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94章 洪泽一梦,锦书传恨
    漆红金丝木门被从内而外推开,北域王寝殿内走出一女子。

    白纱裙,细烟罗。女子面容姣好,却是冷口冷面。

    一木盆卧于女子怀中,盆内盛着的热水受了殿外冷风,白雾四散。

    “墨鱼。”

    墨殇守在殿外,见墨羽端着水盆走出了出来,就笑着迎了上去。

    “哼。”

    墨羽一声冷哼,把头撇开。

    “羽姑娘。”

    殿外候着的婢女也迎了上来,福了福,去接墨羽手中的手盆。

    墨羽好似变脸般,马上换上一副笑脸。笑吟吟道:“劳烦姑娘再去换一盆热水来,王妃要为王爷梳整。”

    “额、好、是。”婢女一时有些受宠若惊。

    暗中嘀咕着,那平日里凶巴巴的羽姑娘,怎地今日竟如此温柔。

    看都不看墨殇,径直将手中的木盆递给了大殿外候着的婢女。墨羽转身就要回殿里。

    “诶!”墨殇上前拽住她。对殿外众婢女吩咐道:“这里有我和墨羽姑娘伺候着,姑娘们都歇歇吧。王爷睡了一天一夜,姑娘们跟着就站了一天一夜,也是辛苦。”

    “是。”众女子应了声,顺序退下。

    待众人都已退下,墨殇转向墨羽。问说:“你这是作甚么呢?近些时日总是都怪怪的,不是不言不语,就是在暗自生闷气。是谁惹恼了你?莫不成是我做错了甚么?”

    “松手。”墨羽冷声道。

    “你不说,我便不放。”

    墨殇也是铁了心肠,今日定是要问出个所以然来。自从大婚那夜过后,墨羽整个人就有种说不出的不自在。话也少了,人也蔫儿了。如此大的转变,让墨殇有些措手不及。

    “哼,”墨羽冷笑一声,讽刺道:“真是小看了殇侍卫。自从嫁了王爷,连这性情里的不要脸劲儿,都学去了些。当真是让人挖目相看。”

    “。。。”墨殇被噎的够呛,心中是极其的无语。

    暗暗观察了下四周,并无旁的耳目在侧。墨殇松了口气,接了句:“那叫‘刮目相看’。”

    “要你管我!!!”

    被纠正了用词,惹得墨羽恼羞成怒。她叫道:“我愿意挖,我就挖!咋地!咋地!”伸出双手张牙舞爪地去抓墨殇。

    “好好好。。。”墨殇投降,任由墨羽在自己身上抓来抓去。

    “我和王爷怎么个因果,你怎地会不清楚。何必为了这逢场作戏、为了我,气坏了身子?”

    “谁生气啦?!!!谁生气啦?!!!谁生气啦?!!!”墨羽炸毛,吼道:“谁为了你生气啦?!”

    “不是为我?那你因何闷闷不乐?”墨殇一本正经地问说。

    “我、我。。。”墨羽憋得满脸通红,狡辩道:“我、我、我那是为了咱们公主。公主远嫁已属不易,却。。。”

    “嘘!”墨殇上前,小声责问说:“隔墙有耳啊!你这大嗓门是要让天下人人尽皆知公主就是北域王妃吗?!外院们候着的北域老臣,耳朵都贼着呢!”

    “哼。”墨羽一脸羞愧,嘟囔道:“那我就是这么大的嗓门嘛。。。”

    “唉,你不提倒是还好。一提起嫁娶,我这心里头,就不是个滋味。”墨殇长叹一声,面露愁怨。

    大婚那晚,面露凶相的十二杀意尽露,那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殇。。。”墨羽见墨殇满面愁绪,一下子酸了鼻子。

    拉过墨殇的手,她含泪安慰道:“殇,你也别往心里去。就算你已经当着北域百姓的面嫁给了半瞎,那也只是不得已而为之。将来你还是可以再嫁的呢,不要过于忧愁。即便全天下人都唾弃你,没有男人愿意娶你,我也是不会嫌弃你的呢。”

    “。。。。。。”

    墨殇沉默了下,眼角微微抽动。

    “真的呢!”墨羽擦擦眼泪。担心墨殇不信她,信誓旦旦道。

    “哎呀!!!不是说这些。”墨殇抽回手,走到台阶上坐了下来。

    “那是什么啊???”墨羽也跟着坐了下来。

    又是谨慎地观察了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偷听。墨殇开口讲起了大婚那晚的遭遇。

    “是十二皇子。。。”

    墨殇绘声绘色的说着,墨羽一言不发的听着。两人一个说得起劲儿,一个听得唏嘘。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不知何时立了一个人。

    “你说说,”墨殇一脸嫌弃,“这十二皇子到底是个什么心肠?”

    墨羽听完墨殇所言,脸黑了个彻底。

    “什么心肠。。。”墨羽咬牙切齿道:“虎毒还不食姐呢!!!这十二皇子是要作死啊!!!”

