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69章 番外---预知梦
    “六飞散落之时节,君方归去。”

    “。。。”

    “霜华凝出之夜傍,妾已暮垂。”

    “。。。”

    “星光斗转兮世易时替,白驹已逝兮岁月空传。”

    “。。。”

    “只愿君心似妾心。”

    “!!!”

    “盛景不负,流年。。。”

    “师姐!”

    破心终于忍无可忍,小声唤了句。

    “干嘛?!!!”

    慕容雪晗竖起狐狸眼,低头训斥道。

    她本是正在扯着嗓子引(鬼)吭(哭)高(狼)歌(嚎),被“不懂事”的破心突然打断了。

    现下十分恼火。

    “。。。”破心扁扁嘴,嘟囔道:“你累不累。”

    “不累!!!”

    慕容雪晗连翻几个白眼。

    “哦。。。”破心憋屈回道。

    颠了颠身上背着的慕容雪晗,破心继续行路。

    二人穿行于层层叠叠的密林中。

    放眼望去,翠色叠嶂。在阳光的映衬下,明暗光影变化多端。竹苞松茂。

    只看得让人心旷神怡,心头凉思阵阵。正好将夏日的燥热缓解了些去。

    黄色的、红色的树木在一片绿色的衬托下,更显得耀眼的美艳。

    碧穹偶尔会从连片的枝桠中透进来,蔚蓝色的天幕与洁白的云朵,为这个夏天再添上一抹清凉。

    光与影的交替与转换,色彩的碰撞与交融,让人不忍转眼。

    鸟语叽喳,泉水叮咚。

    猿啼不止,枝杈呼招。

    溪流湍急,瀑布轰隆。

    第一次来到蜀地的破心,被眼前的美景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了。

    专心地欣赏着沿路的美丽景色,破心不言也不语。

    如果可能,她倒是眼睛都不想眨一下。只怕错失了什么。

    趴在她后背的慕容雪晗,眨巴眨巴狐狸眼。

    心想,这傻师妹不会是被自己训得生气了吧?

    长路漫漫,蜀地崎岖难行。可全靠她背着呢。

    “咳咳。”清了清嗓子,慕容雪晗谄媚道:“师妹~”

    “?”

    破心扭头,眼睛却还盯着远处一只小松鼠看。

    “。。。”慕容雪晗的眼角微抽。

    暗骂,死丫头居然敢敷衍我。

    强忍着暴脾气没有发作,撒娇问道:“师妹~师姐唱的,不好听吗?”

    “好听!”

    破心弃了松鼠,郑重其事回道。

    心想,师姐什么都好呢,师姐说什么都对呢。

    “既然好听。”慕容雪晗狡猾地笑了起来,狐狸眼眯成了两条月牙。

    “那你刚刚喊我做什么?我还以为我唱的不好听呢。”

    “因为。。。”破心咽了口,嚅嗫道:“再好听。。。也不能连着唱十天啊。。。”

    “好哇!!!”

    慕容雪晗怒瞪双眼,一把揪起破心的耳朵,拧了起来。

    “啊。。。啊。。。”破心吃痛,被扯得大叫:“师姐、师姐我不敢了,破心不敢了。。。”

    慕容雪晗手劲儿不减,骂道:“当了师傅的嫡传弟子,了不得了你!敢顶撞你师姐了?!要不是你师姐我身子骨自幼柔弱,不宜习武,师傅只能传我锦瑟。这嫡传弟子的位能落到你小子头上?!居然敢顶撞师姐?!你说你想咋的?!你要上天呐?!”

    “师姐。。。破心不敢了。。。”

    破心吸吸鼻子,哀求道。两只眼睛红红的,泪光点点。

    “哼!!!”

    松开了手,慕容雪晗撇着嘴抱手于胸前。

    训斥道:“不敢就对了!来,给师姐讲讲。十训的内容,是什么。”

    “是。。。”

    清清嗓子,破心的声音飘扬在崇山峻岭间。

    “第一训,师姐永远是师姐。”

    “第二训,师姐长得最漂亮。”

    “第三训,师姐为人最善良。”

    。。。

    背诵着师姐教的十训,破心时而攀爬,时而跳跃。

    渡过湍流,经过剑阁。

    兜兜转转,往西而去。

    背上人的呼吸声,逐渐规律轻盈起来。

    “嘿嘿。”破心笑了笑,停下脚步。

    将背上的人轻轻往身上颠了颠。

    慕容雪晗皱眉轻哼。

    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她睡得愈发的深沉了。

    破心望着脚下的悬崖绝壁。

    陡峭峥嵘,孤松倒挂。

    沟壑纵横,江水湍急。

    轻叹一声,继续赶路。

    。。。。。。。。。。。。。。。。。。。。。。。。。。。。。。。。。。。。。。。。。

    子归湖上

    一艘小渔船正往对岸驶去。

    小道童抱着一根棍子,困乏极了。

    昨夜熬夜练剑,再加上晕船。

    他此刻一个头,两个大。却又不敢睡。

    小脑袋瓜儿好似小鸡啄米一样,点来点去。

    凉蓉见他睡得不安稳。

    将他拍醒了,让他枕着自己的膝睡。

    “师姐。。。”

