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77章 相看总不厌
    耷拉着脑袋,抱着被子。

    苏景年乖乖听话,回到了床上。

    与莫若离擦肩而过,心虚地抬头,偷偷瞟了一眼美人。

    怎知正好与美人不期而遇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

    四目相对,真情流露。

    “!!!”

    不愿被苏景年看到窘迫的神情,莫若离极不自然地把头撇开。

    美人刚刚稍微降温的脸,又烧了起来。

    苏景年见美人竟连与自己对视都如此的抵触,心情陡然跌入谷底。

    万念俱灭,心如死灰。

    不敢再去看美人,她讪讪地笑了笑,走回床上。

    失了魂似的抱着被子,苏景年呆呆地坐着。

    脑子里空空荡荡的,全无思虑。

    心里则酸涩发胀,连鼻子都有些酸了。

    身后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她也不回头。

    “坐好。”

    “哦。”

    苏景年挪了挪身体,整个背部对向莫若离。

    “嚓、嚓。。。”

    剪刀游走在她身后。

    伴随着金属冰凉的触感,苏景年身上裹着的白布被一层一层的逐渐剪开。

    生怕弄疼了苏景年,手上的地道都比平时轻了许多。

    莫若离小心翼翼地剪着。

    条形状的开放式伤口,遍布苏景年的后背,已经根本找不到一寸完好无损的皮肤。

    白布层层严密地包裹着苏景年,将她缠得好似个密不透风的粽子。

    许多血水已经凝固,成为暗黑色的血块。

    连同白布一起粘连在伤口处。

    要想撤下白布,必须用力将血块从伤口处剥落下来。

    稍微一撕扯,密密麻麻的伤口便再次裂开,鲜血横流。

    一边极力轻柔地撕下白布,一边用准备好的新布帮苏景年擦拭患处与污血。

    莫若离屏住气息,只怕手稍微重了会增加苏景年的痛苦。

    心疼问说:“疼么。。。”

    “嗯。”

    苏景年轻声应了句,就没了下文。

    听苏景年喊疼,莫若离只觉得心如针扎。

    “是谁。。。”

    美人的声音冷到了极点。

    “。。。”

    苏景年只摇头,不答话。

    回想起了破心曾掌掴苏景年,将傻人的嘴角都扯开了。

    “可是亲近之人为之?”

    莫若离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次也是破心伤了苏景年。心里是恨极了破心。

    “嗯。”

    “。。。”

    只觉得心中有一股火在熊熊燃烧。

    已经做好了去找破心理论的打算,莫若离强压怒火。

    沉声问说:“可是你师父?”

    “。。。”

    苏景年摇头否认,却不说是谁伤了她。

    傻人憋憋屈屈的委屈样子,彻底惹怒了美人。

    愤然扔掉手中染血的白布。

    美人责问道:“不是你师父,那是谁?!!!为什么要下这么重的手?!!!有人打你,你为什么不知道躲呢?!!!”

    “。。。”

    苏景年略作沉默,闷声说:“若离,是不是讨厌我了。。。”

    讨厌我,与你同为女子。

    却又喜欢于你。

    “???”

    莫若离被问得愣了愣。

    “你别讨厌我。。。”

    苏景年的眼泪掉了下来,水花晶莹,绽放在棉被上。

    莫若离见苏景年哭得伤心,双肩一耸一耸的,更是心疼。

    心想,天气寒冷,傻人身上不着丝缕。

    再耗下去,怕是要着凉了的。

    又暗骂苏景年傻得彻底,哪里会有人因为对方受了伤,就讨厌她的呢。

    手上的动作加快了些。

    美人专心致志地将金疮药轻轻涂抹在苏景年背部的伤口上。

    苏景年哽咽说:“不是存心欺骗于你。我喜欢你,这与我是男子还是女子都全无关系。我只是喜欢你,不能自拔的喜欢你。。。”

    “。。。”

    莫若离定住。

    苏景年的“表白”太过突然,又太过直白。

    只听得她心中小鹿乱撞,面上含羞。

    嗔了苏景年一眼,她继续上药。

    “你会不会觉得我。。。让人厌恶。。。”

    厌恶?

    怎么越听下去,越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头。。。

    停下手中的动作,莫若离皱眉问说:“阿难何意?”

    “就是。。。”苏景年吸吸鼻子,说:“会不会。。。觉得。。。我让人恶心。。。”

    “胡说些什么呢?!!!”

    莫若离有些急了,问说:“阿难何以竟会如此看我?”

    苏景年猛地转过身来,泪眼朦胧。

    嘟囔道:“我与你同是女子,还喜欢你。。。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很恶心。。。”

    苏景年转身的动作实在太快,根本没有给莫若离躲避的机会。

    胸前空无一物,苏景年雪白的肌肤就暴露在美人眼前。

    “你。。。你。。。”

    莫若离的脸爆炸了。口中句不成句,词不成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目光不自觉地被苏景年胸前的美景,吸引了去。

    “?”

    苏景年搞不清楚状况,顺着莫若离的眼神,她也低头看去。

    胸前白花花一片,裸/露在空气中。

    “啊!!!!!”

    尖叫一声,苏景年一头扎进棉被里。

    带着哭腔,闷声说:“非礼勿视。。。人家还没有跟若离成亲呢。。。人家吃亏了。。。”

    “你!!!”

    莫若离又是羞又是恼,骂道:“无赖!!!”

    抓起一团白布,扔到苏景年身上。

    美人恼怒得气息都不稳了,喘着粗气说:“自己包扎!!!”

