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81章 十二来访难阻大婚 二
    “若离!!!”

    苏景年上前,抱住莫若离。

    在她耳边轻声笑道:“再也不用担心,看不够了呢。把你娶回家,天天看。”

    大庭广众下的亲密之举,惹得美人面上升起红霞。

    可无奈不好在众人面前拂了傻人的面子。

    捶了下苏景年,美人放弃抵抗,将头藏在了苏景年怀里。

    闷声嗔道:“无赖。。。”

    慕容雪晗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心中念道:

    阿霜,你于天上是否看到了此番景象。

    若离之美貌智慧,皆似于你。

    清冷的性子,更是像足了你。

    从此以后,有我护着她、宠着她。

    你安心吧。

    阿难与若离,走上了那条我们未曾踏上之路。

    无论结果若何。

    走过,就不会遗憾终生。

    走过,就不怕雨雪风霜。

    阿霜。。。

    轻叹一声,慕容雪晗沉溺在回忆里,久久不能自拔。

    抓抓一脑袋羊毛卷,白亭有些迷(懵)糊(逼)。

    傻人怎么喊她若离???

    不是叫完颜离若吗???

    几次要问。

    怎知道苏景年抱个没完,寻不到插话的机会。

    有问题,却又问不出。这可把白亭憋得够呛。

    “太后,王妃。”

    殿外响起倩儿的声音。

    “达瓦公主殿下、九郡主求见。”

    听见九儿与人精儿居然也正巧来请安,苏景年高兴得不得了。

    这趟南国之行,有着太多的出人意料,有着太多的阴差阳错,也有着太多的生离死别。

    百转曲折,不可思议的经历,成了一个又一个故事,一个又一个传奇。

    而故事或是传奇,自是要说给懂得的人听。

    不懂你的人,故事还是传奇永远只是不足挂齿。

    九儿与人精儿。

    一人亲似妹妹,一人同道知己。

    为妹妹,讲讲南国的风光与十里的秦淮;

    为知己,说说锦州的血战和壮士的荣归;

    一肚子话准备说,苏景年跃跃欲试。

    可接下来倩儿念出的名字,确让她一惊,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

    “破将军、仓决侍卫、天山剑雪道长、凉之姑娘、墨羽姑娘、墨殇姑娘,求见”

    师父?!

    想起了她娘亲之前说出的那些决绝的话语,苏景年心疼她师父。

    忙看向慕容雪晗,怕她又要说些难听的。

    怎知正好得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瞪了眼苏景年,慕容雪晗吩咐道:“请他们进来。”

    “是。”

    “你们不累么?”慕容雪晗挑眉,笑着问苏莫,“还要站(抱)到何时?随哀家入殿吧。”

    “不累的。”

    想都不想,苏景年回了句。

    以为她娘亲真的担心她二人站得累了。

    “。。。”

    美人无语至极,暗骂苏景年痴傻。

    猛踩了苏景年一脚,莫若离挣脱开她的怀抱。

    “哎呦。。。”

    苏景年挨了一脚,疼得呲牙裂嘴。

    “若离愿跟随太后入殿。”

    美人转身,往慕容雪晗处去。

    “乖。”

    慕容雪晗牵起美人,往内殿走去。

    进门前,不忘回头给了苏景年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苏景年呆了呆,忙也跟进殿里。

    “王妃。”

    白亭也要跟进去,却看见慕容云仍呆着。唤了声。

    “?”

