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08章 白氏布庄
    “正义天理,自在人心。”

    白玉冠面,冰丝束发。身披白虎裘皮,一青衣公子从人墙外缓步走来霎时吸引万千视线。连原本围观嬉笑的好事之众,此刻也竟都全然噤了声。

    青衣公子虽是衣着朴素,却是骨子里吐露一股子清冷,贵不可言。

    “是她?!”二麻子倒吸一口冷气,震惊不已。这冷极的语气,清高的风骨,天下间除去那清冷的女子,怎还会有旁的?!

    白玉画扇上执在手中。镌着的黑色玫瑰,绽放在莫若离胸前,也绽放在众人的眼里、心里。

    真可谓是:“清水明月石中玉,笑噤风流正气存被嫌弃的胖子的一生。”

    “好个先声夺人。”二麻子心底又是暗叹连连。

    与冷美人的两次相遇,无论是在天京,抑或是在北京,莫若离都给二麻子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今日这第三次于龙门镇,也是亦然。

    “什么狗屁?!”矮个莽汉怒容更盛。

    “师兄,”高个也摆开架势,加入战局前来助阵。暗地里却是小声向矮个嘀咕,说道:“这两人来路煞是奇怪。派别不辨,实力莫测。今日不如我两且退了去,改日再来算帐。来日方长啊。”

    “荒唐!”矮个小声怒斥高个,咬牙切齿道:“未战先败,岂非丢尽惊涛派颜面?!你睁大狗眼给我看清楚!周围围观的人里面,已尽是八大派的眼线!此刻若是认了怂,屠龙大会上岂还会有惊涛派与你我的立足之地?!”

    “!”矮个一句话,彻底点醒了高个。他暗吞了口口水,余光扫射围观人众。果不其然,多个百姓衣着打扮的围观者,呼吸内敛,目光炯炯。一看就是内力深厚的练家子。

    “那、这?”

    高个着实没了主意。进退两难,他有些腿儿软。

    “见机行事!”矮个又是怒斥,且以眼神瞟了瞟还在向“肉垫们”道谢的小李哥。

    高个得了眼神,深深地点了下头。转身退出战局,他且在一旁观战。

    矮个见高个已然明了自己的用意,心下立时松了口气。

    转向莫若离,矮个阴测测地笑了起来。问说:“这位小兄弟,是哪路人马?!为何要插手私人恩怨?!岂不知不是此路人,不管此路事吗?”{作者:这句对白为何如此眼熟?}

    虽是对莫若离心生敬畏,可气势上决不能落于下风。矮个假装玩味地上下打量起莫若离来。

    “大胆!!!”不等莫若离回话,侍从打扮的墨殇一个箭步,挡在莫若离身前,将矮个有些猥琐的视线格挡开来。

    “我家公子怎是尔等宵小之辈可以窥视的?!公子已然是手下留情,饶你们不死。还不心存感激,速速退去?!”

    墨殇言辞极其严厉,话里话外不自然间透露着专属于皇室的威仪。

    “呵!”矮个被唬了一惊,回过神来张口骂道:“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你家公子有什么见不得光的?!”

    “无知宵小。。。”墨殇听闻矮个三番五次地对莫若离出言不逊,心底已是杀意暗起。化拳为掌,墨殇伺机而动。

    二麻子暗自捂嘴偷笑。心道:好个不识趣的,又是个拎不清、找死的。

    “哗。”

    墨殇身后,响起扇子声响。

    听得一个激灵,墨殇忙躬身退下。

    “公子。”毕恭毕敬立于莫若离身边,低眉顺眼。墨殇不再言语。

    “勿要起些无谓争执最后一个修真者。”莫若离收起白玉画扇,轻轻点了下墨殇的肩膀。

    “是。”墨殇回了句,便垂下头,愈发的恭谨起来。完全一副乖巧模样,与方才判若两人。

    墨殇心底了然,她家公主已然是有些生气了。

    “勿要起些无谓争执。”莫若离这话,即是对墨殇说的,更是对矮个莽汉说的。

    “吾乃一游商小户,自然是不与少侠同路。”莫若离负手而立,冷声道:“偶然走商,途径龙门镇。见有不平之事,方出手。不知少侠与这位货郎小哥可是同路之人?又有甚么样的私人恩怨?竟值得少侠出得如此重手,忍心杀害小哥?”

