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68章 无心道人
    “无量后人!天山剑雪!愧见恩公!!!”

    道长说完这句话,决绝抽动驾于颈项的龙渊。作势自刎谢罪。

    霎时,鲜血溅出,喷了他一脸。

    “。。。”道长愕然。

    这温热的鲜血,并非是自己的。

    “你!!!”

    破心怒火中烧,彻底爆发了。

    握紧龙渊剑锋,强行将剑从道长手中夺了过来。

    龙渊削铁如泥,把她的手划得深可见骨。

    将龙渊扔在地上,破心撕下袍脚,将左手伤口扎紧实。

    怒吼道:“你是得了失心疯吗?!!!”

    道长双眼含泪,悲恸道:“剑雪不辨黑白,不识敌友。竟然听信那些所谓‘名门正道’的谗言,误信是恩公血洗了无量山庄。如若不是恩公及时出手,怕是小之都要遭到他们的毒手!助纣为虐,讨伐恩公。认贼为友,大仇未报!剑雪实在是愧对恩公,愧对蓉姐姐,愧对无量山庄!!!”

    “。。。”破心噎住。

    听闻道长提起“蓉姐姐”。

    凉蓉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

    听道长言下之意,想来是从小丫头那里听说了些什么。

    缓缓气息,破心回说:“你倒是对得起,龙渊‘高洁之剑’的名声。原当是什么事情,无量之事已过多年,无需再提。既然你已是从小丫头那里得知了事情的始末,那么是否明白?蓉姐姐从来未曾怨过任何人,从来不曾期望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为无量山庄报仇。”

    “。。。”道长怒然,将头撇到一边,并不回话。

    “唉。”破心长叹,劝说:“你勿要执念太深。蓉姐姐的预知梦从未出错,乃是当世第一奇观。无量之毁灭,怕是早在她梦里显现。可她并未做出任何警示,想来是另有打算。”

    道长咬牙切齿,悲愤说:“我只是可怜小之。蓉姐姐早逝,她自幼丧母,孤苦无依。生父诸葛勤禽兽不如,窃取山庄不说。更是纵容继母,虐待于她,害她无法言语。诸葛勤死的过于痛快,便宜了他了!!!要是落在我手里,我定要剥了他的皮!最为可恨的是这些个江湖正派人士!!!居然联手攻陷无量山庄,将山庄近千年的藏书一夜焚尽。属实令人发指!!!山庄千年基业,上下无数无辜冤死。此等血仇,我怎可不报?!!!”

    “。。。”

    破心不语。

    见破心不理他,道长哼唧道:“被扣上了杀人魔王的帽子,也不见你生气。换了我,早就跑出来澄清了。也不至于让我不知实情,险些跟你拼命。如今武林无人不知杀人狂魔绯魔堕天,却无人再谈当年名动江湖的无心道人。”

    无心道人么。

    破心摇头,笑说:“小丫头的安危,才是我最着紧的。至于什么绯魔堕天,什么无心道人,不过是水月镜花。于我而言,再无意义。”

    伸手,将跪在地上的道长扶了起来。

    破心佯怒皱眉,不悦道:“不过,你倒是添了不少乱。”

    道长羞愧难当。

    “眼下有个机会,”破心口气一转,笑问说:“可补偿你先前冒失闯下的过错。你可愿意?”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道长听说有机会弥补过错,欣慰得立马应了下来。

    “好。”

    破心笑得有些耐人寻味。

    起身带路,领着道长往小筑走去。

    。。。。。。。。。。。。。。。。。。。。。。。。。。。。。。。。。。。。。。。

    怕老七继续纠缠九儿,达瓦拖着她跑了出来。

    一路狂奔,穿廊过桥。

    “达瓦姐姐,达瓦姐姐。。。”

    九儿被达瓦拖拽得几乎失去了平衡,几次险些跌倒。

    达瓦见跑出来差不多远了,老七也没追过来。

    放开了九儿,气喘吁吁道:“可、可算、是、出来了。。。”

    九儿的气息丝毫没有混乱的迹象,扫去长廊廊阶上的落雪。

    扶着达瓦坐了下来。

    待达瓦的气息稍微顺畅了些,问说:“达瓦姐姐,为什么要带着九儿跑出来?”

    “老七、喜欢、你。”

    达瓦喘气道。

    “。。。”九儿低下头,粉嫩的脸蛋儿红了透。

    达瓦见了心想,真是个可爱的小妹妹。

    顿生怜爱之心。

    如此可爱的妹妹,怎能让老七那坏人求了去。

    继续道:“他、不是、好人!苏、景年,知道!”

    “嗯,”九儿点头,回说:“阿难让随行的侍卫回来给我送信儿了呢。”

    “?”达瓦有些混乱。

    九儿居然知道老七不是好人?

