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83章 人生得意时,洞房花烛夜 一
    “这位客官~”

    小李哥贼兮兮地搓着手。

    “选哪个啊”

    “选。。。选。。。”

    二麻子急的满脸是汗。

    眼珠在各色糖人间左瞧瞧,右看看。

    流连忘返。

    小李哥的货车上,扎满了刚刚出锅的糖人。

    车上挂着照明的大红灯笼,在风中有些晃动;

    空气中的味道甜丝丝,香腻腻的;

    糖人的暗影扯了又扯,好似活了一般。

    二麻子吧嗒吧嗒嘴儿,眼睛都看直了去。

    小猴抱桃,活灵活现,看得二麻子甚是喜欢。

    金蛇狂舞,机敏灵动,倒也是得了他的心意。

    一旁的张三见二麻子一脸纠结的样子,就知道他选不出东西的老毛病又犯了。

    “二麻子,”张三笑问说:“喜欢哪几个哥哥买给你。”

    “是了。”

    李四攒了攒缩在袖口的手。

    也笑说:“二麻子喜欢哪几个哥哥买给你。异乡过年,咱也不能苦了自家兄弟。”

    “真的吗”

    二麻子一脸惊喜,问说。

    “臭小子”

    李四抬手就是一个暴栗,笑骂道:“大冷天的,站了这么久了。你给老子快选”

    “嗯嗯”

    二麻子捂着脑袋,连连点头。

    “嘿嘿嘿,”转向小李哥,二麻子贱兮兮地说:“老板,我要猴儿还有蛇。”

    “得嘞~”小李哥高声吆喝,把猴子和蛇取了下来,递给二麻子。

    “您收好。”

    “嗯嗯嗯。”

    二麻子笑开了花。

    接着念道:“还有鼠、牛、虎、兔。。。”

    一口气将十二生肖如数家珍般念了出来。

    张三、李四听得一脸呆滞。

    “得嘞”

    小李哥欣喜,忙把十二生肖凑齐了一并给二麻子递了过去。

    “二麻。。。”

    李四刚要开口阻止那“失控”了的二麻子。

    “昂”

    急切地将十二个糖人一堆塞进了嘴里,二麻子含糊回了句。

    糖人太多,塞得他脸都有些变形了。

    脸上的麻子也随着皮肤,被抻开了些。

    无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二麻子问说:“咋怎莫么惹了”

    “。。。”

    李四无语,抄出手又要打二麻子。

    二人一追一打,闹腾不停。

    “多少银子”

    张三笑着摇头,手从袖口中抄出了钱袋。

    “一个五文。十二个,一共六十文。”小李笑道。

    接着又说:“不过大过年的,凡事图个喜庆吉利。客观慷慨,我也就少算些。就收一两吧,凑个整儿。祝客官新年大吉大利,发大财啊”

    “哈哈。”

    张三拿出一两碎银递了过去,笑道:“小老板年轻有为,生意经懂得不少。后生可畏啊”

    “哪里哪里。”

    小李哥接了银子,乐不可支。

    趁着李四和二麻子闹得欢快,张三与小李哥聊了起来。

    “老板。”

    两个身影走近摊位。

    “诶”

    小李忙应了声,转头望去。

    张三闻声,也转头。

    一猎户打扮的大汉,牵着一白衣的娘子正站着摊位前。

    大汉满脸胡茬,浓眉大眼。一侧的眼睛裹着白布,是个独眼龙。

    身后背着大弓与箭筒。

    小李哥定睛看了看,怎么觉着这大汉如此的眼熟。

    二人再看向那白衣娘子。

    这一看,可是了不得。

    都被吸引了去。

    白衣娘子一身雪白,外披白裘袄。

    身段高挑,气质绰然。

    双眼以下带着精白面纱,不见真容。

    一双美眸却动人心魄,无声地诉说着主人的美丽。

    “老板”

    大汉见小李哥和张三直愣愣地打量身旁的白衣娘子,有些恼了。

    皱起粗粗的浓眉,问说:“做不做生意不做走了”

    “额,做做做,做的”

    小李哥忙收起打量的目光,换上笑容。

    问说:“客官和娘子看看呐,看中哪个我来取。”

