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02章 网收
    春雷滚滚,和风阵阵。细雨入夜,润物无声。

    “吁~~~”

    春雨交织的雨幕下,两匹大马趁着夜色长途奔袭而来,眼看就要入了皇城。却突燃停住,勒住在了皇宫门口不远处。大马响鼻不断,不耐烦地原地踱起步子来。

    抬头仰望那黑漆漆的、高耸的宫墙,马上的张无忌胡乱抹了一把满脸的雨水。

    “皇天不负苦心人。。。这一日。。。终究是到来了。。。”他望了片刻又片刻,方说出这么一句话。

    “将军?”白马也抹了把脸,问说:“时候不早了,我们进去吧?”

    “好!”张无忌大笑,策马扬鞭疾驰而去。

    “将军等我!”白马也笑,追了过去。

    经过禁军的重重搜身与校验身份,张无忌与白马终于随着一内侍来到了兴庆宫。

    “将军。”带路的内侍抬手请说:“兴庆宫到了。”

    “好。有劳。”张无忌回礼。带路的内侍颔首,与兴庆宫殿外守着的内侍交代了下,便退了去。

    “羽林郎,张无忌觐见~”通传声响起,此起彼伏。往殿内传去。

    “将军,皇上可是等了会呢。您快请进吧。”守门的内侍好心提醒道。

    “多谢提点。”张无忌颔首。转身对白马说道:“你等在这里,不要随意走动。我见了皇上,便回来接你一起回大营。”

    “是。”白马抱拳,点头不断。

    辞了白马,张无忌只身进了大殿。

    大殿内灯火通明,溢彩流光。惠帝端坐在龙椅上,笑着注视着缓缓走近的张无忌。

    暗自抚平心绪,张无忌来到大殿中央。余光环视大殿,除去惠帝与他外,再无一人。

    “臣,羽林郎张无忌,参加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无忌单膝跪地,字字铿锵。

    “爱卿平身。”惠帝捋须,笑得和善。

    “谢圣上!”张无忌起身。

    “张将军家中可有妻儿啊?”惠帝笑问说。

    愣了愣,张无忌抱拳回说:“回圣上,微臣并无妻儿。”

    “嗯?”惠帝收了收笑容,明知故问说:“将军一表人才,又是这般年岁。怎会仍未娶妻?”

    张无忌脸色微变。略作迟疑,他苦笑说:“回圣上。微臣早年是有娶妻,也生了一双儿女。可惜老家洪灾,都没了。。。”

    惠帝轻叹,颇为惋惜地说道:“那真是可惜了。。。”

    心中却是非常的满意,张无忌之遭遇与他私下得知的情报别无二致。

    话锋一转,惠帝仍是追问。说:“既然往事已矣,张将军也说是‘早年’了。可有无另娶之打算?如若将军有意另娶,朕改日便让如妃出面,为将军挑选些未嫁之官家女子。男人身边没个女人伺候着,可是不行的啊。”

    “圣上明鉴。”张无忌跪地,佯作惶恐道:“微臣心中只有亡妻,并无再娶之意。圣上之厚爱,微臣实乃惭愧。愿倾尽余生,守我大齐河山!”

    “好!好!好!”惠帝大喜。心道:好一个死心眼。

    从龙椅上走下,扶起跪地的张无忌。

    “张将军,真乃我大齐众将之榜样啊!”欣赏地打量着张无忌,惠帝喜不自胜。

    “圣上谬赞。”张无忌抱拳,低眉顺眼。

    惠帝猛然收了笑,命令道:“张将军听旨!”

    陡然转冷的语调,听得张无忌一个激灵。

    “臣在!”回过神来,他立时垂首跪地。

    “朕封你为定国大将军。亲率金吾卫二十万,联合北域与西疆,远征大金,驱逐罗刹。”

    “圣上?!!!”张无忌震惊,猛然抬头。

    定国大将军乃是排于大齐武官第三位之官职,地位仅次于太尉与宣威大将军。

    “怎么?”惠帝问说:“嫌弃朕给你的官职小?”