    那为何这些时日,并没有明确回绝老七?

    苏景年那蠢人差人回来送信儿。。。

    难不成?!!!

    达瓦稍微思量,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

    被这结论,吓得心惊胆寒。

    忙抓住九儿的肩膀,将她的身子扳向自己。

    问说:“既然、知道,怎么、不、直接、拒绝?!是、苏景年???让你、故意、接近老七???”

    九儿见达瓦一脸的关切,甜甜的笑了。

    拍拍达瓦的手,安抚道:“达瓦姐姐既然是阿难的朋友,应该对她有所了解才对。”

    达瓦松开了手,等待九儿后面的话语。

    翘起脚,九儿将身子探出长廊。

    柔软的雪花,就落在她脸上。

    清清凉凉,冰冰爽爽。

    九儿笑嘻嘻道:“阿难不会让我受委屈的,差人来送信是让我小心于七哥哥。北域与西疆是‘唇亡齿寒’之关系,不能因为小小的九儿,而让两国交恶。”

    顿了顿,面露羞怯道:“姐姐说的事情,九儿也都知道的。”

    “那、为何?”

    达瓦的疑虑去了大半。

    心道,九儿小小年纪,知理明事,心思玲珑。当真是个可人的姑娘。

    苏景年这个蠢人,还好是个有良心的。

    如若真是应了自己刚刚的猜测。

    为了对付里家,苏景年不惜让义妹主动靠近老七套取情报。

    那苏景年这个朋友,我达瓦第一个不认。

    九儿嘟起小嘴儿,嘟囔道:“因为七哥哥自小就很照顾我和阿难的,我不忍心让他心里过意不去,才一直没有明确回绝他。可他要。。。”

    脸上的红晕更深,九儿越说声音越小。

    “可他要。。。要。。。要娶我。。。我怎么肯。。。”

    “噗呲。”

    达瓦被九儿这副小女儿家的姿态彻底逗乐了。

    九儿羞得有些恼了,佯怒道:“姐姐笑我!!!”

    起身就要离去。

    “哈哈哈,”达瓦笑了起来,起身拉住九儿,“我、笑、九儿、可爱。苏、景年、蠢!你、做、我、妹妹、吧!”

    “我不!阿难才不傻!”

    “哈哈哈。”达瓦抓起廊上的落雪,冲着九儿丢了过去。

    二人于廊间戏雪,暂时忘却了冬日的严寒。

    。。。。。。。。。。。。。。。。。。。。。。。。。。。。。。。。。。。。。。。

    “冰层太薄!”

    “。。。”

    道长此刻,欲哭无泪。

    破心口中的“机会”,竟然是助功其为北域王疗伤。

    按照蓉姐姐临终的预知梦,司马之主即为凶煞。

    司马认了北域王,那她就是为祸人间的凶煞转世。

    出家人,慈悲为怀,救苦救难。

    今日面对凶煞,居然不杀反救。实乃荒谬绝伦。

    可应了就是应了的,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就当是,补偿对恩人冒然出手的过错罢。

    道长咬牙,催动至阴内力。

    湛蓝色的真气从他手掌在喷薄而出,将空气中的水汽结成了厚实的冰层。

    将盘坐于床上的苏景年,一层一层包裹起来。

    不一会儿,苏景年已经成了一座晶莹透亮的冰雕。

    莫若离看着成了冰人的苏景年,柳眉轻皱。

    双手在袖子里,暗暗握紧了。

    “肺俞、心俞、命门!!!”

    破心以指为剑,射出炽热的红色光箭。

    不断穿透冰层,刺击苏景年后背几处大穴。

    腾转身形,她来到苏景年正前方。

    “加厚冰层!!!”

    “。。。”

    道长推掌,冰层再厚。

    “商曲、神阙、哑门!!!”

    。。。

    将苏景年周身血脉冰封,再以纯阳内力打通几处要穴。

    既放缓了流窜于周身之毒素对脏器的侵蚀速度,又不会影响苏景年的基本日常行动。

    这是在现有条件下,破心绞尽脑汁,能想到的最好处理之方法。

    一个时辰后。

    苏景年周身的几处大穴已几被打通。

    仅剩下最后一处,百会穴。

    “百汇!!!”

    破心聚力,将指剑落于苏景年百会穴处。

    冰层嘎吱一声,全数破成了碎碴。

    苏景年闷哼一声,栽倒下去。

    莫若离上前,将她搂在怀里。

    困于冰层许久,苏景年冻得浑身发抖。

    拉起被子,莫若离将她在怀里裹得严严实实。

    “阿难。。。”美人唤道。

    “。。。”

    苏景年仍是闭目不语。

    莫若离抿唇,眼中泪光晶莹。

    “娘子。。。唤我作甚。。。”

    虚弱的声音,戏谑的言辞。在她怀中,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