    “谁与他同路!”小李哥听闻莫若离所言,心生后怕。原来那矮个方才竟真的是要杀自己?!

    强忍剧痛,小李哥捂着胸口上前。愤然说道:“这两个臭不要脸的白眼狼!白吃白喝不给钱,还要白拿!比土匪还要土匪,比强盗还要强盗!”

    “。。。”矮个无从反驳,只有暴跳的额头青筋,表明着他此刻无以复加的恼怒。

    矮个接二连三吃瘪,围观群众立马明白过来,小李哥先前之所言并非虚妄。议论声、嘲笑声更大。

    矮个莽汉何曾受过此等“欺辱”?

    他原乃是霹雳惊涛秦沛的嫡传大弟子。往日里仗着有秦沛撑腰,嚣张跋扈、横行江湖早已成为习惯。奈何秦沛早前意外于南国为苏景年所灭,临危受命,便继承了惊涛派掌门之位。

    只是惊涛派失了秦沛,犹如群龙无首,江湖地位一落千丈。矮个更是不懂门派经营,惊涛派的产业被他破败得几乎所剩无几。

    这次专程前来龙门镇,目的是八大派举办参与屠龙大会。怎曾料因骄奢**逸,盘缠还未进城已快尽数花光。见小李哥为人热情本分,便起了那白吃白喝的歹心。

    “哎?这人不是惊涛派的新任掌门吗!”不断增加的围观群众中,正巧有人认出了矮个。议论声更甚。

    “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却偏要闯进来?!今天,谁也别想活着走!!!”

    矮个深知今儿这名声是臭定了,恼怒至极。

    积蓄真气,双腿灌力拔地而起。大喝一声,矮个推掌而出:“惊涛骇浪!!!”

    翠色真气循序环绕矮个掌心,径直朝莫若离面上的白玉面具拍去。

    “妈呀!!!”小李哥见状抱头就跑。

    “公子?”墨殇见敌人已是来袭,欲出战。

    “无需理会。”

    扔下冷冷的一句话,莫若离便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抬步离开。

    “着!!!”

    矮个见对手突然转过身去,顿觉异样。忌惮于莫若离深不可测的武功,他索性再加两层功力,全力出击。

    惊涛骇浪,风声四起我变成了死对头的未婚妻肿么破?!在线等,急!。

    眼看着矮个就要得手,激起人群阵阵惊呼。

    “歹!!!”人群外又是一声暴和,来人声如洪钟。“谁敢动我家公子?!!!”

    “大掌柜?!”墨殇闻声,大喜过望。

    难怪她家公主告诉她无需理会,原是早已经料到大掌柜会及时赶到。

    “嗖嗖嗖!!!”数十个白色的身影仿佛鬼魅一般,凭空出现于战场。

    来人皆是身着白色布袄,布袄后背以墨书写着一大大的“白”字。

    带头的白衣人身材魁梧,一对硕大的招风耳分外显眼。

    “顺风千里耳?!!!白翼耳?!!!”二麻子下巴都要惊得掉下来了。又听闻白翼耳唤莫若离为公子,直觉不可思议。

    白衣人众不做耽搁,分工有序。带头那人飞身与矮个缠斗起来,剩余之人则将莫若离与墨殇身前身后围了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带头白衣人身手矫健,武功非凡。几个回合之下,便以封**之术生擒了那矮个。

    “放开!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乃是惊涛派。。。”

    “闭嘴!”带头白衣人从怀中掏出一手帕,直接塞进了矮个的嘴巴。

    “唔,唔,唔!”矮个死命挣扎,可惜被封了几处大**,他根本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去!”带头白衣人照着矮个屁股就是一脚。

    矮个被踹倒在地,滚了好几圈,沾了一身泥土。几个白衣人众上去,把他五花大绑起来。

    “公子!”带头白衣人抱拳上前,单膝跪地。颇为自责道:“属下该死!迎迟了些!”

