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98章 为父 二
    漆红大门两侧,暗红的大红灯笼摇曳在微风中。大门上方,牌匾上金色的“无心”二字,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黎明未至,夜色阴凉。无心阁门口一队人马与一辆辇车,悄然立于黑暗之中。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恰巧又是黎明到来前的前夕,黑暗最暗、寒冷最冷之时刻。辇车外,众人缩在厚重的棉衣里,咬牙忍耐着这难捱的等候。

    辇车里暗香浮动,温暖似春。

    莫若离用雪白的狐皮把苏景年紧实实地裹在自己怀里,严丝合缝。掖好了狐皮,余光瞧了瞧那怀里刚刚醒来、正在傻乐的人儿。美人翻个白眼,不去理会她。抽开了胸前披风的系带,莫若离将白色披风除了下来。怕苏景年着凉,又要去给她披上。

    “若离。”苏景年窝在美人怀里,好不惬意。笑着唤了声美人,她调笑道:“莫要再裹了,我不冷。再裹下去,我都快成粽子了。”

    美人的手停在空中,挑眉问说:“粽子?”

    “嗯嗯,粽子。”苏景年言罢艰难地扭了扭裹在狐皮下的身体。又故作苦恼,嘟起了嘴巴。控诉着美人‘蛮不讲理’的行为。

    “阿难,此言差矣。”美人强忍笑意,继续手上的动作。

    苏景年见披风又裹在了自己身上,张口就要顶嘴。

    “阿难为妖魔所袭,昏睡多日。可是不知这短短几日里,王府上下是乱成了何种模样。上至太后群臣,下至内侍婢女,无人不忧虑忡忡,昼夜不安。前些日子,九儿更是传来书信,已经从西疆提前启程赶回北域。阿难一人的安危,牵动的可不只是一座北域王府,更是整个天下。”

    “我。。。”

    “所以呢,比起让阿难做‘粽子’,若离更不愿阿难着凉呢。”

    “额。。。”

    “阿难若是实在讨厌做‘粽子’,那只有下次当心些了。不要再被什么妖邪近身才好。”

    “。。。”

    美人几句话便噎得苏景年缴械投降,不再抵抗。

    说话间,披风已经裹上了苏景年。美人弯起眼角,欣赏着怀中的‘杰作’。

    粽子鼓起腮帮,嘟囔道:“又不是我想被那怪物抓去的。。。那日若离也是见了的,那怪物诡异可怕的狠,连师傅和剑雪道长都不是他的对手呢。。。”

    “。。。”美人凝眉,不再接话。

    苏景年昏睡的日子里,她无时无刻不关注着无心阁的情况。

    破心多日完全不见苏醒迹象,反而脖子上的伤口时常出现反复,流血不止。天山剑雪穷尽了毕生所学,才将将止住了伤口的血。至于能让破心苏醒的治愈之法,确是一筹莫展,毫无头绪。

    “你的女人若是醒了,就让她来找我。。。”,“毕竟那位巫师若想醒来,靠这位可是不行的。。。”狄殁狞笑的脸庞,又于眼前慢慢浮现、逐渐清晰起来。

    苏景年身中剧毒,怎堪得长途跋涉、领兵作战?可眼下,剑雪道长束手无策,凉之则日日以泪洗面。比起昏迷的破心,莫若离对凉之更是担心。

    怪物行事诡谲,没人知道若是见不到苏景年,他会不会道出妖术破解之法。

    权衡再三。要救破心,只得苏景年带兵前往,再无他法。

    见莫若离面上明显不悦,苏景年自知是说错了话。忙圆场道:“其实也不见得多么厉害,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顿了顿,自顾自劝解道:“师傅的内功修为早已出神入化,超脱凡世。辅以剑雪道长,相信不久便可以转危为安的。”

    “不久。。。又是多久呢。。。十日?十年?还是。。。永远。。。”

    面对美人的质问,苏景年不再说话了。

    自醒来后,她便从莫若离口子得知了那日情景与破心昏迷之情况。虽是口上逞强,心却是为昏迷的破心紧紧地揪了起来。

    沐浴更衣略作修整后,苏景年便不顾殿外众臣劝阻,连夜驱车前往无心阁。到达后宁愿在门外候到天亮,也不忍去惊扰了破心。

    美人摇头轻叹了声,推开车窗。香薰飘荡弥散,冷风吹入。繁星皓月,银辉尽撒。

    短暂沉默后。凝视异色眸,美人定定道:“阿难无需顾虑若离。想要做什么,便做什么。想要去哪里,便去哪里。天地浩渺,人生短且。北域王者,岂可因一人而自缚了手脚。”

    苏景年挣脱开身上的“束缚”,把莫若离揽入怀中。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傅为我、为母后、为北域,付出了太多太多。如今她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皆是因我。我岂可袖手旁观,置身事外。”情到浓处,苏景年的声音有些颤抖。

    回抱苏景年,莫若离安慰道:“去吧,去吧。无论阿难去哪里,若离等阿难回来。。。”