    “那你转过去。。。”

    苏景年露出小脑瓜,眼巴巴地盯着莫若离看。

    “。。。”

    美人翻她个大大的白眼,转过身去。

    苏景年扁扁嘴儿,又嘀咕了几句。

    从棉被里钻了出来。拿起白布,缠了起来。

    片刻过后。

    苏景年的声音在莫若离身后响起。

    “好了。。。”

    美人转身,发觉床上空荡荡的。

    再往里边看去。

    苏景年钻回棉被,变身为球。

    正缩在床角。

    美人无奈,将床上与地上的杂乱都收拾了去。

    回到床边,坐了下来。

    两个人,一个缩在床角,一个坐在床边。

    都不说话。

    红烛滴泪,夜色深沉。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地在沉默中,逐渐流逝。

    莫若离几不可闻地叹息一声,轻声道:“不讨厌。”

    “什么?”

    苏景年的脑瓜忙从棉被里探了出来。

    暗骂苏景年无赖,莫若离冷声重复道:“不讨厌。”

    “真的?!!!”

    苏景年心中的希望再次被点燃了。

    球往莫若离这边迅速蠕动过来。

    “。。。”

    莫若离不理她。

    “真的么?真的么?”

    苏景年锲而不舍地追问道。

    “。。。”

    美人将头撇开,暗骂苏景年得寸进尺。

    苏景年伸着脑瓜,满心希冀地望向莫若离。

    美人躲向哪边,她就追去哪边。

    “真的么?若离真的不讨厌我么???”

    被缠得实在是没了办法。

    美人回头。

    床上的苏景年,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一翠一墨,炯然有神。眼角还带着泪珠。

    笑容痴痴傻傻。

    鼻尖也因为哭泣,变得通红。

    仿佛一只大狗,正在摇尾乞怜。

    “噗呲。。。”

    美人被逗乐。忙提起袖子遮住脸颊。

    一双杏眼含笑,媚若二月春风。

    这是第一次,莫若离在苏景年面前,情不自禁的笑了。

    “美人一笑千古奇,诸侯争为烽火戏。”

    苏景年愣愣念道,不免看呆了去。

    自觉失态,莫若离忙收敛笑容。

    佯怒责问说:“阿难竟将若离比作褒姒?!!!”

    “褒姒。。。怎么比得了你呢。。。”

    苏景年依旧是一副痴傻模样,说:“我也不是那痴傻的幽王。。。如花美眷,怎么舍得让旁人看了去。。。你只准笑给我一个人看。。。”

    “傻。”

    点了点苏景年的脑瓜,莫若离笑着起身。

    苏景年痴痴地摸了摸脑袋,心跳如雷。

    “夜深了呢。阿难,早些歇息吧。”

    美人作势就要离去。

    “诶???”

    苏景年忙从床上弹了起来,扯住了莫若离的袖子。

    问说:“若离,要去哪里???”

    “?”

    莫若离眨眨眼睛,回说:“去歇息。”

    “你在这歇息!!!”

    苏景年指着大床,斩钉截铁道:“你只准睡我的床!!!”

    不等莫若离做出答复,她拉着美人上了床。

    自动自觉地抓起一床棉被,滚到了最里面。

    苏景年将一大片床留给莫若离,自己紧紧贴着墙壁。

    “若离放心,你我还、还未成亲呢。我、我、我会管好我自己的。。。”

    苏景年的话越说,越没用底气。声音逐渐弱了下去,直至细如文蚋。

    莫若离哭笑不得。

    傻人失了武功,若是于我过招,根本就是毫无还击之力。

    竟然还担心。。。

    “。。。。。。”

    暗骂苏景年是个小无赖。

    美人打开折叠着的另一床被子,和衣而眠,也躺了下来。

    听着身后的声响,苏景年连咽口水。

    她整个人僵硬得好似一根木头,动也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反观莫若离。

    自从离了天京之后,便再无好眠。

    如今苏景年就在躺在她身边。

    前所未有的安心与倦意,如潮水一般将莫若离吞没。

    几个呼吸间,美人便入了梦。

    听着莫若离的呼吸逐渐趋于均匀,苏景年松了口气,也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了。

    天边泛白,旭日东升。

    寝殿里红烛燃尽,昏暗一片。

    苏景年朦朦胧胧中,觉得大概已是天亮的时辰了。

    常年早起练武,她已养成了日出便起床的习惯。

    突然,一声轻哼响起。就在她怀里。

    “?”苏景年低头。

    莫若离不知是梦见了什么,在她怀里浅浅笑着。

    “!!!”

    苏景年双手忙把嘴捂得死死地,一声惊呼被她活活吞了回去。

    “天呐!!!”苏景年心中呐喊不止。

    昨晚明明是远离美人,在床的边缘睡下的。

    怎么会。。。

    轻轻掀起盖在二人身上的棉被,苏景年好像做贼一般地看了看。

    衣服完好无损。。。

    “呼。。。”

    苏景年长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算是放下了。

    若是稀里糊涂地对美人做了些什么,美人怕是又要变回冷美人了。

    她心中最是清楚,捂热这么一块冰山,要需要花费多少热度。

    “嗯。。。”

    美人被苏景年的动作惊扰了,皱眉轻哼。

    又往苏景年怀里拱了拱,玉手顺势搂上了苏景年的腰。

    苏景年呆若木鸡,不再敢有任何动作,任由美人搂着。

    美人睡得香甜,一觉直至日上三竿,也不见有苏醒的迹象。

    苏景年索性欣赏起怀中的美人来。

    “相看总不厌,唯有卿容颜。”

    笑着将美人的一缕青丝挽至耳后,苏景年笑着轻声念道。

    “咳咳。。。”门外几声咳嗽。

    苏景年眯眯眼,心中万分的不高兴。

    搂紧了怀中的美人。

    墨羽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姐。太后差人来催,今日是要给太后请安的。”

    “唉。。。”一声叹息响起。

    “知道了。。。”

    莫若离应了声,又往苏景年怀里钻了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