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80章 十二来访难阻大婚
    “阿霜。”

    慕容雪晗走上前来。

    问说:“如若可以,是否必然离开?”

    两行清泪,诉不尽几许企盼。

    霜雪重逢,说不清非梦似梦。

    时过境迁,怕只怕生死永隔。

    莫若离听闻太后竟唤她娘亲的乳名。

    瞳孔猛地缩了缩,又恢复了常态。

    她轻叹一声,凝望着慕容雪晗朦胧的泪眼。

    “如若可以,必然离开。”

    “我知道。。。我知道。。。”

    慕容雪晗泣不成声。

    “。。。”

    不忍见她哭得伤心,莫若离冷眸微转。

    说:“她最喜欢的季节,为冬日。最乐见的天气,是落雪。最思念之人,名雪儿。”

    “我知道。。。我知道。。。”

    泪水温热,花了慕容雪晗脸上的妆容。

    伸手握住美人的手,她说:“若离。这些年,苦了你。”

    “。。。”

    莫若离摇头。

    “傻孩子。”

    完颜雪晗抚上莫若离的脸,满眼疼惜。

    说:“来了北域,就到家了。这里的一切,都为你所用。”

    美人羞红了双颊,回了句。

    “若离,只要阿难。”

    止住了眼泪,慕容雪晗破涕为笑。

    “这里的一切,自然是包含了我那不成器的小崽子。未见若离之前,我当阿难是着了什么魔障。说什么非要娶完颜孤女为妻,方才我还打算数落她呢。只是不曾想过,为了避免走漏风声,她连我这个娘亲都要诓骗。什么完颜孤女,根本就是大金国的长公主!抢亲大金长公主,再来个王府藏娇。还真是我儿的秉性呢。”

    “谢太后。”

    莫若离得了应允,含笑施礼。

    “怎么还叫太后?”

    慕容雪晗佯作不悦,问说。

    “?”

    莫若离困惑。

    “叫母妃。”

    “。。。”

    美人又是羞赧。

    鼓足了勇气,轻声唤道:“母妃。”

    “诶!乖。”

    慕容雪晗笑得欣慰,轻拍了拍莫若离的手。

    反手将头上的飞凰展翅钗抽了下来,放在莫若离手心上。

    “!”

    莫若离忙推拒。

    “乖,收下它。”

    慕容雪晗将钗又推了回去。

    “若离怎可收下如此贵重之礼物?”

    身为皇族,可谓是阅宝无数,如数家珍。

    可慕容雪晗头上的这支飞凰展翅钗,造型别致典雅,手工精美绝伦。

    绝乃是世间难见的珍宝。

    钗身纤尘不染,光泽明艳。

    保养的如此完好,可以见得主人必然是喜爱的紧。

    莫若离又要婉拒。

    “若离莫要拒绝,这本就是你完颜家的祖传至宝。”

    慕容雪晗眼中,又有泪水泛起。

    “你娘亲临别之时,将钗留了下来。如今我物归原主,愿你和阿难能够修成正果,不再分离。”

    修成正果,不再分离。

    从未奢望可以得到旁人的祝福,更何况是苏景年生母的祝福。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让莫若离感激不尽。

    幼年丧母。

    她每每想起完颜霜甯,比起怀念,更多的是对母亲惨死的悲愤与对生父天旻的仇恨。

    久而久之,母亲身上的温暖与祥和她早有些记不得了。

    如今在慕容雪晗身上,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宠爱她的母亲。

    强忍泪水,她施礼道:“若离,恭敬不如从命。”

    “好,好孩子。”

    慕容雪晗眼中,满是欣慰。

    “来,我帮若离带上。”

    金钗入青丝,凤凰展翅飞。

    “好看,真好看。”

    慕容雪晗欣赏不已,连连称赞。

    美人闻言,含羞浅笑。

    “别拦我!别拦我!”

    “阿难。。。”

    “酒鬼。。。”

    门外响起吵闹声。

    屋内二人闻声,一个对视,互相都笑了起来。

    擦擦脸上的泪痕,慕容雪晗冷声责问道:“谁家的崽子,如此的没礼貌?!”

    门外静了静。

    一个委屈的声音接道:

    “你。。。你家的崽子。。。你别想不承认。。。”

    屋内二人又是相视一笑。

    “好啦,”慕容雪晗拉着莫若离,往门口走去。“若离再不出去,我家的崽子怕是要把这王府拆了去了。”

    推开殿门,二人走了出来。

    “若离!!!”

    苏景年见美人走了出来,忙奔上前去。

    慕容云一眼便发现了莫若离的不同,她愣住。

    太后竟然将最喜爱的金钗送给了完颜姑娘。

    从她母妃手中夺过美人的手,苏景年将美人上下打量起来。

    “。。。”

    美人无语,嗔了苏景年一眼。

    “嘻嘻。”

    见美人毫发无损,苏景年乐了。

    也明白了,她母妃对婚事的应允。

    不顾他人在场。

    张开双臂,将美人环在了怀里。

    “再也不用担心,看不够了呢。把你娶回家,天天看。”

    。。。。。。。。。。。。。。。。。。。。。。。。。。。。。。。。。。。。。。。

    夜凉如水,人似微醺。

    湖水澄翠,冷月近人。

    轻舟泛驻于鄱阳湖上,随波漂流。

    “哗啦。。。哗啦。。。”

