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79章 霜雪重逢邪王失宠 二
    “沙沙沙。。。”

    大扫把挥动不停,地面飘落的雪花被归集成一个个小雪堆。

    放下手中扫把,取来雪铲。

    小艾子猫着腰把雪铲□□入雪堆.

    脚上用力,踹了铲子边沿,好让铲子完全没入雪堆。

    双膝一低,双臂用力。

    铲子撅起,盛满了一铲子的雪。

    扭转腰身,小艾子把铲子上的雪倾倒入身旁的木头推车里面。

    “呼。。。”

    拄着铲子歇息,他擦擦额上的汗珠。

    天气寒冷,他汗却出了不少。

    今日天气晴好,不见落雪。

    他本该休息。

    可风大不止,积了的雪又被吹的到处都是。

    落雪随风,到处洋洋洒洒。

    打扫起来让人费心费神,清理雪堆又是沉重。

    铲了整整一个上午,甬道上也不见有多么大的起色。

    “真真是件,让人厌烦的体力活啊。。。”

    小艾子望望天,叹道。

    “好你个小艾子。。。”

    远处走来一人,笑着低声自语。

    看见小艾子在望天发呆,来人起了戏弄之心。

    双手抓了一团雪,攒得紧紧实实,成了个拳头大小的雪球。

    “小艾子~~~”

    来人将雪球藏在身后,笑着唤道。

    “诶!”

    小艾子听见有人唤自己,忙回话。

    转身低腰作揖。

    “你看,我是谁?”

    来人不怀好意,一脸贱笑。

    “?”

    小艾子笑着抬头。

    “你小子!看招!”

    雪球直直飞向小艾子的脸,正好命中。

    碎成一坨,糊在脸上。

    “啊。。。”

    小艾子中了招,满脸满嘴的雪。

    “哈哈哈~”

    来人见状,大笑不止。

    “呸呸呸。。。”

    小艾子吐出塞在嘴里的雪,用袖子将脸上的雪擦了去。

    “大爷的!!!小园子!!!”

    小艾子弯腰抓起一堆雪,团了团,就往来人身上扔。

    “诶~~~你大爷正是园公公我啊~~~”

    小园子闪身躲开雪球,更得意了。

    也抓了雪,反击小艾子。

    “去去去!休要胡说!王爷继位后就废了敬事房,哪里还有什么公公!叫内侍才对!”

    俩人玩的开心,一团团雪你来我往。

    “诶?”

    小艾子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侧耳倾听。

    “咋?”

    小园子也停了下来,被打扰了雪战的兴致,他有些不高兴。

    问说:“弄啥嘞?”

    “有人在唱歌。”

    “啊?”

    小园子扔掉手中的雪团,惊讶道:“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王府唱歌?你莫不是听错了吧?”

    “你听。”

    小艾子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小园子莫要说话。

    远处歌声,随着寒风飘扬而来。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把我画在那月亮下面歌唱。

    为冷清的房子画上一扇大窗,

    再画上一张床。

    画一个姑娘陪着我,

    再画个花边的被窝。

    画上灶炉与柴火,

    我们一起生来一起活。

    画一群鸟儿围着我,

    再画上绿岭和青坡。

    画上宁静与祥和,

    雨点儿在稻田上飘落。

    画上有你能用手触到的彩虹,

    画中由我决定不灭的星空。

    画上弯曲无尽平坦的小路,

    尽头的人家梦已入。

    画上母亲安详的姿势,

    还有橡皮能擦去的争执。

    画上四季都不愁的粮食,

    悠闲的人从没心事。

    我没有擦去争吵的橡皮,

    只有一支画着孤独的笔。

    那夜空的月也不再亮,

    只有个忧郁的孩子在唱。

    为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

    (歌词来源---《画》---赵雷)

    歌声由远至近,悦耳动听。

    歌词朴实无华,天然去雕饰。

    却道尽了,人世间的希冀与孤寂。

    俩人不由得,听入了迷。

    “好听么。”

    呼出的白气,在口边盈盈绕绕,又散了去。

    苏景年被冷风吹得鼻子红红,耳朵红红。

    面上却挂着笑,恰似灼灼桃华。

    “嗯。”

    美人藏在披风里,看不清表情。

    “嘻嘻。”

    苏景年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起来。

    “有了若离,阿难再也无需画个姑娘了。”

    一双素手从披风中伸了出来,捂上了苏景年的双耳。

    “傻。。。”

    冰冷的温度透过莫若离的手心,传了回来。

    傻人的一双耳朵,冰的一塌糊涂。

    “外面冷!”

