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90章 道生一
    鼻尖被冷风吹得通红,瘦小的身子缩在红色的披风下。

    凉之转了转手中捧着的小手炉。那是破心专门为她做的。

    炭火将金属手炉烧的暖暖的。只是那暖意至多传递至手掌心,手指尖的冰冷依旧是驱之不散。

    十指连心,凉之的心也是凉了个透彻。

    “。。。”

    她微微摇头。静默无声,却好似叹息。

    白雪皑皑,坠落天地间。

    枯坐于长廊上,凉之望着王府大门。一坐就是许久,一望又无尽头。

    “唉。”

    一声叹息于远处响起,没于风雪。

    小艾子本是在扫雪。一个回头,便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了长廊之上。停下手中动作,他拄着扫把叹了声。

    “你小子不干活,弄啥嘞?”

    身旁的小园子见他停下了动作,也直起腰杆。边捶腰边催促道。

    “你看那姑娘。”小艾子指了指远处的凉之,说:“天寒地冻的,一坐就是一天呐。也不知,是在等谁呢?”

    “姑娘?”

    顺着小艾子手指的方向,小园子远远地瞅了瞅凉之。

    “那姑娘我是见过的,是无心阁的客人呢。”

    “原来是无心阁的客人。。。”

    小艾子沉吟道:“‘破虏飞箭疾,心随东风去。’那就是,在等将军了。”

    “谁知道呢。”

    小园子不愿在耽搁,转过身去。

    一片白色,闯入眼帘。

    来人有三,皆是一袭白色披风,披风下是雪白衣阙;

    身姿优美,气度翩然。

    两名侍婢一左一右,貌美如花。

    那主人漠然独立,面纱遮面。确是绝代风华。

    “!!!”

    小园子见来人风姿行容绝非凡人,又戴着面纱。眼珠一转,心中料定来人就是那刚过门的完颜王妃。

    忙毕恭毕敬,躬身施礼。

    “王妃千岁!!!”暗中扯了扯小艾子的衣袖。

    “王妃千岁。”

    小艾子闻声,也赶快跟着转身行礼。

    莫若离冷眸微转,看了眼墨殇。

    得了许可,墨殇沉声道:“不必多礼。”

    “谢王妃。”

    二人起身。

    墨殇继续道:“敢问二位内侍,那位姑娘可是已在此等候多日了?”

    “回姑娘,”小艾子躬身回说:“确是已是有些时日了。”

    “多谢。”

    墨殇福了福。

    “哎呦,可不敢!折煞了。”

    小艾子忙摆手。

    “告辞。”

    墨殇颔首。

    领着莫若离与墨羽离去。

    “恭送王妃。”

    小艾子、小园子行礼,目送主仆三人远去。

    来到长廊处。莫若离停住,吩咐说:“你二人,在此等我。”

    “是。”

    羽、殇颔首。

    莫若离舍了她二人,往凉之处行去。

    长廊另一端,一袭绯色大步而来。

    “小之!”

    绯色远远便笑着唤了声。

    凉之转头。

    红似骄阳,绯如烈火。

    那日夜思念的人,就在眼前。

    喜不自胜,凉之站了起来。

    阿心。。。

    “小之。”

    绯色走近,满眼宠溺。

    “。。。”

    听闻来人将她唤作“小之”,凉之脸上的笑容渐渐退了去。

    阿心从未如此唤过我。。。

    察觉到了凉之表情的变化,来人一时好不尴尬。

    “剑雪道长、凉之姑娘。”

    莫若离走近,颔首示意。

    “公主。”

    天山剑雪如蒙大赦,回以颔首。

    凉之点了点头。

    莫若离淡淡道:“方才路过,若离听闻内侍所言。凉之姑娘在此等候将军,已有多日。春寒料峭,寒意袭人。凉之姑娘当珍重身体,切莫要着了凉。”

    凉之点点头,又摇头,眼神始终是望着大门。

    自觉无趣,天山剑雪道:“还请公主劝劝小之了,你们聊。我这手上还有些事务,就先告辞了。”

    言罢退去。

    待天山剑雪走远,莫若离问向凉之说:“将军一去,已有几日?”

    凉之将手炉妥妥收好,在黑板上写了写。

    翻转黑板,“十五日。”

    “十五日了。。。”莫若离皱眉,继续问道:“那凉之姑娘,便在此等了十五日?”

