙,正在修养。”战鳌的声音也有些急了。

    吵闹声愈发的靠近了。

    “乱说?!皇上回宫已有半余月,却是不曾露面过!问了你们,你们就说皇上身体抱恙,正在修养。千篇一律的说辞,岂非欲盖弥彰?!再者,修养归修养,碍着我们面圣什么事?!今日不让我见到皇上,我誓不罢休!”

    “是了是了,”另一人接话道:“我等有军机要事,必须面将见皇上。战鳌护卫莫要因为阿什库的影响,延误了战机啊!”

    “恕难从命。二位大人,请回吧!”

    战鳌坚定的话语,又是激起了一阵争吵。

    十二放下手中的勺子。问向宝奴,说:“还是赫舍里与富察两位族长么?”

    宝奴聚精会神地听着门外的吵闹声,点了点头回说:“听这声音,是他二人不假。”

    “宝哥哥,麻烦你帮十二带个口信儿给二位族长。入夜时分,金殿见面。”

    “嗯?”宝奴不解,回头问说:“皇子见他二人做甚?”

    “唉。”十二长叹,说:“强敌进犯,父皇却抱恙闭门不见群臣。如此反常的做法,难免会让朝中大臣们生出些什么旁的心思。奈何此时阿什库与皇甫老爷又亲自率兵赶往锦州,宫中已再无可信之人。劝说二族族长,只能由十二出面了。”

    “啊?”宝奴吃惊,问说:“皇子要去劝那二人?他二人可都是出了名的老滑头啊!”

    “总之不能再让这二族的族长闹下去了,否则若是被那有心之人知晓了宫中的情况,怕是又要做些什么文章。希望二族族长顾念往日情分,能看在十二的份儿上,不要再闹了。”

    “皇子。。。”宝奴深深地望了眼十二,伸出了大拇指。说话间,他带了些哭腔,“深明大义,不愧是我家十二皇子!”

    心中又是激动又是万分的欣慰。宝奴眼中,那个曾经哭鼻子的、粘着他的小少年,真的真的是长大了。

    “呵呵,”十二笑得有些羞涩,说:“十二也是想为父皇、为大金的百姓尽自己的一份薄力罢了。”

    “奴才这就去传话、这就去。”宝奴也笑,小跑往殿外而去。

    待到宝奴出了大殿。十二脸上羞赧的笑容,逐渐扭曲。脸上的刀疤此刻更显丑陋狰狞。

    “赫舍里,富察?”十二狞笑,自言自语道:“老东西们,慢慢来。反正,都得给我死!!!”

    。。。。。。。。。。。。。。。。。。。。。。。。

    “火、火器营?”白亭的腿儿,又不争气地抖了起来。

    “王爷!”陈虎抱拳上前,说:“行军多日,小白兄弟的身体一直微恙。末将恳请。。。”

    “陈大元帅。”苏景年直接将其打断。

    停下脚步,她沉声问说:“元帅可是要替本王发号施令?”

    “末将不敢!”陈虎微愣,进而单膝跪地。

    “不敢,便是好的。”苏景年重启步伐,说:“元帅你留守军中。指挥各部躲避流石之余,需注意阵型穿插。莫要被罗刹斥候得了可乘之机。”

    “末将领命!”

    “白亭,”行至门口,苏景年回头笑问说:“你不是说,要见识见识这古代战场的壮阔么?如今战场就在眼前,可是临阵变卦,怂了?”

    苏景年的唇勾了起来,笑容却并不及眼底。一身黑甲,再配上坏坏的笑容,尽显邪肆冷艳。如此这般的苏景年,白亭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陈虎对这笑容,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去就去!”白亭从地上蹦了起来,强颜欢笑道:“谁、谁怕谁!”

    她心高气傲,自然是受不得苏景年的激将之法。

    “哈哈哈,好!不愧为本王的特使!走!随本王迎击罗刹!”苏景年大手一挥,出了王帐。

    “走、走就走!”白亭强壮胆色,抖着腿跟了上去。

    陈虎起身,连连摇头。暗骂白亭痴傻,他也跟着出了王帐。

    王帐外,哑叔奋力地挥动着手中皮鞭,才将将能够控制住几近受惊失控的马匹。

    “王爷!”守卫的黑甲铁卫见了苏景年,忙单膝跪地,抱拳行礼道。

    哑叔听闻有人唤“王爷”,整个人从头到脚僵在了原地。

    “免礼了。为本王备马,遣火器营骑兵队来。”

    苏景年回了句。目光至始至终驻留在哑叔身上。

    “得令!”两人领命。

    一铁卫跳下马车前去备马,一铁卫操作起马车上的旗帜,召唤火器营骑兵队。

    “酒鬼,我、我不会骑马。”白亭与陈虎也从王帐中闪身出来。

    “呵呵,不会骑马有?什么大不了。”苏景年将目光从哑叔身上移开。垂眸笑了起来,“有本王呢。”

    “咚!!!”又是一块流石天外飞来,重创前方步兵阵营。

    一时间,血肉横飞,哀嚎遍野。

    “天、天哪。。。”白亭捂住嘴巴,双眸不由自主地开始闪烁起来。

    “王爷!马来了!”黑甲铁卫打马而来。所骑之马,乃是苏景年的战马,黑闪电。

    黑闪电高大健硕,即便是身负着白亭所用之火器,依旧是健步如飞。

    来到战车旁,黑甲铁卫翻身下马,递上缰绳。“王爷!马来了!”

    “好。”接过缰绳。拍了拍白亭的肩膀,苏景年说:“别怕,有本王在。”

    言罢,抱起白亭苏景年跳上马去。

    白亭吓得紧紧地抱着马脖子,眼睛都不敢睁开。

    “元帅,”胯\下战马扬起铁蹄,苏景年笑说:“可要为本王守好大军啊!”

    “末将领命!”陈虎推拳。

    “好!”苏景年策动骏马,拔出腰间司马。高声呼喊道:“火器营骑兵队安在?!”

    “在!!!”千余骑兵打马上前。皆身着重甲,手持马刀。背上的□□更是分外瞩目。

    “随本王迎击罗刹!非我弟兄者,尽数屠戮之!”

    苏景年一马当先,率领火器营骑兵队突击流失来袭之方向。

    一路上零星的罗刹骑兵偶有出现,却是螳臂当车,瞬而灭之。

    苏景年所到之地,皆成为埋葬敌军的地狱。雪原上生机全无,天地屠戮。

    。。。。。。。。。。。。。。。。。。。。。。。。。。。。。。。。。。。。。。。。。。

    “公主公主,”森罗万象从地牢里小跑出来,对莫若离说:“小生看好了。”

    “嗯。”美人冷冷回了句,转身就走。

    “诶?怎么这就走啦?”森罗万象不解,“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说生气就生气呀?”

    美人走几步,顿住。

    冷声道:“师叔该是庆幸才对。若是旁人胆敢化作阿难出现于若离面前,若离定要毁了他。”

    “噫!!!”森罗万象打起哆嗦,说:“酸!比老陈醋还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