    苏景年摇着脑袋,躲避美人温暖的双手。

    “若离快把手放回去,要冻坏了呢。”

    揪住苏景年四处逃窜的耳朵,美人的语调冷了下来。

    “听话。”

    “哦。。。”

    苏景年撅着嘴,没了脾气。

    乖乖听话不再乱动,让美人为自己捂热耳朵。

    温暖的触感,温柔的揉弄,从耳廓传来,直达心底。

    暖得苏景年的心里,有些痒痒的。

    美人的玉手裸/露在风里,这让苏景年有些心疼。

    她加快脚步,快速通过甬道,往慕容云寝宫小跑去。

    “王爷!”

    小艾子和小园子见苏景年远远跑了过来。

    忙后撤到甬道边上,跪地垂首,一副谦卑模样。

    “好。”

    苏景年应了声,马不停蹄地跑了过去。

    二人待苏景年没了影,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诶诶诶,”小园子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起来,扯着小艾子的衣袖问说:“听说了么,听说了么,王爷要娶大金的贵族做正室了!听议事厅的侍卫传说呀,太后和大臣们反对的很!可咱们王爷力排众议,甚至挨了军棍都认定了要娶。最后太后与大臣们无法,这才应允了呢!刚刚王爷抱着的,莫不就是咱未来的王妃?!”

    越说越是激动。

    小园子得了这天大的八卦,兴奋得够呛。

    “听说了!”小艾子不屑道:“这事早就传开了!大家都说,‘铁树开花水倒流,王爷娶妻头一遭。’”

    “嗯?”小园子愣了愣,问说:“王爷早就娶了侧王妃,怎么说是娶妻头一遭?”

    “这里面的奥妙,只有北域王府的老人才知道哩。你这新来的和尚,不识得经呢。”

    小艾子有些嫌弃,讲解道:“侧王妃是当年太后硬指给王爷的,并非是王爷主动迎娶的呢。所以说,娶妻是头一遭。”

    “这样啊。。。”

    小园子听完后,一脸了然。

    拍了怕膝盖上沾着的雪,小艾子继续说道:“王爷继位多年,除侧王妃之外,再无妻妾。二人大婚多年,毫无香火。早前流言传得厉害呢,说咱们王爷好那口子。如今看来,真是一派胡言。并无迎娶他人,大概只是因为咱们王爷眼光高吧。如今这般痴情强硬要娶,想来也是动了真情了。你瞧那方才,王爷把怀里的人裹得严实,自己倒是冻得满面通红。这未来王妃在王爷心中的分量,怕是远远超过侧王妃哩。”

    小园子想了想,觉得十分有道理。

    接道:“坊间传闻不可信之啊。王爷天人之姿,眼光高些总是对的。。。”

    小艾子点头,转过身去。

    九儿领着达瓦和仓决正站他在身后。

    “九郡主?!”

    也不知道九儿是站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否听见了刚才他与小园子的对话。

    枉议主子,论罪可是当斩啊。

    小艾子吓得忙要下跪。

    小园子闻声,也跟着要跪。

    “免了。王爷去了哪里?”

    九儿的脸上,阴云密布。

    “回九郡主。”小园子一脸谄媚。

    笑着接道:“王爷方才抱着王妃,往那边去了。”

    小艾子大惊,想要去拦住小园子。

    可惜为时已晚。

    故意加重了“王妃”二字,小园子一脸媚笑。

    说完了指了指苏景年离去的方向,正是慕容云寝宫的方位。

    “知道了。”

    九儿脸色更是阴沉。

    回头说:“达瓦姐姐,阿难看来是去给太后请安了。我们也去。”

    “好。”

    达瓦应了声,上前去牵九儿的手。

    九儿扯出一抹苦笑,不再说些什么。

    三人往慕容云寝宫行去。

    “园子,”小艾子语重心长道:“你这样口无遮拦,要惹出大祸的。”

    “切,”小圆子不以为然,说:“北域王府的主子们个个宅心仁厚,哪里来的什么大祸。”

    “你啊。。。”