    “。。。”墨殇无奈,又要张口纠正墨羽。

    “是不食子。”二人身后一个熟悉而又冷冷的声音响起。

    “对对对,不食子才是嘛。”墨殇拍手,忙附和道。并没有发觉什么异样,也就自然没有多想为何会多了个声音参与她二人的谈话。

    “哼。谁不知道似的。不就是虎毒不食子么。。。”墨羽撇头,不以为然,猛地瞧见她家公主就站在二人身后。莫若离正饶有兴致地听着二人说话。

    “当时情况有多危急,你是不知道呀!十二皇子手持利刃,刀刀狠辣!王爷的手都被划伤了呢。。。”

    墨殇哪里知道,她素日了敬畏非常的主子此刻就站在她身后,自顾自地喋喋不休。

    墨羽则完全惊呆了去,下意识伸手想去阻止墨殇继续说下去。

    莫若离挑眉。只一个眼神就让墨羽彻底噤了声。

    “为何不将此事告诉公主呢?”冷冷的声音又在墨殇身后响起。

    “唉。”墨殇长叹,说:“王爷不准呢。说公主若是知道了十二皇子如此的所作所为,定是要伤心的了呢。否则那夜后,我定是要告诉公主的呢。”

    墨羽听得直冒冷汗。瞒报消息,这可是要杀头的呀。。。

    捂住脸,她颤声道:“还算那半瞎识相。。。”心道:殇侍卫,你今日怎地就如此的不识相呢。。。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莫若离摇头轻笑,轻描淡写道:“确是我的不对,不该瞒着皇弟。殇儿,过会来取信。”

    言罢,美人转身进殿。

    “。。。”墨殇则懵逼了。不敢相信刚刚与自己对话的竟然是公主,也不敢回头去确认。只愣愣地盯着墨羽看。

    透过手指缝隙,墨羽偷偷地瞄见莫若离离开了。放下手,以关爱傻狍子的眼神回视墨殇。

    轻轻点头,墨羽可怜巴巴说:“即便全天下人都唾弃你,没有男人愿意娶你,公主也不再信任你,我也是不会嫌弃你的呢。”

    “。。。”

    墨殇已生无可恋。。。{墨殇:我选择死亡。作者君:有发好好所呀!}

    。。。。。。。。。。。。。。。。。。。。。。。。。。。。。。。。。。。。。

    滴答、滴答、滴答。。。

    苏景年浑浑噩噩,只觉得睡得浑身酸痛。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回荡。滴答、滴答。。。

    “是水么。。。”苏景年迷迷糊糊问了句。

    “是与不是,睁开眼。用你的眼睛去看。”一个悠远的声音响起。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

    “嗯。。。”苏景年皱眉,挣扎着想要爬了起来。试着听从那声音的指引,睁开双眼。可惜光线太好,刺得她根本睁不开眼。

    用手遮住强光,让眼睛慢慢适应。撑起身体,苏景年渐渐地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天幕湛蓝,白云徐徐。阳光艳好,微风清凉。水光山色,美若仙境。

    “这?哪里?”苏景年有些混沌,摇了摇脑子。记忆渐渐清晰起来,她自言自语道:“我不是在王府。。。师傅。。。妖怪。。。”

    “用你的眼睛,去看。”那声音又响起。

    “谁?”苏景年从地上站起来,循声望去。

    “!”刚刚站起,苏景年又马上摔倒在地上。

    “这。。。这。。。”苏景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她脚下踩的不是土地,而是平如镜面的水面。

    趴在水面上用手摸了摸,是水的触感不错。撵了撵手指肚,却不见湿润。苏景年惊奇万分,往下看去。水面下十几米处,一座城市竟然清晰可见。连街道上的摊贩、息壤的人流,全部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目光随着人群游走在水下城市,苏景年的心暗暗沉了下去。人流汇聚处,那建筑分明就是当时捞出司马处的广场。

    泗水古城。。。洪泽湖。。。

    联想到之前是中了罗刹妖怪的埋伏,苏景年不安起来,偷偷捏了捏大腿。

    “不疼。。。这是梦么。。。还是幻觉。。。”苏景年迷糊起来。

    “唉。”一声叹息自远而近,问说:“看清楚了吗?”

    苏景年这才抬头。远处一黑衣人盘坐于湖面之上,怀中抱着一柄白色刀鞘的苗刀。

    距离过远,黑衣人的容貌无从分辨。

    “你是谁?!”苏景年警惕地站起身来,“可是那罗刹的妖怪?”

    “眼盲,不若心盲。你可是看清楚了,此岸与彼岸?”那人回道。

    “此岸?彼岸?!”苏景年更加迷糊了。

    黑衣人摇头,念道:“此岸、彼岸,终要靠岸。你若徘徊,必将失去。”

    顿了顿,沙哑道:“失去所爱,失去本心。”

    “妖怪!!!”苏景年大怒,“有话不妨直言,何必云山雾绕?!我北域出兵增援大金,势在必行!!!尔等入侵外族,好速速退去!!!”

    “是么。。。”黑衣人轻叹,问说:“彼岸么。。。执迷不悟。。。可怜、可恨。。。”

    “休得胡言!!!”苏景年飞奔上前,揪着黑衣人的衣领将那人从水面上提了起来。

    四目对忘,苏景年终于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你?!你?!我?!我?!”

    苏景年惊恐万分,木然松开了手。那人跌坐回去,盯着苏景年看。

    连连后退,苏景年句不成句。“这、这、这不可能。。。不可能!!!这、这太荒唐了!!!你、你是妖怪!!!”

    “去彼岸吧。。。”那人将目光撇开,看向水面。“既然选择了彼岸,便不要后悔。”

    言罢,不等苏景年回话。那水面突然翻滚起来,只一个瞬息间就将苏景年吞了进去。

    “唔?!!!”苏景年急速跌入水底,眼睁睁看着水面的人与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记住。此岸、彼岸。终要靠岸。”那声音又在耳旁响起。

    “唔。。。”渐渐失去了意识,苏景年坠入无边黑暗。

    。。。。。。。。。。。。。。。。。。。。。。。。。。。。。。。。。。。。。。。

    “殇儿,把这封亲笔信让布庄的人带给皇弟。莫要露了行踪。”

    “是。”墨殇接了莫若离的信笺,一个闪身出了王府。

    美人起身,来到床榻。

    玉手抚上苏景年的脸,轻念道:“小无赖,还要睡到何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