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64章 湛卢龙渊,宿世仇怨
    一道红光,刺眼夺目。

    如同天外落陨。

    从远处飞来,向道长径直砸来。

    “天山剑雪!!!”

    一声怒喝,随红光传来。震耳欲聋。

    莫若离柳眉皱起。

    忙抱起地上的苏景年,帮她把耳朵遮了起来。

    “!!!!!!”

    道长听闻这熟悉的声音,怒瞪双眼。

    手中七星龙渊,剑锋怒指红光。

    大吼一声,回道:“贼人!!!焉敢?!!!”

    多段往年回忆浮现于脑海中,道长怒气难扼。

    心道,如今七星龙渊已认我为主,今日便是诛杀你这贼人之时!!!

    红光腾转,一把绯红的大剑赫然出现。

    雷霆之势,刺向道长。

    道长见了那大剑,心下大惊。

    仁者之剑,湛卢?!!!

    手上却不做迟疑,将真气注入七星龙渊,提剑相迎。

    “叮!!!”

    一红一蓝,两剑剑尖撞击碰撞。

    “呼!!!!!!”

    真气激荡,暴风突起。天地色变,乾坤震荡。

    雪花吹溅,沙石飞走。

    莫若离忙抱紧苏景年,将她护在身下。

    怀中的苏景年皱着眉,痛苦地低声呻/吟着。

    冷汗不断从额头渗出,将刘海都打湿了去。

    美人抬手,将她长长的刘海挽至耳后。

    眼前的苏景年,眉目清秀,俊美非凡。

    如今知道了她乃是女儿之身,竟也能发现,她俊朗的外表下偶然透露出的一丝柔美。

    思虑一转,莫若离大羞。

    如今这般危险处境,红色光球虽是挡住了那道长。但仍然不知是敌是友,自己居然还在想着这些。

    。。。。。。。。。。。。。。。。。。。。。。。。。。。。。。。。。。。。。。。

    十二与阿什库本是当夜就要出城,却被把守城门的士兵们纠缠。

    与之理论再三,都不得放行。

    只得返回了白鹿楼,坐着等待天亮。

    十二自从被苏景年袭击之后,便闷闷不乐。偶尔还偷偷地擦眼泪,阿什库劝了半夜,都不见他心情有所好转。

    天色明亮后,二人带着随行的人员,整理行装,正欲出城。

    天空突然响起一声巨响,引得锦州城中之人皆驻足,抬首观看。

    天边时而泛起红光,时而泛起蓝光。诡谲奇妙的很。

    引得人移不开眼睛。

    十二也觉得神奇,抬头观看起来。

    身为习武之人,阿什库却是了然。

    这必定是当世的两大绝顶高手,正在过招。

    红色光芒与蓝色光芒,便是双方内力的具象。

    此二人一人主修至阳内功,一人主修至阴内功。

    可谓是两大极端,水火不容。

    而那方向。。。

    似乎就是北域王所说的长公主驻营的方向?!

    思考行至于此,阿什库知道再也耽搁不得。

    给身后的手下使了个眼色,带上十二,骑马疾驰至城门口。

    守城士兵见天有异动,急忙将刚刚打开的城门又关了上,并调来重兵,守住城门。

    阿什库与之又是交涉许久,守城的士兵仍然是不允许出城。

    阿什库无法,带领手下与士兵动起手来,强行出城。

    这厢边。

    道长与那红色光球继续僵持,比拼着内功。

    内力消耗过大,道长逐渐不支。

    身体被巨大的反冲击力冲击,压得他双脚往地里陷去。

    却还是强行咬牙坚持。

    心中明白,这一战,必须获胜。

    否则自己一死,无量再无后继之人。那血海深仇,要如何得报?!

    刺目红光渐渐退去,道长顺着湛卢往上望去。

    红衣似血,黑发飞舞。

    绯瞳含怒,剑眉入鬓。

    来袭之人,正是那江湖闻之色变的绯魔堕天。破心是也。

    道长破口大骂:“贼人!!!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七星龙渊已出,我看你还嚣张到何时!!!”

    “是她。。。”莫若离望着破心,皱眉。

    记忆中。

    这一袭火红的身影,在锦州大战中战天斗地,活活将苏辰缪的尸身于千军万马中夺了去。

    “呵。”破心听闻道长喊她“贼人”,十分不屑。

    再注入两层内力于湛卢。

    “噗。。。”道长被破心突然注入的内力压迫得气血翻涌,呕出一口心血。

    破心继续发力,真气源源不绝发散出来。内力如同滔滔江水,滚滚袭来,不断地注入湛卢。

    湛卢响起低鸣,宛如野兽的低吼,回应着破心。

    道长右手不断变换手法,结出天山雪莲的莲花印记。

    催动浑身力量,将内力尽数注入七星龙渊,与湛卢抵死抗衡。

    握住龙渊的那只手臂被破心流窜的真气,割伤了多处。

    鲜血顺着胳膊流了下来,染红了道袍。

    破心冷哼,眯眯眼说道:“这么多年,你从未曾赢我。如今亦然!!!”

    作势就要给那老道最后一击。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清脆的铃声响起。

    “?”破心迷惑,自己分明已经占了上风,小丫头为何要摇响铃铛?

    莫不是,遇到了其他敌人???

    破心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道长听闻铃声,惊愕得根本说不出话来,涕泗横流。

    竟然是,莫邪铃!!!

    小之,你居然还活着!!!

