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91章 一生二
    “不可行之!!!”

    慕容晓狠拍椅子扶手,愤愤然将头甩向一边。

    北域议事厅内群臣云集,争论声、叹息声,不绝于耳。

    苏景年坐于主位,面上是平和宁静,心中却也是烦闷。

    出兵援金一事一经她提起,果不其然,犹如乱石穿空,引得哗然一片。北域群臣反对之声此起彼伏,皆以为出兵之策断不可行。在众多反对声浪之中,更是不乏措辞激烈、情绪激动的肱骨老臣,其中尤以右相慕容晓为甚。

    北域王之决策与群臣相悖,又无法互相说服。故而援金一事经过多日的讨论,时至今日,仍未得出最后之定策。

    “大金,那可是北域的死敌啊!”慕容晓食指指天,一字一咬,气愤异常。

    “是啊!”

    “是啊!”

    在座响起一片附和之声。

    苏景年不做声,只环视屋内。

    被晾在了一边,更是让慕容晓有些来了劲。他青筋暴跳,“腾”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激动道:“说是死敌,那都是说得轻了去!掳我子民,侵我疆土,设伏我王,条条其罪当灭!条条其心可诛!卑劣金狗,仁义沦丧,人人得而诛之!我慕容晓恨不得剥其皮、拆其骨、食其肉,方能解我心头之恨、方能解我北域百姓之恨!如此说来,当是我北域死敌中的死敌才对啊!”

    慕容晓高亢、激烈的陈词轻而易举地将在座文官、武馆的爱国热血都点燃了,引得阵阵喝彩。

    苏景年心中自是了然,北域与大金间的隔阂是深之又深,历代的宿怨更是积压已久。别人暂且按下不论,她的亲爹、上一代北域王也是战死于锦州、死于金兵刀下的呢。于金国,苏景年平心而论要说完全无恨,那必然是假。可现下之情形,断然不是追溯过往恩怨情仇之时。大金一旦轰然倒塌,北域必无幸存于九州之可能。

    她叹了声,仍是不接话。提起一杯茶,耐着性子吹了起来。

    虽是对众臣反对之事早有预判,但是断不曾料想到某些老臣竟是这般的油盐不进、顽固不化。多次据理陈词、好言相劝却是毫无作用。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外派风将军刺探军情了,毕竟于军事,老将军一句话,顶得上北域王数十句不得止。

    “右相啊。。。”

    老丞相唤了慕容晓一声。语重心长地劝道:“咱们有话啊,不妨好好说。”

    老丞相从始至终紧闭着双眼,揉着太阳穴。慕容晓慷慨激扬的陈词,着实惹得他意乱心烦。

    “好好说?”

    好似一只被激怒了的斗鸡,慕容晓瞪大双眼。哼笑道:“那倒是请教请教左相,如何好好说得?现如今死敌被困,困兽之争。此等绝佳战机,王爷不出兵包抄大金后路倒是也罢了,毕竟可落下个光明磊落的好名声。可王爷竟要主动出兵增援大金?!要以我北域将士之珍贵性命,换取死敌大金将士之性命?!岂不是荒唐透顶?!如此荒谬的决断一旦流传出去,我北域如何立足神州?!王爷如何平息北域百姓众怒?!你我这些臣子又是如何。。。”

    “好了。”

    苏景年沉声将慕容晓打断了。

    屋内一时间,鸦雀无声。

    提起茶盏,嘬了口杯中清茶,温度恰好。苏景年歪笑道“诸位贤卿,勿要再做争执。今日本王专程请来一人,为诸位说说,为何是要出兵援金。”

    “呵呵,”慕容晓回到座位,拂袖不屑道:“自当洗耳恭听。”

    “来人,请破将军进来。”

    苏景年笑着吩咐道。

    “是!!!”

    门外响起应和以及跑步远去的脚步响。

    “破将军?!!!”

    “将军回来啦?!!!”

    议事厅又一次炸开了锅。群臣交头接耳,各个兴奋异常。

    慕容晓陷入沉思,反复琢磨起苏景年的话。

    破心跟随先代北域王苏辰缪左右,抗击大金侵袭多年。立下大小战功无数,甚至连北域王的尸身都是她冒死于敌军千军万马中抢夺回来的。武艺高超又为人宽厚,使破心无论在军中还是朝中,都拥有着极高的威望。按常理推断,破心于大金必然有着各色错综复杂的新仇旧恨。要让她来劝服群臣同意王爷出兵援金,无异乎是天方夜谭。可王爷既然说出此等话语,那必然是成竹在胸。

    转念一想,考虑到破心与苏景年有着一层师徒关系。慕容晓算是心中明白了,归来的破心,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不禁冷哼一声。慕容晓也学起老丞相,闭目养神起来。

    心中又是笃定,此番王爷之援金,身为金人的完颜王妃是必然脱不去干系的。王妃不除,犹如死敌在侧。谗言蛊惑,坐卧难安。

    老丞相缓缓睁开双眼,盯着苏景年看。

    苏景年余光瞥见了老丞相的动作,笑着喝起了茶。

    饮毕点了点头,赞赏道:“茶,不错。”

    得了苏景年这报平安的“定心丸”,长出一口气,老丞相又阖上了眼。

    “破将军到!”门外秉道。

    “请!”苏景年应了声。

    议事厅门开,一袭绯色大步而来。

    “将军!!!”

