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85章 人生得意时,洞房花烛夜 三
    “本王确实喜欢。”

    苏景年冷笑说:“公主之才,让小王赞叹。未央姑娘之笔迹,更是神来之笔。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属实让本王看得是满心的欢喜啊。”

    手中的卷轴,于苏景年眼中,哪里还是个卷轴。

    好似个招人厌烦的烫手山芋,让人心烦意乱。

    不愿再多看一眼,苏景年就要把那“山芋”收起。

    “王爷且慢。”

    张无忌笑着摆手。

    “将军,可是还有吩咐?”

    苏景年停下手中动作,面露不悦之色。

    张无忌被这一句“有何吩咐”,噎得十分难受。

    又见苏景年黑了脸,自知是冒犯了北域王。

    可主儿的吩咐,是万万违逆不得的。

    不得不继续执行任务,他抱拳恳切道:“王爷折煞末将了,吩咐岂可敢之。只是末将不才,略识得些文墨。这首诗乃是公主最为得意之作,寓意吉祥如意,幸福祥和。末将恳请王爷应允,让末将把这‘如意吉祥、幸福祥和’朗诵给在场的诸位,与北域的百姓。愿天下人皆能承蒙王爷恩泽,富足安乐,幸福祥和。”

    苏景年皱眉。

    永宁所作的这首诗,用意之险恶,绝不只是在于藏字。

    诗句字里行间显露的相思,欲说还休,明遮暗吐。

    将这首诗送与一对新婚夫妇,挑拨离间之意实乃明显,着实恶毒!

    奈何张无忌的这一番话语,明面上言辞恳切恭谨,满口仁义。

    可谓是情浓于水,动人以情。

    暗地里却是奉承拍马,强词夺理。巧妙地将北域王与天下百姓,绑架至道义的火堆上。

    情与理,如今皆已被张无忌几句话占领了去。

    苏景年心中了然,这个请求无从拒绝。

    心虚地瞟了瞟新娘子,她有些没了底气。

    未央初/夜那档子事情当时闹得何等的严重,她至今历历在目。

    台下听闻张无忌所言,响起一片赞赏声与掌声。

    百姓们都是好奇,公主与“第一才女”所作之诗句,到底是何等模样。

    “劳烦将军。”

    苏景年不情不愿,将卷轴双手递了过去。

    “多谢王爷。”

    张无忌躬身,双手接了卷轴。

    送出了卷轴,苏景年回手牵起新娘子。

    头稍微偏了过去,用只有两人能听闻的声音念道:“辛苦了,再忍忍。那诗有毒,勿要信之。”

    新娘子的手紧了紧,大红盖头不觉地动了动。

    小声回说:“好的。”

    二人咬耳朵的动作,看在了十二眼里。

    更显得亲密无间、恩爱非常。

    心中恨意难平,十二的双手死死地搅在一起。

    卷轴重展,一首诗句于台上响起。

    众人屏住呼吸,侧耳倾听。

    一时间天地沉寂,只得爆竹声与张无忌浑厚的男声。

    “好诗啊!”

    “好诗!”

    “。。。”

    随着张无忌朗诵完毕,台下爆发出阵阵惊呼与喝彩。

    达瓦扶额。

    暗叹:“这一招借刀杀人,实在是高,实在是妙。借未央之手,杀北域王,再合适不过。杀于无形,杀得漂亮啊。”

    眼珠一转,又识破了诗中藏字的奥妙。暗叫不好。

    慕容雪晗笑了起来,提杯饮茶,挑眉看向苏景年。

    大红盖头下,新娘子的眉竖了起来。

    手中用力猛掐苏景年,新娘子的绣花鞋攀上了苏景年的马靴,用力撵挫了起来。

    “。。。”

    眼中晶莹闪动,苏景年疼得快要哭了出来。

    面上仍然是笑容可掬。

    看在众人眼中,北域王这是留下了“欣喜”的泪水啊。

    手上吃痛,脚上受苦。

    苏景年苦不堪言。

    心中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她立下重誓,有朝一日必要找永宁算个总账!

    “可以,收起来了吗?”

    苏景年吸吸鼻子,问说。

    “多谢王爷。”

    张无忌躬身,将卷轴举过头顶。

    “来人!”苏景年咬牙,指着卷轴愤恨道:“给本王好!好!收!起!来!”

    两名内侍上台,将卷轴存放好,收了下去。

    新娘子气出得差不多,逐渐卸了力。

    苏景年长出一口气。

    “大金使团?”

    内侍长面向十二与阿什库,躬身问道。

    台上目光都随着这一句话,转向十二处。

    阿什库直起上身,要站起。

    “大金之礼,由十二送上。”

    十二起身。

    不敢直视苏景年,他微微颤抖起来。

    锦州那日发狂苏景年,实在是骇人肝胆,陌生得过于可怕。

    手心藏着银匕首,缩于袖口。还是不能为十二增添些许勇气。

    颤抖于冷风中,十二显得孤立无助。

    “皇子!!!”

