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09章 血与诗
    雪舞冰封,天地洁白。

    广阔无垠的雪域苍原上,万物匿行蛰伏。连最强壮的鹰隼,都不敢逆风展翅,生怕狂风暴雪要折了它的翅膀。

    然而。

    精铁黑甲上附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雨雪风霜,也丝毫阻挡不了北域二十万铁血男儿。鏖战风雪毅然前行,天地的哭号与血肉的抗争无时无刻地发生着,互相毁灭着,也互相征服着。

    远远处旗帜的招展声、盔甲的撞击声穿越雪幕,愈发地靠近了。

    “快去给伊丽莎白殿下送去消息!敌军的援军出现在了后防线上!”

    雪垛之下,罗刹的一名军官边观察边说道。

    “是!是!”一旁的书记官应道。一只手扶了扶额上的头盔,他另一只手中笔触不停地记载着军官的话语。

    从窥视孔中,北域大军渐入那军官眼中。

    队列绵长,却阵型齐整。严防死守之余,随时可以发动多种攻击;兵强马壮,却丝毫看不出长途奔袭所造成的疲惫与懈怠。

    咽了口口水,那军官心中已是打定了主意。

    回过头来,他对书记官说:“你骑上最快的马,多带些青稞饼和肉,这就去给殿下送信!敌军数量目测应是十八万上下。”

    “是,是。”书记官停下笔。

    那军官顿了顿,起身来到书记官耳边,小声道:“千万记住。不要去锡林旗送信了,殿下不在那里。直接去。。。”

    。。。。。。。。。。。。。。。。。。。。。。。。

    北域大军深处,王帐之中。

    北域王苏景年,深深地皱起眉头。

    “永生之血???”

    罗刹尚未驱逐,南皇阴谋渐露。此等节骨眼上,为何又会闹出个什么劳什子“永生之血”?

    万事如麻,剪不断理还乱。苏景年心里烦极了去。

    战车外雪花扑朔,随风而来不停地敲打着王帐的窗扉。

    一下一下,又一下。

    仔仔细细搜寻脑海里跟“永生之血”四个字相关的记忆,遗憾的是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一无所获。

    苏景年叹了口气,问向地上伏着的黑衣人。

    “乃是何物?”

    “哼,”黑衣人伤得不轻,有些上气不接下气。面上却还是冷笑,回说:“何必惺惺作态?!王爷身上的那点秘密,已再也不是秘密了!”

    天山剑雪道长听闻“永生之血”四字,也是困惑。但他总是隐隐觉得,在哪里好似何曾听闻过?

    陈虎面上笑意更重。王爷身上的秘密,乃是甚么呢?

    “酒鬼的秘密?!”白亭搔动一头将将过肩羊毛卷,也来了兴致。

    苏景年抬手为身旁矮桌上琉璃盏,斟了一杯玫瑰酒。

    “惺惺作态?”

    执盏苦笑,苏景年回说:“崆峒派的高手,可真是会说笑了。本王若是知晓,何须一问?本王身上有着何种秘密,本王竟然都未曾知晓。这说出去,岂非是要贻笑大方了?”

    脖子一扬,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饮罢,苏景年语气陡然转冷。

    “说罢。此情此景,无甚么,是说不得的。”

    勾起嘴角。苏景年把玩着手中杯盏,坏笑起来。说:“就算是有。本王也有得是办法,让高手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哼。”黑衣人撇过头,不回话。

    “不过,”苏景年又斟了一杯酒,继续笑道:“若是高手可以高抬贵手,告知本王永生之血乃是何物、八大派又为何要合围本王。本王有诺,立即释放所有崆峒派高手,对此次崆峒派刺杀本王之事既往不咎。”

    “此话当真?!”黑衣人猛抬头。

    “王者之诺,岂会有假。”苏景年继续饮酒。

    “好!”黑衣人已是退无可退。他咬牙道:“我说!王爷可不要失信才好!”

    “洗耳恭听。”苏景年摇头晃脑,饶有兴致地坐直了身子。

    “永生之血。顾名思义,就是那拥有永生神力的鲜血。普天之下,只得王爷所有。”

    “这不是胡说八道吗?!”白亭不干了,插嘴道:“是人都会死啊!血肉之躯终要老化衰亡,这是自然界最基本的法则!永生是个什么鬼?你这是典型的唯心主义浪漫谭,你知道吗?!再说,血液的基本成分就那些,怎么可能会有永生的功效?!”

