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05章 江山如画,美人多娇
    旭日起,号角吹响,战鼓如雷;

    王旗升,黑甲见光,宝驹如虹。

    北域二十万精锐之师,今日于北京城城下整装待发,蓄势而动。

    城内城外,潮水般的人流涌动着。

    百姓们自发地走出家门来到城外,以美酒珍馐款待即将远征的将士。商贾慷慨,开仓派物不乏诸多。文人激昂,高歌赞曲亦是常现。

    老母送子,妻女送夫,比比皆是。兄弟离别,知己远走,随处可见。

    泪眼朦胧勤叮咛,柔肠铁骨泣沾裳。

    北域最刚毅的男儿们,面对故乡父老乡亲们殷勤的嘱托,也难免不动了情,任眼泪湿了战甲与衣裳。

    慕容云立于凌烟阁,俯视着城内城外熙熙攘攘的人流与送别的人群。胸中满是感慨。

    那小人儿又要远走。此去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苏景年每每出征,都会让慕容云前所未有地羡慕起九儿。她羡慕九儿小小年纪便武功了得,而更让她羡慕的是九儿可以常伴苏景年左右。

    “思君一时,念君一日。思也不见君,念也不见君。待君一世。”

    高处临风,红番花飘摇舞动。慕容云的念唱消弭于风里。

    倩儿立在她一旁,不忍见她一副哀愁模样。上前劝解道:“小姐,莫要伤怀。王爷这次出征有南国与西疆王相助,大破罗刹指日可待!说不定呀,还能顺路把大金灭了呢!”

    “她不会。”慕容云苦笑,“她,舍不得她难过。”

    “???”倩儿听得直发蒙,懵懂道:“谁?舍不得谁?”

    慕容云不回话,只是望向城楼的那片白色。

    眸子里不知不觉间,多了丝苦涩。

    。。。。。。。。。。。。。。。。。。。。。。。。

    “阿难!”

    慕容云上前,牢牢地扯住苏景年的手。她含泪央求道:“谋反的乃是我爹爹!与其他人无关!阿难答应我,不要殃及无辜好不好?”

    面对慕容云的问题,苏景年无从回答。背对着慕容云,她站的笔直。

    “王爷!!!”风将军听闻慕容云为将军府求情,大怒。

    剜了一眼慕容云,他上前喝止道:“王爷莫要为了儿女私情、妇人之仁失了这大好时机!!!慕容氏通敌卖国,证据确凿!!!理应伏法!!!先王之中伏也皆是为其所累!!!更是当诛!!!慕容氏不除,如何服众?!!!如若此时举棋不定,待到他部署完成后必是一场恶战!!!难道王爷还嫌北域死去的将士不够多吗?!!!还嫌王权旁落的时间不够久吗?!!!此等的扭捏矫揉,若是延误了战机!!!怎对得起先王在天之灵?!怎对得起锦州阵亡的万千兄弟?!!!”

    苏景年闻言,深深地低下了头。面对风将军的拷问,她亦是无从回答。

    “阿难!求求你!”慕容云被逼得实在是没有了办法,跪地求道:“看在我冒死报信的份儿上,求求你饶了无辜的人吧。将军府上下千余口,并没有谋反之心。他们与北域无辜的百姓都是北域王的子民!都是你的子民啊!”

    苏景年依旧不语。

    “王爷!!!”风将军怒极,骂道:“王爷若是不愿亲自带兵讨伐,那末将就斗胆代劳了!!!今日就算是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慕容氏尽数付诛!!!”

    言罢转身就要往门外走去。王府内,黑甲铁卫早已集结完毕,只待一声令下,就可趁夜血洗将军府。

    风将军推开门就要离去。

    “慢着。”苏景年低声道。

    慕容云的心中升起希望,她期待着苏景年可以大义凛然地放过将军府无辜的老小。

    “怎么?!!!”风将军一只脚已经出了门,听闻苏景年让他“慢住”,他转身怒视苏景年。

    “王爷难不成要阻我?!!!斩草不除根,吹风吹又生啊!!!”

