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97章 为父 一
    两名内侍手持着暗红灯盏,踱步行于星月之下。步伐轻盈,不快不慢。身后的大马马蹄缓缓落下,只怕若是落蹄过快,颠簸过多,要惊扰了谁了。

    夜幕深沉,星闪星灭。周遭一片静谧,无人说话。只有辇车间或的吱呀声与马蹄声,为沉静的夜色添了些许生气。

    顺从着暗红色微光的指引,一行人徐徐前行。

    微风送爽,阵阵水汽随风而来。前方不远处,便是王府的未名湖了。

    湖面冰层因着日渐暖和的天气,已是见薄。有的地方更是化开了水面,月光下银波潾潾,波涛微荡。

    白玉石桥横卧在翠湖之上,连接着此岸与彼岸。

    石桥每隔着不远,两旁便各坐有一对白玉狮子。每个狮子形态各异,栩栩如生;数百对狮子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每个狮子口中都含着一台小小的灯盏。这灯盏的设计心思巧妙非凡,一旦经由人点亮后,无论落雪还是大风,都不会熄灭。是为长明之灯。

    带队的内侍上了桥,依次将石狮子点亮。

    “小姐。”

    墨殇垂首,于辇车庞轻轻唤了声。

    “嗯。”

    紧了紧怀中睡得不甚踏实的人儿,车内一清冷的女声响起。

    “过了前方的未名湖,便是破心将军的住所,无心阁了。”

    许是被墨殇惊扰了,许是听闻了“无心阁”三个字。苏景年梦中皱起眉头,不悦地轻哼了声。蜷缩起身子,她本能地往那环着自己的温暖怀抱里又拱了拱。

    “知道了。”莫若离回了句。目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怀里的人。

    紧了紧环着苏景年的手,莫若离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低声哄到:“阿难,就要到了。”

    “嗯。。。”含糊地应了一声,苏景年仍是在半睡半醒中沉沦往复。

    “小无赖。。。”美人好似叹息般吐出这三个字,便不再说话了。

    莫名的情愫涌动在心头,让她不觉得湿了眼眶。

    “小姐,上桥了。”墨殇小声提醒了句,打断了莫若离的思绪。

    “嗯。”又将怀里的人紧了紧。

    碎步上前,牵紧了头马的辔头,墨殇领着辇车上了桥。

    。。。。。。。。。。。。。。。。。。。。。。。。。。。。。。。。。。。。

    十二定在原地,双眼放空。他喃喃道:“父、父皇杀、杀了母妃。。。这、这。。。

    武帝确对他根本不屑一顾。他指着慕容雪晗,继续破口大骂。

    “三纲五常,人伦礼教!!!你们这些疯女人不守妇道,枉为□□,更枉为人母!!!阿霜分明答应过我,我保完颜一族平安,她便甘愿嫁予我!!!怎么料想却背地里与你私通书信,互诉衷肠!!!说什么‘如若可以,必然离开?!’、说什么‘盛景不负,流年莫离?!’简直是可耻至极!!!可恨至极!!!杀了她?!杀了她,都算是便宜她了!!!若不是顾虑我莫拉胡尔皇族颜面,我定要让你们两个贱妇的无耻德行曝露于全天下!!!让天下人皆不齿咒骂!!!让天下人,人尽皆知,慕容一族与完颜一族出了你们两个败类!!!”

    “啪!”慕容雪晗不再给他继续撒野的机会,上去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当年若不是你不顾同门情谊,以完颜一族要挟阿霜,她怎么会忍辱下嫁于你?!!!”

    提及往事,又闻得武帝屡次三番污蔑完颜霜甯,慕容雪晗的情绪彻底失控了。

    武帝先是错愕,转而大怒。叫到:“泼妇!!!”

    一把揪住慕容雪晗的领子,武帝提拳就要还手。

    “不!!!”十二猛然醒悟,冲上前去。费劲全身力气,才分开了纠缠的二人,推开了武帝。

    武帝冷不防被推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对十二狠道:“逆子!!!你敢对朕动手?!!!”

    “父皇。。。”十二含泪,颤声问说:“母妃。。。是、是不是、你。。。”

    “呵,废物就是废物。”武帝呲牙冷笑,问说:“怎么?!!!听不明白话了?!!!没错!!!那女人就是我杀的!!!”

    “不不不。。。母妃。。。”十二哭了起来。

    慕容雪晗见十二哭的伤心,心下不忍。可武帝在场,她无法上前安慰十二。

    “呵呵,哭什么?!”武帝瞥着慕容雪晗,指桑骂槐道:“那女人根本不配‘母妃’二字,更不配你为她流眼泪!!!”

