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92章 二生三
    苏景年一路狂奔。心中不停祈祷着,她师傅与风将军万万不要出些什么事才好。

    跟随着卫队兵士的带领,她很快来到了王府外院。

    “师傅!!!将军!!!”

    苏景年人未至声先至。

    刚刚踏出大门,她瞬时停下了脚步。

    只见外院中王府卫队围成一个圈,圈中正是破心与风将军一行人。又隐隐见得破心卧于风将军怀中,而一旁的凉之哭得委实伤心。

    怕什么,来什么。苏景年的心瞬时凉了半截。

    不再犹豫,加快步伐,她大步飞奔上前。

    天山剑雪道长紧随其后,踏风而来。道长心中疑问重重。

    破心伤重,他是不信的。放眼当今武林,能伤得破心者,可谓是屈指可数。重伤一说,更是蹊跷的很。

    “妖气???!”

    一股浓郁的妖气突然随风迎面扑来,呛得道长心口一阵紧。他收起心思,提起广绣掩住口鼻。

    心中暗想不妙。此等强烈的妖气,定是一方大妖所有。联想到破心重伤,他心中已是猜出了个七八分。

    驻足外院高墙之上,道长阖上双眼,两手连续结印。

    “天地无穷,阴阳合!开!”

    双目怒瞪,眼眸化为蓝色。天山剑雪道长阴阳眼开。

    这一开可是不得了,眼前的景象直看得道长心惊大骇。

    原本就浓郁异常妖气,此刻已是笼罩在整个北京城的上方。大有铺天盖地、继续蔓延之势。

    不再多做耽搁,七十二道黄符飞出袖口,道长怒念心经,将黄符挨个击出。

    “嗖嗖嗖!!!”

    七十二道黄光尽数飞出,四飞分散击向空中妖气。

    突然,其中两道腾转方向,往人群中飞去。

    “!”

    道长跟随黄符方向,定睛一看。

    两股黑色的气团一大一小,正好盘踞于外院人群处。奈何妖气过重,无法细细区分到底是从谁人身上发出,。

    眼看着苏景年就要拍马冲入人群之中。

    道长大喝一声:“何方妖孽!!!青天白日竟胆敢造次?!!!”

    祭出腰间龙渊,道长跟随着黄符的指引,飞向人群。

    惊闻身后响起暴喝,苏景年立足回望。余光瞥见莫若离主仆三人,就站在门口不远处。

    若离???苏景年驻足远望。

    莫若离柳眉紧皱,轻轻摇头示意。

    得了警告,又与莫若离互相换了个报平安的眼神,苏景年便不再冒然上前。

    龙渊蓝光闪烁,剑锋跟随黄符直指风将军怀中的破心。

    破心骤燃暴起,抽出湛卢一剑便刺碎了飞来的黄符,腾转身形迎击龙渊。

    一时猛然苏醒的破心与横空出世的天山剑雪道长缠斗在一起,战况异常焦灼。

    院内众人眼中写满惊奇,天空之上竟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破心”。二人又都身手矫健,武艺超强。直打得昏天黑地,不辨你我。

    北域重臣也是从内院尽数赶到,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臭贼!你这是着了道了!”

    道长这边与破心斗得激烈,那边暗中观察着另一道黄符之去向。

    那黄符在人群周围环环绕绕,却是不做停留。

    凉之擦擦脸上的泪水,摇响了手中莫邪铃。翻转黑板,上书:“莫要伤了阿心!”

    道长醋意大发,骂道:“无耻臭贼!害得小之为你担心!”

    内力激增,一剑扎向破心。

    破心提剑去挡,却被击得飞了出去。

    得了如此空当,道长又是一声暴喝:“天玄地黄,上下四方!!!”

    百道黄符自他袖口飞出,于空中组成阴阳八卦阵。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手中结印不断,道长念出九字真言。百道黄符发出耀眼光芒,阴阳八卦阵急速旋转。最后全数燃烧,于阵中汇聚成一道朱砂符咒。

    破心被道长击飞后,勉强落于地面。连退数步才将将站定,提剑还要上前。

    抄起朱砂符咒,道长猛踏出击。呵道:“道可道,名可名;无道也,无名也;无心道友,汝岂是忘却了道家本心???!”

    “道、家、本、心。。。”

    破心痴痴地念出了四个字,便呆立不动了。

    “歹!!!”

