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63章 天山剑雪
    道长提起木棍,朝苏景年击来。

    右肩肩伤过重,无法单手执住沉重的大刀。

    只得双手合力,才握紧了司马。

    苏景年提刀迎了上去。

    二人缠斗起来。

    自幼从师破心。

    破心善射,苏景年也就善射。

    破心用剑,苏景年也就用剑。

    于刀法,可谓是只识得最粗浅的技法,并无再深层次的造诣。

    如今舞起司马,所用的招式也全是破心所授之剑法。

    不过好在苗刀似刀似剑,倒也能对得上一些套路。

    道长以棍为剑,刺挑相间,招招致命。

    苏景年勉强应付。

    木棍与司马接连碰撞,激鸣不断。

    十招过后,苏景年暗暗吃惊。

    自己几近全力,那道长却游刃有余。

    心里嘀咕起来:这牛鼻子老道之实力可谓是深不可测,恐怕即使是健康的自己,对上了也是毫无胜算之可能。

    又疑惑,道长手上的木棍,到底是何物所做。为何如此的坚硬,竟然丝毫不惧怕司马的砍杀,只是在表面出现了几道印痕。

    道长又是一棍扫来,苏景年提刀去接。

    二人对起刃来,相持不下。

    道长冷笑,木棍向左侧发力,迫使苏景年的右肩吃力。

    苏景年疼得眉头紧皱,冷汗淋漓。

    心底暗骂,老道无耻。

    “呵,”道长见苏景年吃痛,讥讽道:“北域王居然也识得痛楚?!贫道以为王爷乃是铁石做的心肠,识不得肉身之苦,否则不会如此无情残忍。残杀降兵不得止,连自己的亲信都不放过!”

    苏景年闻言暴怒,不顾肩伤,奋力将道长顶开。

    肩上伤口被劲力撕裂得更大,血如泉涌。

    苏景年挥起司马,使出全力一击,砍向道长。

    道长大笑,不做任何躲闪。看准时机,冲上前去用木棍迎击。

    “哐!!!”那木棍发出低沉的鸣动。

    从与司马碰撞之处,逐渐向周围碎裂开来。

    “哈哈哈!”道长双眼放光,大笑道:“龙渊啊龙渊!!!你总算是认了我!!!”

    真气流转,内力暴涨。

    一脚横踢,将苏景年踹了出去了。

    踢中的仍是她受伤的右肩。

    苏景年受到重创,跌出去十几米。伏在地上咳了起来。

    右肩与后背的伤口得不到及时的处理,又反复被撕扯。血液不断的流失,失血过多。

    加之冲破大穴封堵,导致旧毒复发,毒素急速流窜于全身各处。

    苏景年的意识,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了。

    莫若离上前查看她的伤势,发现右肩已然了露了骨。

    怒视道长,美人呵斥说道:“道长乃是出家之人,当怀慈悲心肠!为何要对我二人赶尽杀绝?岂是真如阿难所言,是为了功名利禄委身于南皇,替他做这些伤天害理之事?!”

    道长对莫若离明显的嘲弄贬低之言,充耳不闻。

    只笑着提起广袖,将木棍表面碎裂的黑色表皮擦去。

    一把青蓝色的细长宝剑,身刻北斗七星,于道长广袖之下出现。

    日光下,熠熠生辉,寒光闪耀。

    道长将宝剑托于手中,反复抚摸。欣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口中念道:“龙渊啊,龙渊!二十个年头了,你终是认了我!”

    进而情绪急转直下,面露大悲。含泪叹道:“可惜!!!她已不在。连小之,都。。。”

    苏景年的脑袋急速旋转开来,分析着眼下的形势。

    老道的武功,实属是上乘中的上乘。谓之为绝世高手,亦不为过。

    怕是合上与莫若离二人之全力,也绝无任何胜算。

    再战下去,毫无意义。结果显而易见,更是会错失若离的生机。

    生机难求,拼了命也要拖住老道,为她赢得时间。

    “若离。。。”苏景年甩甩有些发昏的脑袋,含糊唤道。

    “。。。”美人心疼看向苏景年。

    苏景年劝说道:“一会我去引开他,你趁机骑上快马,回锦州报信。锦州城的驻军。。。”

    “我去引开他。”美人不容苏景年继续往下说,斩钉截铁回道。

    站起身来。

    苏景年的想法,她岂会不知。老道内力雄浑,留下的人,必定凶多吉少。

    “?!”苏景年欲回嘴反驳。

    莫若离却先他一步,闪身上前。

    冷声道:“想必南皇给道长的命令,无非是护我周全。如果若离有个三长两短,道长怕是无法向南皇交代!”