    。。。。。。。。。。。。。。。。。。。。。。。。。。。。。。。。。。。。。。。。。。。

    墨羽气鼓鼓地走在前面。

    墨殇低着头,跟在她后面。

    刚刚突然被墨殇抱了起来,着实让墨羽气炸了。

    训斥了墨殇好半天,才想起来去追苏景年与莫若离。

    结果北域王府太大,跟丢了苏景年。

    现下两个人好似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走。

    行着行着,来到一处幽静的小园子。

    嫣红的牌匾上,烫金字写着“无心”。

    回头瞪了眼墨殇,墨羽推门而入。

    。。。。。。。。。。。。。。。。。。。。。。。。。。。。。。。。。。。。。。。。。。。。

    苏景年一路小跑,抱着莫若离进了慕容云的寝宫。

    来到了寝殿前。

    喘着粗气,她将怀中的美人慢慢放了下来。

    解开美人身上披风的系扣,苏景年把披风抱在了怀里。

    “王爷。”

    倩儿上前行礼。

    见了倩儿,苏景年顺势把披风递了过去。

    稳稳气息,她吩咐说:“带我,去见太后。”

    “是。”

    倩儿转身冷笑,领着苏景年和莫若离进了外殿。

    哑叔躲在远处,深深地望了望。

    目送苏景年进了殿,哑叔擦了擦眼角渗出的泪水。

    蹲下身子,两只手抄在一起,缩在墙角。

    寝殿内,温暖如春,香薰弥散。

    “三八带俩六~~~”

    慕容云望了望手中的牌。一手的对子,有些失望。

    “过。”

    “。。。”

    慕容雪晗挑眉,不语。

    “嘿嘿嘿。”白亭的眼睛亮了亮,舔舔手指,又扔出五张牌。

    “三九带俩十~~~还剩一张。”

    “过。”

    慕容云感叹,居然又输了。

    “四个七。”

    慕容雪晗轻描淡写,扔出四张牌。

    “。。。”

    白亭咽了咽,心虚地瞟了眼手中剩下的牌。

    一张二。

    鉴于大小王都已经出了,她又挺直了腰板。

    底气十足道:“过!”

    “一对三。”

    慕容雪晗望着慕容云,笑了起来。

    “一对四。”

    慕容云大喜,忙接了过来。

    接着一口气将手中的对子全打了出去。

    “额。。。”

    白亭呆住。

    “白姑娘,承让啊。”

    慕容雪晗提袖掩面,打了个哈欠。

    “再来一局!决战到天亮啊~”

    白亭推了推脸上的眼镜,开始洗牌。

    “太后,王妃。王爷与完颜姑娘,前来请安。”

    门外响起倩儿的声音。

    “酒鬼???”

    白亭喜出望外。

    扔下手中的牌,往外殿跑去。

    瞥了眼慕容云,见她只是脸色暗了暗,并无其他异常。

    “知道了。”

    慕容雪晗应了声,起身来到凤榻上,坐了下来。

    “母妃。。。”

    慕容云怕她又不给苏景年好脸色,唤了她一声。

    “我自然有我的分寸。”

    不愿与慕容云说太多,慕容雪晗闭目养神,不再言语。

    慕容云叹了声,坐了下来。

    “酒鬼!!!”

    白亭一路飞奔,出了内殿。

    见苏景年牵着莫若离,正跟着倩儿往内殿走来。

    二话不说,直接扑过去。

    “酒鬼!!!”

    白亭晃着一脑袋羊毛卷,往苏景年身上蹭去。

    “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都要无聊得快要狗带了!!!”

    “哈哈哈。”苏景年被白亭逗乐了。

    揉乱白亭一脑袋的乱发,苏景年笑说:“先生天马行空,怎么会无聊呢。”

    “。。。”

    莫若离有些不悦,傻人竟然与其他人这般亲昵。

    暗暗捏了捏苏景年的手,想让苏景年稍微介绍一下来人是谁。

    “?”

    苏景年感受到了手中的力道,转头投去询问的目光。

    “。。。”

    美眸微转,莫若离刻意避开了那目光。

    “???”

    苏景年更是摸不着头脑,“若离?”

    “。。。”

    苏景年如此的不得要领,让莫若离头疼不已。

    甩开苏景年的手,

    “莫要再耽搁。”

    扔下冷冷的一句话,美人独自离去。

    “诶!”

    苏景年不知美人为何突然发了火,忙追了上去。

    白亭抓了抓头发,也跟了上去。

    三人前后脚,入了内殿。

    “母妃、云姐姐。”

    抢在最前面,苏景年首先躬身施礼。

    毕恭毕敬。

    “我回来了。”

    “离若,给太后请安,给王妃请安。”

    莫若离施礼。

    慕容云颔首。

    小人儿离家许久,又瘦了许多。

    转眼看向与苏景年一同进门的白衣女子。

    心中惊叹,莫若离的容貌竟是美到了此种境地。

    她平素里自认为也是身姿出众的美人。

    可见了莫若离,方知道什么叫“自惭形秽”。

    “起来吧。”

    慕容雪晗应了声,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一朵雪莲,傲然盛开在她眼里。

    这景象,时常萦绕在梦里。

    多年依稀,如若隔世。

    慕容雪晗从凤榻上缓缓站起。

    “母妃?”

