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71章 咫尺天涯
    “吃!!!”

    苏景年分辨出是莫若离的声音,慌张应了句。

    脑瓜从被子里窜了出来,身子还裹在被子里。

    美人含笑,伸手将粥端过来。坐于床边。

    手中粥糜的香味四散。

    耸耸鼻子,苏景年狐狸眼一转,贼贼地笑了起来。身子忙往床边蹭了蹭。

    “什么粥?!有肉!”

    见那刚才还想方设法逃遁的球,此时一脸馋相。

    莫若离也起了玩心,并不把粥给苏景年看。

    回道:“蔬菜粥。”

    “骗人。”

    苏景年扁嘴,眼巴巴盯着莫若离。

    莫若离挑眉。

    心道,若论骗,怎及得你这小无赖呢。

    佯怒问道:“蔬菜粥,就不吃么?”

    “吃的。”

    苏景年委屈更甚,嘀咕道:“若离给的粥,无论是什么粥,都吃的。”

    “吃吧。”

    不忍再看球可怜兮兮的看自己,美人把粥递了过去了。

    “!”

    鲜香四溢。

    苏景年端了粥,双眼放光。

    吃了多日的蔬菜白粥,她早已厌烦不已。

    怎奈破心与凉之平素只食素食,这小筑里并未有准备什么肉食。

    今日见了鱼肉粥,可谓是久旱逢甘霖。

    素老虎开了荤了。

    拿起勺子,苏景年舀起热粥就往嘴里塞。

    “慢点。。。”

    美人皱眉。

    “咳咳咳。。。”

    果不其然,苏景年被烫的够呛,满脸通红。

    “。。。”

    美人无奈。

    不免腹诽。傻人这心急的毛病,必须得改一改。

    起身来到外屋,斟了杯茶,送了进来。

    苏景年放下粥,接了茶,灌了下去。

    “唔。。。”解了烫,还想继续吃粥。

    起身去拿,发觉粥不见了。

    原来是美人端起了粥,舀了勺。拿到嘴边,正在吹凉。

    美眸低垂,睫毛长长。

    玉肤胜雪,红唇点樱。

    皓齿瓠犀,气若兰呵。

    咽了口,苏景年心猿意马,不禁看痴了。

    莫若离抬首,就看见苏景年愣了愣的盯着自己看。

    “看够了么。”

    美人笑靥如花。

    苏景年猛摇头。

    “这辈子,都看不够呢。”

    嗔了一眼苏景年,莫若离将勺递到了苏景年嘴边。

    耳朵却藏在发丝里,红了起来。

    苏景年面对递来的粥,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硬着头皮张嘴吃了口。

    羞得面红耳赤。

    。。。。。。。。。。。。。。。。。。。。。。。。。。。。。。。。。。。。。。

    破心的内伤有了道长的辅助,恢复很快。

    他二人内力一阴一阳,一冷一热。互相排斥,又相辅相成。

    吐出一口浊气,破心缓缓开眼。

    道长闻声,眉头微动。也睁开了眼睛。

    “收。”

    二人换了个眼神,同时收功。

    绯色与蓝色光芒退了去。

    略作休整,破心起身,要往卧室去。

    “诶?”道长忙起身,挡住她的去路。

    问说:“长公主刚刚进去了。你去凑甚么热闹呢?”

    “凑热闹?”

    “啧,”道长翻个白眼,问说:“人家郎情妾意,你个外人去了岂非尴尬。”

    暗地里责怪破心木讷,不解风情。

    破心笑了起来,问说:“之前见你要杀要剐的,可没顾虑这些个呢。”

    “那可不一样呢。”

    道长郑重回道:“北域王乃是凶煞降世,他日必定为祸人间。待她伤势好转,我要与她堂堂正正一决高下,到时候一定不会再手下留情。只是她与长公主,都是用情极深之人。可为对方,毅然赴死。我与她二人虽为敌对,都不免心生敬佩。留给她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这些外人,就不好打扰了吧。”

    “哈哈哈,”破心仰天大笑,问说:“外人?天山剑雪啊,你这个死心眼儿的毛病也还是多年未改啊。”

    “你!”

    臭贼两个字就在嘴边,被道长生生吞了回去。

    心中明白对破心有所亏欠,他不敢还嘴。

    “你就不想想。如果我与北域王并非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会贸然带着丫头去救她吗?”

    道长语塞。

    “她是我的徒弟。”

    破心拍拍道长的肩膀,骄傲说道。

    “啊?!”道长大惊。

    凶煞,居然是臭贼的徒弟???

    转念一想。

    倒也是说得通。毕竟北域王是那个女人的孩子。

    而臭贼一直,对那个女人。。。

    “哼!冤孽!”道长拂袖,不屑道:“既是如此,我也就直言不讳了。我不精医术,无法得知你那宝贝徒弟到底是怎么个回事。只是她的锁魂链条已经松动,想来时日无多矣。”

    破心定了定,心里凉了个透。

    天山剑雪熟知阴事,连他都这般讲。

    小狐狸莫不是,没救了。。。

    推开道长,阴着脸往屋里走去。

    推门进屋,破心见到如此一副奇妙景象。

    苏景年裹着被子,脸红的如同熟透的果子。

    傻乎乎地盯着莫若离,正在吃粥。

    莫若离坐在床边,一勺一勺将碗里的粥舀出来,吹凉了再喂给苏景年吃。

    美人目光有些闪烁,并未与苏景年有过多的交流。

    一个喂,一个吃。

    有种说不出的默契存在于二人之间,弄得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暧昧。

    “恩横。”破心清清嗓子。假装出刚刚进屋的模样。

    “!”

