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87章 人生得意时,洞房花烛夜 五
    金丝龙凤盖头,缓缓飘落在地上。

    墨殇一身嫁衣,火红妖冶。

    她竖眉怒骂十二,“你看清楚!!!我可是你皇姐?!!!”

    心中是万分的庆幸,又是气愤非常。

    墨殇暗中思量:“如若不是早前公主提出由我代替她出席婚礼,此刻岂不是要血溅当场?!!!公主可是你的亲姐姐啊!!!十二皇子,你到底安得是个什么心肠?!!!是要将公主与王爷置于何地?!!!”

    “你。。。你。。。”

    十二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只觉得五雷轰顶,头脑一片空白。

    眼前的新娘子,无论横看竖看,如何看去,都根本不是他的皇姐。

    面对陌生女子的指控,十二无言以对,更无颜以对。

    苏景年受伤的手背,不断渗出鲜红的血液。

    凝视十二,她眼中是难以掩饰的失落与失望。

    千算万算,左思右想。

    她万万算不出,想不到。

    这根紧绷着无数人命运的琴弦,竟是由十二来亲手斩断。

    夫子庙那个天真、善良的少年仿佛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

    苏景年失望的眼神,看在十二眼里,好似万箭穿心。

    手中匕首跌落在地,他后退连连。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苏、苏大哥。。。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不、不是。。。”

    十二面如死灰,口中喃喃乱语。双腿一软,他跌倒在地上。

    苏景年撇开眼,不再去看十二。

    “不!!!不!!!”

    十二绝望地哭嚎起来,“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跪着爬向苏景年,他扯着苏景年的袍脚央求道:“苏大哥,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

    墨殇心中隐隐升出些不忍。

    十二皇子自幼被作为皇储培养,难免心高气傲异于常人。

    纵使血月事件爆发,完颜家急速陨落。可仰仗着莫若离的经营,他在金国朝中仍是有些分量的。

    几欲劝阻,却见苏景年毫无表示,她也只得作罢。

    台上众人都暗暗松了口气,如果新娘子被十二认作皇姐。

    无异于是将北域王谋逆抢亲之罪,公告天下。

    打了北域与北域王,一记响亮的耳光。

    北域王竟然胆敢抢亲强娶大齐太子妃、大金长公主。

    无视礼数,叛上作乱。

    如此足以颠覆神州的重磅消息,由长公主的亲弟十二皇子坐实,怕是再让人信服不过。

    届时,大金与南国势必合力出兵讨伐北域,北域必亡。

    张无忌长出了口气,松开了手中的大刀。

    他暗叹十二皇子鲁莽,怎可将表姐与亲姐都区分不清了。

    而紧接着的剧情,更是让张无忌无语至极。

    十二皇子刺杀失败,竟然随即下跪求饶,令身为军人的张无忌十分不齿。

    坐回座位,他索性自斟自饮了起来。

    蔡越儿依旧是茫然。

    思索着,这北域王的婚礼怎么好似一出大戏,让人看得云里雾里。

    达瓦惊见新娘子不是莫若离,竟然是墨殇。

    联想到十二反常的言语与举动,她瞬间了然了当中的玄妙。

    心中的震惊无可附加,她倒吸了几口冷气,连连摇头。

    望向苏景年的眼中写满复杂。

    苏景年,到底是何等的气魄与执着,才能让你为了一个女子玩弄了整个天下。

    “哼。”

    慕容雪晗冷哼一声,讥笑道:“这可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呐。莫拉乎尔家的男儿,个个都让哀家开了眼了。”

    睨了眼扯着苏景年的十二,她甩袖起身离去。

    “来人啊!!!来人啊!!!”

    王岚双膝伤势还未痊愈,坐于轮椅。老丞相气得怒发冲冠,猛拍轮椅扶手。

    严词呵斥道:“黑甲铁骑还在等甚么?!!!还不将刺客尽数拿下?!!!大金使团狼子野心!!!居然胆敢于婚礼行刺王爷王妃!!!其心恶毒!!!其心当诛!!!如有反抗者,给我杀无赦!!!杀无赦!!!”

    “是!!!”

    黑甲铁骑抽刀,上扑合围大金使团。

    台下的叫骂声更是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北域的百姓群情激愤,对大金使团要杀要剐。

    “?”

    白亭吐出口中的肉。十二方才唤新娘子作“若离”,这让她陷入沉思。

    她茫然道:“若离。。。这名字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呢。。。”

    白亭的话引起了蔡越儿的注意。

    她转头,等着听白亭的后文。

    “哦!!!”

