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78章 霜雪重逢邪王失宠 一
    “唉。。。”

    莫若离皱眉轻叹。

    天亮之时,她就已经从梦中醒来。

    只是贪恋着苏景年温暖的怀抱,才故意装作还在睡。

    虽未睁开眼睛,可苏景年的一举一动、“胡言乱语”,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如今被墨羽打扰,心里有些不快。

    “知道了。。。”

    美人冷声应了句。

    美眸轻启,又阖上了。

    往苏景年怀里钻了钻,莫若离寻了个舒服的位置。

    “。。。”

    苏景年猛咽口水。

    脑海里一片空白,整个人懵掉了。

    身体又僵成了一块木头,她手足无措。

    “噗通。。。噗通。。。噗通。。。”

    怀中的美人听着苏景年愈发急促的心跳,红唇勾起。

    “阿难。。。”

    仰头望向愣住的傻人。

    “这里。。。”

    美人的玉手从苏景年的腰上滑落,指尖轻轻戳中苏景年的心窝。

    佯作困惑,问说:“为什么,声响如此之大?”

    “额。。。因、因为。。。”

    美人轻点的心窝处,一种过电般的酥麻感骤燃生成,迅速蔓延至全身。

    苏景年窘迫到了极点,面红耳赤。

    “傻。。。”

    美人低下头,枕在苏景年的胳膊上。笑了起来。

    美人笑的开心。苏景年见了挠挠头,也跟着笑了起来。

    抓住莫若离的手,抚上自己的心口。

    “因为这里住着一只小耗子。”

    “小耗子?”

    好奇心被激发了起来,莫若离抬头问说。

    “嗯。”

    苏景年柔情似水,低眼浅笑。

    说:“一只暴躁的小耗子。”

    莫若离又被苏景年的“疯言疯语”逗笑了,问说:“你怎么知道,是只暴躁的小耗子?”

    苏景年收了笑容,故作正经。

    低头嗅了嗅美人的青丝。

    莫若离被苏景年突然起来的亲密动作,惹得脸红红。

    眼珠转了转,苏景年笑说:“闻见了你的香气,小耗子就高兴的不得了了呢。还说不是一只暴躁的?”

    “胡说八道。。。”

    莫若离翻她个白眼,不再理她。

    心里却甜的很。

    想起了墨羽方才的通报,苏景年试探问说:“等会,我带你去见我娘亲。”

    “嗯。”

    不做多想,莫若离应了声。

    “咳。”

    苏景年轻咳了声,不敢看向美人的双眸。

    努力了几次,才将困在喉咙的声音发了出来。

    小声道:“婚期。。。定在了除夕。。。”

    声音小极了。

    如果不仔细听,怕是真要以为是蚊子在“嗡嗡”作响了。

    “嗯。。。”

    把头深深地埋在苏景年的颈窝里,美人又是应了声。

    虽是不见美人认同,但是也不见美人反对。

    苏景年大喜过望。

    不敢追问美人,这是不是一场梦。

    苏景年猛掐了自己一把。

    用力过大,疼得她眼泪都要飚了出来。

    “不是梦。。。”

    苏景年激动万分,口中喃喃自语。

    “不是梦。。。”

    抱紧了怀中的人,苏景年喜极而泣。

    喜悦把她心中填得满满登登的。

    溢出来的部分,就化做泪水,从眼中泛滥而出。

    苏景年呜咽道:“如果,时间能静止于此刻。。。那是有多好。。。我们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听着苏景年傻傻的话语,莫若离无比的心疼。

    药石无医,纵使无药可医。

    傻人别怕,无论生死。

    若离永远陪着你。

    回抱苏景年,轻轻抚顺她的后背。

    莫若离哄道:“我在。”

    “嗯。”

    苏景年点头。

    可泪水止也止不住,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地从她眼中落下。

    “傻。”

    提起袖子,莫若离帮苏景年擦起眼泪。

    “干什么。。。总说我傻。。。”苏景年嘟嘟囔囔,一脸不忿。

    停下手上的动作,莫若离反问说:“阿难的娘亲,性子如何?”

    “。。。”

    苏景年略微想了想。

    皱眉摇头,一副苦脸说:“我娘亲,脾气不好。。。”

    “那真是可惜了。”

    莫若离轻叹一声。

    “不不,”苏景年收起眼泪,拍着胸脯。

    “若离别怕,我护着你!我娘亲虽然脾气不好,可是奈何我不得的!”

    “噗呲。。。”美人又笑了起来。

    “???”

    苏景年不明白,美人笑从何来。

    “还说不傻。”莫若离捏了捏苏景年的脸蛋,起身下床。

    “第一次请安,就迟了几个时辰,日后是要如何相处?”

    美人转身,笑问说:“阿难能护得了我一时,可能护得了我一世?”

    “一世。。。”

    苏景年呆呆地望着莫若离,舌头打了结。

    “阿难是否要羽儿为你更衣梳洗?”

    见苏景年又一副痴痴傻傻的呆样,莫若离故意问说。

    “不不不不不不!!!”

