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100章 纵是生得七窍玲珑心,不可机关算尽猜世人
    骄阳初升,神州伊醒。

    寝室内,烛台蜡炬成灰;青烟盘旋,丝丝缕缕;

    凉之伏在桌上,梦中醒来。困倦的双眼眨了眨,目光扫过室内,驻留卧榻之上。

    “叩叩叩。。。”外院大门响起一连串的叩门声,骤燃地打破了清晨的静谧。

    原是墨殇。

    她见天色已亮,又等候了些许,方起身去扣响无心阁大门上的狮子环扣。

    “凉之姑娘,王爷与王妃来探望破心将军。”墨殇隔着大门秉道。

    “殇儿。”墨殇身后的辇车里,响起一清冷的女声。

    墨殇闻声转身,碎步回道辇车旁。

    “小姐?”墨殇微微垂首,小声问了句。

    “再候些时候,不急的。”

    “是。”墨殇颔首,留在原地。

    “怎么?”辇车里,苏景年坏笑起来。望着怀里的美人,她问说:“若离,是舍不得离开阿难么?”

    “。。。”美人面颊微红,嗔了她一眼。

    不等莫若离张口辩驳,苏景年忙补上一句。“舍不得,便一直抱着。”

    言罢,将美人搂了个紧实。

    “无赖。。。”捶了把苏景年,美人佯怒训斥道:“还不落辇,去门口候着?难不成要凉之姑娘和道长请你不成?”

    苏景年挑眉,坏笑回说:“得嘞~小的谨遵王妃教诲。”

    横着抱起美人,苏景年大步流星出了辇车。

    “!!!”美人气结,却又束手无策。只得抓紧了苏景年的衣领。

    “王爷?!王妃?!”辇车外众人本在耐心等候,却惊见苏景年抱着莫若离出了辇车,一时激起呼声连连。

    内侍们与婢女们何曾见过如此的“阵势”,面红耳赤、交头接耳者皆有之。

    见苏景年并没有放下自己的意思,莫若离面上羞容更盛。直瞪苏景年,美人低声呵斥道:“放下!”

    苏景年装聋作哑,只讨好地以眼神安抚美人。

    转头环视众人,她低声清了清嗓子。

    “王爷千岁,王妃千岁。”墨殇沉声秉了句,不紧不慢地躬身施礼。

    其余众人方才反应过来,刚刚一时慌乱无主、手足无措,竟将礼仪忘却,未曾为主子们行礼。

    “王爷千岁,王妃千岁。”众人跟随墨殇,纷纷施礼。

    “好。”苏景年笑着应了声,暗地里不忘抛给墨殇一个赞许的眼神。

    “。。。”墨殇翻她给白眼。也不附和,却也不戳破。

    苏景年正正神色,假模假式问道:“你们可是在疑惑,本王为何要抱着王妃?”

    众人低首,整齐划一的一声“不敢”,细弱文蚋。

    “皆因。。。”苏景年底气十足,开始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王妃舍不得本王,她想让本王抱着她。”

    “???”众人听得如此大胆言论,皆目瞪口呆,迷糊万分。几个婢女羞得提起广袖,掩面窃笑。

    “胡说些什么。。。”美人羞恼至极,竖起柳眉。

    苏景年回美人个微笑,哄到:“若离乖,听我把话说完。”

    正正脸色,苏景年继续对众人说道:“北域王乃是北域之王者,虎视山河独享尊荣。尔等北域子民,需奉命唯谨本王之言辞意志。今日,本王却要对你们说:王妃乃是上苍赐给本王之珍宝,是本王穷极一生所寻之真爱。本王的话,你们要听。王妃的话,你们更要听。一切需以王妃之言辞为本,一切需以王妃之意志为重。此时此刻的本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王妃要本王如何,本王就如何。”

    众人听闻苏景年这番言论,心中总算是了然了。传言非虚,王爷果真独宠王妃。

    “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墨殇垂首低笑,众人附和。

    “值得么。。。”莫若离幽幽地望着苏景年,低声问说:“阿难如此为若离,值得么?”

    “为了若离,值得。”苏景年展颜粲笑。

    “傻。”美人瞥开眼,眼底泛起泪光。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狼烟清冷,刀枪无眼;遑论王孙,只论鬼人。一瞬为人,忽而成鬼;

    她心中清如明镜,北域王远征之前,费尽心机地在为北域王妃树立威信。

    见美人流珠,苏景年一下子也有些感伤。她强露笑容,说:“若离可要等着阿难,阿难不久便会归来。不会是十日,也不会是十年。”