    莫若离暗暗捏了捏苏景年的手心。

    暗想:“这傻人,怎么又是恼了。”

    苏景年冲着美人呲了呲牙,面有不悦。

    哼唧道:“不许别人看我家娘子。”

    面纱下,美人勾起了嘴角。

    又握了握苏景年的手。

    “。。。”

    摊位上另外两人,看得是目瞪口呆。

    张三一个疑惑的眼神飞给小李哥。

    老板,这北域民风竟是如此彪悍

    小李哥接了眼神,冲张三点点头。两只手的大拇指对在了一起。

    客官,想来北域人民是有着秀恩爱的习俗吧。

    “哦。。。”

    张三一副了然。

    “老板,能否照着我和我娘子做两个糖人”

    苏景年理直气壮问说。

    暗骂苏景年无赖。

    美人的脸藏在面纱下,红了红。

    “能的。”

    小李接了活,忙动手捏了起来。

    不一会功夫,两个糖人捏好了。

    正是苏景年与莫若离。

    小李哥手上功夫了得,糖人捏得栩栩如生。

    “你一个,我一个。”

    苏景年见了糖人非常欢喜,将自己那个递给了美人。

    美人的糖人却被她留了下来。

    撵动手中糖人的竹签,“小苏景年”在美人眼前动了起来。

    胡子与眉毛糊了一脸,怒目圆瞪,一脸的不开心。

    与方才发飙时的神情如出一辙,看着十分的滑稽与可爱。

    美人笑意更深,眼角都弯了起来。

    苏景年瞧了瞧美人,又瞧了瞧手中的糖人。

    也笑了起来,骄傲道:“还是我娘子好看。”

    “。。。”

    美人嗔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诶”

    苏景年扔下一两银子,跟了上去。

    “诶”小李哥接了银子,扯着嗓子急道:“还没找银子呐”

    “小老板真是实在之人。”

    张三笑说:“银子不必找了。那二人衣着光鲜,举止得体,断不是什么寻常人家。小老板手艺了得,讨得了那娘子欢喜。那家的男人如此看重她娘子,想来也是欢喜。皆大欢喜,这些个余下的银子,当是得了意外之财吧。”

    小李哥想了想张三的话,笑着点头道:“客观言之有理。下次遇见了,定要送她们些糖人才好。”

    二人又聊了起来。

    李四追着二麻子跑了会。

    明明只差几步,却一直都追不上前面的二麻子。

    这可把李四气的够呛。

    跑得腿儿都软了去,他停了下来。

    拄着双膝,喘着粗气。

    骂道:“二麻子,你个龟儿子别让老子逮着了,拆了你的骨,扒了你的皮”

    “行人避让”

    远处一群人马飞驰而来。

    马队前方是开路的骑兵,金色的辇车于后疾驰。

    “行人避让”

    头马上的骑兵高声呼喊。

    马蹄无情,于集市横冲直撞。

    引得阵阵惊呼。

    行人纷纷躲避。

    摔倒又爬起的、慌乱推搡的、哭嚎的,一团混乱。

    “”

    李四见前方的行人跑的跑,躲得躲,却是猜不着原因。

    等几匹高头大马急速出现于视野,他才如梦初醒。

    明白过来大家逃跑的原因。

    想躲避开来,已经是为时已晚。

    追着二麻子跑了太久,他的腿早就软了。

    一着急,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眼睁睁看着马队冲击过了来,却动弹不得。

    “行人避让行人避让”

    打头的金国兵士见了地上瘫倒的李四,忙高喝警告。

    “二、二麻子。。。”

    死亡的恐惧,成为压倒李四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带着哭腔想要呼喊二麻子。

    嘴巴张了张,只发出了微弱的声响。

    远处的二麻子抱着买给张三和李四的驴肉火烧,本是笑的开心。

    “”

    远远望着地上的李四,就要在铁蹄之下魂断他乡。

    扔掉了手中的火烧,二麻子暴起。

    一脚飞蹬,施展轻功,冲向李四。

    “嗖。”

    一只箭矢于他身后射出,速度畸快,撩起风声一片。

    追过了二麻子,那箭笔直扎向马队头马的膝关节。

    “嗷”

