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58章 相逢不相识,相见若未见
    车轮滚滚,一架马车由远至近。

    “。。。”马车上,蒙面的车夫抽动马鞭。驱车往北。

    已行至洪泽湖地界。

    “停、停车。。。”车内传出一阵虚弱的呼喊。

    “。。。”车夫闻声,赶紧勒紧缰绳。

    马车逐渐刹住。

    白亭推开车门,捂着嘴冲了出来。

    “呕。。。”抱着路旁一颗歪脖书,呕吐起来。

    “。。。”车夫无语,也跟着下了车。

    见白亭吐得差不多了,取来了一碗水,递给了她。

    “。”白亭接了水,开始漱口。

    “???”车夫疑惑,这人说什么?

    漱了口,白亭将碗还给车夫。

    发现他神情迷糊,转念一下,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是拽了句英文。

    拍了拍脑门,抱歉道:“哑叔,我刚刚是在用家乡话跟你道谢。谢谢你。”

    “。。。”哑叔的眼角弯了起来,点了点头,接了碗。

    白亭上车,二人继续赶路。

    。。。。。。。。。。。。。。。。。。。。。。。。。。。。。。。。。。。。

    马蹄达达,三匹快马急速飞奔,穿梭于风雪中。

    马儿呼喘,白雾升华。雪地上留下一片蹄印,转眼又被不断落下的新雪覆盖了去。

    马上之人披着披风,头戴锦帽。面上蒙着黑纱,整个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尽管如此全副武装,却效果甚微。

    风大雪疾,刺骨的寒风无惧任何阻挡,穿透衣服,犹如片片刀锋划在脸上、身上。

    马上之人的睫毛上都结起来冰碴,蒙着口鼻的黑布上尽是冰霜。

    北风嘶鸣,从锦帽的缝隙而入,灌入苏景年的双耳。

    苏景年只觉得大脑嗡嗡作响,脑袋连带着耳朵,好似疼得要裂开了一样。

    甩甩脑袋,强作精神。

    破心的话语又浮现于她脑海。

    “戒骄戒躁,平稳心神。切不可因为情绪浮动,大喜大悲。否则毒血流窜,剧毒攻心。”

    “我以内力将你全身几大穴道封死,阻止毒素继续扩散。血液受阻,内力凝滞,你功力只剩得三成。”

    “金灯无义,需些时日研制解药,并非无药可救。”

    “药石无医,乃是西域第一奇毒。无色无味,无根无源。书上的记载只得几句话,‘药石无医,即中,无可医也。’此毒能否破解。。。尽人事,听天命。。。”

    自己身中奇毒,生死只得听天由命。

    而那日夜期盼之人,至今音讯全无,消息全无。

    思虑至此,苏景年悲从中来。

    心口被情绪牵动,又隐隐地疼起来。

    提目远望,暴风雪呼号,天地白茫。目之所及,不过百米。

    一人一马,犹如一艘行驶于风暴中小船,漂泊无依,孤苦无助。

    “主人!”十七策马上前。

    提起马鞭指向前方,高声呼喊道:“你看前方!!!”

    风声哭嚎,十七只能扯着嗓子喊话,才不会被风声掩盖了去。

    苏景年定睛,眼中却仍是只得风雪。

    自嘲笑笑,自从被封了穴道,听力视力皆是大不如前。

    “驾!!!”夹紧马肚。苏景年加速奔去。

    “驾!!!”身后的十七与廿九赶忙跟上。

    “风少!!!”哨兵策马而来,报道:“前方三马。。。”

    “!!!”如风不等哨兵的话说完,骑着马飞了出去。

    四匹骏马,汇聚一处。

    “王爷!!!”如风欣喜唤道。

    “小风。”苏景年笑回道。

    “风少!!!”十七、廿九抱拳。

    如风笑着颔首。

    “小风,人马可已集结?”苏景年问道。又问说:“家里情况,可是一切安好?”

    “回王爷。”如风抱拳秉道:“人马已经集结完毕,均按照指示换上了来福布庄的行头,扮作商队。家里安好,宣王殿下前些日子到访。。。”

    “七哥?!”苏景年震惊,问说:“他来北域作甚?”

