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60章 夺妻 一
    苏景年手中的酒碗跌落在桌子上,酒水洒了一她一身。

    如风和阿什库听闻声响,停下谈话,望向苏景年。

    十二见苏景年面色急转直下,问说:“苏大哥?你怎么啦?”

    苏景年定住,不理会十二。

    十二急了,上手摇晃苏景年的胳膊。问说:“你这是怎么了???”

    苏景年慢慢转头,瞥向十二。

    心下杀意骤起。

    猛地扑上前去,直接将十二按倒在地上。

    右手钳住,左手直掐十二咽喉。

    “!!!”阿什库见苏景年突然袭击十二。

    作势就要上扑,却被如风拦了下来。

    二人直接动起了手。

    一时间大堂乱作一团,鸡飞狗跳,嘈杂异常。

    “额。。。”十二被掐得根本透不过气,脸色变为紫红。

    “说。。。”苏景年狠瞪着十二,墨眸染红。咬牙低吼道:“司马。。。怎么来的。。。”

    “。。。”十二眼前的景象都开始模糊了,心底被前所未有的恐惧塞满。

    苏景年血红血红的眼睛与狰狞的脸,就在他眼前。

    苏景年见十二不回话,手劲更重。

    恨道:“不说?!!!掐死你!!!”

    “额。。。”十二徒劳无功的挣扎着,手脚胡乱地挥舞。

    痛苦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三、三。。。三个问、问题,换、换来的。。。”十二嘶哑着说道。

    苏景年松开了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哈哈哈。。。”放声大笑。

    十二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泪如泉涌,苏大哥怎么忍心如此对我。。。

    “哈哈哈。。。”

    苏景年晃晃悠悠,狞笑连连。

    “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机缘已尽。。。永世不见。。。”

    。。。。。。

    反反复复念叨着这十六个字,苏景年如同着了魔。

    那写着十六个字的字条,被折得平平整整,用油纸包裹好,揣在心口处。

    被她视若珍宝。

    而此时此刻,却仿佛化作无边无际的挖苦与戏谑。

    短短的十六个字,耗尽了日日夜夜的思量。

    反复的斟酌与推演,丝毫的线索全无。

    如今,却被十二一语道破。

    完颜离若,莫若离。

    离若,若离。

    是谓,一字之差。

    完颜遗孤,大金长公主。

    是谓,谬之千里。

    为了十二的皇位,远嫁南国,成为帝后。

    是谓,机缘已尽,永世不见。

    苏景年悲极,心如死灰。

    终是明白了。

    为何莫若离会弃她而去,为何不惜重金也要得到司马。

    只为了成为大齐的太子妃,未来的大齐皇后。

    只为了十二能继承大金皇位。

    太子妃、十二、大金。。。

    相比这些,我又算做什么。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既是舍得抛弃,为何还要拾起???

    拾起我送给你的玉蝶,拾起这段本不该存在的感情。

    拾起我手中的指环,拾起我的一片真心。

    再将它们,尽数狠狠抛弃。。。

    悲恨交加。

    只得五脏俱焚。

    “休想。。。”

    “休想!!!!!!”

    苏景年瞋目切齿,声嘶力竭吼道。

    一掌将身旁的桌子震了个细碎,木屑飞溅。

    整个大堂瞬间肃静下来。

    阿什库与如风也都停了手。

    阿什库上前将地上的十二扶起来。

    十二顺势躲在阿什库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小风。”苏景年冷声唤道。

    “在。”如风上前。

    “。。。”

    苏景年意味深长的看了如风一眼。

    “?”如风迷糊。

    苏景年撇开眼,吩咐说:“让兄弟们在楼门口集合,快!!!”

    “是!”如风抱拳。

    离开去召集人马。

    苏景年睨着阿什库怀里的十二,冷声道:“天色已晚,早些休息罢。”

    “?”十二从阿什库怀里爬起来,迷糊的瞟着苏景年。

    方才的袭击,让他不敢直视苏景年的眼睛。

    那仿佛不再是人的眼睛,而是野兽所有。

    “给我听清楚,”苏景年依旧是冷言冷语,“不要跟过来。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

    言罢,甩袖离开。

    十二愣在原地。阿什库欲上前讨要说法,被他拦了下来。

    望着苏景年离去的身影,十二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

    出了白鹿楼,三十男儿牵着战马,早已整齐排列。

    苏景年翻身上马,命令道:“将身上能表明身份的东西,都扔给小二。”

    男儿们闻言,纷纷翻起行李和衣裳。

    将可以表明身份的东西汇聚在一处,打起包袱,扔给了白鹿楼的小二。

    小二抱着包袱,跑回白鹿楼。

    “出发!!!”苏景年于前方带路,人马奔走。

    夜色阑珊,风雪中骏马风驰电掣。

    苏景年一言不发,只目视前方。

    一行人到了城门口。

    守城的士兵小队,将他们拦住。

    为首的兵卒站出来,叫骂道:“来者何人?!”

    苏景年皱眉,呵斥道:“开门!”

