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89章 无题
    雪花簌簌,人已微醺。

    冰河宽广,一望无垠。

    浩瀚星海,横跨穹隆。

    苏景年撑起一把红色油纸扇,挡住风雪。她环抱着莫若离坐在冰天雪地中。

    “还要。。。”

    美眸含羞,怀中美人嘤咛了声,将手上酒盏推了回去。

    “好。”苏景年应了声,摇头浅笑。又斟了一杯酒,递给莫若离。

    酒过三巡,篝火正旺,莫若离的面颊微微泛起红晕。

    她双手接了杯盏,阖起杏眼饮了起来。

    似醉非醉的美人,清冷淡漠的风姿更添妩媚妖娆。好似一朵娇艳的雪莲,让人欲罢不能。

    苏景年深吸一口气,试图抚平躁动不安的心绪。

    红唇沁酒,咫尺可触。

    美人在怀,谁人不乱。

    嗓子干干的,苏景年只觉得有一股火在身体里躁动不安,就快把她点燃了。

    饮尽杯中美酒,莫若离缓缓睁开美眸。

    秋水若剪,醉意离迷。

    面如桃花,含羞盛放。

    美人甜甜地笑了起来,“阿难这酒好喝,我还要。。。”

    “若离。。。”

    此刻比起熊熊篝火,苏景年的眼神更加炽热万分。

    抽去美人手中空空的酒盏,苏景年俯身夺走了美人的呼吸。

    “嗯。。。”

    唇瓣交叠,美人惊得瞪大了双眸,不自觉地轻哼了声。

    满心的悸动,呼之欲出。

    苏景年清凉的唇舌辗转厮磨,轻轻吮吸着美人的红唇,大有攻城拔寨之势。

    “唔。。。”

    美人被吻得娇喘连连,羞容更盛。

    脑海中仅仅剩存的一丝清明,让莫若离恢复了些许理智。攒紧了苏景年的衣领,作势要将她推开。

    不再给莫若离拒绝自己的机会,食指勾住美人的下巴,苏景年找准时机撬开了美人的红唇。

    灵舌侵入,肆无忌惮地掠夺美人口中的琼浆。

    香滑软糯的舌头痴缠在一起,分享着彼此的甜蜜。

    攒紧的双手渐渐松开,莫若离毫无招架之力,完完全全失去了抵抗的力气。

    脑海中的清明,不复存在。

    美人阖上双眼,全身心地感受着来自苏景年的狂热爱意。

    吻得深沉,直至双双无法呼吸,双唇才依依不舍地逐渐分离。

    莫若离羞得面红耳赤,嗔了罪魁一眼。

    忙把头埋在了苏景年怀里。

    稳了稳混乱的气息,苏景年痴痴然道:“若离的酒,才好喝。”

    明白她话中的“酒”,究竟是何物。

    美人恼羞成怒,抬手捶了苏景年一拳。

    苏景年也不见躲,只傻兮兮地笑。

    转念一想,她收了收笑容。问说:“我有件事,想同若离商量呢。”

    怀中的猫咪不见抬头,只是动了动。

    极目北望,苏景年轻叹声,说:“门户。罗刹大兵压境,已将触手深入你大金腹地。而大金与北域休戚相关,唇齿相依。大金若亡,北域亦危。”

    “嗯。”美人应了声。

    见美人不欲接话,苏景年继续说:“师傅与风将军几日前已深入地区,相信不久便会传回消息。北域出兵,势在必行。”

    “?”

    美人不解,回了句:“你师傅?”

    “嗯,我师傅。”

    苏景年贼贼地笑了起来。

    “可今早我仍在王府见了将军?”

    “嘿嘿,若离见的是天山剑雪道长。”

    苏景年笑的得意,故意卖起关子。

    “骗子。”

    美人翻个白眼,不再理她。

    “诶???”

    苏景年急了,解释道:“娘子可不能如此说你相公呢!我骗了谁也不敢骗我娘子呀!真的是天山剑雪道长!”

    “那你倒是说说,为何我见到的‘将军’不是将军,而是剑雪道长?如果有半句假话,我就罚你。”

    美人弯起眼角。

    “剑雪道长身份十分特殊,无发露面。正好师傅外出打探敌情,他便用符咒化作了师傅的模样。”

    苏景年如实答道。

    “可有虚言?”

    美人佯作冷声问说。

    “没没没。”

    苏景年竖起三根手指,“我发誓!!!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呢!!!”

    “乖。”

    美人转身,笑靥如花。

    欣慰地拍了拍苏景年的脑瓜,“阿难乖。”

    “。。。”

    苏景年呆住,怔怔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怎么?”美人挑眉,问说:“阿难不喜欢若离如此么?那以后便不拍了。”

    言罢就要转身。

    “喜欢喜欢喜欢!!!”