    被打断了思绪。慕容云皱眉,看向白亭。

    “我们也进去吧。”

    白亭好意劝说。

    “不了。”

    慕容云苦笑,回说:“突然记起,花房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我就不随先生入殿了。”

    “哦。”

    白亭应了声,转身离去。

    “唉。”

    一声长叹于空旷的外殿响起,无比寂寥。

    慕容云抬手,将头上戴的红番花摘了下来。

    眼前的红番花,与常无贰。

    “待君一世易,君难再回头。”

    手腕微转,红番花从手掌中,滑落到地上。

    泪水也跌落眼眶,万劫不复。

    慕容云转身,离去。

    蓝紫色的红番花,遗落在原地。

    。。。。。。。。。。。。。。。。。。。。。。。。。。。。。。。。。。。。。。。。。

    “皇子。”

    阿什库手中端着羊肉,来到十二身旁。

    “吃些吧。”

    羊肉被送到了十二眼前。

    十二的脑袋微微晃了晃。

    双眼放空,呆呆地看着眼前跳动的火堆。

    愈接近北京,十二的精气神愈发的有些不济了。

    阿什库无法,坐在了他身边。

    为了诱十二吃些东西,配着马奶酒,阿什库大快朵颐盘中羊肉。

    一旁站岗的卫士见了,馋的直言口水。

    十二却不为所动,眼珠仿佛定住了一般,完全不见转动。

    阿什库见计谋并不成功,咽下口中塞满的肉和酒。

    遣散了附近把守的侍卫。

    他低声道:“皇子,切莫忘记。你我这次出行虽私下里是为了调查长公主失踪一事,可明面上却是为了劝说北域王出兵。罗刹强蛮,单凭大金一己之力,无异乎螳臂当车,根本毫无抗衡之可能。如若没有北域的援兵支援,恐怕要折损国本。皇上对皇子此次出行,抱有厚望。皇子这般不珍惜自己的身子,怕是还没见到北域王,就先病倒了;退一步讲,就算皇子硬扛着见了北域王。这般虚弱样子,恐也没有力气劝说北域王出兵。战事要紧,皇子莫要误了大金。”

    “见她。。。”

    十二的灰蒙蒙的眼中,有了些许光泽。

    阿什库冗长的一段话,听在十二耳朵里。

    只有“北域王”三个字,最是动听。

    “见她。。。”

    干咽了咽,眼底又泛起了温热。

    十二转身端起那盘被阿什库吞了一半有余的羊肉,吃了起来。

    “皇子英明。”

    阿什库笑道:“再有几日,再坚持坚持,就到北京了。”

    “嗯。”

    塞了一嘴的肉,十二哽咽回道。

    。。。。。。。。。。。。。。。。。。。。。。。。。。。。。。。。。。。。。。。。。

    白亭前脚刚刚进了内殿,一大波人也跟着进来了。

    “太后。”

    后进来的众人行礼。

    “免礼。”

    慕容雪晗笑着颔首,请到。

    “坐。”

    “谢太后。”

    众人依次坐下。

    达瓦却不老实,忙跑到莫若离身边转悠起来。

    一圈又一圈,前前后后地打量起美人。

    达瓦满眼赞赏。

    “。。。”

    美人被看得有些不自在,面上冷漠依然。

    “美!美!美!真、美!”

    达瓦双手一拍,情不自禁赞叹道。

    “嘿嘿嘿。。。”

    不等美人说什么。

    坐于莫若离身旁的苏景年,倒是笑了起来。

    脸上红扑扑的,得意的很。

    “噫!!!”

    瞟了一眼苏景年,达瓦眼中全是嫌弃。

    看向莫若离,她瞬间换了一副笑脸。

    竖起大拇指,说:“我、达瓦!你,美!”

    “殿下谬赞。”

    美人起身,要行礼道谢。

    “不、不!”

    达瓦拉住莫若离,“达瓦!离若!殿~下~不好!”

    “噗。”

    苏景年笑喷了。

    暗叹人精儿夸张的演技,还真是炉火纯青。

    白了眼苏景年,达瓦拉着莫若离坐了下来。

    问长问短起来。

    白亭惊得合不拢嘴。

    多日前救助过自己的藏族人,原本以为是富商,居然是公主殿下???

    见达瓦被莫若离吸引了去,没空找自己麻烦。

    她赶快蹑手蹑脚地溜了出去。

    九儿落座于苏景年身旁。

    可惜苏景年眼中只有莫若离,只是见她进殿之时点头笑笑。

    “阿难。”

    九儿嘟着嘴,委屈地唤了声。

    “九儿。”

    苏景年笑回道。

    宠溺地揉乱九儿的头发,她笑问说:“我走了许久,可有想我?”