    极力回想后,白亭猛拍大腿,“我想起来了!!!”

    那日慕容云的寝宫,苏景年是喊了声“若离”的。

    抬头看向新娘子,后知后觉的白亭一下子懵逼了。

    扯了扯身旁达瓦的袖子,白亭不解问说:“这新娘子,怎么。。。”

    怎么换了个人???

    “吃鸡!!!”

    不等白亭点破天机,达瓦抄起桌上一只熏鸡,塞进了白亭的嘴里。

    “唔。。。”

    白亭塞了一嘴的鸡肉,无法说话。

    她奋力反抗,却收效甚微。

    “敢不吃!!!”

    达瓦佯怒,手上力道更重。

    “。。。”

    白亭实在挣脱不开,又怕于达瓦的手段。

    泥菩萨过江,她不再有多余的经历去考问为何新娘子换了人。

    默默含泪,白亭抱着熏鸡乖乖地吃了起来。

    “。。。”

    蔡越儿翻她个白眼,重新将目光投向看台上的闹剧。

    大金使团人少力微,不时就被尽数擒拿。

    倒是阿什库武艺出众,徒手就掀翻了几个上扑黑甲铁骑。

    他几步奔向被团团围住的十二。

    “不!!!苏、苏大哥!!!”

    十二哭得伤心,苦苦哀求苏景年。

    黑甲铁骑上前拖拽倒在地上的十二,奈何他抓着苏景年的喜袍死死不放。

    苏景年对十二的哀求也是不忍。

    四目对望,她眼中除去失望还是失望。

    猛然回想起,方才十二竟对他亲姐起了杀心。

    莫若离是自己最为心爱、心疼之人,怎能容得他人对她生出哪怕丝毫的歹意。

    亲弟又是如何?杀我心爱之人,犹如生啖我心!!!

    苏景年眯眯眼,狠下心肠将头撇开,不再去看十二。

    “苏大哥。。。”

    苏景年的决绝,化作一记重击,直刺十二心脏。

    颓然松开了双手,十二不再反抗,任由黑甲铁骑将自己架了起来。

    “皇子!!!”

    阿什库几步赶到。

    几记重拳,驱散了围困十二的黑甲铁骑。

    见十二并无损伤,忙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黑甲铁骑见阿什库反抗激烈,便欲执行丞相的命令,格杀勿论。

    抽刀摆阵,就要扑杀十二与阿什库。

    苏景年轻叹了声。

    十二确是不对,可若是损了伤了。美人知晓了,定是要伤心了。

    她眼神示意黑甲铁骑住手。

    可古语有云:“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此时的苏景年并不知道,她做了出了一个足以为之悔恨终生的决定。

    众人得了指令,按下杀心。抚刀立住,不再上扑。

    “王爷!!!王妃!!!”

    阿什库见黑甲铁骑不再上扑,便知事情还有回转余地。

    忙抱拳跪地,秉道:“十二皇子年岁方小,不谙世事!!!前阵子长公主被贼人所劫,至今不见下落!皇子日夜思念,以至于废寝忘食,神志恍惚。今日见了王妃,想必是将王妃误以为是长公主。皇子思姐心切,冒然伤了王爷。末将恳请王爷赎罪,恳请王妃赎罪!!!”

    “狼子野心!!!”

    “滚出北域!!!”

    “你们皇子得了失心疯了!!!”

    “。。。”

    台下百姓怎会听从这等理由,叫骂声更甚。

    “好了。手足之情,骨肉连根。本王与王妃并非是那小气之人,这件事情就此作罢。”

    苏景年冷声道。

    “谢王爷!!!谢王妃!!!”

    阿什库咬牙,叩响三个响头。

    。。。。。。。。。。。。。。。。。。。。。。。。。。。。。。。。。。。。。。。。。

    明月朗空,红烛摇曳。

    飞雪飘落,玉蝶纷飞。

    莫若离靠坐于窗台,凭窗独倚。

    夜色月辉下,美人独自赏雪。

    金佩琼响,火色嫁纱被风轻轻吹起。

    一片雪花随风飘落,正正落于她手心上。

    凉意丝丝,直达心底。

    美人含笑,仰望天际。

    低声道:“母妃,落雪了。”

    马蹄叩叩,远处一匹黑色高头大马喘呼阵阵。

    闲庭信步,慢慢走近。

    “娘子,久等了。”

    马上的苏景年,笑得邪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