    “微臣不敢!!!微臣领旨!!!”张无忌叩首,感激涕零道:“圣上之厚爱,微臣实乃受之有愧!!!愿以项上之人头担保,不破罗刹提头面圣!!!”

    “罗刹,只是其一。”拍了拍张无忌的肩膀,惠帝笑着往殿外踱去。张无忌迟疑了下,才站了起来。跟在惠帝之后,他也往殿外走去。

    二人来到殿门口。

    雷声隆隆。仰望着淅淅沥沥的春雨,惠帝笑说:“东雷起,壮士远征;燕书传,江山易主。张将军,九州大局,已于你手中尔。”

    “皆从圣训。”张无忌毕恭毕敬。

    心中冷笑。九州大局,早已握于主儿之掌心。碎之,易如反掌。

    。。。。。。。。。。。。。。。。。。。。。。。。。。。。。。。。。。。。。。。。

    追月楼五楼

    医官收了针,又装好药箱子。起身离开前,他再次望了望床上蜷缩成一团的病人。

    轻叹一声,推门而出。门外一黑袍人正候着他。

    阖上房门,医官面露愧色。上前躬身道:“主儿。”

    黑袍人微微点头。

    “怕是。。。过不了今晚了。。。”医官摇头,扶了扶身后背着的大药箱。

    黑袍人依旧微微点头。

    “小的,先退下了。”医官作揖道。

    顿了顿,他小声说:“趁着他还明些事理。主儿要是有什么话,早些说吧。”

    黑袍人沉默,不见动作。

    医官也不再说些什么,自顾自离开了。

    立了半晌。黑袍人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满屋子的药草味道,熏得黑袍人的眼睛都有些发涩了。

    除去黑袍,永宁缓缓来到了床前。

    床上一人,瘦如枯槁。双眼凹陷,满口无牙。那人双手死死地抱着双腿,整个人首尾相连,蜷缩成一个团。

    “师傅,”永宁浅笑,说:“永宁来探您了。”

    “呃。。。”床上那人发出刺耳的一声呻/吟。少顷,才勉强地从喉咙里发出了些声响。

    “大。。。事。。。成。。。矣?”

    “呵呵呵,”永宁掩面而笑,回说:“一切皆如师傅所谋,无忌已然得到了父皇的信任。待驱走罗刹,江山唾手可得尔。”

    “呃。。。呵。。。咳。。。呵。。。。”床上那人似笑似哭,发出瘆人的声音。“不。。。要。。。忘记。。。灭。。。灭。。。”

    那人浑身发抖,上气不接下气。讲起话来委实是费力。

    “灭北域,伐大金。”永宁笑意更深,接道:“师傅放心。师傅既助永宁得了天下,永宁自会完成师傅的心愿。”

    “好。。。好。。。走。。。走。。。”那人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

    “永宁告退。”永远颔首,转身离去。

    途径九州山河图,永宁停下脚步。

    抚上熟悉的墨迹,往事重现眼前。笑容渐垮,一滴眼泪从永宁面庞慢慢滑落下来。

    “端木措,可是我错了。。。”

    。。。。。。。。。。。。。。。。。。。。。。。。。。。。。。。。。。。。。。。。

    辇车里,十二裹着毯子,稳稳地睡在阿什库怀里。

    拾起火钳,又为炭盆里添了些新炭。阿什库愣愣地看着燃烧的火焰,思绪万千。

    跳动的火苗幻化为鲜红的血液,在他眼中逐渐模糊开来。

    那日的一切,就好似梦境一般。

    几日前的清晨,阿什库在后院练拳术。自幼习武,他从小便养成了早起练拳的习惯。

    “阿、阿什库。。。阿什库。。。”

    听力极佳,阿什库听闻远处有人唤自己。收了功,他立在原地。

    “救。命。。。救命!”

    十二浑身是血,跌跌撞撞。从外院跑了进来。

    “皇子?!!!”阿什库大惊,立时朝十二奔了过去。

    两步上前,阿什库揽十二入了怀中。

    急忙查看十二身上的伤势,阿什库焦急问说:“这是怎地了?!!!”