    不等话说完,苏景年笑嘻嘻地就开始往美人怀里钻。

    “咯咯咯。”

    美人娇笑连连。

    “我不骗若离,若离也不准骗我呢。”

    埋在美人怀里,苏景年笑着说道。

    莫若离顿了顿,“嗯。”

    天边破晓的曙光亮起,地平线处的黑暗逐渐退了去。

    感受到了光线的改变,苏景年抬头望望天色。转而神秘兮兮道:“我给若离看个好东西。”

    “嗯。”

    美人浅笑,将身上的披风解了,给苏景年披上。

    爬起身,苏景年找出廿九先前留下的弓与箭。

    抽出穿云箭,站定搭弓,对天满射。

    一声鹰啼,破空出世,响彻云霄。

    “轰!!!轰!!!轰!!!”

    冰河远处同一时间响起多声轰鸣,振聋发聩。

    “咔嚓!!!咚!咚!咚!”

    几尺厚的冰层竟断裂开来,一道道裂痕自远而近,最终在河心汇聚,进而炸裂开来。

    波涛澎湃,大河奔流。冰面破碎,鱼虾翻腾。

    开河了!!!

    莫若离被眼前的景象彻底震撼了,她缓缓站了起来。

    颐晴所获情报中所言:北域王得了开河之法,可瞬间碎裂冰面。年年除夕过后,便施展此法为北域人民破冰开河。是为一年渔业之开始,寓意五谷丰登、年年有余。

    美人心中震惊不已。

    当时见了这般荒唐的言语,还曾十分不屑。可谁曾想到,一字一句竟然是真。

    如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无论如何是不会去信的。

    苏景年走上前来,牵起美人的手。

    “若离,新春快乐。”

    。。。。。。。。。。。。。。。。。。。。。。。。。。。。。。。。。。。。。。。。。。

    叶尼塞城中,灯火通明,笑语欢歌。

    狄殁大捷的战报,接连不断从前线传来。

    出师大捷,人人喜不自胜。

    城中罗刹百姓更是为了款待大军,准备起丰盛的酒宴。

    兵士们举杯畅饮,喧哗震天。

    巴普洛夫却是郁闷异常。举起木桶,连连灌酒。

    他喝得满面通红,酒嗝不断。

    大胡子与布甲前襟被酒水打湿了,他也不在意。

    “嘭!!!”

    将手中的空酒桶摔在地上,“再给本骑士、来、来两桶酒!!!你们、你们这群杂碎!!!”

    喝的实在是太多,他舌头都有些打结了。

    “遵命!青铜骑士大人!”

    身边的卫兵应了声,放下酒杯,要去给巴普洛夫拿酒。

    “你他妈了个巴子的!!!”

    巴普洛夫暴怒,一把掀翻了面前的酒桌。

    酒具摔碎了一地,不少醉酒的士兵直接被掀翻在地。

    转身抓住卫兵的脖领子,巴普洛夫叫骂道:“你、你也敢、敢戏弄本、本骑士!!!他、他个小枪兵夺了功勋,你、你也要?!!!看、看老子扯了你的皮!!!碎、碎了你的嘴!!!”

    “。。。”

    卫兵惊慌万分,目光却不在巴普洛夫身上,而在他身后。

    “干、干什么。。。”巴普洛夫转身,嘟囔道:“又、又他妈是、是哪个杂碎?!”

    伊丽莎白依旧是一身铠甲,不苟言笑。就站在他身后。

    “???”

    巴普洛夫揉揉有些模糊的醉眼,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青铜骑士大人,不认得我这个杂碎了?”

    “额!!!”

    推开卫兵,巴普洛夫跌跌撞撞忙行礼道:“天佑罗刹!!!天佑伊丽莎白殿下!!!”

    “哦~哦~哦~天佑伊丽莎白殿下!!!天佑伊丽莎白殿下!!!天佑伊丽莎白殿下!!!”

    兵营里其他士兵见状,连连起哄。

    “还认得我这个杂碎就好。”

    瞥了眼巴普洛夫,伊丽莎白跳上高台。

    振臂高呼道:“诸君!!!”

    霎时喧闹的兵营沉寂下来,众兵士纷纷立正,握拳横于胸前。

    万千视线汇聚于一处。

    伊丽莎白抽出腰间大剑,剑指苍天,威风凛凛。

    “骑士狄殁刚刚传来战报,先锋战队与敌国大军交手多次,均告大捷!!!敌方实力已然被我方探明,纵深战线时机已到!!!恳请诸君祝我一臂之力,征服蛮夷!!!十字旗不灭,必将飘扬于敌人尸首之上!!!”

    “征服蛮夷!!!十字旗不灭!!!”

    “征服蛮夷!!!十字旗不灭!!!”

    “。。。”

    巴普洛夫激动不已,挥拳呐喊。也加入到众人呼喊的行列,喊声气势如虹。

    罗刹主力,今夜尽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