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66章 巫山不是云
    “为了寻你。”

    凉之手中的黑色木板上,秀气的白色字迹,此时显得突兀无比。

    “。。。”

    莫若离阖眼,两行清泪滑落脸畔。阿难身中剧毒,竟是为了寻我。。。

    凉之将所知之事,和盘托出。

    美人闻得。

    苏景年为了离开南国,费尽心思示好里家。甚至不惜损伤身体,饮下剧毒。

    所为之一切,都是为了寻找自己。

    又回想起刚刚的一场场生死恶战,眼前昏睡的女子在她眼中更显柔弱。

    美梦易碎,

    良人易逝。

    “骗子。。。。。。”

    说什么,新娘还没过门,新郎怎么舍得去死。

    骗子。。。

    双眼通红,莫若离哭得隐忍。

    凉之轻叹无声,连连摇头。

    不忍再做打扰,她退出门去。

    “阿难。。。阿难。。。”

    莫若离不愿相信这样的残酷的事实,声声唤向苏景年。

    凉之阖上房门,转过身来。

    小院里,破心与道长二人,执剑对望。

    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

    凉之见了忙跑到二人中间,试图阻止这场大战。

    心想无量小筑,可是架不住这二人的闹腾。

    破心一脸不屑,哼笑道:“今日交锋,仍是我获胜。第二一七胜,承让。”

    道长闻言,脸涨得通红。怒道:“二一六!!!二一六!!!二一六!!!臭贼无耻!!!当年侥幸偷得一次胜利,居然沾沾自喜,自诩获胜!!!”

    “哈哈。”破心冷笑,翻个白眼回说:“天山剑雪,你自己都说了,偷得一次胜利。偷得胜利,难不成就不算是胜利?简直歪理邪说。”

    “你!”道长气急败坏,暗恨自己嘴笨,被臭贼捡了个由头开脱。

    凉之无奈。心里了然了,二人到底是在为了何事争吵。

    这根本就好似两个无知孩童,在为了一颗糖的归属,争吵不休。

    想想房间里面那两位,一位昏迷不醒,一位黯然悲怆。

    而门外的两人,竟如此这般的“不争气”。

    凉之气不打一处来。

    狠狠地瞪了破心一眼,凉之转身往药炉走去。

    “。。。”破心愣了愣,就要追上去。

    “小之!”道长丝毫不见外,赶在破心行动之前,奔了过去。

    与凉之并排而行,道长笑靥如花,打开了话匣子。

    “。。。”破心见二人如此这般亲密,生生憋了一口气在胸口。

    冷哼一声,摔门而去。院门被她摔得都有些歪斜了去。

    出了院,破心往瀑布走去。

    。。。。。。。。。。。。。。。。。。。。。。。。。。。。。。。。。。。。。。。

    “九儿,”老七将自己刚刚剥好的一盘葡萄推向九儿,殷勤笑说:“吃葡萄。”

    “嗯!”九儿甜甜的应了声,用竹签扎起两颗葡萄,放进嘴里。

    “甜么?”

    见九儿吃得起劲儿,老七喜上眉梢。

    向女婢要来丝帕,要帮九儿擦嘴。

    “我、吃!!!”

    同桌的达瓦“腾”地站了起来,端起来那盘葡萄,胡乱抓了几粒就往嘴里塞。

    “。。。”站立于桌旁的仓决,见了这滑稽的一幕,哭笑不得。

    心道,为了阻止老七对九儿的不轨图谋,达瓦也算是拼尽了全力。

    达瓦吃得极尽“奔放”之能事,葡萄汁水与果肉溅得到处都是。

    桌上的九儿与老七皆是贵族,哪里见过此等“阵仗”。

    完完全全地征(吓)服(傻)了。

    九儿强强咽下口中的葡萄,顿时觉得这辈子都再也不想吃葡萄了。

    老七暗想,莫不是吐蕃这个季节吃不到葡萄?可怜的达瓦殿下。。。{达瓦:我可怜你妹妹!!!}

    老七身后的蔡越儿狐疑起来。

    达瓦殿下在宣王到达后的第二天,就紧随而来。

    说是来北域游玩游玩,可却寸步不离宣王身边。

    实在是让人困惑的狠呢。

    是不是应该尽快联络主儿,将吐蕃这怪异的举动报告给她才是。。。

    “太后驾到!!!”

    门外内侍秉道。

    “王妃驾到!!!”

