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62章 壮士一去兮,山河动
    “司马拿来。”

    苏景年伸手,向莫若离讨要道。

    “。。。”

    莫若离狠下心肠,将司马扔了过去。

    冷声道:“司马还你。你我从此,两不相欠。”

    “呵呵呵。”苏景年抬手接了司马,歪笑说:“公主这嫁妆,我收了。”

    “你!”莫若离气结。心里暗骂无赖。

    “公主莫急。”苏景年抬手,抚上脸上遮眼的布条。

    “这是我给公主的聘礼。”

    染血白布从她脸上滑落。

    异色眸不再受到束缚,缓缓睁开。

    碧绿的宝石,在初升骄阳的映衬下。神威凛凛。

    “你。。。”

    美人的心咯噔一下。

    异色眸???北域王?!!

    苏景年!!!

    苏难,竟是大金死敌。北域王,苏景年?!

    那岂不是。。。

    心底愧疚翻涌。

    杀父之仇。。。

    “本王,可配得上长公主。”

    苏景年收起坏笑,双眸凝视莫若离。

    慢慢走上前去。

    “。。。”

    一翠一墨,美轮美奂。

    宛如一座高原之湖。

    清澈见底,静默多情。

    莫若离深沉其中,根本无法自拔。

    只能定在原地,看着苏景年靠近。

    苏景年站定。

    还未开口,泪已先流。

    “若离。。。”

    苏景年竭力忍住眼泪,哽咽道:“你可知,你让我找得好苦。”

    耳旁响起了呼唤,这是苏景年第一次呼唤自己的名字。

    苏景年强忍泪水、倔强着不肯认输的表情,就映在眼中。

    右肩的血洞,还在不断的渗着血。滴滴落在莫若离的心头。

    “何必。。。”莫若离濒临崩溃的边缘。

    酸了鼻子。冷眸中噙满泪水,模糊了视线。

    苏景年忍着剧痛,抬起颤颤巍巍的右手,擦去美人脸上滚落的泪珠。

    柔声道:“因为,你是我的妻。”

    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终是被彻底击垮。

    莫若离张开怀抱,扑向了苏景年。

    将头深深埋在她怀里,呜咽起来。

    怀中的美人穿着他人为之准备的凤冠霞帔,这让苏景年醋意大发。

    抬手轻柔地抽下莫若离头上的凤钗。

    金冠掉落,青丝飞舞。

    阖眼吻上美人的秀发,苏景年泪如雨下。

    不顾肩伤,她将莫若离紧紧的抱着。

    生怕松了手,美人又要消失了。

    如风深吸一口气,竟有些动容。

    眼前的北域王褪去光环。

    不再是北域的王者,不再是神。

    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一个陷于情爱,患得患失的人。

    而那大金的长公主,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也是真的在意着王爷。

    二人击碎了身份的禁锢,冲破了命运的束缚。

    不顾一切、奋不顾身的爱恋,纯真而美好。

    让人艳羡不已。

    婢女听着二人的对话,心中回想起武帝的指令。

    “贰心一生。。。”

    趁着羁押自己的黑甲铁骑不注意,一个闪身扑向莫若离后背。

    袖中匕首亮出。

    说时迟那时快,苏景年眼见莫若离遭遇突袭。

    不作二想,一个转身,将自己的后背转了过去。

    “嗯。。。”苏景年一声闷哼。后背中了一刀。

    “?”莫若离抬眼,迷惑地看向苏景年。

    苏景年微笑着回视她。

    婢女拔出匕首,又要再刺。

    被赶来的如风,一刀劈倒,没了气息。

    “王爷!!!”如风上前。焦急不已。

    莫若离环在苏景年后背的手,感受到一阵温热。

    “!”

    忙抽回手,拿到眼前一看。满手鲜血。

    “阿难。。。”莫若离又红了眼眶。

    “没事。。。”

    苏景年强作精神,虚弱唤道。

    “小风。。。”

    “在!”如风回道。

    苏景年的嘴张了张,又合上。

    踟蹰再三,阖上双眼。

    “黑甲铁骑听令。。。”

    “在!!!”

    男儿们高声的呼应,响彻山谷。

    苏景年咽了咽,沙哑着嗓子颤声道:“。。。就地。。。荣归。。。”

    “?”冷眸中满是迷糊。莫若离不解,就地荣归是何意?

    其他人却了然,“就地荣归”这四个字的终极含义。

    死一样的沉寂随之而来。

    山谷中的空气,都仿佛凝结了一般。

    “黑甲铁骑得令!!!”第一声应答响起,打破了沉默。

    紧随而来的是刀刃割裂喉咙、鲜血喷涌的声音。

    一名黑甲铁骑倒地,魂归故里。

    “黑甲铁骑得令!!!”

    “黑甲铁骑得令!!!”