    苏景年连连摆手,极力否决莫若离的这个提议。

    墨羽刁蛮的样子,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让那刁蛮的小丫头来给自己更衣梳洗?!

    “噫!!!”

    苏景年稍微想了想,只觉得阵阵恶寒袭来。

    叽里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拉开衣柜熟练地翻出自己的衣物。

    她穿起衣服。

    今日给太后请安,需着正式的虬龙袍子。

    袍子大襟上的排扣很多,有些扣子需要扭转身体才能够得到。

    因为背部有伤,苏景年怎么系都觉得别扭。

    系了几次,都是失败。

    苏景年有些沮丧。

    之前系扣子这样的事情,都是留给忠耀做的。

    彼时熟稔无间的二人,一人归来,一人不再。

    心中愈发的有些伤感了。

    “该死的扣子。。。”

    苏景年咬牙嘀咕道。

    莫若离见她的脸色有些不对,又听见她与扣子“吵架”。

    便主动上前,帮她系扣子。

    玉手巧弄,不一会就把扣子都系好了。

    又帮苏景年平整了衣衫。

    苏景年笑了起来。

    说来奇怪,心中的愁绪好似身上衣衫上的褶皱,被莫若离的双手神奇地抚平了去。

    “阿难先去外殿等我,可好?”

    “嗯!!!”

    苏景年猛点头。

    拿起自己的那件雪豹披风,又多看了美人几眼。

    苏景年往外走去。

    推开内殿殿门。

    墨羽与墨殇二人,正躬身立于殿门两侧。

    “嘿嘿嘿。”

    苏景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墨羽姑娘,麻烦为你家公主洗漱了。”

    “。。。”

    墨羽不接话,也不抬头。

    “墨羽姑娘?”

    苏景年以为是自己声音小了,便伸着脑袋凑过去唤墨羽。

    墨殇不忍地闭上了眼睛,为苏景年念起大悲咒。

    “臭不要脸!!!半瞎无耻!!!”

    等到苏景年离自己足够近了之后,墨羽猛地踩了苏景年一脚。

    踩完撒腿就跑,跑进殿里。

    “哎呦!!!”

    苏景年疼得抱着脚满地直打转。

    距离太近,她无法躲避墨羽的“无影脚”,生生挨了这结结实实的一脚。

    “阿弥陀佛。。。”

    墨殇走了过来,意味深长道:“苏、啊不。王爷,自作孽,不可活啊。。。”

    言罢摇头,也进了殿里。

    苏景年欲哭无泪,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自言自语道:“闹哪样嘛。。。”

    半个时辰后,

    莫若离换上新衣,梳洗完毕。

    美人轻启莲步,移出内殿。

    “若离!”

    苏景年见了美人,忙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迎了上去。

    “嗯。”

    将怀中捂得暖暖的披风,披在了美人身上。

    苏景年将披风系得紧实,又把帽子帮莫若离戴了上。

    “我们走。”

    苏景年笑着伸出手。

    “。。。”

    美人含羞,将手递了出去。

    不顾莫若离身后墨羽杀死人的目光,苏景年牵起莫若离往殿外走去。

    漆红的木门开启,一阵冷风灌入。

    午后日光正好,冷风阵阵。

    昨夜的雪积了下来,院子里一片洁白。

    深深吸了口冷冽的空气,苏景年是说不出的愉悦。

    牵起美人,要往慕容云的寝宫走去。

    踏出第一步后,她皱起了眉。

    不再前行。

    “?”

    美人也停了下来。

    原来昨夜之雪虽是停了,可风还在。

    北方将雪花卷得飞散,在地上聚合成一层薄薄的积雪。

    内侍与婢女们打扫得再是干净,还是会有些积攒。

    苏景年穿着马靴,不觉什么;可若是换做莫若离踩在上面,怕是要着凉了。

    “王爷。。。恕罪。。。”

    远处负责打扫的几名内侍见苏景年被积雪惹得脸色难看,赶忙小跑上前。

    争先恐后地求饶下跪。

    争得太过激烈,几人摔倒在了一起。

    有上有下,混作一团。

    “哈哈,”苏景年笑了起来,说:“无罪无罪。还有功呢。”

    言罢,转身横抱起莫若离。

    苏景年一脸骄傲,说:“天冷路滑,我抱着若离。”

    “。。。”

    躲在了苏景年宽大的披风里,莫若离锤了苏景年一下。

    “哈哈哈。”苏景年笑了起来。

    大步离去。

    摔倒的内侍被这番景象羞得,一个个都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殇!!!”

    墨羽被气得直跺脚,“你看她啊!!!”

    死半瞎!!!臭半瞎!!!居然敢抱着公主招摇股市!!!

    “。。。”

    墨殇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墨羽,问说:“真的么。。。”

    “???!”墨羽气急了,骂道:“那两个大活人,哪里还有假的?!”

    “哦。。。”

    墨殇不再犹豫,学着苏景年一把横抱起墨羽。

    追了上去。

    “墨殇!!!!!!”

    一声狮吼,响彻北域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