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72章 华发一夜生
    苏景年一行人收拾好行装,出了小筑。

    经过几日的治疗与调养,她已经可以自如的活动了。

    凉之立于潭水之畔。

    见大家已经准备妥帖,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

    划破右手中指。

    血滴滑落,跌入潭中。逐渐化散,融入潭水。

    潭中骤燃泛起白光,夺目耀眼。

    众人纷纷阖眼,躲避起来。

    一个呼吸间,天地飞旋。

    待再开眼之时。

    春光秋水,寒潭小筑;已然不见。

    眼前玉蝶与雪,洁白一片。

    无量小筑此刻已经化为一颗通体乌黑透亮的珍珠,落于凉之手心。

    收好珍珠,凉之微笑颔首。

    破心看了眼苏景年,见她面无异色。

    便与道长一起出林探路,其他人在后方跟随。

    苏景年强作镇定,跟在队伍后方。

    一步步往林子外走去。

    每一步,沉重忧悒。

    步步踩在心头,压得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她知道,出了玉蝶林。就是那日血战之地,也是黑甲铁骑荣归之地。

    心中堵得愈发厉害,苏景年的气息也有些混乱。

    一只温暖的手,悄然而至。

    从旁握住了她紧攒的拳头。

    “?”

    苏景年转头。

    “。。。”

    莫若离不理会苏景年探究的目光。

    轻轻将苏景年的拳头掰开,与她十指紧握。

    牵起她,往前走。

    温热的手心,传递出的暖意,直达心头。

    积雪吱呀,一路无话。

    望着前方一袭嫁衣披身的佳人,与两只紧握的手。

    苏景年悲笑。

    昼夜深思,抚躬自问。

    弃了世界,只为得你。

    是否值得,可有悔过。

    万般烦闷与酸涩,只是不敌她,盈盈一握。

    。。。。。。。。。。。。。。。。。。。。。。。。。。。。。。。。。。。。。。。

    阿勒楚喀金殿上,满朝文武,跪倒一地。

    “南皇已经下诏给北域王,让他调集兵马寻找长公主。”

    皇甫老爷垂首秉道。

    “呵呵,”金武帝冷笑,捋须问说:“北域王???”

    “是。”

    皇甫将额头,直接贴在了地上。

    他知道,大猫生平最恨别人欺瞒于他。

    果不其然,

    “哈哈哈!”武帝瞪眼狂笑。

    从龙榻上弹起,厉声骂道:“设局坑骗,贼喊捉贼!!!真乃是个无耻至极的宵小之辈!!!”

    伏在地上的众大臣,纷纷被武帝突如急来的厉喝,吓得抖了抖。

    “阿什库何在?!”

    武帝俯视大殿,于众臣之中搜寻着阿什库的身影。

    曹蟒起身抱拳,回道:“回陛下!阿什库将军偶感风寒,这几日告假于家中养病。”

    武帝不悦。

    “阿蟒听令!!!”

    “臣在!”

    解下腰间弯刀,武帝将刀掷向曹蟒。

    曹蟒接刀,将之双手捧于头顶。

    武帝义正言辞,道:“南皇假意和亲,实则联合北域王图谋我大金万里河山!!!言而无信,狼子野心!!!朕今日点兵十万,命你带兵奔赴锦州!!!听朕号令,随时与北域开战!!!与大齐开战!!!”

    “得令!!!”

    曹蟒将弯刀插于腰间,愤恨道:“臣定不负大王所托!!!誓要手刃北域王!!!活捉南皇老儿!!!”

    “手刃北域王!活捉南皇老儿!”

    “手刃北域王!活捉南皇老儿!”

    。。。

    众大臣,大多情绪悲愤,附和起曹蟒。

    “报!报!报!”

    门外一人,衣衫褴褛,满身血污。

    连跑带爬,滚进殿里。

    “报!报!!!”

    满眼血丝,嘴唇龟裂。来人一身狼狈。

    “何事?!”

    武帝皱眉。

    见他这般打扮便来禀报,料定定然是有急事。

    “陛下!!!”

    从地上爬起,来人痛哭流涕。

    “罗刹先锋部队四日前于暴风雪之夜,突袭乌兰巴托!!!乌兰巴托。。。失守。。。”

    “什么?!!!”

    武帝冲下台阶,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

    “乌兰巴托?!没了?!”

    “呜呜呜。。。”那人呜咽不止,连连点头。

    “废物!!!”

    武帝怒吼,将那人扔在地上。

    用力过猛,大猫自己也有些站不稳了。气喘吁吁。

    赫舍里跪在地上,心急如焚。

    乌兰巴托乃是大金西方边陲重镇,与东面诸要塞互成犄角之势。

    是大金南下,东西合围大齐。统一九州之必需条件。

    武帝常年拨巨资建设修缮,视如陪都。

    城郭坚固,屯兵充足。

    乌兰巴托素有“铁桶金壁”之称。

    居然一夜间就被罗刹的先锋部队攻陷,实属是大大的出人意料。

    而先锋已至,大军必然不远矣。

    罗刹大军压境,两国之战一触即发。

    长公主却在如此关键时刻,莫名失踪。

    真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

    “可曾看见,来袭的先锋部队。所执何种旗帜?”