    苏景年上前,挡在了莫若离身前。

    慕容雪晗的眼神死死定在莫若离身上,这让苏景年起了些许敌意。

    “你,什么名字。”

    不理会苏景年。

    极力地掩饰着频临崩溃的情绪,慕容雪晗问说。

    “完颜离若。”

    “呵呵呵。”

    慕容雪晗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吩咐道:“你们都下去,我有些话要单独同完颜姑娘说。”

    “不行!”

    苏景年断然否定,怒道:“她在哪里,我便在哪里。谁也别妄想把她从我身边抢走!”

    白亭抓抓乱发,有些尴尬。

    酒鬼貌似和她妈妈之间,有着什么矛盾。

    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她一个外人。

    哪里好意思再掺和下去,白亭寻了个机会,灰溜溜地溜了出去。

    慕容云也不知该如何挽救这突然冷到了极点的气氛。

    劝道:“阿难,我们去门外。。。”

    “不行。”

    苏景年见是慕容云来劝,语气缓了缓。

    说:“云姐姐莫要劝了。别的事情我能依,唯独这件事不行。”

    暗中握住了莫若离的手,苏景年满手心都是冷汗。

    天底下只有三人知道,北域王女子之身份。

    她师父,莫若离,还有就是生她养她的母亲。

    古时礼教森严,风化未开。

    女女成亲这样的荒唐之事,常人的父母哪里接受得了。

    虽然慕容雪晗于众大臣之前,力挺苏景年迎娶莫若离。

    可人后呢?

    她母妃的手段之高超,苏景年心中最是清楚。

    她更清楚的事情是。

    无论如何,她都无法再次去承受失去莫若离的痛苦。

    她已经输无可输了。

    “小崽子放心。”

    慕容雪晗瞥了眼苏莫紧握的手,调笑道:“你娘亲我,是不吃人的。就算是吃,也不会吃自己没过门儿的儿媳妇。云儿与我做个见证,今儿倘若完颜姑娘少了根汗毛,我任凭小崽子发落。”

    “母妃!”

    慕容云花容失色。

    慕容雪晗这话,说的确实是重了。

    “呵,”苏景年歪笑起来,问说:“母妃此话不妥。儿子再是混账,怎敢发落母妃?!”

    慕容雪晗傲慢的态度,惹恼了苏景年。

    她还要继续开火。

    手中又感受到了来自美人的力道,苏景年转眼看向莫若离。

    “阿难于门外等我。”

    “!”

    苏景年瞪大了眼睛,就要反驳。

    “听话。”

    美人冷声命令道。

    柳眉微攒,面有不悦。

    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噎了回去,苏景年憋得十分难受。

    “好。”

    苏景年咬牙道应道。

    “母妃。”

    松了莫若离的手,跪了下来。

    铁拳攒紧,苏景年低下头颅。

    “母妃,儿子。。。求你。。。”

    “求我什么呢?”

    慕容雪晗佯作困惑,问说:“我儿北域王者,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求我这老太婆个什么呢?”

    “求你。。。求你。。。成全。。。”

    不忍再开苏景年遭受折磨,慕容云也跪了下来。

    求道:“母妃,就成全了阿难与完颜姑娘吧。”

    “啧啧,”慕容雪晗连连咋舌,问说:“怎么连云儿也这般胡闹?我何时说过,不成全于她们?只是有些闺房之话,需祝嘱咐嘱咐完颜姑娘罢了。完颜氏人丁稀少,完颜姑娘出嫁与过门,皆在北域。北域王族是她的婆家,这娘家嘛,就由我慕容氏代了。如何?”

    苏景年惊得说不出话来,无从判别慕容雪晗的话语是有几分真心实意。

    “太后处处为离若着想,离若谢过太后。”

    莫若离施礼。

    起身对苏景年说:“阿难,莫要再胡闹。门外等我。”

    “哦。”苏景年极不情愿的应了声。

    慕容云主动上前,牵起她出了内殿。

    莫若离看在眼里,又是一阵醋意。

    殿门合上,屋内只剩两人。

    “阿霜。。。”

    慕容雪晗上前,颤声唤道。

    眼眸中饱含热泪,她问说。

    “如若可以,是否必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