    美人闻声,惊觉房里居然不知何时进了一个人。

    回想起与傻人之间亲昵的举止被旁人看了去,莫若离又是羞,又是恼。

    耳根红了个透,连脸颊都有些泛起了红。

    “师父。”苏景年见了破心,傻笑起来。

    剜了眼傻乐的苏景年,美人故作冷漠。

    “粥吃完了,我再去盛碗来。”

    “嗯。”苏景年回道,依旧是傻笑。

    美人起身,翩然离开。

    目送着莫若离离开。

    苏景年脸上笑容,逐渐垮塌。

    美人关上房门的一刹那,眼泪从她有些深陷的眼眶中,翻滚而出。

    一滴滴,一下下。打湿了身上裹着的棉被。

    “。。。”破心不忍,将头瞥开。

    “呵呵,”苏景年抬起颤抖的手,把脸上的泪擦了擦。问说:“还有多少日子?”

    破心顾左右而言他,回说:“我与天山剑雪道长,会全力助你。”

    苏景年摇头,低声说:“天意终难违。得之吾之幸,失之乃吾命。”

    破心轻叹,斟酌了一会。

    张口问说:“若离那边,你打算如何?”

    “请师父勿要将我身中药石无医之事,告知若离。”苏景年抬眼,狠道:“我绝不会让若离为了十二的皇位,去嫁给什么太子。我要以北域王的身份,娶她为王妃。借助北域上下之全力,辅佐十二登基。”

    破心皱眉。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而知子莫若父。

    她知道苏景年必然有着后话,而且绝不是什么好话。

    “说吧。”

    苏景年垂眼,笑了起来。

    “十二登基后,我便昭告天下。北域王自小假凤虚凰,乃是女儿之身。王妃冰清玉洁,并未。。。”

    “啪!”

    破心暴怒,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

    抽得苏景年嘴角都裂开了,出了血。

    破心愕然。

    暗暗责怪,自己下手确是重了。

    只是小狐狸居然要昭告天下,承认自己是女子。

    她可曾想过如此为之,将北域置于何地,将她娘亲与北域千万子民置于何地?!

    谎报性别,蒙骗圣上。谋逆王位,充抵王爷。

    哪一条,不是足以诛灭全族的头等死罪?!

    哪一条,不足以落南皇以口实,举兵北伐?!

    到时战火纷飞,生灵涂炭。

    还是。。。

    破心握紧双拳,心绪难平。

    还是,小狐狸明知道苦果难吞。

    为了若离之幸福,已经全然不顾这天下间他人的死活了???

    苏景年依旧是低声笑着。望着破心,她起身走下床来。

    双膝磕在地上,跪了下来。

    “只求师父,让我狗命残喘。能撑到十二登基的那天。”

    “你。。。你。。。”破心气的剑眉直立,指着苏景年骂道:“你疯了!你疯了你知道吗?!”

    “师父也曾疯过,不是么。”苏景年伏地叩首。

    “望师父,成全。”

    也曾疯过?

    破心被问的哑口无言。

    为爱而疯,谁人不曾。

    破心长叹,“罢,罢,罢!!!”

    眼中也有晶莹闪动。她摇头道:“情字面前,无人可救。”

    转身离去,“最多三年,已是极限。”

    推门离开。

    门外莫若离端着粥,正在等候。

    看了眼莫若离,破心阴沉着脸离开了。

    莫若离不做多想,端着粥进屋了。

    “阿难!”

    美人进屋,见苏景年正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忙将粥放在桌子上,上前扶苏景年。

    苏景年喘着粗气,笑说:“躺了几天。。。想活动活动筋骨。。。只是。。。这手脚。。。有些不中用了。。。”

    扶苏景年上了床,莫若离将她身上沾染的灰尘掸掉。

    正要责怪苏景年不小心,赫然发觉她的嘴角都裂开了。一阵心疼。

    美人知道,苏景年又再骗自己了。

    含怒问说:“嘴角,也活动了筋骨?!”

    “嘿嘿嘿。”苏景年挠头,知道瞒不住了。

    不好意思笑说:“师父,打的。”

    “!”

    猫咪炸了毛,转身就要去找破心理论。

    “别别。”苏景年拉住莫若离的手。

    莫若离不理,挣扎起来。

    “哎呀,”苏景年拗不过她,说:“一个巴掌而已!师父已经同意我娶你了呢!”

    “!!!”

    莫若离的脸一下子通红,奋力甩开苏景年的手。

    美人怒问:“你师父同意与否,与我何干?!我何时答应过嫁与你?!!!”

    “???”

    苏景年惊慌,直直站了起来,上前搂住莫若离。

    “若离。。。”

    “。。。”

    美人僵住。苏景年的怀抱算不上宽广,只是温暖得让人不舍离去。

    苏景年憋屈道:“撒谎的孩子,要吐针呢。烟花祭那晚,你应了我的。”

    “傻。”

    美人锤了拳苏景年,将她反抱住了。

    心中悲喜交叠。

    。。。。。。。。。。。。。。。。。。。。。。。。。。。。。。。。。。。。

    风将军清明的双眼,泛起浑浊。

    颤抖着手,接过白鹿楼差人送来的包袱。

    解开包袱,那眼熟万分的披风映入眼来。

    那是他临行前,亲手送给如风的。

    讽刺万分的是。披风完好归来,如风似风,永远消逝。

    “小风。。。”

    久经沙场的风将军,老泪纵横。

    “。。。”

    一旁的王岚,连连摇头。

    “将军节哀顺变。当务之急,要尽快找到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