    “有呢。”

    九儿点头,认真道:“每天都想。”

    苏景年笑了起来,开始给九儿讲起南国之见闻。

    那边一派祥和,谈天说地。

    这边破心一行人,无话可说。

    显得十分尴尬。

    剑雪道长一时也是诧异。

    诧异于,破心与慕容雪晗之间的疏离竟已至此。

    想了想,他决定打破沉默。

    说:“太后,别来无恙。”

    “剑雪,别来无恙。”

    慕容雪晗笑着回了句,就不再说下去。

    她嘴角扯出一抹歪笑,别有深意地看着破心与凉之。

    剑雪道长见慕容雪晗不欲与他寒暄下去。

    尴尬地抚了抚胡须,有些不知如何继续寻找话题。

    “破将军,看来也是别来无恙啊。”

    苏景年还在给九儿讲见闻,却是竖起了耳朵。

    一旦听见她娘亲开始攻击破心,随时准备将其打断。

    “何以见得?”

    破心淡淡地回了一句。

    言语间分辨不出什么情感。

    “呵呵。”

    慕容雪晗笑了起来。

    回说:“哀家见破将军抱着小之,抱得如此舒服。便做此猜想,不知道是否猜对了呢?”

    破心被问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坐在破心怀里的凉之,也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

    苏景年强忍笑意。

    暗怪她师父行事乖张。殿内那么多的空座位不坐,非要抱着凉之一起坐。

    又暗叹,我娘出手,谁与争锋。

    “小之,到哀家这来。”

    慕容雪晗笑着朝凉之招手,再补两刀。

    “当年哀家和你破心阿姨,可是给你换过尿布的。”

    “???”

    凉之羞得面红面绿,怒瞪破心。

    尿布?!!!

    “咳咳咳。”

    破心猛咳,以掩饰极度的尴尬。

    按照长幼,凉之属实该唤她一声“阿姨”。

    手却暗中用力,环紧了凉之。

    “啧啧,”慕容雪晗故作遗憾道:“多年过去,仍是这般小气。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啊。只准破心阿姨抱,不准雪晗阿姨抱喽。”

    “小九,”转移目标,慕容雪晗嘱咐说:“阿难婚期定在除夕,今日距婚期只剩不到半月的准备时间。你需协助好左相右相,操持好相应安排。”

    “九儿省得的。”

    九儿憋憋屈屈,眼泪直打转。

    回说:“九儿一定帮助丞相,把阿难的大婚办的风风光光呢。”

    “傻丫头。”

    苏景年见九儿有些委屈,揉揉了她的头发。

    笑劝说:“莫要担心劳神,一切有我呢。”

    慕容雪晗摇头。

    心中暗叹。

    如此痴傻的崽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我家的。

    既不爱,又不放。才是折磨。

    明明懂得这其中的道理。

    可换到了自己的身上,道理还是那个道理。

    当局者,却是迷。

    。。。。。。。。。。。。。。。。。。。。。。。。。。。。。。。。。。。。。。

    “咻~~~”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轰!!!”

    光点在空中绽放开来。

    万紫千红、五光十色,盛放在北京上空。

    “过年喽~过年喽~”

    一群顽童举着刚刚买来的糖葫芦,满街地乱窜起来。

    “恭喜发财啊!”

    “过年好!”

    “。。。”

    街市上,往来的人流互相寒暄、拜年,好不热闹。

    少女们或跟随家人,或结伴出行,莺莺燕燕,笑语不断。

    市集上,摊位成片,商品琳琅。

    舞狮的、舞龙的、卖艺的、杂耍的、走商的,参杂其中,汇聚一堂。

    齐人、金人、吐蕃人,今夜不分你我,欢聚在北域的王都。

    真可谓是:“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青玉案·元夕》辛弃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