    又是一声通报。

    众人赶忙起身,整理仪容。

    仓决摇头,笑着上前帮达瓦收拾起来。

    一袭黑色与一抹淡青,从正门一前一后移入室内。

    达瓦暗中观察起来。

    慕容雪晗今日着黑色宫装,身披五彩凤凰。粉黛略施,威严华贵。

    慕容云则依旧是一身淡青,头戴着红番花朵,清雅温婉。

    “参。。。”众人躬身,欲行拜见之礼。

    “好了。”

    慕容雪晗笑说:“繁文缛节最是要不得。既然来了北域,就是尊贵的客人,自便便是。”

    “谢太后。”众人躬身行礼。

    内侍重新安排座次。慕容雪晗落座主位,慕容云随次。

    这二人坐定后,其余人才落座了下来。

    “方才,是在聊些什么呢?”慕容雪晗笑问说。

    “七哥哥在讲南国的风土人情呢。”九儿乖巧回道。

    “哦?”慕容雪晗挑眉,问向老七,说:“哀家常年居住北方,倒是也对南国风光有些想念了。小七倒是给哀家也讲讲?”

    转眼看向慕容云,笑说:“云儿自幼长在北域,想必也是好奇的紧呢。”

    “洗耳恭听。”慕容云莞尔颔首。

    “好!”老七笑回道。

    来了兴致,将沿路所闻所见,以及游览过的天京名胜古迹讲了个遍。

    讲到兴高采烈处,还要手舞足蹈一番。

    九儿与慕容云听得入神,偶尔插嘴询问些细节。

    仓决怕达瓦不懂,不住地翻译,为她解惑。

    达瓦却完完全全提不起兴趣,哈欠不断。

    不一会儿,竟伏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少顷,鼾声如雷,还说起了藏语的梦话。

    “。。。”

    桌上之人,皆被这突然响起的鼾声与藏语吸引了去,都看达瓦。

    老七尴尬不已,暗中惭愧。自己的言谈竟是如此无趣,居然能把人听睡着了去。

    见达瓦睡得香甜,怕扰了她的美梦。九儿与慕容云虽是意犹未尽,却也不让老七继续讲下去。

    “呵呵,”慕容雪晗笑了起来,说:“达瓦殿下,真是纯真可爱啊。”

    “还请太后与诸位海涵。”仓决躬身道。

    “哪里。达瓦殿下这般天真心性最是可贵,倒是与我家九儿有些相像呢。”

    慕容雪晗瞟着老七,说道。

    果然。她余光瞟见,老七听闻夸赞了九儿,不住点头,笑容可掬。

    九儿则暗暗惊讶。

    太后平日里是极少夸赞于她的,今日居然当着众人之面毫不掩饰对她的喜爱。到底是为何?

    伏在桌子上的达瓦暗叫不妙。自己这一觉,怕是“睡”的时机不太对。

    北域太后,高深莫测。

    话中有话,目的飘忽。

    这一“睡”,反倒是让自己落了被动。

    “不知,”慕容雪晗问向仓决,笑道:“达瓦殿下可有婚配?”

    真是怕什么,就要来什么。

    达瓦已经猜到了慕容雪晗的言下之意,忙开始思索对策。

    “还未。”仓决回道,心生不悦。

    “那真巧。我家九儿,”顿了顿,慕容雪晗看向九儿,笑说:“也未曾婚配呢。”

    “。。。”九儿的小脸儿,红了个透。将脑袋都垂了下去。

    “!”老七咽了咽,有些坐立不安。

    九儿还未婚配,这他是知道的。

    求亲于九儿。

    正正是他忤逆里家的安排,擅自更改行程前来北域之所图。

    自古以来,婚嫁无外乎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九儿乃是孤儿,无父无母。

    被苏景年收留后,认做了义妹。

    换言之。当前端坐于堂前的太后,就是九儿之义母。

    一旦太后同意了亲事,那迎娶九儿之事必定是事半功倍。

    老七还在纠结要不要挑明有意九儿之事。

    “哀家听闻,”慕容雪晗继续说道:“吐蕃男儿粗犷有力,血气方刚。能骑善射,骁勇善战。还请达瓦殿下与仓决侍卫回去后于贵族子弟间多留意些,为我家九儿日后选夫多备选些好选择才是啊。”

    “。。。”这贸然的一句话,让仓决有些不知如何去接。

    九儿把头垂得更低了,难掩的失落。

    “!!!”老七闻言,如坐针毡。又见九儿低落,更是好似用刀扎了他的心头肉。

    “啊。。。”达瓦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算是醒了。

    揉揉朦胧睡眼,顺水推舟说:“好说、好说。九、郡主,好看。吐蕃、勇士,喜欢。”

    “不行!!!”

    老七终是忍不住回了嘴,猛地站了起来。

    “?”九儿望着老七,满眼不解。

    “太后!”老七躬身行礼,说:“小七求亲于九儿,恳请太后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