    。。。。。。。。。。。。。。。。。。。。。。。。。。。。。。。。。。。。

    武帝与十二毫发无损地出了慕容雪晗的寝宫。此刻跟随着王府内侍的引领,行于夜色下。

    内侍手中的灯笼红光摇曳,映衬得武帝春风满面。他昂首阔步,仿佛找回了年轻时英姿飒爽的模样。

    十二跟在他不远处,走得有些摇晃。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行了会。内侍将二人带出府内,来到了王府大门前。与守门的卫队交涉了会,内侍小跑回来。

    “十二皇子,”内侍躬身,抬手指着门外马车。“马车就在门外。”

    “。。。”十二呆呆地立在原地,没有接话。

    “皇子?”内侍等了会,不见回应。又唤了声。

    “哼,”武帝冷笑,嘲讽道:“真是个废物。”

    不理睬呆愣的十二,武帝拂袖往马车处去。

    “诶???”内侍望了望离去的武帝,又望了望站在原地的十二。一时有些发懵,心想这金国竟蛮夷至此?连小小商人都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嘲讽皇族了?

    “十二皇子。。。这。。。”内侍不知如何是好,边唤十二,边提着灯笼往十二身边走去。

    借着灯笼的微光,内侍看清了十二的面容。

    面白如纸,丝毫没有血色。双眼放空,空洞无物。

    “啊?!!!”内侍大惊,上前扯了扯十二的袖子。问说:“十二皇子???十二皇子???这是怎么了???”

    刚刚领着十二进王府的,正是这位内侍。短短的一个时辰,十二的情态举止简直判若两人。

    “。。。”十二转了转眼珠,颤声问说:“苏、苏大哥在哪儿。。。我、我要见她。。。”

    “苏大哥???”内侍见十二的表情甚是吓人,不敢怠慢。忙问说:“苏大哥是谁???”

    “苏、苏景年。。。”

    勉强吐出“苏景年”三个字后,泪花就不断地从十二眼眶涌出。

    “原来十二皇子说的是王爷啊。”内侍叹了口气,回说:“那怕是要让十二皇子失望了。先不说今日这天色已晚,王爷近些时日都谢绝见客呢。”

    “我、我有要紧之事。。。”十二并不死心。

    “不瞒十二皇子,王爷刚刚大婚,与王妃新婚燕尔,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候。听这内院的人说啊,两人浓情蜜意形影不离。王爷为了多陪在王妃身边,连议事厅都好些日子不去了呢。十二皇子,还是改日再来造访吧。”

    “新婚燕尔。。。你侬我侬。。。浓情蜜意。。。形影不离。。。”

    “哈哈哈。。。”十二单薄的身子晃了晃。抽出藏在怀中的信笺,他含泪大笑。泪珠掉在信笺上,花了那熟悉的字迹。

    “十二皇子???”内侍见十二如此不正常的行径,要去扶他。

    “不必了。”十二稳了稳身形,抬手制止上前的内侍。

    回头望了望夜色下的北域王府,他切齿狠道:“不见也罢!!!他日,可是不要恨我才好哇!!!”

    推了把挡路的内侍,十二往马车处踱去。手中的信笺混合着泪水,被他捏成了一团烂纸。随手丢掉。

    “这大金,真是奇怪。。。”内侍掸了掸被十二弄皱了的衣衫,返身回了王府。

    。。。。。。。。。。。。。。。。。。。。。。。。。。。。。。。。。。。。。

    倩儿领着慕容云,往慕容云寝宫走去。

    二人一路无话。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过让人在震惊了。

    “倩儿。”慕容云突然停下脚步,唤了声。

    “啊、啊???”倩儿还沉浸在刚才的情景里,久久不能自拔。慕容云突然换她,委实吓了她一跳。

    “小、小姐。。。”倩儿抚着胸口,颤声道:“干嘛突然叫我。。。吓死倩儿了。。。我、我以为是太后追来了。。。”

    “。。。”慕容云慢慢上前,盯死着倩儿双眼。她冷声道:“你还知道怕???今晚所见所闻,你好尽数忘掉。否则,轻,则杀身;重,则灭门。”

    “小姐。。。”倩儿倒吸一口冷气,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跟随慕容云多年倩儿明白,慕容云冰冷的眼神与话语下,是丝毫不做掩饰、浓浓的杀意。

    爬向慕容云,将她的腿抱住。倩儿嚎啕大哭,说:“小姐。。。倩儿知错。。。知错。。。倩儿、倩儿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小姐。。。你饶了倩儿吧。。。饶了倩儿吧。。。将军府没了。。。小姐要是再没有了倩儿,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慕容云终是不忍。两行清泪划过,她收起了翠色宫装下手中握紧的防身匕首。

    “起来吧。。。”

    “是、是。。。多谢小姐不杀之恩,多谢小姐不杀之恩!”倩儿抹了把脸上的泪水,从地上爬了起来。

    “走吧,我们回去。”慕容云摇了摇头,莲步又启。

    倩儿碎步紧随。

    这夜,慕容云彻夜难眠。

    这夜,倩儿偷偷出了王府,溜进了慕容晓的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