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70章 圣骑士
    “阿嚏!!!”

    巴普洛夫喷嚏如雷,吓得胯/下的大马一阵慌乱。

    两条鼻涕从鼻子喷了出来。正好挂在了他褐色的大胡子上。

    甩甩脑袋,巴普洛夫从大肚腩上抓起布甲擦起鼻涕来。

    长途行军,条件艰苦。

    宝蓝色的布甲已经被灰尘泥污蹭蹭糊住,显得脏兮兮的。

    只是贯穿首尾、嵌着的金黄十字架,还依稀可见。

    “。。。”

    一匹巨型白色战马,挂着整洁的宝蓝色布甲,从他身边缓缓经过。

    行至与他并排。

    马上所乘之人,睨了一眼巴普洛夫。

    “额。”巴普洛夫有些吃惊。

    忙握紧右拳,横在胸前。行军礼。

    高喝道:“天佑罗刹!天佑伊丽莎白殿下!”

    “。。。”

    伊丽莎白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命令道:“加快些速度,天黑前必须到达叶尼塞。”

    “是!!!”

    巴普洛夫目视前方。

    “。。。”

    无畏寒风,伊丽莎白策动战马,往大军前方队列奔去。

    巴普洛夫松了口气,目送她离开。

    阳光下,伊丽莎白身着银色重甲,光彩夺目;

    宝蓝色裘皮披风,贵气逼人。

    腰间一把重剑于披风下若隐若现,鸡蛋大的蓝宝石就镶嵌在剑柄处。

    一头金色的发丝被她盘于脑后,宝蓝色的瞳孔澄若天湖。

    “真美啊。。。”

    巴普洛夫看得有些入迷。

    虽已不是第一次与她相见,却还是轻易地被她攻陷了。

    伊丽莎白·阿列克谢耶维奇·罗曼诺夫,罗刹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第一大公、圣骑士。

    容貌英气逼人,举止优雅得体。

    这个女子有着太多的天赋与荣誉,太多的头衔与称号。

    她光芒万丈,她万众瞩目。

    “巴猪。”

    伊丽莎白渐行渐远,巴普洛夫只得伸着脖子眺望,才不会错失那一抹蓝白色的身影。

    “巴猪!”

    狄殁提起手中精铁锻造的骑士枪,往巴普洛夫脑袋上砸去。

    “哎哟!!!”

    巴普洛夫被砸的眼冒金星。

    大骂道:“哪个懦夫?!竟然偷袭本骑士!!!”

    “嘿,”狄殁将枪提起,架在脖子上。笑着回道:“巴猪。好色懒做,你也好意思称自己为骑士?!”

    巴普洛夫闻声,就知道戏弄自己的是谁了。

    “唾!!!”

    回头就是一口飞唾。

    “诶~”狄殁猛拉缰绳,身/下马儿闪身。灵巧躲过那口飞来的“不明物体”。

    “你个坏小子!臭枪兵!”巴普洛夫怒瞪如牛大眼,叫骂道:“没大没小,没老没少的!叫巴哥!”

    “才不要嘞!”耸耸肩,狄殁诘问道:“巴猪,没大没小的明明是你。小小的青铜骑士见了本黄金骑士,居然不行军礼?你难道不怕圣骑士大人怪罪你不守军规吗?”

    “哼!圣骑士大人才不会。。。”

    巴普洛夫一脸花痴。伊丽莎白的倩影,好似就在眼前。

    “。。。”狄殁无语,做个鬼脸,骑马去追伊丽莎白。

    。。。。。。。。。。。。。。。。。。。。。。。。。。。。。。。。。。。。。。。。

    “。。。”

    兴庆宫大殿内,一片死寂。

    此刻哪怕是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恐怕都会满殿皆知。

    惠帝的脸黑的彻底,一股子火就堵在他心口。

    高英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也跟着阴沉着,不敢透露半分喜悦。

    永宁垂首,眉头暗皱。

    心里盘算着,到底是哪里算漏了呢。

    太子呆若木鸡,愣在原地。

    刚刚里家汇报最新的朝务。正说到长公主被劫,和亲大队尽数被灭。

    “石英吉???也死了?!!!”太子缓过神,忙问道。

    石英吉是太子于军中安插的心腹,官拜高位,武艺超强。

    惠帝此次和亲,特意让石英吉负责前往迎亲,也是为了确保和亲能够万无一失,为太子继位增添大金这个重要的砝码。

    怎知。。。

    “死了。”永宁斩钉截铁回道,毫不遮掩地直视太子。

    “死了。。。”太子面如死灰,喃喃道。

    “连。。。石英吉。。。都死了。。。”

    无法接受这样骇人听闻的现实,太子有些恍惚。

    先是失去了长公主,又是陨了心腹大将。

    太子倍受打击。

    “殿下,节哀啊。”

    高英躬身劝道。不怀好意。

    不阴不阳的声音,此刻刺耳至极。

    “。。。”

    太子闻言,心里咯噔一下。

    石英吉已死,无法复活。

    再悲伤又有何用。

    损了这一员猛将,可谓是折断了一只臂膀。

    如若再失去长公主与大金的支持,那岂不是断了双臂?!