    “鬼、自、自然界?”陈虎惊诧,白亭说的话他基本上没怎么听懂。暗地里打量起白亭,陈虎对她高看了不少。

    天山剑雪道长并不参与讨论,还在独自思索着。

    苏景年挑眉看向黑衣人,但笑不语。

    “毛头小儿,懂些什么?!”黑衣人怕苏景年不信他所说之话,忙回说:“一般人等的血自然不会有此等功效!可王爷的就不同!”

    “有什么不同?!”白亭大为光火。撸起袖子她上前问说:“酒鬼的血不也是红色的、不也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再说,你又没喝过,你怎么知道不同?!”

    “这、这。。。”黑衣人被问住了。

    苏景年眼神示意白亭打住,说:“先听高手讲。有什么问题,容后再问。”

    “好!”白亭一屁股坐地上,不屑道:“我倒是要听听这古人的谬论!你说吧!”

    “我是未曾喝过。。。”黑衣人被问得有些懵,心中隐隐生出一丝动摇。

    他继续道:“不过,典籍上确实是如此写的!'前途多迷路,春江暖心寒。永生血何处,异色眸中看。'这摆明写的就是有着异色眸的王爷的血,乃是永生之血啊!”

    苏景年的笑容僵在脸上,她迷茫地看向天山剑雪道长。

    “你!书中随便看来的什么破诗你也信?!哪里有人会为了几句诗就来杀人的?!”白亭又怒。

    支起身子,她要站起身来与黑衣人理论。

    陈虎上前一步,按住白亭。

    “别动。”陈虎小声提醒白亭,接着以眼神暗示之。

    白亭这才发现,王帐内的气氛有些不对。转眼看去,发现苏景年与天山剑雪道长两人面色皆铁青。而剑雪道长的脸色比起苏景年更差几分,可谓是极其的难看,黑的彻底。

    双拳紧握,他胸口剧烈地起伏起来。

    “什么典籍?”剑雪道长两步上前,单手掐住黑衣人的喉咙,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再有一丝一毫的隐瞒,我要你崆峒派上下不得好死。”

    天山剑雪道长双目通红,杀意尽现。

    。。。。。。。。。。。。。。。。。。。。。。。。

    龙门镇白氏布庄

    “公主。”白翼耳跪地叩首,额头贴于手背。

    “嗯。”莫若离坐于主位,翻看着手中的台账。

    墨殇立于她身旁,在帮她研墨。

    “惊涛派的那两人与受伤的小货郎,皆以按照公主吩咐,安顿好了。”白翼耳继续秉道。

    “嗯。”莫若离又应了声,不见抬头。玉手提起朱砂笔,她在台账上批注起来。

    “额。。。”得不到莫若离什么回应,白翼耳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是继续说好,还是退下的好。

    “大掌柜,”墨殇暗急白翼耳不得要领,帮声道:“还有什么'要紧事'需要秉明公主?公主车马劳顿,需要沐浴歇息。大掌柜且选些'重要'的事说才好。”

    “是了是了!”白翼耳如梦初醒,心下十分感激墨殇的提点。

    他直起上身,说:“早前公主让属下打探有关屠龙大会之事,根据得来的消息,江湖九大派中除去玄天门未见什么动静外,其余八大派均已派出了本派的绝顶高手前来参加屠龙大会。众高手于近日将会陆续到达龙门镇,入住龙门客栈!”

    朱砂笔停。脑海中那人的相貌已经有些模糊,可那人所吟之诗句,莫若离确是记得真真切切。

    前途多迷路,春江暖心寒。永生血何处,异色眸中看。

    莫若离摇头。心道,那傻人的血若是有什么永生之效,又岂会中了那剧毒。

    “屠龙大会何时举办?”看向白翼耳,她冷声问说。

    “回公主!三日之后!”

    得了莫若离的询问,白翼耳喜上眉梢。他继续得意道:“虽不知这北域王与八大派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恩怨,可听熟悉的朋友讲,八大派此次可谓是势在必得!任凭那苏小儿诡计多端,也难逃众多绝世高手围攻!哈哈,这次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都保不住她的小命啦!”

    “啪。”朱砂笔断,美人凝眉。

    墨殇、白翼耳见状,立时跪地俯首。

    “公主息怒、公主息怒。。。”二人颤声道。

    墨殇无眼再去看白翼耳。心道:自作孽,自作孽啊。。。大掌柜,不是墨殇不帮你,你这可真真是自作孽啊。。。

    伏在地上,白翼耳腹诽连连。暗自揣度着,到底方才是哪句话说错了,竟惹得公主大怒。

    莫若离将断笔与台账均舍在桌上,其身往屋外走去。

    “本宫的人,动之则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