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88章 铁马冰河入梦来
    大金第一勇士双膝跪地,叩首三次。

    “谢王爷!谢王妃!”

    阿什库上身伏在地上,极尽卑微之能事。

    为了十二能全身而退,他舍弃了勇士的尊严,舍弃了金国将军之骄傲。

    苏景年不回话。

    “王妃貌美,不愿为他人所见。”

    从袖中抽出早已准备好的火红面纱,苏景年为墨殇带上。

    “王爷千岁!!!王妃千岁!!!”

    台下响起应和,声浪叠叠。

    阿什库搀扶起失魂落魄的十二,忙退了去。

    结束了十二大闹的小插曲,北域王的婚礼继续进行。

    今夜过后,天下无人不知。

    北域王与完颜王妃情深似海,同心同德。王妃貌美,北域王隆宠。不愿王妃美貌为他人见得,北域王特赐面纱。

    而大金十二皇子思忆长公主,忧甚失神。错认完颜王妃为长公主,竟大闹北域王婚礼。

    好在北域王与王妃大人大量,不予追究。

    神州才免去了场浩劫。

    。。。。。。。。。。。。。。。。。。。。。。。。。。。。。。。。。。。。。。。

    “娘子,久等了。”

    苏景年端坐于黑色高头大马上,笑得邪魅。

    “阿难。”

    美人回望,报以微笑。

    月色朦胧。

    银辉下,一对新人含情对望。

    驱马上前,苏景年来到窗台。

    “若离。”一只手从黑色披风中伸出,“我们走。”

    “嗯。”

    美人浅笑,将手递了过去。

    “哈哈。”

    苏景年坏笑,躲开了美人递出的手。

    胳膊缠上美人的纤纤细腰,一个用力将莫若离揽入怀中。

    “嗯!”

    莫若离一声惊呼,顺势抓紧了苏景年的领子。

    “娘子,可要抓紧。”

    “。。。”

    心跳雷动,娇喘微微;美人柳眉攒起,嗔了她一眼。

    依旧是坏笑,苏景年一手环紧了莫若离,一手将身上披风解了下来,为美人披上。

    “驾!!!”

    双腿一夹,骏马扬蹄。

    “哈哈哈。”

    朗月无声,飞雪低吟。

    苏景年爽朗的笑声,留在风中。

    黑马脚力了得,眼前的景象飞速闪过。

    两人一马,穿梭于夜色下。北京城的灯火与喧嚣,背向而行。

    苏景年低笑,问向怀中美人。

    “若离为何不问,我带若离去哪里?”

    “。。。”

    美人不语,只是将头轻轻贴在苏景年的心口。

    紧了紧环住美人的手,苏景年笑得愈发放肆起来。

    “不问也对。正所谓夫唱妇随,若离这是认定了我。我去哪里,若离便要去哪里了。”

    美人轻笑,将头埋了起来,细声道:“无赖。”

    苏景年又是一阵大笑。

    “驾。”

    轻拍马肚,苏景年催它快些。

    “嘶!”

    黑马应了声,马蹄落下的速度更快。

    二人不再言语,静静地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穿过城郭与人群,踏过雪原与密林。

    半个时辰过后,北京城已被二人抛于身后。

    转眼望去,只有星星点点的余光,撒发着微弱的暖意。

    大河冰封,骏马溯岸而上。

    岸边远处的一个光点,逐渐放大。

    廿九安顿好行装,正在篝火旁取暖。

    远远听见了马蹄声,他赶忙从篝火旁站了起来。

    黑色大马渐渐减了速度,马上坐着的人正是苏景年抱着莫若离。

    “主人!”

    廿九跪地抱拳。

    “廿九。”

    苏景年笑着回了句,横抱着美人跳下马来。

    落地之后仍是将美人抱着,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廿九低下头。苏莫的举动过于亲密,他看得也有些羞怯。

    “一切依照主人吩咐,已经准备妥当。”

    “好,辛苦。”

    苏景年赞许回道。

    廿九推拳。起身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营地里,只剩下苏景年与莫若离二人。

    抱着美人,苏景年来到篝火旁。

    雪白的白熊皮铺展在木台上。木台旁,篝火熊熊,烈焰燃炽。

    热腾腾的美酒与羊肉撒发着阵阵香气。

    抱着美人坐了下来,苏景年回身拿起廿九准备的另一张白熊皮,为美人与自己披上。

    “娘子,我们到了。”

    苏景年笑着将怀里美人裹着的披风,轻轻掀开。

    美人眉目含羞,正望着苏景年。

    真情流露,视线痴缠。苏景年呆呆定住。

    “若离。。。你真美。。。”

    半晌后,她没头没脑地来了句。

    “傻。”

    美人羞容更盛,美眸微转,不再看向苏景年。

    “若离。。。”

