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75章 旧党怀恨祸心包藏
    银质水盆中,温水冒着热气。

    一双手骤燃潜入水中,打破了平静。

    污血混合着创伤药,在水中迅速扩散开来。

    转眼间,清澈不复存在。

    洗净了手上的污渍,慕容雪晗唤来门外的婢女。

    两名婢女推门而入。

    “把殿里的窗户和门,都打开。通通风。”

    慕容雪晗边用锦帕擦手,边吩咐道。

    瞟了眼桌上的几团血布与苏景年换下的衣服,说:“这些个东西,全部烧掉。”

    “是。”婢女们躬身答道。

    一人去开门窗,一人去收拾那桌上的狼藉。

    将擦手的锦帕也一并扔在了桌上,慕容雪晗出门而去。

    “母妃!!!”

    等在外殿的慕容云见了慕容雪晗,忙几步移过来。

    急切问道:“阿难,怎么样了???”

    “怎么?”慕容雪晗有些惊讶,问说:“云儿没有遇到她?她刚刚从我这离开。”

    慕容云哑然。

    “没什么大事,皮肉之苦罢了。”

    慕容雪晗伸个懒腰,打起哈欠。

    “想必,云儿已是知道了阿难将要娶妻之事。婚期已经拟好,定在了除夕。”

    “嗯。”

    见慕容云脸色明显暗了下去,慕容雪晗轻叹一声。

    说:“明日,你便随我去见见那完颜姑娘。熟悉熟悉彼此的性情,日后相处,方好融洽。”

    “嗯。”

    “不过,融洽最好。倘若有了些什么争拗,你毕竟是先进门的媳妇。该提点她的,自然是不能少的。”

    “嗯。。。”

    慕容云知道慕容雪晗是在宽慰她。

    只是如论如何宽慰,小人儿将要娶妻的事实,都无法改变。

    一定是爱狠了这个金国的完颜姑娘,不然不会冲撞了风将军,以至于受了军法。。。

    “太后,王妃。”

    两婢女收拾完屋子,出了门。

    见了主子,躬身施礼。

    “嗯。”慕容雪晗应了声。

    慕容云颔首。

    眼睛被婢女手中的血衣与大团、大团的染血白布吸引了去。

    “母妃???”慕容云急了,问说:“阿难怎地流了如此多的血???擦了这么些白布,竟都未曾止住?!!!”

    慕容雪晗翻个白眼,心里碎碎念道:“那哪里是什么擦血的白布,是她的裹胸布啊。。。”

    回说:“我说没事,她便没事。”

    “。。。”慕容云不接话,只盯着血布看,

    “你们,还不下去?!”

    慕容雪晗瞪着那俩婢女,冷言冷语道。

    “是。。。”

    婢女们唯唯诺诺,得了命令,赶忙小碎步退下。

    “母妃。。。”

    慕容云欲言又止。

    再三鼓足勇气,她说:“云儿,有句话。。。”

    慕容雪晗直接将她打断,“问吧。”

    对于慕容云的脾气秉性,慕容雪晗可谓是及其的了解。

    柔弱,却并不软弱。

    生于波谲云诡的权谋之族,却遗世独立于风云变幻。

    于事物,总有着自己独特的观点与看法。

    人如其名。

    真的就好似天边的云朵,一动一静。

    于暴风中变幻莫测,形神幻灭,真心固守。

    对于苏景年,至始至终,死心塌地。

    只可惜。

    神女终有心,襄王总无梦。。。

    “母妃,于阿难。。。”慕容云柔和的声音响起。

    思绪被冒然打断了,慕容雪晗也不见生气。

    笑说:“云儿。是担心我这个做娘亲,要加害自己的亲生骨肉了。”

    “云儿不敢。。。”

    慕容云作势跪下。

    “好啦。。。”

    慕容雪晗扶住慕容云,牵起她的手。

    往殿外走去。

    “我的寝宫,托了阿难的福气。满是腥臭味和药味,算是不能住了。”

    慕容雪晗回头笑说:“这几日,就要叨扰云儿喽。”