    。。。

    男儿们挥动手中杀敌的大刀,毫不犹豫地割破了自己的喉咙。

    几个呼吸间,黑甲铁骑尽数自刎。只得如风未见动作。

    “阿难。。。”莫若离心痛唤道。试图阻止苏景年。

    心中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抢亲之事,绝不可外泄半分消息。

    可实在是不忍苏景年承受如此悲烈的痛楚。

    亲口对自己亲信,下了自杀的指令。

    苏景年的内心到底是有多么的煎熬,莫若离无法全然得知。

    可如果将黑甲铁骑换为墨殇与墨羽,莫若离宁死。也无法下达这样的命令。

    如风一言不发,于谷地各处巡视一圈。

    遇见没死透的人,就再补上几刀。

    遇到死不瞑目的兄弟,就帮他们阖了眼。

    经过白辇处,感觉不到活物的气息,便没有打开辇门细细查看。

    再三确认无人生还后,如风直起身子。

    看着地上黑甲铁骑的尸体,笑说:“如风晚了些,这就去陪弟兄们。”

    跪地向苏景年叩首,“王爷,代我照顾好干爹。”

    “好。。。”苏景年含泪回道。

    如风起身,高声报道:“黑甲铁骑,得令!!!!!!”

    高亢而有力。

    挥起马刀,直直插入腹部。再横着将肚子剖开。

    笑着自己的内脏流了一地,如风倒在冰冷的雪地上,死去。

    直至最后一刻,如风都在认真的执行着苏景年的命令。

    割喉还有生还可能,切腹救无可救。

    虽然切腹之痛,重于割喉万分。

    他还是毅然决然选择了这痛苦万分的死法。

    苏景年终是再也扛不住身心的双重打击,虚弱的跪倒在地上。

    “死了。。。”

    小声地啜泣起来。

    莫若离跟着她跪了下来,轻唤她“阿难。。。”

    茫然地望向莫若离,苏景年哭得无助。

    “死了。。。都死了。。。”

    莫若离将苏景年抱了起来,轻抚她的后背。

    此时千言万语,不若默默陪伴。

    “都死了。。。”苏景年将头埋在莫若离胸前,放声哭泣。

    苏景年的哀嚎随着风声,回荡在山谷,久久不能散去。

    “冤孽啊。”远处白色辇车中,一声叹气徒然响起。

    “砰!!!”辇车炸裂开来。

    一人跃出,轻盈落于远处雪地。

    那人一身道袍,身背乾坤八卦图。眉清目秀,道骨仙风,留着山羊胡。

    右手结印于胸前,左手背于身后,执一细长木棍。

    “冤孽!”道长冷声呵斥道:“杀戮无道,抢亲犯上。你可知罪?!”

    “罪?!”苏景年仿佛被刺激到了一般。

    猛然抬头,双眼通红。吼道:“有罪又如何?!这天下间,谁人无罪?!凭什么要我独善其身?!”

    道长没想到苏景年会反唇相讥。谁人无罪?

    顿了顿,怒斥道:“不知悔改!!!巧舌如簧!!!”

    左手翻转,木棍横出。

    道长说道:“请长公主让开!今日,贫道就替天行道!诛杀这人性全无的北域王!”

    莫若离轻拍了拍苏景年的手。

    起身,将苏景年挡在身后。

    冷声道:“我在,无人可以动她。”

    “长公主怎可是非不分,黑白不辨?!”道长气急。

    “无需多言。”莫若离不欲再做争辩。

    “。。。”道长被气得够呛,“好!!!那休怪贫道剑下无情!!!”

    提棍袭来。

    美人空手,与道人打斗起来。

    苏景年试图撑起身体,却根本无法站立起来。

    美人与道长交手数十招,皆是平手。

    道长冷哼,内力暴涨,提掌拍来。

    莫若离接掌,拼尽全力却是不敌道长雄厚的内力。

    被击飞了去。

    苏景年见莫若离吃了亏,咬牙催动内力,冲破了被破心封死的几道大穴。

    飞身上前,接住了被震飞的莫若离。

    靠在苏景年的怀里,美人吐血连连。

    将美人缓缓扶坐在地上,苏景年眼中满是心疼。

    就要起身去找那道长算账。

    莫若离抓住苏景年的领子,轻轻摇头。眼神示意,不可轻举妄动。

    苏景年笑说:“新娘还没过门,新郎怎么舍得去死。”

    美人闻言,脸上红霞升起。嗔了一眼苏景年,莫若离松开了手。

    站起身来,苏景年拔出司马。

    刀刃铮鸣,冷光四射。

    耳边仿佛响起了战场冲锋的角声,千军万马呼啸而来。

    直引得苏景年心血澎湃,斗意高昂。

    道长见了司马,暗惊。司马既出,凶煞降世。

    天下,不得安宁了。

    望向道长,苏景年歪笑道:“牛鼻子老道不坐山头,反倒是来棒打鸳鸯。可是坐山收益太少,便接了老皇帝的闲差?”

    “!!!”道长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怒道:“休得妄言造次,玷污贫道清誉!!!”

    挥起木棍,朝苏景年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