    “不算迟。”莫若离依旧未见回头,说:“辛苦大掌柜。”

    那带头的白衣人正乃是白氏布庄大掌柜,江湖人称顺风千里儿的白翼耳。

    “属下汗颜。”白翼耳将头垂至最低,额上生出一层又一层的冷汗。

    正在这时。

    “都、都别乱来!!!”高个战战兢兢,说:“放了我师兄!否、否则我就杀了他!!!”

    原来趁着白翼耳与矮个交手的空隙,高个偷偷制住了抱头乱窜的小李哥。

    汗水顺着高个的脸流淌下来,他哪里看过如此阵势。过于害怕,他死死地掐住怀里小李哥的咽喉。

    小李哥受了重伤,又被高个掐住喉头,此刻已是快翻了白眼。

    “你?!”白翼耳闻声起身,有些愕然。心道:坏了!怎么还有一只漏网之鱼?如此接连在公主面前犯下错误,可是要如何是好。。。

    余光瞟了瞟莫若离,见她仍未转身,白翼耳上前揪住矮个衣领。大骂高个,道:“再要纠缠,我现在就要了他的命想入妃妃!!!”

    “嘿嘿嘿。”二麻子见白翼耳如此忌惮莫若离,心底暗爽。又捂嘴偷笑道:“好你个大耳贼,也有如此犯怵的时候呀!”

    “我、你!敢动我师兄,我、我掐死他!!!”高个彻底懵了,腿儿软得直向后退去。慌乱中手中力度更重。小李哥直接被掐晕了。

    “嗨!”二麻子不屑,“大耳贼这急性子,还是没变!”撸了撸袖子,“还是得我出手啊。”

    “你已经掐死他了。”莫若离清冷的声音响起,依旧是不回头。

    “什么?!”高个愣住。

    “你掐死了你怀里的人。”莫若离的声音不见任何起伏。好似在诉说着一件全然无关痛痒的事情,好似那被掐死的全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苍蝇,一只蚊。

    “不、不可能。。。”莫若离的话语直戳高个心脏,听得他心肝具寒。茫然低头看向已经昏了过去的小李哥,高个彻底乱了阵脚。

    “你?醒醒?醒醒!!!”高个摇了又摇,可小李哥已然昏厥,现下完全是一副瘫软姿态。

    “死人抱起来,可还舒服?”莫若离又问,声音愈发的冷了。

    “啊!!!死了?!!!”高个信以为真,心下大骇。下意识直接把小李哥扔了出去。自己脚下拌起蒜,摔倒在地。本就是个初入江湖的菜鸟,虽是长得人高马大,面相极凶,却是连鸡都未亲手杀过的,更何况是人了。

    矮个懊恼不已,不再去看高个。心中明镜一般,今儿算是栽了个彻彻底底。不再抵抗。

    “大掌柜,收拾残局吧。”莫若离起身离开。墨殇紧随其后。

    “是,是。属下领命。”白翼耳一脸惭愧,忙躬身颔首。

    “都给我绑回布庄!!!”转身大手一挥,白翼耳没好气儿地吩咐道。

    “是!”白衣人众得令,绑了那瘫倒在地的高个,又将昏厥的小李哥也背了起来。一众人等跟随莫若离脚步而去。

    “啧啧。”二麻子的袖子刚刚撸到一半,已是做好了出手准备,谁曾想如此僵持局面,竟被莫若离的一句话就给解决了。

    放下手中袖袍,二麻子不禁咋舌道:“心细如发,明察秋毫;杀人诛心,字字玄机;真乃当世奇女子也。”

    人群再无热闹可看,慢慢散去。眼线们也都各自潜入闹市,消失不见了。

    近些日子里,江湖上流传着两件奇事。

    一是八大派高手尽数闭关。有人猜测,八大派是在各自积蓄实力,等待争夺武林盟主之位;也有流言称,八大派高手集体闭关,实属罕见。当中必定有阴谋存下。

    二是白氏布庄少主惊现江湖。一出手就灭了惊涛派,声名大噪。少主一直以面具示人,无人识得真身。有人猜测少主容貌奇丑,故而以面具遮眼;也有人称少主乃是白翼耳大掌柜所设的傀儡,目的是引出白氏布庄里潜伏的细作。

    一时间众说纷纭,却是无从求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