    苏景年如此话语,真的惹急了美人。

    “不许你胡说!”莫若离用力捏上苏景年的脸。

    这厢边。

    凉之闻声,便得知苏景年已醒。她心头泛起喜悦,撑起身子轻步来到卧榻旁。

    卧榻上,破心睡得十分安详。

    轻轻地擦去破心额前的薄汗,凉之浅笑。

    阿心,王爷醒了。

    又为破心掖了掖被子角,凉之方推门而去。

    略作梳洗。凉之出了内院,来到外院,刚要开门。

    “小之。”身后有人唤她。

    “?”凉之回头。

    原是天山剑雪道长,他快步从内院赶来。

    “这些粗重活儿,喊我来作便好。”语气中带了些责备,剑雪道长夺去凉之手中的钥匙。

    扭开连环锁,撑起门栓。剑雪道长熟练地打开了大门。

    “。。。”凉之报以微笑,算是道谢。

    拂了拂弄皱了的道袍,剑雪道长认真嘱咐道:“臭贼这门栓估摸着也得有个几十斤,小之可莫要逞强。开门关门这类的力气活,交给我就好。”

    “。。。”凉之仍是微笑,轻轻颔首。

    剑雪道长眨眨眼。凉之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微笑,让他不好再说些什么。不做耽搁,他推开漆红木门。门轴转的,大门敞开。

    苏莫二人携手,正立于门前等候。莫若离怒容未退,苏景年则讪讪地捂着一侧的脸。

    “见过凉之姑娘、剑雪道长。”苏景年见了人,忙上前躬身施礼。

    凉之小步上前,牵起莫若离,依旧是微笑。

    “。。。”美人颔首致意。

    “!”天山剑雪见了苏景年,先是微微愣了愣,接着上下打量起她来。

    “道长。。。”苏景年被盯得有些不自在,摸了把刚刚被莫若离捏得红彤彤的脸。

    收敛了面上神色,天山剑雪回说:“不必多礼,进屋吧。”

    言罢转身入院,几人皆紧随。

    “看你还敢。。。”美人于苏景年耳旁小声威胁了句,又翻了她个白眼。转身牵着凉之进了院。

    苏景年扁扁嘴,又摸了摸热辣辣的脸。自顾自嘟囔道:“我又没说错,我真的就能活三年嘛,不是十天,也不是十年。。。”

    凉之引着几人进了内院,推门而入来到了破心的榻前。

    缓缓来到破心身旁,苏景年轻声唤道:“师傅。。。”

    虽是做足了心理准备。可只一眼,苏景年就红了眼眶。

    破心俊秀的面庞,苍白入纸。浑身上下布满了赤色的经文,为破心苍白的脸色更添了一丝憔悴。

    莫若离抿唇。破心如此苍白的脸色,她是见过的。惜时锦州大战,破心以一人之力抗衡金国万计精锐。身中无数刀剑,血流不止,便是这般模样。

    余光来到破心颈间,苏景年抬手去查看破心颈间一侧敷着的草药。

    “跑!”破心突然皱眉,梦呓道:“快跑!”

    苏景年猛地被喝了一跳,缩回了伸出去的手。

    “小狐狸。。。丫头。。。跑!跑哇!”破心表情痛苦,冷汗连连。下意识地抓起被褥,死死地攒在手中。

    “师傅。。。”苏景年噗通一声跪在床边,抚上破心的手,她含泪颤声道:“是我啊。。。是小狐狸。。。小狐狸来看你了。。。”

    好似感受到了苏景年的安抚,松开被子,破心握上了苏景年的手。

    “跑。。。跑!!!别管我。。。跑!!!”

    其余人见状,均是不忍。凉之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水,却越擦来越是止不住,只得夺门而出。

    莫若离轻叹,随之而去。

    破心断断续续地重复着,“跑”、“丫头”、“小狐狸”。

    “师傅。。。我在。。。我在。。。”苏景年酸着鼻子耐心地哄道。

    道长捋须,颇有些自责。说:“臭贼所中的妖术会让中术者沉迷于幻觉,只得施术者方可解得,旁人是唤不醒的。贫道无能,试尽了所有方法,用尽了毕生所学,都无法将她唤醒。”

    “道长言重。”苏景年提起袖子,轻轻为破心擦去冷汗。吸吸鼻子,说:“师傅重伤,错在景年。敌我实力不明,我断不该让师傅以身犯险前去试探,错在景年。”

    道长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住了口。顿了顿,他回说:“王爷出兵援金,与罗刹必有一战。届时那妖孽想来也定会现身,贫道不才,愿与之再战。”

    “景年感激不尽!”听闻天山剑雪愿意相助,苏景年心里尽是感激。

    转身跪拜道:“为师傅觅得苏醒之法,本是景年责无旁贷。今日得剑雪道长不畏强敌倾力相助,景年感激之心无以言表。他日道长如若有所要求,景年残身,赴汤蹈火绝无二言。”

    道长闻言愣住,少顷才回过神来,上前扶起跪在地上的苏景年。

    他语重心长道:“纵是生得七窍玲珑心,不可机关算尽猜世人。”

    苏景年惨笑,回说:“生于权谋,不是吾辈可选;玲珑之心,并非吾辈所愿。残生只得三年,景年无法不机关算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