    道童有些扭捏,羞红了脸。

    “剑雪乖,好好睡会。一会接了客人,你就睡不得了。”

    凉蓉劝说。

    雪儿生性顽皮,喜动不喜静。

    见了面了肯定要拉着人聊个不停。

    哪里还有功夫留给你睡觉呢。

    “嗯。”

    拗不过凉蓉,小道童伏在她膝上睡了过去。

    轻舟破涛,划水而来。

    凉蓉望着如镜湖水,心绪却泛起涟漪。

    今日就要见到,那个与无量山庄存亡密切相关、与小之幸福息息相关的孩子了。

    “唉,”轻叹了上,凉蓉喃喃道:“难得糊涂哇。”

    梦里闪现即将发生的情景,是为预知梦。

    通过预知梦,通常可以防患于未然。改变命运,扭转乾坤。

    而无量山庄的少庄主,凉蓉。

    自小便有预知梦之能力,可判凶吉,可知未来。

    她的预知梦与众不同,一梦必成谶。

    无论吉凶,全然无法逆转和改变。

    自她懂事以后,这样的预知梦如影随形。

    每当夜晚降临,他人安然入眠,周遭沉寂。

    凉蓉却迟迟不肯入睡。

    一个个不知凶吉的预知梦,都是等待着她的梦魇。让她无路可逃。

    正当凉蓉神游天际的时候。

    “蓉姐姐!!!”

    岸边响起了呼喊。

    凉蓉笑了笑,拍醒了睡得模糊的道童。

    她走出船舱来。

    岸边,两个红色的身影,一高一矮。

    高的安静的站在一边,有些拘谨。胸前还挂着大包袱,想来是二人的行李。

    矮的蹦蹦跳跳,手舞足蹈,乐不可支。

    道童揉揉眼睛。

    迷糊问道:“师姐,他们是谁啊。。。”

    “他们是。。。”

    说话间,轻舟缓缓靠岸。

    “蓉姐姐!!!”

    慕容雪晗顺着码头的木桥飞奔过去,就要跳上船去搂凉蓉。

    小道童不知慕容雪晗是敌是友。

    “嗖!”

    手中木棍迎着她,撩了过去。

    “啊!”

    被迎面袭来的棍子,着实吓得了一大跳。

    慕容雪晗赶忙躲避,往后一仰。

    噗通一声跌进了水利,成了落汤鸡。

    “剑雪。。。”凉蓉欲上前调解,可惜为时已晚。

    “噗啊。。。”慕容雪晗狼狈不堪,坐在水里。

    近水多泥沙,她成了个小泥人儿。

    抹了把脸上的泥沙,怒道:“师妹!十训第七条!”

    “!”

    岸上的破心本就见有人动她师姐,正在气头上。

    听了慕容雪晗的话,更是将她彻底点燃了。

    “第七训,师姐之敌最可恨!”

    猛踏地面,一跃而起。破心怒提重拳,向小道童砸来。

    小道童自然不会等着挨揍,以棍为支撑,他从船上一跃而起。

    与破心交起手来。

    二人你来我往,胜负难分。

    边打边从空中往船上坠落。

    慕容雪晗眨巴眨巴狐狸眼,狞笑连连。

    心生一计。

    她从淤泥里爬起来,偷偷靠近船舷。

    破心与剑雪打的难解难分,双双落于船上。

    还要过招。

    慕容雪晗看准时机,猛地摇晃起船舷。

    船上的人都被晃得一个趔趄。

    “啊!!!”

    剑雪抱紧了棍子,吓得浑身发抖。

    破心瞧见了,一个突刺,一拳打在了他胸口上。

    “噗通。。。”

    又一个泥人儿,出现了。

    “承让!!!”破心抱拳,骄傲道。

    剑雪挣扎着从淤泥里爬出来,扒开糊住双眼的烂泥巴。

    “哇!!!”

    大哭了起来。悲痛欲绝。

    “哈哈哈。”

    慕容雪晗拍腿大笑,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凉蓉都跟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师姐。。。”

    剑雪痛哭,指着破心说:“她欺负我!大人欺负小孩儿了!”

    “我。。。”

    破心的脸红了个透。

    “我呸!!!”

    慕容雪晗不干了,问道:“谁是大人了?!我小师妹今年才十二岁!”

    “诶?!!!”剑雪止住了哭啼,揉揉眼睛。

    眼前的破心,身高近八尺,怎么看都是个成年人啊。

    怎么可能与自己一样,都只是十二岁的小孩呢?

    “看什么看?!”慕容雪晗恐吓道。

    “额。”剑雪忙吧伸出的脖子缩了回来。

    “好啦,快都上来。水里凉呢。”

    凉蓉嘱咐水里的那两人。

    回头凝视破心,满面春风。

    “你让我,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