    “。。。”慕容云点头。

    二人出了寝殿,坐上了轿辇。往慕容云寝宫行去。

    慕容雪晗闭目养神。二人无话。

    行了会。

    “母妃。”慕容云唤了声。

    “嗯?”慕容雪晗仍是闭目。

    “为何。。。时常针对阿难。。。”

    “。。。”

    慕容雪晗无奈,睁开了眼睛。

    心中了然。

    今夜如果不给慕容云一个明确的答复,必然是歇息不了的了。

    而她所问之问题,怕是已经在心中埋藏了许久了。

    慕容雪晗抬手,将辇骄的窗拉开少许。

    寒风伴雪,飞入窗来。

    月夜落雪。

    看得慕容雪晗心情说不出的愉悦。

    她笑着反问道:“云儿可知,这蜜柑在何时方是最甜?”

    “蜜柑么。。。”

    慕容云沉思少许,回说:“冬日之蜜柑最是香甜。果肉成熟,汁水饱满。”

    “呵呵呵。”

    慕容雪晗摇头浅笑。

    合上窗子,她回道:“何时蜜柑之香甜,都比不得一时。”

    慕容云疑惑。

    “与他人争夺获胜。抢来的蜜柑,享用时方是最为香甜。”

    “。。。”慕容云长吸一口气。

    看向慕容雪晗的眼中,写满复杂。

    “小崽子的秉性,我这个做娘的最为懂得。”

    慕容雪晗面上笑意更胜,说:“自小虽于权势高位,无甚么**。却改不掉与生俱来、骨子里透出的争勇好斗。你争的东西,才会引起她的注意。你愈争,她就愈在意。忍不住了,自然就会出手将之夺过来。遇强,她便更强;一次次的针锋相对,都是她前进的契机。不停地敲打她、击溃她、折磨她,这便是她的母后、我该做之事。北域居于九州要害之地,蟠龙踞虎,绝不需要无为之治。庸碌平凡的统治者,只会暴殄天物,让北域任凭他国蚕食。强势、毒辣的王者,方能驾驭得了北域这架可踏破九州的马车。”

    “。。。”

    慕容云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对苏景年的心疼,也有对慕容雪晗的敬佩。

    更多的是慨叹于世事无常。

    人人都说,帝王之家风光无限。

    鲜衣怒马,玉石珍馐,应有尽有。

    可谁曾想过,风光背后黑暗之中。

    往往藏着常人无法想象之辛酸与痛苦。

    王冠加冕,必受其重。

    “你需记得,”慕容雪晗阖上双眼,说:“北域王身边,从来都不缺乏帮手。缺的,永远是敌人。”

    。。。。。。。。。。。。。。。。。。。。。。。。。。。。。。。。。。。。。。

    倩儿提着桂花糕从苏景年寝殿返了回来。

    按照慕容云的指示,来太后的寝宫去找她。

    怎么知道正好与刚刚离去的慕容云相差一步,错了过去。

    来到凤栖宫,被婢女告知,太后和侧王妃乘了轿辇,往侧王妃寝宫去了。

    倩儿急的直跺脚。

    心想:“王爷居然与一白衣女子私通。此等有损北域王室颜面之大事,是必须第一时间告诉侧王妃的呀。”

    “倩儿?”

    慕容晓从外院进来,就看见了倩儿。

    他白日失言,晚上特意带了些白鹿楼后厨的秘制私房菜与酒水,来致歉慕容雪晗。

    “!”倩儿见是慕容晓唤她,忙小跑过了去。

    躬身施礼,乖巧道:“倩儿见过表老爷!”

    “诶!”慕容晓眉开眼笑,抚着倩儿的手,将她扶了起来。

    说:“王妃也在,真是巧了。正好,慕容家一起叙叙旧呢。”

    “不巧呢。”倩儿失落道:“表老爷来晚了。太后与王妃,刚刚坐了辇轿,回王妃的寝殿了。”

    “嘿!”慕容晓拍响脑门。

    惋惜说:“真是不巧。还想着跟太后商量商量,王爷大婚的安排呢。。。”

    “大婚?!!!”

    倩儿急的红了眼,抓住慕容晓的袖子问说:“表老爷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家王妃早就与王爷完婚多年,怎么又要大婚?!!!”