    双眸微转,苏景年不去理会近乎发狂的风将军,而是望向跪在脚边的慕容云。

    “阿?难?”慕容云屏息,连着倒吸了几口冷气。她默默地颤抖起来。

    她与风将军苦寻的答案,呼之欲出。

    苏景年那双素日里暖如骄阳的异色眸,此刻变得异常的陌生与冰冷。

    “天色已晚。云姐姐早些休息。阿难明日,再来探你。”

    缓慢而决绝地把手从慕容云紧握的双手中抽离取出来。苏景年大步离去,不再回头。风将军拂袖,紧随而去。

    空荡荡的大殿内,顿时鸦雀无声。慕容云瘫坐在地上,拂面痛哭。

    慕容雷幕策划起兵谋反已久,近期便会有所动作。偶然间,慕容云探听得了兵力部署之计划。几经纠结,她下定决心冒死给苏景年报信。可不想,却因此害了将军府中无辜的亲眷与仆人。

    “小姐。。。”瘦小的倩儿从门外战战兢兢地走进大殿来。慕容云凄厉的哭声响彻大殿,听得倩儿毛骨悚然。

    “小姐,你、你怎么了?”倩儿小心翼翼地问慕容云。

    慕容云只是哭。

    倩儿又说:“小姐别哭了,我们快回将军府吧!外面,外面好多的人。举着火把,有、有刀。。。怪吓人的。。”

    她并不知道,今日若不是轮到她伺候慕容云,等待她的将是什么。

    “倩儿。。。是我错了。。。”抱住倩儿,慕容云放声大哭。“是我错了。。。”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呀。。。你别吓倩儿。。。”倩儿不明就理,也跟着哭起来。

    第二日,北域轰动,九州震惊。

    北域小王爷苏景年亲率黑甲铁卫,趁夜血洗慕容将军府。王府上下近千口,无一生还。

    慕容氏外戚几被连根拔起,剩余旁枝再难复兴。此举更是将北域王权重新纳入北域王之掌控,再无旁落。

    。。。。。。。。。。。。。。。。。。。。。。。。

    “北域诸将听令!御外辱,守神州!干了这碗孟婆酒,随本王出征罗刹!”

    苏景年背对北京城,面向大军高举海碗。

    “御外辱,守神州!!!”

    “御外辱,守神州!!!”

    呼喊声惊天动地,响彻九霄。北域将士与百姓豪情万丈,纷纷回应着苏景年。

    这呼声高昂有力,硬生生地将沉溺于往事的慕容云唤醒了。

    “干!!!”苏景年双手捧着满载孟婆的海碗,推碗敬向众人。

    “干!!!”众将士回敬。

    碗中孟婆被一饮而尽,一滴不剩。

    放下海碗,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苏景年转身登上点将台。

    这点将台高达数十尺,乃是由青砖垒砌成。专为北域王出征点将而用。

    苏景年大步流星,几个呼吸间便已登上了最高处。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总是撇向城楼处的一抹白色。

    登高远望,那白色的身影仿佛就在苏景年眼前。而她的身后,则是千千万万条鲜活的生命。

    决然转身,北域大军尽收在她眼底。

    “风将军,破将军可在?!”苏景年高声问到。

    “末将在!”风将军出列,踏上点将台。抱拳回道。

    “在。”天山剑雪道长又化为破心模样,也踏上点将台。

    “封你二人为左右前锋,各领五万精兵!”

    “是!”二人抱拳称是。

    众将士士气更汪,呐喊声、助威声愈发热烈起来。风将军与破心在军中威望极高,由他二人作为先锋,可见北域王对此次出征之态度,更可见北域之精锐可谓是尽数而出。如此观之,大胜再望矣。

    “白亭可在?!”苏景年又问。

    “谁?”“谁?”台下一片哗然。

    “白亭”二字于军中可谓是闻所未闻。众将士交头接耳,都想看看,是哪位后起之秀竟能得王爷赏识?