    “莫拉呼尔-天旻!!!”慕容雪晗震怒,“今日,便是你之死期!!!”

    “呜呜呜呜。。。不,不是这样。。。母妃是被完颜一族和白依尔一族的叛军杀害的。。。呜呜呜。。。父皇嘉奖母妃为国捐躯,封母妃为后。。。呜呜呜呜。。。”十二崩溃了,跪地嚎啕大哭。

    “我死?!”白了眼独自哭泣的十二,武帝突然换了副表情,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我的遗诏中,可不止写了引罗刹入中原之事。你可以有想过你和阿霜的名节?”

    “哼,名节?!”慕容雪晗冷笑,“区区名节就能换回你的狗命吗?!如此名节,不要也罢!”

    “哈哈哈,”武帝笑意更深,问说:“名节,你不要也罢。可是,若离呢???”

    笃定地盯着慕容雪晗的双眼,武帝挑衅道:“若离,你也不要了吗???”

    “呵呵呵,若离?什么若离?”慕容雪晗面上佯作毫不在意,宫装之下却攒紧了双手。

    “皇、皇姐???”十二泪眼朦胧,迷茫地抬起头。

    “哈哈哈。”武帝大笑,说:“若离身为完颜一族的后裔,我岂会尽信之?!这次和亲,我专程派出死士作为陪嫁混进和亲大队,目的就是监视若离。如今和亲大队遇袭,死士也被砍杀。可死士忠心不二,临死之前于手腕处,刻了一个字。”

    顿了顿,武帝故弄玄虚道:“雪妹妹,愿不愿意猜一猜?那个字,是个什么字?”

    慕容雪晗阖上双眼,冷声问说:“什么字?”

    她心里清楚,莫若离之事怕是瞒不住了。

    “‘北’字。”武帝笑的愈发得意起来。

    “‘北’。。。”十二的脑海里,如风肠穿肚烂的死状浮现出来。记忆里集市上,那猎户打扮模样的男子与白衣女子的身影,也愈发的清晰起来。

    “北什么北。莫要拐弯抹角,有什么遗言便直说吧。”慕容雪晗冷声道。

    武帝到底掌握了多少线索,她拿捏不准。只能以言语试探之。

    “‘北’即为北域,即为北域王!抢亲犯上。北域王欺上瞒下,忤逆圣恩;强娶公主。北域王德行败坏,罔顾礼制。”

    倩儿扯了扯身旁慕容云的衣袖,她小声问说:“完颜王妃。。。是、是大金长公主???”声音因为巨大的震惊与恐惧变得含含糊糊,好像憋在嗓子眼里。

    “。。。”慕容云则咬紧嘴唇,一言不发。

    “简直是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慕容雪晗佯怒,训斥道:“我儿迎娶的乃是完颜一族之女,离若。何来的‘抢亲犯上、强娶公主’之说?莫拉呼尔-天旻,你休要信口雌,血口喷人!!!”

    “对、对。”十二擦擦眼泪,强作精神。说:“大婚那日,十二亲眼所见,新娘并非是我皇姐!”

    而且,皇姐又传书于我。她此刻正在南京,调查真相。

    “呵,那不过是瞒天过海的小把戏罢了。”武帝哼笑,说:“这天下间敢动大齐与大金和亲大队之人,寥寥无几。合了这‘北’字,北域王脱不了干系。至于强娶的推断,则多亏了你的宝贝儿子。大婚那晚她演的一出好戏,无非是要亲手为王妃带上面纱以隐藏其真实的面貌。见不得光的北域王妃,失踪的大金长公主,二者不谋自合。”

    。。。。。。。。。。。。。。。。。。。。。。。。。。。。。。。。。。。。。。。。

    太极宫内,太子与高英争得面红耳赤。两人你一言我一句,争吵不休。

    原来北域王欲出兵援助大金一事,不知为何竟不胫而走,天下皆知。各方势力均蠢蠢欲动,暗自筹谋。

    “里家,可有人选?”惠帝揉弄着太阳穴。

    这些时日里,为了商定出一位合适的将领带兵出征,表家与分家的矛盾迅速激化。双方均力荐自己的心腹,毫不退让。

    分家力推高迎春。而在失去了石英吉之后,太子急需在军中重新培植心腹。

    “回宗家,”永宁颔首,困惑道:“并无合适人选推荐。里家向来不干涉军中事务,与军中将领更是接触极少。”

    “唉。。。”武帝叹气,眉心处堆起一个小丘。“算了算了,朕乏了。都下去吧。”

    众人退去后,惠帝又独处了半晌。吩咐内侍唤来轿辇,往如妃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