    头马的关节被射穿了。

    一个趔斜,头朝下翻倒摔在地上。

    人仰马翻。

    “啊”

    马上士兵毫无防备,被摔下马来。

    翻滚连连,伏在地上半天不见动弹。

    头马一倒,马队其他的马立时受惊。

    或扬蹄发狂,或不受控制调转马头乱窜起来。

    一时间场面乱七八糟,多个士兵相继坠马。

    北域百姓早就躲避,将使团围了个圈。

    二麻子及时赶到,拎起地上的李四遁了去。

    “贼人安敢”

    一匹枣红马从马队后方飞奔而来。

    阿什库怒然,端坐马上。

    “贼人何在胆敢袭击金国使团”

    一匹失控的大马甩飞了身上的骑手,奔着阿什库冲了过来。

    阿什库夹紧胯下枣红马,眼疾手快一把揪住疯马鬃毛。

    怒提铁拳,连击马头。

    “嘶。。。”

    三记重拳下去,那马翻起白眼,口角流血,死了过去。

    松开了手中没了气息的马,阿什库环视四周逐渐汇聚的北域百姓。

    “敢做,而不敢认。非大丈夫所为诚乃耻也”

    围观众人中响起一阵掌声,“说得好,诚乃耻也”

    阿什库调转马头,循声望去。

    一猎户拍着手于人群中走出,边击掌边吆喝道:“是哪个鼠辈,胆敢惊扰了大金使团啊还不出来领罪要是惹恼了金国的将军,怕是小命难保喽”

    人群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阿什库瞄了瞄猎户身后背着的箭筒,箭筒之中的黑色箭羽竟与射中头马的暗箭一模一样。

    心下了然,是这猎户袭击了使团。

    握紧腰间大刀,阿什库就要发难。

    “金狗休要猖狂这里可是北京是北域金狗滚出去”

    人群中不知是谁怒骂了句。

    “金狗滚出去”

    也不知是谁,又一声应和响起。

    舆论一下子爆炸开来。

    人群众怒难犯,都叫嚷着让金国使团滚出北域。

    二麻子冷笑,转身遁于人群。

    他短短的两句话,就搅动了百姓的热血。

    北方的大汉一腔热血,抄家伙的、撸袖子的、回家喊人的,就要同使团一较高下。

    十二焦急地卷起辇车窗帘,望向车外。

    苏景年今晚便要成亲。

    十二日也赶,夜也赶,就是想在礼成前,再见他一面。

    “将军,这可如何是好”

    猎户一脸臭无赖的表情,摊开双手。

    “你”

    阿什库知是中了计。

    眼下形式,群情激奋。

    并非是较真的好时机。

    他只得服软,阿什库下马。

    其他士兵见状,纷纷落马。

    抱拳于胸,阿什库催动内力。

    嘹亮的声音响起,竟将烟花的轰鸣都掩盖了去。

    “在下大金飞虎上军大将军,阿什库是也北域王大婚,在下特奉旨拜见北域王为王爷送上大金之祝福与贺礼马队鲁莽,本是赶着送来贺礼,不想竟冲撞了北域人民,实属失礼。在下代马队士兵向诸位道歉诸位如有损失,大金尽数赔偿”

    “原来是给王爷送礼的。”

    “嗨,原来是误会。”

    “。。。”

    阿什库道歉并愿意赔偿损失,让人群平静不少。

    不少人退了去,少部分受了损失上前来索取赔偿。

    “将军好风度,”猎户躬身作揖,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诚乃荣也~”

    “。。。”

    阿什库被气得面色铁青,却没办法回嘴。

    只得掏出身上的钱袋,赔付马队造成的损失。

    马队其他人整理行装,搀扶起跌下马的伤兵。

    猎户抬头望了望,吹起口哨,转身离去

    “今晚夜色不错,阳光明媚。小的告辞,回家陪老婆去了。将军不必相送~~~”

    “哼”

    将钱袋直接扔给了索赔的人们,阿什库翻身上马。

    枣红马成了马队头马,疾驰而去。

    身后的马队紧紧跟了上。

    十二见辇车又动了起来,稍微松了口气。

    窗外,一猎户打扮的人与一白衣女子,闯入了他的视线。

    正是两个化成灰,他都会认得的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