    “?”道长困惑,问说:“长公主是何意?”

    “道长放了她,”莫若离戚戚然道,“若离便跟道长走。”

    “不行!”道长愤然回绝。

    北域王杀虐无道,视人命如同草芥。又身怀司马,怕就是那预言中的凶煞转世。

    此时如若错失了杀她的良机,放虎归山。他日其必定会成为危害九州的罪魁!!!

    “不行!!!”苏景年与道长同时答道。

    用司马做支撑,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

    激动地对莫若离说道:“你不许跟他走!!!哪儿也不许去!!!”

    心绪浮动,引得毒血急速攻心。大口大口鲜红的血液从苏景年口中涌出,止也止不住。

    莫若离见她如此,便断定苏景年不单单是受了外伤,身上还有着十分严重的内伤。

    如此大量的血液流失,任何人绝对都是要元气大损的。

    再不救治,怕是性命堪舆。

    捏上自己的咽喉,望向道长。

    莫若离决绝道:“放了她。”

    “若、若离。。。”苏景年唤道。

    心中绝望万般,身体却不堪重负。

    无力的瘫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道长吃惊。长公主居然如此看重北域王,竟不惜以命相抵。

    本以为她只是受了北域王的迷惑,才会不辨黑白。不曾想,长公主竟然情深如此。

    “放是不放。”莫若离见道长并不回话。手上用力,掐得更紧了。

    白皙的脸上,泛起红潮。

    道长见她意志坚决,沉吟再三。

    心中盘算,安全带回长公主,才是当务之急。否则任务无法完成,南皇是不会下令全力缉拿那天煞的凶手的。

    回说:“放。只是,长公主勿要食言。”

    “好。”松开了捏住咽喉的手,莫若离劝说道:“阿难,你走罢。道长尊崇正道,一定不会出尔反尔。否则,就是为天下所耻笑的宵小之徒。”

    “!!!”道长岂会不知莫若离言下之意。

    是故意的以“尊崇正道”,激将自己不要食言,放过苏景年。直气得拂袖冷哼。

    “不。。。”苏景年颤声回说。

    言罢就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莫若离忙上前查看苏景年的伤势。

    常年奔波在外,不得不学了一些粗浅的医理。

    玉指轻点腕部,莫若离为苏景年把起脉来。

    “???”冷眸中写满困惑。

    莫若离惊忙把手缩了回来。

    莫不是自己许久不曾把脉,竟生疏至此???连男脉,女脉都能混淆???

    道长见莫若离神情略显慌乱,以为是苏景年的伤势过重不治。

    定睛看了看苏景年。冷哼一声,不屑说:“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她的魂魄被锁得还算是牢固,一时半晌死不了的。”

    莫若离不理他的嘲弄,又一次抚上了苏景年的手。

    “。。。”

    再三确认之后,只觉得五雷轰顶,震惊异常。

    望向倒在地上昏了过去的苏景年,莫若离眼中满是复杂。

    女脉。。。

    他竟然是她。。。

    苏景年,我的郎君。竟然,是个女子?!!!

    那个熟悉万分的苏难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眼前的,分明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陌生得不能再陌生的女子。

    莫若离起身,一时身形不稳,有些摇晃。

    “长公主,”道长反握龙渊,抱拳请道:“北域王既然暂时无碍,还请长公主依约,随贫道回去天京。”

    “荒唐。。。”

    莫若离咬唇。

    心中又是烦躁,又是羞怯。

    只想抓起地上的苏景年,将她摇醒。

    将这女扮男装之事,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更想问个清楚的是,自己与她而言。

    到底是个什么。。。

    “?”道长见莫若离不回答,问说:“长公主???”

    “本宫反悔了。”

    “什么???”道长不解。

    “本宫反悔了,”莫若离望向道长,冷声道:“本宫要带着她,一起走。”

    荒郊野岭,怎么可能将女儿身的苏景年一个人扔在死人堆里。

    又想到苏景年与自己一样,都是女子之身。明明已经伤得如此严重,却还处处护着自己。

    对苏景年的心疼,几乎让莫若离透不过气来。

    嗔了一眼昏迷的苏景年。莫若离心中暗骂,真是个傻人!!!

    “。。。。。。”道长无力,进而怒发冲冠。

    呵斥道:“长公主居然此等言而无信?!真是让贫道心寒!!!多说无益,今日就算是用绑,也要将你绑回南国!!!”

    “天山剑雪!!!”

    一声怒喝传来,振聋发聩。

    “!!!!!!”道长闻声,怒瞪双眼。

    七星龙渊指向远方,大吼一声回道:“贼人焉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