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93章 三生万物
    “黑子!黑子!开饭啦!”

    “诶!”黑子回了声。

    歪歪斜斜、焦黑的岗楼还勉勉强强地站立在城墙上。只是大风一起,脆弱的墙壁就会微微摇晃起来。砖瓦剥落,残渣掉落一地。哨兵黑子,就坐在这样的岗楼里。听闻岗楼下有人唤他,黑子知道,又是到了吃饭的时辰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抬手松了松僵硬的好似木头般的脖子。黑子绷成一根弦的神经,也稍稍放松了些。

    放哨确实是个累活,精神需要长时间高度集中。从早到晚紧紧盯着敌军的一举一动,一丝的的风吹草动都要第一时间汇报给守城的同袍。人命关天,军情紧急,半分都是疏忽不得。

    闻声向岗楼下面望去,伙夫长正站在城墙上,用菜刀敲打着手中凹凸不平的铁盆。

    一旁,伙夫们摆好锅碗,按照人头正在放饭。兵士们跃跃欲试,却井然有序排好队伍,依次领饭。

    已经领了饭的士兵也不远走,席地而坐,吃的正香。

    “小王八蛋们快吃!快吃!”守城的兵士长也过来领饭,沿途不忘踹几脚他手下的兵士。

    “黑子!快把桶放下来,晚些没得吃了!”

    伙夫长还在敲盆。

    “嘿嘿嘿,这就放。”

    黑子沿着岗楼,用绳子放下一个木桶去接饭。

    伙夫长为黑子盛了满满两大碗稀饭。“小子,多吃点!”将手中的稀饭放置在木桶中,伙夫长笑道。

    “得嘞!”黑子也笑了笑,开始收起手中的绳索。

    “咻。”

    木桶刚刚上升了一半。黑子的余光瞥见,一个细弱的光点从远处天空飞来,这引起了他的注意。那细弱的光点在黑子的注视下急速放大,迅速成为了一个熊熊燃烧的巨大火球。

    “敌袭!!!敌袭!!!”

    黑子下意识松开了手中的绳索,木桶与稀饭应声坠地,摔得粉碎。拿起身边的哨兵红旗,黑子声嘶力竭地呐喊着。

    那城墙上正在吃着稀饭的兵士,可都是他的同袍兄弟。

    “咚!!!”

    燃烧着的飞石没有落向他处,而是正中黑子的岗亭。

    “哦哦哦哦!!!”

    远远地望见那投出的飞石正中岗亭。罗刹投石车下,几个兵士欢天喜地闹在了一起。

    “哈哈哈!!!”一旁的巴普洛夫啐了口,掐腰大笑道:“他妈了个巴子的!小小城镇竟然装了四个岗楼!四个又怎么样?还不是他妈的被老子给一个个端了?!”

    骂完又是一阵大笑。大笑过后,巴普罗刹拔剑吼道:“给我吹起攻城号,兄弟们上!!!”

    “哦!!!!!”

    一声令下,数十辆投石车齐齐展开攻击,火球漫天纷飞;步兵借着掩护,潮水般涌向敌军城墙。

    罗刹大军展开新一波的攻城之战。

    砖瓦爆飞,岗亭中的一切只一个瞬息间便统统化为化为碎渣,粉身碎骨。砖头与碎石四处崩落,城墙上的大金士兵抱头鼠窜。

    “他妈的!!!没完没了!!!”摔碎手中盛满稀饭的海碗,兵士长怒吼道:“饭都吃不得了!!!小王八蛋们,给我抄家伙!!!”

    “是!”

    众士兵纷纷扔掉手中饭碗,搭箭拔刀,起身迎击。

    杀声震天,飞石与箭矢牛毛而下。无论是守城的,还是攻城的,都把头颅拴在了裤腰带上。生与死,只在瞬间,却又听天由命。不会再有人去关注那座刚刚被毁了的岗楼。

    被飞石斩首,岗亭与黑子都消失不见了去。岗楼光秃秃的残垣断壁还直直地立在那里,跟其余的三个一般的破败模样。

    伙夫长愣愣地站在原地,眼神一直看着那消失的岗亭。好像岗亭与黑子还是存在的,而身边两军交战的喧嚣与他无关。

    “伙头儿!!!”两个伙夫边躲避流矢与飞石,边上前拽伙夫长。“伙头儿!!!节哀啊!!!城墙上太危险了,我们下去躲躲吧!!!”

    “。。。”

    木然甩开拽他的手,伙夫长的嘴唇抖了抖,俯身去抓那本该属于黑子的午饭。

    稀饭与木桶的碎片混合在一起,瘫在地上,怎么抓都抓不起来。

    “将军!!!将军!!!危险呐!!!”副将涕泗横流,拦腰抱住曹蟒。

    不顾副将的阻拦,曹蟒一把将他扯开。挂着一只受伤的胳膊奔上城墙。

    “将军!!!”副将从地上爬起来,也跟了上去。

    城墙上战况愈发激烈起来。登墙云梯不断地攀着城墙搭起,罗刹步兵冒着落石与箭矢,前赴后继。

    “曹将军!!!你怎么来了?!!!”兵士长小跑上前,吼道:“你大伤未愈!!!何必来添乱?!!!副将也是?!怎么都不劝劝?!这还嫌不够乱吗?!!!”