    富查扶起被武帝摔在地上的人,问说。

    “是。。。”那人略作回想,回说:“是、是蓝色十字旗!”

    赫舍里暗叫不好。

    “蓝色十字。。。”武帝眼底杀意尽露。

    “阿蟒!”转身看向曹蟒,武帝吩咐道:“朕给你步兵十万,骑兵二十万。马上集合兵马,即刻启程,收复乌兰巴托!”

    “陛下?!”曹蟒猛然抬头,欲抗旨。

    长公主于北域不知去向,想来是受到了贼人的伏击。

    此时如若不去救她,公主岂不是九死一生?!

    “陛下!!!”赫舍里赶忙将他打断。

    游说武帝道:“罗刹此次来犯,绝不简单!蓝色十字是罗刹第一大公的御用标志,此女子勇猛异常,骁勇善战。横扫罗刹西方诸国,未尝败绩。此番东袭,一定是有备而来。臣以为,曹将军可做试探,先探明罗刹大军虚实,再行出击为妙。”

    “小小娘子,何惧之有。”武帝大手一挥,笃定道:“阿蟒即可出发!其余人等勿要多言,扰我军心!!!”

    “是。”赫舍里垂首。

    “得令。”

    曹蟒心中万般不愿,奈何圣意难为。

    “退朝。”武帝坐回龙榻,“皇甫留下。”

    “是。”众人退下。

    大殿上,只剩下皇甫老爷趴在地上。

    沉默半晌。

    “你给朕向十二传话,让他带上阿什库。马上动身前往北域,务必亲自拜见北域王。罗刹此举谋在九州,覆巢之下再无完卵,相信北域王这些道理还是懂得的。让十二必须说服北域王出兵,与曹蟒联合抗击罗刹。”

    “???”

    皇甫老爷抬头,不解问说:“陛下为何不亲传十二皇子?而是让老臣代劳?老臣人老嘴拙,如若误了陛下的圣意,岂不是要耽误大事了?!”

    “有些事情,你出面才会给朕留有回转的余地。此番劝说北域王出兵,成败难料。成则最好,败了朕自可推脱说是不知。”

    “是。”皇甫暗骂武帝狡诈,问说:“那、那长公主。。。”

    “长公主之事,容后再议。”

    武帝不欲多言,摆手示意皇甫老爷可以退下了。

    “是。”

    皇甫老爷退下。

    。。。。。。。。。。。。。。。。。。。。。。。。。。。。。。。。。。。。。。。。。

    离了锦州。

    苏景年一行人乘坐马车,往南而去。

    行了几日,终于回到了北京。

    入了王府,将众人安顿好,分配了住处。

    苏景年牵着莫若离,来到了自己的寝宫。

    推门而入,拉着莫若离直直往内室走去。

    “公主!!!”

    墨羽听闻有人推门,出来查看。

    见是莫若离,含泪扑向莫若离。

    在她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墨殇跟了出来。站在一旁,提袖拭泪。

    “羽儿?殇儿?”

    莫若离欣喜道,“你二人为何会在此?”

    “是半瞎。。。”墨羽抬头,抽泣道:“派人。。。告知我们。。。”

    苏景年笑问说:“既是知道了我的身份,墨羽姑娘是否还要称呼我为半瞎?”

    “哼!”墨羽将头埋在莫若离胸口,躲了起来。

    莫若离摇头轻笑,“阿难,莫要与羽儿置气。”

    “若离放心,不置气的。”苏景年挑眉歪笑,回说:“毕竟,日后是一家人。”

    “。。。”

    美人皱眉,满面通红。

    “什么一家人?!”墨羽抬头,满眼困惑。

    “。。。”

    莫若离不知如何回答墨羽的问题,只得狠瞪苏景年。

    苏景年见美人就要发作,忙说:“你们叙旧、叙旧。我就不打扰了!晚上再来探你。”

    转身就跑。

    出了寝殿,苏景年收起笑容。

    低声唤道:“十七。”

    “主人。”十七出现。

    “风将军在哪儿。”

    “将军与丞相在议事厅等候王爷。”

    与十七行至议事厅,苏景年站住。

    吩咐十七道守住大门,不准让任何人打扰。

    十七听命抱拳。

    推门而入,苏景年反手合上房门。

    议事厅内,

    风将军闷声不吭,坐于右侧主位。

    中年丧子,透骨酸心。

    将军一夜白头。

    于他之后,皆是武官。

    王岚愁容满面,坐于左侧主位。

    于他之后,全是文官。

    屋内所坐,皆是北域的重臣、要臣。

    “王爷。”

    众人起身行礼。

    苏景年垂首,走向主位。

    主位之后,是供奉历代北域王与阵亡将士的牌位。

    漆黑的灵牌,摆了一层又一层。

    最前方,三十个崭新的牌位尤为扎眼。

    燃起一炷香,插入香炉。

    苏景年转身,扑通跪在地上。

    “愧对先烈,景年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