    “看来倩儿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慕容晓将白日苏景年决定要迎娶莫若离之事,告诉了倩儿。

    当然,黑甲铁骑之事乃是机密中的机密,被他尽数抹去了。

    “我呸!”倩儿只气得七窍生烟,骂道:“好个不识礼教、只会狐媚勾人的贱人!还未曾行那夫妻之礼,便诱惑人夫私通!”

    “?”

    这下轮到慕容晓懵了。

    倩儿把刚刚去送桂花糕之时所见之事,和盘托出。

    还胡乱添油加醋,诋毁二人是何等的**与不堪。

    慕容晓被气的够呛。

    心底狠道:“小兔崽子真是猖狂!!!六亲不认,嗜血虐杀,慕容氏族几被你诛杀殆尽;假仁假义,收拢人心,唯一的后人也被你抓去做了王妃;多年不育子女,却不纳妾,扮作一副深情模样。如今竟要娶敌国罪女为王妃,真是欺人太甚!!!”

    缓了口气,他劝道:“倩儿放心,有你表老爷我活着的一天,断然不会让云儿吃亏!”

    附在倩儿耳边,又嘀咕了几句。

    直听得倩儿愁云散去,喜上眉梢。

    。。。。。。。。。。。。。。。。。。。。。。。。。。。。。。。。。。。。。。。。

    莫若离骑在苏景年身上。

    三下五除二,将她身上的绿棉衣撕了个细碎。

    苏景年心里暗沉。

    知道女扮男装这件事,算是瞒不住了。

    拼尽了力气,还是挣脱不开莫若离的束缚。

    她只能破罐子破摔,把脸死死埋在床褥里,做鸵鸟状。

    等待着莫若离知晓真相后的最后审判。

    绿袍撕裂,棉絮纷飞。

    苏景年身穿的白色里衣露了出来。

    却是几乎已经看不见什么白色,被血染了个透。

    成了一件血衣。

    莫若离抿唇。

    又是心疼又是愤怒,实在是气急了。

    猛扯,将里衣也撕了下来。

    苏景年暗想,“完了。。。”

    把头埋的更深了。

    一层层的血布紧紧地裹在苏景年身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却挡不住血液的腥气与药草的甘味,扑鼻而来。

    “你给我老实躺着!不准乱动!”

    莫若离冷声命令苏景年,进而起身离去。

    “机会!!!”

    苏景年心中疯狂地呐喊着。

    此等绝妙的逃跑机会,真真是天赐良机!

    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抱着被子,挡住胸前。

    苏景年喜不自胜,蹑手蹑脚往门口踱去。

    眼看着就要摸到了殿门。

    “阿难,是要去哪儿呢???”

    美人“愉悦”的声音,于苏景年身后猝然响起。

    只听得苏景年一阵恶寒。

    打了个冷战,她慢慢地转过头去。

    莫若离不怒反笑,笑靥如花。

    手中的剪子泛着寒光,“嚓嚓”作响。

    “我、我。。。”苏景年咽了口,怕极了。

    往后退去。

    “你?你?”

    美人面上,笑意更深。

    上前紧逼。

    “额。。。”

    苏景年从未见过这般美丽得让人寒毛直竖的笑容,只觉得两条腿直打颤。

    “你要是敢走。。。”

    莫若离挥动手中的剪刀,威胁道:“我就。。。”

    苏景年被逼得继续往后退去,没有注意到身后就是殿门,撞了上去。

    “嘶。。。”

    苏景年的五官皱成一团。

    背后的伤口碰在了门上,疼得她一阵颤栗。

    “阿难。。。为何总是如此。。。”

    “?”

    “你不信我。。。”

    美人垂眸苦笑。

    “你终是。。。不肯信我。。。”

    看向苏景年,莫若离的眼泪决了堤。

    泪花汇聚在眼眶,盈盈落下,宛若水晶。

    “呵呵。”

    苏景年低声笑了起来,不敢直视莫若离的眼睛。

    她呢喃道:“不是。。。不信你。。。是我。。。信不过我自己。。。”

    捂在胸口的棉被,慢慢滑落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