    又是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

    破心无法,认为凉之必然是遭遇了袭击,否则不会如此急切得呼唤自己。

    咬牙急收湛卢。

    被自己陡然失控的绯色内力反噬,又被道长的内力击中。

    “噗!!!”破心吐出一大口鲜血。

    接连受到两次重击,被击飞了去。

    斜着砸入陡峭的谷壁里,将谷壁凿了个大坑出来。

    顺着破碎的山石,破心滑落至谷底。

    碎石粉尘飞滚,根本看不清她现在到底是何种情况。

    “!!!”凉之远远地见破心受了伤。

    策动胯/下骏马,奔向破心。

    道长见破心受了伤,正正是杀她的最好时机。

    心道。此时如若再不下手,岂不是错过了最好的复仇之机?!!!

    “啊!!!”舞起七星龙渊,道长从地里一跃而起,一飞冲天。

    莫若离怀中的苏景年,突然睁大了双眼。

    “阿难。。。”

    美人本是正在观战,注意到苏景年的动作,忙低头查看她的情况。

    苏景年却对莫若离近在咫尺的呼唤,置若罔闻。

    双眼空洞得仿佛是一个无底之洞。目光呆滞且黯淡,全无往昔之光彩。

    莫若离深吸一口冷气,焦急唤道:“阿难???”

    “贼人!!!”道长暴喝一声。

    七星龙渊受到他内力的驱使,于他手中震动起来,争鸣不止。

    “受死吧!!!”

    “嗡!!!”宝剑从手中应声而出,化作一道夺目的蓝光,笔直向破心扎去。

    凉之方方策马赶到,见破心于烟雾中站立,捂着心口,正在望着自己。

    阿心。。。

    凉之赶忙下马,扑到了破心怀里。满眼的心疼与惭愧。

    “嗡!!!”七星龙渊恰巧就在此时降临。

    环绕着的烟雾,被剑气冲得飞散。

    剑的正下方,就是破心与凉之。

    “不!!!”道长刚刚落地,就看见了破心怀里的凉之。

    悲号起来。

    轻功施展,就要去追七星龙渊。

    可那出了手的龙渊快若惊鸿,道长只眼睁睁看着七星龙渊飞向那粉红色的瘦弱身影。

    破心受了重创,凉之又在近前。这一剑,接与不接都是危险。

    她却不见迟疑,推开怀中的凉之。

    提剑飞向七星龙渊。

    就要去接。

    一黑影急速闪现,挡在了破心身前。

    挥动手中的黑色火焰,迎击七星龙渊。

    动作一气呵成,速度极其之快。

    破心错愕,还未来得及看清黑影到底是何人。

    “咚!!!!!!”

    耀眼的白光伴随着巨大的爆响,猛然亮起。刺得在场之人无不闭上了眼睛。

    莫若离的第一反应仍然是去护着怀里的苏景年。

    惊觉,空空如也的怀里,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儿???

    亮光渐渐散去,道长慢慢放下眼前挡光的双手,睁开了眼睛。

    七星龙渊,竟然就在空中旋转。正反着飞向自己,再有几寸便要切过来。

    道长大惊!

    忙闪转身体,避开了七星龙渊的剑锋。

    反手捞住剑柄,身体一个腾转,重新将龙渊控制了住。

    回头望向凉之,见她并无大碍,才将将松了口气。

    那黑影骤燃出现于道长眼前。

    正是苏景年提着司马。

    司马仿佛正在燃烧一般,被黑色火焰层层包裹。

    苏景年直勾勾的盯着道长的双眼,不发一语。

    “?!”道长着实被突然出现的苏景年,吓了一跳。

    暗想北域王不是伤势严重?!行动速度怎地竟不降反升,如此迅猛?!

    苏景年不等道长做出反应,提刀就砍,劲力十足。

    一招一式,精妙奇绝。与方才硬使出的剑法完全不同,皆是实打实的苗刀刀法。

    道长与破心对功力,本就损耗了太多的内力。再加上刚刚七星龙渊的那一击暴击,可谓是将道长的内力,掏了个空。

    此刻他根本是疲于招架。身上多处,接连中了刀。

    “。。。”莫若离站起身来。

    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过于虚幻,让她有些恍惚。

    “阿难。。。”

    回想起刚才苏景年黯淡的眼眸,美人心中升起不安。

    破心皱起了双眉。

    小狐狸所用之招数,自己竟从未见过。

    凉之略微观察了下苏景年,就拿起黑板写了起来。

    写完摇晃破心,将手中黑板递给她看。

    “煞气吞噬心神,司马制住肢体。内力被迫释放,精元破损流失。”

    “!!!”

    破心震惊,小狐狸竟是被煞气摄住了心神,又被司马趁虚而入操控了的身体。

    不顾内伤,破心携着湛卢,冲入战局。

    “小狐狸!!!”破心欲唤醒苏景年沉睡的意识。

    “。。。”苏景年闻声转头,回身就是一刀。

    “哐!!!”

    司马与湛卢对刃,激起风声一片。

    道长得了喘息之机会,忙退了出去。

    司马无情,刀刀砍向破心要害。

    破心只得勉强拆招,只怕伤了苏景年。

    “小狐狸!!!”破心边接招,边训斥道:“师傅你也砍?!仔细你的皮!!!”

    “。。。”苏景年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慢了下来。

    破心见了就欺身上前,欲夺取苏景年手中的司马。

    司马好像是感受到了危险一般,环绕着刀身的黑色火焰爆燃。

    发出呲呲的炽燃声,好似威胁的警告。

    苏景年的动作又快了起来,扑向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