    荒山野岭,数九寒冬。

    长公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必然是凶多吉少。

    “父皇!!!”

    太子是真的急了,扑倒在惠帝脚旁。

    抱着惠帝的大腿,涕泗横流。

    哀求道:“父皇!!!派兵去救救若离吧!!!儿臣求你!!!儿臣求求你了!!!”

    惠帝呲牙,冲着高英呵道:“长公主生死未卜,节哀个屁!!!”

    “奴才失言!!!”

    高英速即跪下,连抽自己好几个大嘴巴。

    面上痛苦,心中却解气的很。

    尝试了多次,仍是挣脱不开太子的纠缠。

    惠帝索性就让他这么抱着。

    看向永宁问道:“我儿可知,天山剑雪道长是否也阵亡了?”

    永宁皱眉,摇头回道:“不见踪影。”

    “。。。”

    惠帝这下,也彻底迷惑了起来。

    不做多想。他踹开太子,向高英吩咐道:“传旨给北域王。调集兵马,火速寻找长公主。”

    “是。”

    高英回道,瞟着永宁,笑了起来。

    心道,里家果真是好手段!{永宁:我还是个宝宝。。。真不是我干的。。。}

    对永宁佩服更甚。

    起身施礼,他一路小跑,出去传旨。

    。。。。。。。。。。。。。。。。。。。。。。。。。。。。。。。。。。。。。。。

    揭开砂锅锅盖,鱼肉粥的香气扑面而来。

    锅内晶莹的米粥夹杂着鲜嫩的鱼肉,正在沸腾。白雾漫漫。

    凉之挥挥袖子,将水雾打散了去。

    舀起一勺粥,放在碗里。

    回身递给身后的莫若离。

    美人接了碗,浅浅地尝了口。

    清淡少盐,鲜美润华。

    正是养身适合吃的食物。

    轻轻点头,美人笑了起来。

    说:“凉之姑娘,好厨艺。”

    凉之回她个大大的微笑,指了指莫若离,又指了指自己。

    美人轻笑,回说:“你是想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谢谢我抓的鱼么?”

    “。。。”凉之点头,脸上笑意更深。

    “那我更要多谢你呢。”莫若离垂眸,言语间难以掩饰的低落。

    “谢谢凉之姑娘。将阿难的伤情,如实相告。”

    “?”凉之有些困惑。

    如实相告。。。

    不然呢?

    难不成,还要撒谎不成???

    莫若离见凉之有些迷糊,继续说道:“若离恳求凉之姑娘。切不可将若离已经知晓阿难伤势之事,告知别人。”

    顿了顿,补充道:“包括将军。”

    阿心?

    凉之沉思少许。

    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多谢凉之姑娘。”

    莫若离挽手,就要躬身行礼。

    “!”

    凉之忙上前,将她扶住。

    指了指灶上的粥,又指了指外面。

    指了指自己,摆摆手。

    指了指莫若离,点点头。

    美人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

    抿唇,略作犹豫。

    回说:“好。”

    凉之拍手,笑了起来。

    回身盛了一碗鱼肉粥,放在托盘上。递给了莫若离。

    接了粥,莫若离轻叹声,往外走去。

    小院内,破心与道长面对面盘坐于蒲团上,正在对掌。

    绯色蓝色交相呼应,正在互相助功疗伤。

    经过小院,美人面上的飞霞更艳。不敢看向破心与道长。

    从厨房行至苏景年的卧房,不过几步的路途,此刻显得无比漫长。{破心:那是我的卧房。。。}

    推门进来,莫若离总算是松了口气。

    来到床前。

    床上,有一个球,正在蠕动。

    正是苏景年蒙着被子。

    “。。。”

    莫若离无奈,放下粥。欲唤苏景年起身吃粥。

    “不吃!”

    球蠕动着,往床里逃去。

    “。。。”

    按住被子的一角,莫若离挑眉。

    “不吃么。。。”

    球的声音,明显软了下来。好似正在哀求。

    莫若离也不言语。只是按住被子,不让球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不吃么。。。”球嘟嘟囔囔,抱怨道:“天天吃蔬菜粥!难吃!都没有营养的!我可是病人呢。。。”

    彻底被逗乐了,莫若离摇头。

    问说:“你怎么知道,是蔬菜粥?”

    “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