    情到浓处,苏景年有些意乱情迷。

    俯身靠近美人,她眼中柔情满溢。

    闻声回望,美人冷眸中也是情潮似涌。

    两个人慢慢靠近,两颗心也慢慢靠近。

    目光从莫若离的美眸滑向红唇,苏景年阖上双眼,吻了上去。

    。。。。。。。。。。。。。。。。。。。。。。。。。。。。。。。。。。。。

    婚礼结束后,十二一行灰溜溜的回到了驿站。

    一路上,自然是得不到百姓们什么好脸色。

    这为使团本就是郁闷的气氛,更添郁闷。

    关起房门,十二缩在床脚,啜泣起来。

    今晚的一切,好似梦魇。

    苏景年冰冷的目光与渗血的伤口,历历在目。

    “叩叩叩。”

    门外响起敲门声。

    十二摇头,闷声道:“阿什库,你别管我。”

    皇甫老爷的手,驻留在空中。敲也不是,不敲也不是。

    不上不下,好生尴尬。

    “呵呵。”

    一声冷笑于他身后响起。

    十二猛然抬头。

    这笑声,包含着深深的嘲讽与挖苦。

    自小到大,时常在他耳畔响起,他是再熟悉不过。

    “废物。”

    莫拉乎尔-天旻嗤笑道。

    睨了眼躬身在一旁阴着脸的阿什库,转身离去。

    “唉。”

    皇甫老爷摇头,跟了上去。

    路过阿什库,他点点头。

    阿什库也点点头。

    十二飞奔下床,来开门扉。

    院中只得呆立的阿什库,再无他人。

    “皇子。”

    阿什库忙换了副表情,上前说:“陛下刚刚来看皇子呢。”

    “父。。。父皇。。。”

    阿什库的话语,坐实了十二的猜测。

    刚刚在门外的,真真就是大金武帝莫拉乎尔-天旻。

    苏景年莫若离失了踪影。将将对自己有所改观的父皇又一次失望于自己。

    如坠冰窖,十二彻底崩溃了去。

    两眼一黑,他一头栽倒下去。

    “皇子!!!”

    阿什库一步上前,将十二搂在怀里。

    “大夫!!!大夫!!!”

    抱起昏厥的十二,阿什库飞奔出院。

    。。。。。。。。。。。。。。。。。。。。。。。。。。。。。。。。。。。。。。。。。

    苏景年的眉眼在眼前慢慢放大,眼看着就要亲了上去。

    美人抬手,食指轻点苏景年的嘴唇,阻止她继续向前。

    “阿难,是否忘记了什么?”

    “?”

    睁开双眼,苏景年眼中满是深情与茫然。

    莫若离羞道:“今日与阿难成婚的是殇儿,并非是若离。”

    拾起美人的手,苏景年的吻温柔地落在莫若离的手背上。

    美人但凡受了丁点委屈,都让苏景年心如针扎。

    握住美人的玉手,苏景年仰头道:“苍天作鉴,黄土为证。我苏景年愿娶莫若离为妻,永世不离。我心切切,山河为媒;此情昭昭,日月同辉。”

    “若离,”望向怀中美人,苏景年动情道:“嫁给我,好吗。”

    美人坐起,环抱着苏景年。

    “好。”

    温热的气息轻轻呼在苏景年冰凉的耳廓上。一个好字,在她耳边响起。

    “若离。。。”

    回抱美人,苏景年红了眼。

    “傻。”

    抚上苏景年的后背,美人笑道:“小无赖总喜欢哭鼻子。”

    “我哪有。”

    苏景年红了脸,忙吸了吸鼻子。她狡辩道:“如若论起岁数,你才是个小丫头。”

    心想懊恼道:“怎么也算是活了两辈子,怎么就栽在了你这个小丫头手上。。。”

    美人推开苏景年,挑眉问说:“阿难可是在嘲笑于我?若离大阿难三岁。这小丫头,是在唤谁?”

    “额。”

    明显地察觉到了美人眼中释放出的危险讯号,苏景年咽了咽。

    眼珠一转,她谄媚道:“我,我是小丫头。若离说笑了,女大三,抱金砖。大三岁,正好,正好。”

    “小无赖,又胡说八道。”

    美人转身,靠在苏景年怀里,笑了起来。

    斟了两杯酒,苏景年递给莫若离。

    二人心照不宣,双手交叠,共引合欢之酒。

    玫红色琼浆化入口中,酒香醇正,甘香可口。

    “喜欢么。”苏景年放下杯盏,笑问说。

    “嗯。”美人有些惊喜,问说:“玫瑰所酿之酒?”

    玫瑰花朵酿成的酒,真可是闻所未闻。

    “嗯。”苏景年点头,骄傲道:“这酒,天下只有我一人识得酿造之法。若离若是喜欢,我便多酿些。常喝可美容、养颜,更可散瘀和血、滋阴补肾呢。”

    “这酒独特,我确实喜欢。”

    “嘿嘿嘿。”得了赞许,苏景年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

    “主儿。”

    一黑衣人凭空出现,跪于未央床榻旁。

    “说。”

    纱帐里,未央睡得正熟。永宁侧卧在她身边,正绕着她的发丝玩。

    “西疆王暴毙。”

    “知道了。下去吧。”

    “是。”

    黑衣人退去。

    “嗯。。。”

    未央皱眉,睡梦中哼了声。

    “死得好哇,死得好。”

    永宁轻拍了拍未央,低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