    “救。。。命。。。”十二抓着阿什库的衣袖,一边颤栗,一边哭了起来。

    身上虽是没什么伤。可十二脸上的刀伤却是极深,几欲露骨。英俊的玉面,此刻血肉外翻狰狞无比。

    阿什库怒从心生,吼道:“这是怎地了?!!!是谁干的?!!!”

    “父皇。。。父皇疯了!!!”十二崩溃大哭,抽泣道:“昨晚。。。昨晚父皇。。。喝酒。。。然后。。。皇甫说。。。我与皇姐。。。生的相像。。。父皇说。。。是像。。。要。。。要。。。”

    “要什么。。。”阿什库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断袖分桃之事,于军中可谓是屡见不鲜。身为大将军的他,又岂会不知。只是兵士之私事,无伤大雅之下,他也就不戳破罢了。

    “要。。。”十二埋头,咬牙道:“要。。。宠幸。。。我。。。”

    “岂有此理!!!”阿什库怒极,破口大骂道:“无耻至极!!!皇子可是他的嫡子啊!!!怎可以做出此等丧尽天良、泯灭良知之事?!!!皇甫更是可恨!!!身为大金三大贵族之首,竟然敢妄进如此用心险恶之谗言!!!”

    十二哭得愈发伤心起来,抽泣不止。

    阿什库不好再继续发作。他稳了稳气息,缓了缓情绪。脑海里想找出一些话语来安慰十二,却是根本找不见。

    不想还好。转念一想,阿什库的心彻底凉了。

    十二面部重创,但绝不至于流血至浑身尽湿。

    “这血。。。”茫然望向十二,阿什库问说:“是谁的。。。”

    “我杀了。。。父皇。。。”十二含泪,回望阿什库。哽咽道:“他欺负了我。。。还说。。。我和皇姐。。。都要。。。都要。。。伺候他。。。谁也跑不了。。。我可受辱,皇姐不能。。。”

    “别说了!!!”阿什库抱起十二,往外院走去。

    “叩叩叩。。。”皇甫老爷敲响门廊。“陛下,臣求见。”

    “。。。”屋内静谧,无人应答。

    皇甫老爷疑惑,心想武帝莫不是还未醒来。

    望了望日头,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常年早朝,武帝从不曾延误过。

    “陛下?”皇甫老爷提高嗓门。

    屋内仍然是无人应答。

    “奇了怪了。。。”皇甫老爷嘟囔道。余光一动,他赫然发现门槛旁有一褐色脚印。

    俯身去查看那脚丫,皇甫老爷大惊失色。“血?!!!”

    “陛下!!!”踹开房门,皇甫夺门而入。

    抬手捂住刺鼻的腥气,皇甫几步来到内室。一地暗红色的血浆以及武帝凌乱的尸身猛然出现在他面前。

    “陛。。。下。。。”皇甫老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就在这时,身后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皇甫大人。”

    “谁?!!!”被惊了一身的冷汗,皇甫老爷忙回过身子。

    阿什库站在门外,冷声问说:“大人,你做了什么?”

    “什么?”皇甫老爷愣了愣,突然明白过来阿什库在说什么。

    连连摆手道:“将军可莫要误会!!!陛下是被贼人刺杀!!!”说着就往门外跑。

    阿什库闪身,让皇甫老爷从屋内出来。

    扶着廊柱,皇甫老爷气喘吁吁。说:“陛下遇刺的消息,须即时送信回阿勒楚克。以防有居心叵测之贼人。。。”

    不等皇甫老爷说完话,阿什库从后一记重拳砸向皇甫老爷后背。

    “噗!!!”心血从口鼻喷涌而出。伴随着脊柱的一声裂响,皇甫老爷应声倒下。

    “如此杀你,算是便宜你了!!!”阿什库咬牙切齿。啐了口皇甫老爷,他转身进屋去查看武帝的尸首。

    十二从暗处走了出来。皇甫老爷袖口微微露出的信笺,吸引了他的视线。

    抽出来看,那是两封信笺。

    一封写着:曹将军亲启。另一封则写着:长公主亲启。

    十二笑了起来。踩上皇甫老爷的头,他用力的撵了起来。

    低声道:“杀你,算是杀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