    “如风不知,”如风如实回道:“这些日子宣王殿下只是陪着九郡主,并未有其他活动。其到访不久后,吐蕃的达瓦殿下及其侍卫也到访。”

    “。。。”苏景年心口的大石,总算是落下了。

    老七冒然来访,形迹可疑。不过万幸,达瓦这个人精也跟着来了。想必有她在,老七断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

    回头吩咐说:“十七、廿九,你二人不必跟随我去锦州。速速回到王府,暗中帮助达瓦殿下。”

    又想了想,说:“万万不要将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九儿。”

    “是。”十七与廿九了然。苏景年口中的事情,所指为何。

    “小风,我们这就走。”苏景年调整马头,吩咐说。

    “是!!!”如风回道,策马于前方带路。

    。。。。。。。。。。。。。。。。。。。。。。。。。。。。。。。。。。。

    琉璃梳妆台前,众女婢忙忙碌碌。

    今日,便是长公主出嫁之日。

    莫若离端坐于台前,宛若一尊玉雕。任由女婢摆弄着。

    柳眉微扫,脂粉淡抹。

    红唇轻咬,凤冠头戴。

    青丝挽起,梳成发髻。

    鲜红嫁衣,拿进殿来。

    莫若离被婢女扶起,褪去一身雪白衣阙。

    冰肌清无汗,雪肤绕淡香。

    婢女看得有些呆愣。

    如此完美的雪肤,却在左肩处,有一块巴掌大的、蝴蝶型烧伤疤痕。

    完美徒然破碎,只剩无穷无尽的遗憾。

    婢女轻叹,不免替莫若离惋惜起来。

    莫若离感觉婢女的动作停滞下来,想她一定是在看自己肩上的伤疤了。

    冷眸微动,冷声道:“莫要误了吉时。”

    “啊,啊。是!”婢女慌乱。

    忙继续帮莫若离换上嫁衣。

    气氛有些尴尬。

    婢女转过身,来到莫若离身前,为她合衣。

    黑色指环,以红线为绳,挂在美人胸前。

    “?”婢女从未见过次等稀罕物件儿,情不自禁上手,欲抚摸之。

    “!”美人抬手,忙将指环护住。柳眉皱起。

    “额,”婢女知道自己犯了大不敬,忙跪地颤声说:“奴婢、奴婢僭越。望公主恕罪。”

    “。。。”手心中的指环冰凉,莫若离轻叹。

    回说:“起来罢。莫要再碰便是。”

    “是。。。”婢女小声回道。

    莫若离穿戴完毕,前往金殿。

    祭祀天地后,在全城百姓的欢呼与喝彩下。

    长公主出嫁。

    。。。。。。。。。。。。。。。。。。。。。。。。。。。。。。。。。。。。。。

    行了几日。

    这日傍晚时分,和亲大队来到了锦州地界。

    绕过锦州城,大队行至一处谷地。

    选了山谷之下的大路,穿谷而行。

    风驻雪停,残阳西垂。

    雪白山峰在夕阳的照映下,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

    山谷里,玉蝶伴雪,傲寒盛放。

    红鸾轿辇前方,仪仗队与卫队踏雪前行。

    轿辇后方,一顶白色辇车紧随而来。辇车后方再无他人。

    石英吉骑着大马,于队伍前方带路。

    “驾。”副官驱马上前,与石英吉并排而行。问说:“将军,已是到了北域。是否为公主鸾轿后添些侍卫?皇上特意嘱咐,到了北域之后,需更加谨慎小心。”

    “呵,”石英吉哼笑,不屑道:“你懂个什么?白辇里面坐着的那位大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乾坤皆震动。公主的安危自然有他护着,何须你们这些凡人肉胎前去添乱!!!”

    “。。。”副官被劈头盖脸一顿狂喷,有些愣住了。

    石英吉白了眼副官,“驾。”

    打马调头,往鸾轿而去。

    “公主殿下。”石英吉于轿辇外小声唤道。

    “。。。”沉默少许,微弱的声音于轿辇中响起。

    “何事。”

    “殿下,我们已经行至锦州地界。此处为一处谷地,避风保暖。天色见晚,不若原地扎营。”

    “锦州。。。”莫若离喃喃道,紧了紧抱在怀中的司马。

    “听凭将军安排。”

    “是!”石英吉颔首。

    策马离去,高呼:“原地扎营!!!”

    和亲大队原地扎营,升起篝火,准备过夜。

    玉蝶清冷的香气飘于谷底,冷香扑鼻。

    莫若离将轿窗推开,望向窗外。

    冷气漫入轿辇,让她顿觉清爽。

    玉蝶朵朵,攀于枝桠。

    “阿难。。。”

    睹花思人。

    “公主!”婢女笑唤道。

    “?”冷眸微转。

    “你看!”婢女双手捧着一枝玉蝶,笑说:“奴婢见这玉蝶开的煞是好看,便折了枝给公主。”

    “。。。”美人无话,只定定的看着那只玉蝶。

    “行了多日,公主一直郁郁寡欢。希望这花朵,能让公主稍微开心些。”婢女乖巧道。

    “谢谢。”美人移开冷眸,并未接了那玉蝶。

    山谷上,一人勒马驻足。

    俯视着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