    阿什库拽出十二的手,低声怒道:“莫要误国!!!”

    “国。。。国。。。”

    十二细声自语,匕首的利刃扎入他的掌心。

    “十二。”

    苏景年笑唤道。

    暮然抬首,十二下意思接了句。

    “苏大哥。。。”

    “傻十二。”

    苏景年笑了起来。

    牵着新娘子,走上前来。

    十二一时局促不已,有些慌乱。

    “多日不见,十二消瘦了。”

    苏景年站定,打量起十二。

    “没、没的。”

    十二强露笑容。太多的话要讲,太多的疑惑要问。

    只是见了苏景年,便陡然败下阵来。

    阿什库起身,抱拳道:“大金贺礼不日将会到达北京。皇子因是挂念完颜王妃,日夜兼程前来祝贺。”

    苏景年冷笑。

    诘问说:“方才还听闻将军说是第一时间送上大金之贺礼,原来贺礼还是未到啊。各国皆已送上贺礼,唯独独是缺了大金,这可真是让本王徒增遗憾。”

    “末将失言。”

    阿什库自知理亏,将腰身躬至最低。

    “不过。。。”

    苏景年话锋一转,问向十二。

    说:“将军所言也对。王妃乃是金人,能得到母国之祝福,那必然是大礼一份。十二皇子与王妃又同出于完颜一脉,同气连枝,血浓于水。十二皇子带来的不仅仅是母国之祝福,更是带来了亲眷之祝福。婚姻大事,于人生而言,只得一桩。母国之祝福,亲眷之祝福,两全得之,乃为世间上最美好之福分。十二皇子,本王所言可对?”

    十二定住,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你让我,祝福你们???!

    祝福自小拉扯我长大的亲姐姐与你成婚???!

    苏景年!!!你好狠啊!!!

    见十二不作回答,阿什库忙回说:“王爷所言,千真万确。”

    “那是自然。”

    苏景年牵起新娘子,面向众人朗声道:“本王是齐人,王妃是金人。女子出嫁从夫,自今日起,王妃便随本王,也是齐人了!!!”

    台上、台下又是一片喝彩。

    阿什库叹了声。

    本是要借着王妃的金人身份来借兵,如此一来,计破矣。

    想来北域王是早就参破了计谋,步步欲拒还迎,确是以退为进。

    计破,大金危了。

    “鱼死,网也别痴想安生。。。”

    十二盯死新娘,眼底泛起猩红。

    远走北域,不顾大金。

    亲弟在前,漠然不认。

    莫若离,你的心难不成是铁打的、石做的?!!!

    多次欺骗,虚情假意!!!

    不仁不义,叛国投敌!!!

    即使如此,就不要怪十二我六亲不认!!!

    内侍长笑道:“诸国贺礼已经尽数奉上,吉时已到。”

    人群又一次热闹起来,祝福的呼声此起彼伏。

    抬手安抚喧闹的人群,内侍长笑着念起贺词:

    “乾坤易证,嘉礼初成;

    鹣鲽良缘,灼灼桃花。

    龙鸣今宵,凤飞百年;

    允称珠联之璧合,实为琴瑟之调和。

    美景良辰,佳侣共许;

    鸳盟堂约,白头结发。

    月圆花好,昌繁炽华;

    期许盛景之不负,伏愿流年之莫离。。。”

    不等贺词念完,十二突然发难。

    两步并作一步,冲着新娘扑了上去。

    “!”

    苏景年本是笑着听着贺词,余光瞥见一人上扑,下意识地闪身挡在了新娘身前。

    十二袖中匕首露了出来,冷光闪烁。

    “王爷!!!”

    “刺客!!!”

    台上台下将恐万分,却束手无策。

    黑甲铁骑蜂拥而上。

    “皇子!!!”

    阿什库也冲上前去。

    可十二与新人相距过近,阻止不及。

    说时迟那时快,本是要杀莫若离。

    苏景年却挡在了新娘身前,这十二迟疑了些。

    看准十二停顿的时机,苏景年伸手去夺十二手上的匕首。

    “!!!”

    见苏景年如此的舍身护着莫若离,十二彻底被激怒了去。

    奋力挥动手中匕首。十二大叫道:“皇姐!!!你连我都不认了吗?!!!”

    “???!!!”

    达瓦站起身来。

    阿什库呆立住。

    蔡越儿一头雾水。

    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张无忌按住腰间大刀。

    其他人更是混乱。

    慕容雪晗提起茶杯,嘬了口。不去看那闹剧。

    “嘶。。。”

    苏景年手背上中了一刀,缩手回来。

    “十二!你这是作甚?!”

    新娘冷声问道。

    “作甚?!”十二声嘶力竭道:“莫若离!!!你连我都不认了吗?!!!”

    “你给我看清楚!!!”

    新娘抬手,扯下了蒙在头上的大红盖头。

    龙凤纷飞的大红盖头,飘落于地上。

    墨殇一身嫁衣,怒不可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