    副将委屈的很,支支吾吾。

    “我乃一军统帅!!!杀敌报国,生死何惧之?!!!”曹蟒顶着一片嘈杂,回吼道。

    一罗刹士兵趁乱从云梯跳上城墙,与守城士兵互相砍了起来,搅乱了原本井然有序的防御网。借了这空当,又有不少罗刹士兵登上了城墙。守城金兵又要压制正在爬墙的敌人,又要迎击身后的敌人。一时分身乏术,死伤多人。

    “我艹!!!”

    曹蟒暴怒,单手拨开兵士长。拔出腰间武帝御赐的弯刀,扑上前去。兵士长与副将见状,也忙加入战局。

    虽是受了伤,可曹蟒勇猛无畏,眨眼睛就砍倒了几个罗刹步兵。

    罗刹步兵训练有素,见曹蟒衣着光鲜异于他人,又有伤在身。便自动分成两拨,一拨围成人墙,将曹蟒与其余大金士兵隔开。另一波立时调转刀锋,纷纷向曹蟒砍去。大金众人几次上前欲营救曹蟒,都被挡了回来。包围圈中,曹蟒以一敌多,渐渐有些不支。

    “□□的!!!”伴随着一声怒吼。

    伙夫长双眼血红,抡着菜刀冲向包围圈。“还我弟弟!!!”

    。。。。。。。。。。。。。。。。。。。。。。。。。。。。。。。。。。。。。。。。。

    “殿下。”

    大帐外传来一声通报。

    “战况如何?”

    伊丽莎白坐于王位,正在看着眼前的沙盘。

    “回殿下。四座岗楼已尽数。。。”

    “够了。下去吧。”伊丽莎白皱眉。

    “是。”

    “。。。”轻叹一声,伊丽莎白念道:“三日了,居然只得这些琐碎的进展。。。”

    解开胸甲的锁扣,她掏出了一直挂在胸前的金色钥匙。

    责问道:“你还要玩的何时?!锡林浩特迟迟未能攻陷,我的耐心就要被你耗尽了!别忘了,我才是你的主人!”

    “殿下,可真是猴急啊。人家还没玩够呢么。”

    狄殁收起尖牙,用舌尖舔了舔,撒娇道。

    那两根长长的獠牙刚刚只差分毫,便要扎入苏景年的脖颈。

    北域王府内,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更是被狄殁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弄得一头雾水。

    “放开她,一切好说。”莫若离强做镇定,冷声道。

    手心的冷汗在层层生发,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在她心头。

    傻人的性命就掌握在眼前神秘的异族男子手上,而那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莫若离隐约有种预感,于那男子而言如有必要,虐杀所有在场之人根本是易如反掌。

    “啧,又是个冷冰冰的。真是没劲。本大爷还打算多玩会呢。”

    并没有从莫若离的脸上看到丝毫的慌乱,这让狄殁倍感无趣。扯着苏景年的衣领,狄殁将她从怀中扔了出去。

    “!!!”

    莫若离忙上前,将昏睡的苏景年接住,搂在怀里护好。

    “阿难。。。”美人轻声唤道。怀中的人睡得深沉,并不回应。

    “冷冰冰,你放心。她没事的。”狄殁冲着莫若离狞笑道:“你的女人若是醒了,就让她来找我。至于到哪里找我,她自是知道的。”转头指着破心道:“毕竟那位巫师若想醒来,靠这位可是不行的。”

    冲着天山剑雪道长抛了个媚眼,狄殁化作一团黑色,隐了去。

    听闻狄殁唤苏景年作“你的女人”,莫若离大惊失色。苏景年女子的身份,竟是被敌人识破了。

    “妖孽!!!”道长被调笑的面红耳赤,想要去追却是追无可追。

    “羽儿,快去叫来辇车。”莫若离沉声吩咐道:“王爷与破将军需要救治。”

    “是,小姐!”墨羽小跑出了院。

    北域群臣见危机已经解除,一股脑围了上来。

    “殇儿。”莫若离解开身上披风,把怀里的苏景年裹了个严严实实。

    “是,小姐。”

    无需莫若离多言,墨殇已然领会。上前一步,墨殇拦住群臣。

    颔首道:“诸位大人,王爷与破将军自有王妃与破兰将军照看。还请各位迟些再来探望。”

    “大胆!小小婢女竟也敢插嘴?!”

    慕容晓怒斥墨殇,伸手就去推墨殇。使劲力气推了几下,独不见墨殇移动分毫。

    “好啦!!!”

    老丞相不悦,“该干嘛都干嘛去!!!王爷和将军有王妃照看着,你们跟着掺和个什么?!”

    缓缓面色,对莫若离说:“王妃操劳,我等静候吩咐。”

    莫若离回以颔首。

    少顷,墨羽唤来辇车。不再耽搁,安顿好苏景年与破心,众人齐齐往苏景年寝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