    凉之点头,笑了起来。

    红红的鼻尖与面颊,看起来十分可人。

    拿凉之毫无办法。轻叹一声,莫若离坐了下来。

    眨眨眼睛,凉之也坐了回去。掏出铜制小手炉,递给莫若离。

    没有接过手炉,莫若离直接将凉之的小手与手炉一同捧在了手心里。

    温热的暖流透过凉之冰冷的手背,传递了过来。

    “。。。”

    凉之先是吃了一惊,转而莞尔。

    美眸微转,莫若离也学着凉之,望向门外风雪。

    “凉之姑娘,能否听若离说说心事。”

    凉之颔首,收了收面上的笑意,她认真地做好聆听的准备。

    美人长叹,“阿难已决意出兵抗击罗刹,战事将起。”

    抽出手,凉之把手炉留给莫若离,自己抱着黑板写了写。

    攒了攒手中的手炉,莫若离安静地等着凉之接下来的话的话。

    “金国乃是公主母国,如今饱受罗刹侵扰,王爷如若出兵相救,公主理应开心才是?”

    美人摇头,“阿难聪慧,知道金国是九州门户。无需我劝说,便已决定出兵。退一步讲,阿难纵使决定隔岸观火,若离也不会以金人之身份左右她的判断。战事一起,生灵涂炭。大金百姓的性命是性命,北域百姓的性命也是性命。”

    顿了顿,她继续苦笑道:“如若可以,若离倒想劝阿难不要出兵呢。”

    “?”

    凉之困惑,不要出兵???

    “牵一发,动全身。此番出兵援金,祸福难料。阿难不领兵则罢了,一旦亲自挂帅,她的身体。。。”

    说到了伤心之处,美眸泛起一层薄薄的水雾。美人打住,不再往下说去。

    苏景年身中剧毒,犹如一道芒刺。时刻萦绕在莫若离的心头,锥心刺骨。

    平日里这些苦楚无法倾诉,只梗在心口,生生作疼。

    如今得了北域出兵的消息,美人更是夙夜心忧。

    放眼整个北域王府,能够倾诉之人,也就只得凉之一人了。

    放下手中的粉笔与黑板,凉之上前。

    瘦小的身躯轻轻环住莫若离,抚了抚美人的后背,她眼中满是心疼。

    此时此刻,再多的言语也是多余,无声的陪伴最是珍贵。

    “来人!!!来人啊!!!”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喧哗,二人转头望去。

    风将军一行风尘仆仆,骑马奔入王府。

    王府卫队紧随而来。

    一行四人,骑三马。风将军与破心,同乘一骑。

    “!!!”

    阿心!!!

    凉之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就要迎上去。

    “。。。”

    莫若离拉住凉之,起身将她护在身后。

    “???”

    凉之茫然,抓着莫若离的袖子摇了摇。

    “。。。”

    美人不语,只是注视着那四人的一举一动。

    其余人等下马,确是不见风将军与破心有所举动。

    “快去通知王爷,破将军伤重!!!”

    风将军焦急地吩咐王府卫队。

    “是!!!”

    卫队带头兵士得令,奔入王府内院。

    “接好将军。”

    风将军解下身上捆绑着的绳索,破心好似一个纸人般从他后背滑落,栽落马下。

    “将军。”

    另两名黑甲铁骑忙上前,接住了昏迷的破心。

    风将军也下马,查看起破心的情况。

    “!!!”

    阿心!!!

    凉之再顾不得莫若离的阻拦,飞奔上前。

    推开围在外围的卫队。只见破心安详地躺在风将军怀里,好似睡着了一般。只是面白如纸,不见丝毫的血色。脖颈处缠着厚厚的绷带,隐隐地被血渗透了。

    阿心。。。

    牵起破心的手,凉之泣不成声。

    往日温热的大手,此刻却冷的刺骨。

    摇晃着破心,凉之的嘴张了又张,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风将军实在是不忍心见到此等情景,他擦擦面上风霜感慨道:“那怪物委实可怕的很,如若不是破将军舍身相救,我们这一行人就全交代在乌兰巴托了。姑娘莫要伤心,先让王爷看看破将军的伤势。”

    “师傅!!!将军!!!”

    苏景年从内院飞奔而来。惊闻破心受伤,她心急如焚。

    不等她赶到,身后响起一声暴喝。

    “何方妖孽!!!青天白日竟胆敢造次?!!!”

    一袭绯色身影仗剑而出。龙渊长啸,蓝光激射。

    风将军怀中的破心猛然睁开双眼,一个闪身高高跃起。

    拔出身后的绯色大剑,迎击龙渊。

    “哐!!!”

    龙渊、湛卢,激动空中。

    两个破心,斗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