    那兵卒回叫道:“已是过了出城的时辰!!!速速。。。”

    苏景年抽出马鞍旁侧的马刀,手起刀落。

    “离开。。。”兵卒惊楞。

    “咣当。”他脑袋上的头盔,一分为二,掉落在地上。

    “啊。。。”守城士兵皆大惊。将苏景年一行人团团围住,还派了士兵跑去大营报信。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兵卒和守城的士兵们,怕极了。

    这一刀,再深半寸。必脑瓜开瓢,脑浆迸裂。

    “开门。”苏景年冷声道。

    “过了出城的时辰!”兵卒小声回道,言罢身子赶忙往士兵堆里躲了躲。

    苏景年眯眯狐狸眼,心底杀意又起。

    如风见她就要发作,策马上前。冲着守城的士兵吼道:“瞎了吗?!黑甲铁骑出城办差,你也敢拦?!”

    “黑甲铁骑?!”士兵们互相换了眼神。

    兵卒问说:“如、如何证明?”

    “。。。”如风暗急。

    方才可证明身份之物都给了小二,现在确是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

    苏景年瞪了眼如风,望向兵卒说:“你过来,我将信物给你看。”

    兵卒犹豫再三,鼓起勇气,走上前去。

    苏景年俯身,掀起遮眼的白布。

    “看清楚了吗?”苏景年将眼睛重新遮好。

    “!!!”兵卒见了异色眸,惊得就要跪拜。

    苏景年勃然大怒,一把提住兵卒的衣领。

    吼道:“再不开门!!!要了你的命!!!”

    一把将兵卒甩在地上。

    “是。。。”兵卒不敢马虎,忙从地上爬起来。冲向城门。

    众兵士见了,也连忙跟了上去。

    城门硕大的门栓被众人合力移动开,城门大开。

    苏景年威胁道:“死守城门,今晚不许任何人再出城。放出一只苍蝇,灭你们全家!!!”

    “是。。。”兵卒率领众兵士跪地,颤声答道。

    “你!”苏景年提起马鞭,指着兵卒说道:“跟我出城!”

    “是!!!”兵卒忙爬起。

    众人骑马出了城,兵卒小跑紧跟在后。

    城门缓缓关上,门栓上挂。

    苏景年策马,靠近兵卒。

    “小的实在不知是王爷,有眼无珠。”兵卒躬身说道。

    苏景年不答话。

    “还请王爷大人大量,饶。。。”

    “恕。。。”

    兵卒栽倒在地上,身首分离。

    苏景年手上的马刀,沾满了鲜血。

    如风皱眉。

    多年的相处,王爷的脾气他是清楚的。

    面上虽是邪肆,可骨子里还是谦让有理的。

    人不犯她,她绝不犯人。

    今日的苏景年,居然主动动手,杀害无辜。

    这样的苏景年,陌生得有些可怕。

    将刀上鲜血甩掉,苏景年调转马头。

    “驾!!!”绝尘而去。

    其余人紧随其后。

    。。。。。。。。。。。。。。。。。。。。。。。。。。。。。。。。。。。。。。。

    “?”伏在地上听瓮的哨兵大惊。

    听瓮收集的远方声响,从地底传来。

    马蹄隆隆,有人朝这边来了!!!

    从地上弹了起来。

    哨兵一路狂奔,“报!!!”

    石英吉和副官在烤火,听闻哨兵呼喊。

    都站了起来。

    “报!!!”哨兵飞奔而来。

    石英吉抄起一根柴火,抡向哨兵。

    “啊。。。”哨兵的腹部受到重击,捂着倒在地上,疼的直打滚。

    劲力过大,柴火应声断裂。

    “。。。”副官不忍。又碍于石英吉在场,不敢上前查看哨兵的情况。

    “喊什么喊?!”石英吉怒道,“要是吵到了公主和剑雪大人,我要了你的命!!!”

    将手中剩下的半截柴火,也扔向了哨兵。

    暗中看了看,红鸾轿辇与白辇皆无什么动静。

    这才将将消了消气。

    问向哨兵,说:“你刚才鬼喊个什么?”

    “有、有人来了。。。”哨兵捂着肚子回道:“从、从锦州城直直向这边。”

    “多少人?!”副官警惕问道。

    “三、三十人左右,骑马而来。”

    “将军!!!下令吧!!!”副官唤道。

    “你又鬼叫个屁!!!”石英吉不以为然,说:“有剑雪大人在,我们大队更是人员近百。当务之急是不要打扰到公主和剑雪大人休息,否则我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副官没了言语。

    “嗖。”一只箭矢落入二人身前的火堆,火花四溅。

    “。。。。”石英吉与副官愣了愣。

    “嗖。”又是一只箭矢,仍旧是落入火堆。

    柴火被两只接连而来的箭矢击散,火光弱了下来。

    “。。。快!!!”副官反应过来,大声呼喊。“护好篝火!!!护好篝火!!!”

    然后为时已晚,密麻麻的箭羽从漆黑的夜空随雪坠下。

    纷纷准确无误地落在营地各处燃放的篝火上,根本猝不及防。

    光亮渐灭,山谷漆黑一片。

    石英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敌明我暗,羔羊待宰。

    “大家慢慢向我靠拢!!!不要轻易动手!!!”石英吉高声呼喊。

    “是!”众人应和。

    往石英吉处慢慢汇聚。

    石英吉却悄悄转身,按照记忆中的位置,往轿辇处跑去。

    天地无声,雪花飘落。

    一股玫瑰清香,飘散于山谷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