    一双玉足垂于湖水中,时不时地撩起些水花来。

    为无声的暗夜,添了些许声响。

    小舟上,小灶炉烧得红彤彤;

    清酒盛在青瓷皿中,又一次沸腾了。

    酒香随风远走,清甜扑鼻。

    未央坐在船舷上,极目北望。

    可惜夜幕深沉,纵使借了月光,目之所及,只有黑暗。

    心上人将要娶妻,娶他人为妻。

    一阵阵的失落与苦闷,又泛起于心头。

    “苏景年。。。”

    未央好似叹息般,吐出了三个字。

    湖水冰得双足已全无知觉,却是敌不过心中的凉意。

    红唇轻启,一首相思随波流远。

    “日不见君,夜不见君;

    徘徊辗转,徒增思量。

    日也思量,夜也思量;

    行也思量,卧也思量。

    思量又思量,

    不见永不见。

    望断北方,愁断肠。

    宫粉又开,宫粉又落;

    蹉跎万事,空余凄凉。

    见也凄凉,别也凄凉;

    生也凄凉,亡也凄凉。

    凄凉又凄凉,

    见了却别了。

    千杯不醉,夜满伤。”

    一只萤火,扑扑朔朔。

    微弱的亮光,跌入了她的视线,点亮了她的眼眸。

    漆黑的眸子,微微亮了些。

    未央笑了起来,伸出手去。

    淡黄色的微光兜兜转转,环环绕绕。

    蜻蜓点水般地落于她的指尖。

    只一瞬,便又飞走了。

    未央摇头苦笑。

    我于你,是否也似这般。

    浮光掠影,渴望却不可及。

    “千杯酒,怎解得了这思量。。。”

    未央慨叹。

    一件紫色外挂,披在了她身上。

    “小妹。”

    永宁浅笑,趴在她耳畔唤了声。

    叮咛道:“要着凉了呢。”

    未央的眸子暗了暗。

    摇头回说:“不凉。”

    跟着未央于船舷上坐了下来。

    永宁一手持袖,一手也划起水来。

    冰冷的湖水传来刺骨的寒意。

    永宁笑了妩媚,说:“小妹所言甚是,不凉的。”

    “?”

    蹬飞了脚上的绣花鞋,又除去了足衣。

    卷起裙裾,永宁毫不犹豫将双足也插入了水中。

    “呼~~~”

    寒意砭骨,冰得她打了个冷颤。

    未央想要劝阻。

    只是永宁的动作太快,她话到嘴边,只得作罢。

    见未央一副欲说还休的模样,

    “咯咯咯。”永宁笑开了花。

    仰望一头繁星,她得意道:“小妹今晚陪我赏月数星,不知道要羡煞多少才子风流喽。”

    “自古才子,多风流。”

    永宁闻言,但笑不语。

    “才子若无风流,也不会招惹杀身之祸。”

    未央的眼眸,彻底暗淡了下去。

    “无论是我哥哥,还是她。不风流,又怎么会。。。”

    明白未央口中的“她”,所指的是苏景年。

    “又怎么会,遇到了我么?”

    永宁笑意更深,截住了未央的话。

    未央苦笑,回说:“我哥哥自是因为遇见了宁姐姐,方改变了一生之轨迹;可她,不受任何人左右,只是钟情于那人罢了。无论是否遇到了宁姐姐,那人总会是她的死穴。”

    永宁自觉无趣。

    往后一仰,直接躺在了船上。

    星空无垠,银河浩瀚。布满眼帘。

    她嘟囔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够把盖世英雄北域王都迷得如此魂不附体?本公主不服。”

    “她呀。。。”

    未央也躺了下来。

    一袭白衣的莫若离,浮现于她的脑海。

    与苏景年有关的点点滴滴,也又被拾了起来。

    “佳人绝代,冷傲似霜。”

    未央念出了对莫若离的印象。

    又想了想,说:“怕是没有比这八个字,更适合她的了。”

    “佳人绝代,冷傲似霜。。。”

    听着未央如此描述莫若离,永宁更是对她生出许许多多的好奇。

    转念一想。

    罗刹大军已按照预期,攻陷乌拉巴托。

    大金的求援使臣,算算也该在北域王婚期前后赶到北域。

    而关于救援,是需下命令给北域王的。

    脑筋一转,她生出个一箭三雕的“好”主意。

    “小妹,能否为我提一首诗呢?”

    “诗?”

    “嗯,”永远侧起身子,笑着看未央。

    说:“一首作为北域王大婚贺礼的诗。”

    。。。。。。。。。。。。。。。。。。。。。。。。。。。。。。。。。。。。。。。。

    辇车上,十二颓废的窝在榻上。

    只是不到月余的功夫,他竟消瘦了几圈。

    面色蜡黄,目光呆滞。

    对面坐着的阿什库也是一脸倦容。

    长公主失踪后多方查探,却全然毫无头绪。着实让人焦急与沮丧。

    略作振奋,斟了一杯马奶酒给十二。

    阿什库劝说:“十二皇子莫要过于劳神,长公主失踪之地最有价值的线索便是北域王的亲信。此番皇子领了皇命出使北域,正好是个查清事实的机会。”

    “她要娶妻了。。。”

    十二似问非问。

    “唉。”阿什库叹了声,说:“自从得了北域王要娶妻的消息,皇子问了不下百次了。北域王,确实是要娶妻。”

    “她要娶妻了。。。”

    十二干涩的眼珠转了转,泪已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