    道长射出手中朱砂符咒,正中破心前额。符咒爆燃,慢慢于眉心处侵入破心体内。绯色的经文从眉心生出,迅速覆盖破心全身。

    “噗。。。”

    接连吐出几口黑褐色的血液,破心好似断了线的木偶,颓然跪倒在地,松开了手中湛卢。双眼缓缓合上,她栽倒在雪地上。

    凉之不顾众人阻拦冲上前去,把破心搂在了怀里。轻轻摇了摇怀中之人,却是不见苏醒。

    破心呼吸均匀,陷入沉眠。把她纷乱的头发理好,又擦去了面上的雪花与嘴角的血渍。抚上写满经文的脸,凉之心中疼得透不过气来。

    苏景年想去查看破心的状况,又是记起了莫若离的警告。破心有凉之照应着,她还是放心的。

    暂且按兵不动,苏景年立于原地。

    “王爷!”

    风将军一行上前,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

    “怎会如此???为何会有两位将军???”

    两位黑甲铁骑也是疑惑,附和道:“是呀,是呀。破将军一直在我等左右,从未曾离开过。这怎么,又多出个将军来?”

    围观的群臣也是交头接耳,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苏景年的回答以解心中困惑。

    “这。。。”苏景年一时之间也有些找不到合理的开脱借口。只得发挥出看家本领,胡乱编造起来。

    “破将军本就是姐妹二人,乃是一母双生。跟随你等出行的是破心将军,留于王府中的是。。。是。。。”

    苏景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破心的“孪生妹妹”该是唤作个什么名字。

    正在焦虑之中,瞧见道长手中的龙渊发出湛蓝色的光芒煞是好看。

    双手一拍,名字算是有了。苏景年继续道:“留于王府中的,是破蓝将军!”

    “破、破、破烂???”

    风将军一脸茫然。破心的孪生妹妹,竟然唤作破烂???

    “对、对,破蓝将军。”苏景年猛眨双眼,示意风将军接话。

    “。。。”风将军眨眨眼,勉强笑道:“原是如此,多年不见,破、破烂将军也是风采依旧啊。”

    莫若离闻言甚是哭笑不得,连白眼都懒得去翻了。暗骂苏景年无赖。

    道长更是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又无法发作。

    群臣得了如此解释,虽是懵懵懂懂,倒也是不做深究。往日破心之勇猛太过异于常人,双生姐妹一说反倒是更能让人信服。

    “十七呢?!”发现十七并未与风将军同行,苏景年忙反问道。

    “十七兄弟与我们走散了。临别前,他让我将这封信亲自交给王爷。”一名黑甲铁骑上前,掏出了怀中信笺。

    “辛苦这位兄弟。”苏景年伸手去接信。

    信件交接,无意间二人手指碰撞了下。苏景年皱眉。这铁骑的手,怎么冷得犹如冰雪般,根本不似人手。

    不等苏景年反应过来,那铁骑竟然一步上前,一手将苏景年禁锢在怀里。

    一手捏住苏景年的下颚,强迫苏景年与之对视。四目相撞,那铁骑的眼眸突然由黑色转为金黄色。苏景年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那双金色的眼眸夺走了。

    狞笑于耳边响起,那人笑道:“王爷当真是心细如发啊。”

    眼皮愈发的有些沉重,苏景年应声昏睡了过去。

    “你这是作甚?!”

    不等风将军拔剑上前,那铁骑一个闪身,挟持着苏景年飞出几十米开外。

    众人惊呼连连,纷纷围了上去。

    “将军如此不解风情,让属下心寒的很呢。”

    搂着苏景年,那铁骑佯作伤心样子。

    “妖孽!!!还不现出原形?!”

    道长呵斥道:“放开北域王,否则贫道今日要你灰飞烟灭!”

    “哈哈哈哈哈。”铁骑仰头大笑,身形骤燃变幻。

    转眼间便化作了罗刹的黄金骑士,狄殁。

    “啊!!!”另一名铁骑见状直接吓得昏死过去。

    “怪物!!!”风将军也是大骇。那日于乌兰巴托袭击他们的怪物,居然无声无息地混进了黑甲铁骑,还与他一同进了北京城。

    狄殁不理“怪物”一说,笑问道长:“东方的巫师,你口气大得很。要是你能让本大爷灰飞烟灭,本大爷倒是要谢谢你了。”

    “放开她!!!”

    人群外响起一声呵斥。莫若离踏雪而来,面若寒霜。

    “若是不放呢?”直视冷眸,狄殁挑衅笑道。

    玄服的脖领被他扯开,苏景年雪白的脖颈与锁骨暴/露在众人面前。

    “!!!”

    冷眸猛缩了下,莫若离屏住了呼吸。

    “嗯~~~”嗅了嗅怀中苏景年的脖子,狄殁狞笑道:“这就是永生之血的味道吗?可真是香气扑鼻,让人欲罢不能啊。不如先让本大爷尝一尝,到底是个真假。”

    睨着莫若离,狄殁缓缓张开嘴巴,两根长长的尖牙从口中探了出来,作势就要咬上苏景年雪白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