    “在、在、在呢!”一个细小的声音在点将台下响起。

    只见白亭套着一身宽大异常的盔甲,在众目睽睽之下笨拙地从台下爬了上来。

    “我在!”抬了抬遮住了整张脸的头盔,白亭气喘吁吁。

    苏景年见状,十分无奈。说:“封你为北域王特使,统领火器营。伴随本王左右。”

    “给力!!!”白亭做起OK手势,摩拳擦掌。天知道她是多么想体验下古代战争的惊险与刺激。

    台下骤时议论纷纷,“火器营是什么?!从未在军中听过如此番号?!”、“没听过名字的宵小之辈竟然成了北域王特使!”云云。

    白亭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面对质疑,她手足无措。

    “如此瘦小如鸡之人,如何打得了仗呢?!这不是开玩笑吗!!!”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引得其他人纷纷称是。自然也就让台上的白亭听了去。

    “谁?!!!谁是鸡?!!!”白亭恼羞成怒,从地上蹦了起来。硕大的盔甲响叮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有本事出来!给我出来!”

    “呵,小兄弟年岁不大,脾气不小!”

    台下的陈虎大笑。心道这姓白的兄弟,有点意思。他一个闪身,跃上高台。

    台下见陈虎上了台,猛然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

    “陈将军!陈将军!是陈将军!”

    陈虎乃是黑甲铁卫之首,与黑甲铁骑之首的如风并称“风虎双杰”。如风常驻北京,他则常驻南方边陲。远征罗刹不容有失,这才将陈虎调回了北京。

    见如此高大之人上了台,白亭一下子打起了退堂鼓。陈虎身高九尺有余,健硕威武。白亭的身高高高及了他的肩膀。

    咽了口唾沫,她忙往风将军身后躲。“你、你别过来啊!君子动口不动手我告诉你!”

    “末将陈虎,参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陈虎依旧大笑。

    “陈将军多礼。”苏景年也笑。说:“本是晚些才会点到陈将军,不想将军还是这般性急。陈将军听封,本王封你为中军元帅,统领中军十万人马。”

    “哈哈哈,多谢王爷!”陈虎推拳。

    转身问说:“白兄弟小小年纪便得了王爷赏识,想必定有过人之处。往后相处,还望白兄弟多多提点吖!”

    “客气客气,您客气。”白亭躲在风将军身后,战战兢兢地回了句。

    陈虎闻言又笑。

    “点将结束!!!即刻出发!!!”苏景年大手一挥,宣布点将结束。

    “是!!!”众将士得了令,整齐而动。

    人声更沸,情谊愈浓。百姓们抓紧这仅剩的片刻,再次与将士道别。

    苏景年下了点将台,翻身上马。黑色骏马好似知晓主人的心思,只小步前行。

    将士们在苏景年身边经过,渐渐离去,愈行愈远。

    人群中不知是谁起了头,将士们自发地唱起了北域军歌。

    “道不尽红尘奢恋,

    诉不完人间恩怨,

    世世代代都是缘。

    留着相同的血,

    喝着相同的水,

    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红花当然配绿叶,

    这一辈子谁来陪,

    渺渺茫茫来又回。

    往日情景再浮现,

    藕虽断了丝还连,

    轻叹世间事多变迁。

    爱江山,更爱美人,

    哪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

    好儿郎,浑身是胆,

    壮志豪情四海远名扬!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

    不醉不罢休。

    东边我的美人哪,

    西边黄河流。

    来呀来个酒啊,

    不醉不罢休。

    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词来源于——小虫《爱江山更爱美人》)

    苏景年本是想走得潇洒,却终究敌不住分离之苦。

    “若离。。。”

    千军万马中,她勒马转身,回望城楼。

    “等我。。。”

    城楼上的白衣女子颇有伤感,苏景年幽怨的眼神看得她都不免跟着心里难受起来。

    “傻。”一旁的青衣公子敛眉,冷冷地吐出这么一个字。这公子身材修长,气度非凡。只是面容藏于一块白玉面具之下,见不得真容。

    “小。。。额,表哥。”白衣女子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说:“你放心去吧,这里有我。”

    “嗯。”青衣公子点头,“凡事留神。”

    “嗯嗯嗯,墨、额,离若记得了。”

    “。。。”青衣公子摇头,转身对身后的侍从说:“我们走。”

    青衣离去,侍从紧跟。

    路过白衣女子,侍从笑声嬉笑道:“辛苦墨鱼。”

    身旁有伺候的王府内侍,白衣女子不得发作,只得做咬牙切齿状。面纱下,恼得一片火烧。

    。。。。。。。。。。。。。。。。。。。。。。。。。。。。。。。。。。。

    慕容云眼看着苏景年回头,又眼看着苏景年离去。

    “待君一世易,君难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