    “破将军!!!你回来啦!!!”

    几位老臣纷纷上前,将破心围住,慰问起来。

    “呵呵,是,是的。我回来了。”

    天山剑雪好不尴尬。这偌大的屋内,他只认得苏景年一人,却要装出个久别重逢的样子。

    奈何是答应了苏景年,要扮作破心帮他劝说北域群臣。道长只得硬着头皮,与前来慰问的群臣假模假式地寒暄了起来。

    强忍笑意。苏景年站起身来,上前作揖道:“景年,拜见师傅。”

    “不必多礼。”

    道长借机拜托了包围,忙上前扶起来苏景年。

    苏景年故作苦恼道:“罗刹进犯大金之事,想必师傅已是有耳闻。多日以来,景年与群臣数次商讨是否出兵援金,可惜意见始终无法汇聚一处。徒儿想着师傅对金国、对北域军事可谓是了如指掌,故而冒昧请师傅前来为我众人指点一二。”

    “额,这。”

    道长愣了愣,暗想:这北域王为何不按照之前套好的词讲话。

    “诸位以为如何?”苏景年问向群臣,转而颇有些遗憾道:“风将军这几日旧患缠身,无法朝政,否则我等也不必争论至此。但本王以为,除去风将军外,破将军于是否出兵援金一事,是最有话语权的了。”

    在座又是一阵议论,大多数还是比较认同破心之判断的。

    “先听听破将军怎么说,再做决断不迟。”

    慕容晓插了一句,端起身边的茶盏,喝起了茶。吼了一整日,也是口干舌燥。

    议论声渐渐熄了去。

    “将军,但说无妨。”

    老丞相捋捋胡须,笑道:“都是些老伙计了,知根又知底的。还请将军直抒胸臆,莫要有些旁的顾虑才是。”

    “额,这。。。”

    “还请,师傅教诲!”

    苏景年躬身作揖,袖子遮掩下是坏笑连连。

    “。。。”

    道长欲哭无泪,只得赶鸭子上架,开了口。

    “好、好吧。恩横。”道长清了清嗓子,正正声色道:“这今日、今日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水光潋滟,山色正好。”

    老丞相瞬时有些坐不住了,他强做镇定,望了望破心,又望了望苏景年。

    “噗!”慕容晓一口茶尽数地喷了出来,“咳咳咳。。。”抚胸猛咳。

    在座众臣,无不瞠目结舌、哑然失笑。

    北域议事厅外的大雪,自除夕以来就未曾停过。何来“阳光明媚、春暖花开?”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域,又何来的“水光潋滟、山色正好?”

    一屋子木然痴傻的呆头鹅,着实逗坏了苏景年。她憋笑憋得是相当难受,眼看着就要绷不住大笑出来。无可奈何,只得学起蔡越儿那招。猛掐自己大腿,才将将把失控的笑意安奈住了。

    道长却见众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心下有些小小得意。他继续道:“群鸟争鸣,蜂蝶起舞。绿草茵茵,万物复苏。。。”

    “够了!!!”

    慕容晓起立,擦了擦身上的茶水。怒道:“破将军这到底是何意图?门外风雪哭嚎,何来的春风万里?!将军有话尽请直言,莫要绕着弯子兜兜转转。”

    “额。。。”

    道长被吼得蔫儿了去,心中嘀咕道:还有好几句精彩的诗句,人家还未曾讲哩。。。

    回话说:“在下不才,却是在直抒胸臆的。君岂非闻得一句古话,‘瑞雪,方是丰年之兆。’‘风雪哭嚎’的严冬,过些时日便是那百花齐放、百鸟争鸣的早春。适才所讲,乃是日月交替之结果,而并非是时节更替之过程。世人多愚钝,痴迷于眼前显而易见之景象。鲜少有贤德之辈能够立于高处,俯视日月星辉之轮转。凡事之衍化必有其过程,变化莫测、难以捉摸;如何能够巧妙地跳过繁复、曲折的过程直取结果,方乃是决策之道、更是决胜之道。如今援金与否,诸位需要关切的要点绝非在于大金,而是在于北域。若是能够避开往日之仇怨困扰,预见大金亡国后北域于九州之处境。出兵与否,自然是一目了然。”

    议事厅内依旧是安安静静,只是这安静与先前之安静绝非是同出一种。

    群臣眼中的破心,霎时又高大了不少。

    “妙。”

    老丞相捋须点头,望着苏景年道。

    “。。。”

    慕容晓无力辩驳。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被噎得够呛。

    “诸位今日归家,便再好好思量思量破将军所言。我等明日再议。”

    苏景年并不急着下结论,她要群臣心甘情愿、求着她出兵援金。

    “报!报!报!”

    卫队兵士一脸大汉,推开议事厅大门。

    “王爷!!!破将军伤重!!!”

    “带路!!!”

    苏景年闻言,二话不说冲出门去。

    留下一屋子人不明究竟地盯着道长。破将军明明在此,重伤一说如何而来???

    “我也去!”道长一个闪身,也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