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57章 花开并蒂只得一,不虞之隙生于心
    “来人,传朕口谕给石将军。这门亲事,朕应了。”

    武帝吩咐道。

    “是。”门外一内侍应和。小跑而去。

    “。。。”略作沉默,大猫屡屡胡须。

    对着空气说:“出来罢。”

    一婢女模样的女子出现,立于金殿正中。

    “给朕盯紧若离。贰心一发,当即灭之。”

    “是。”

    婢女单膝跪地。

    略作思量,婢女忍不住问道:“陛下,长公主自小克己恭顺,从不曾违背过圣意。何以见得,她会生出贰心?”

    “呵呵,”武帝闻言笑了起来,讥讽道:“毕竟流淌着一半完颜一族的血,岂可尽信之?十二出使南国,朝中皆称颂,更是深得民心。南皇又主动和亲于长公主,如此的巧合,精妙的很。今日朕以和亲试探之,如若她欣然向往。。。”

    武帝停住,意味深长的盯着婢女看。

    双眼发亮,释放出危险的讯号。仿佛是深林中正在伏击猎物的东北虎,伺机而动。

    婢女被盯得万分不自在,将头垂低,竭力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

    “当、庭、绞、杀。”武帝狠辣道。

    “。。。”婢女听得心惊胆寒,冷汗直冒。

    武帝鄙夷地看了眼那被吓得发抖的婢女,冷声道:“下去吧,作为公主的陪嫁,你闲不得的。”

    “是。”婢女如蒙大赦,连忙答道。

    。。。。。。。。。。。。。。。。。。。。。。。。。。。。。。。。。。。。。。

    武帝下旨,和亲已成。

    阿勒楚喀上下沸腾起来,民间张灯结彩,百姓喜气洋洋。

    长公主以太子妃的身份出嫁南国,他日太子登基,公主便是大齐的皇后,九州正统的天母。

    凤仪天下,号令九州。这可谓是无上殊荣。

    金国本就是由九州的东北游牧部族,逐渐汇聚繁衍、构筑而来。

    虽说从根上细数,确属九州无异。可祖上乃是少数民族,又游牧天养。

    礼教启蒙较晚,农耕文化的引入更是比大齐晚了不下几百年。所以大金常常被以九州正统自居的齐人视为异族、蛮族,其百姓也被唾弃为下等人、野蛮人。

    如今大金的长公主,做作了大齐的太子妃。且是由大齐主动提出和亲,这无疑是认可了金国在九州之地位,更是否认了金人血统之卑贱。

    大金国上上下下,着实扬眉吐气了一把。

    故而普天同庆,人人奔走相告。

    “皇姐!!!”十二飞奔,冲入莫若离寝宫。

    横冲直撞,内侍女婢拦也拦不住。

    踹开莫若离寝殿的大门,十二愣了愣。

    琉璃梳妆台前,完颜宛柔正在帮莫若离梳理头发。

    美人冷眸微转,于镜中瞥见了怒气冲冲的十二。

    笑着唤道:“皇弟。”

    宛柔手中动作并不停止,训斥道:“依巴图,这是作甚?”

    “大表姐?”十二惊喜。

    进而怒然,问说:“既然大表姐人都已经进了宫,为何不阻止这门荒唐的亲事?!!!”

    完颜宛柔正是十二与莫若离的表姐,大金大皇子之正妻。

    是完颜一族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也是完颜离若的孪生姐姐。

    “!”完颜宛柔气结。心里明白,十二这是不敢明着责问他皇姐,暗地里拐了个弯指桑骂槐呢。

    又不能直言,道破出公主出嫁之事是早有安排。气上加气。

    “唉。”莫若离笑容渐散,轻叹声。于镜中凝视十二,冷声问道:“婚姻嫁娶。自古皆是父母命,媒妁言。皇弟是否不知?”

    “我、我。。。”十二被噎得丝毫还不了口。

    “既是知道,”莫若离语气更重,呵斥道:“就不该胡闹。”

    “。。。。。。”十二皱眉抿唇,气得浑身发抖。

    莫若离怕他还要闹事,便说:“你看到那刀架上摆放的苗刀了吗?”

    “?”十二闻言,抬眼望去。

    一把乌黑的大刀,安详地横卧于刀架之上。

    刀鞘与刀柄皆是价值连城的黑玉锻造而成,刀锷用的则是黄铜铸造。

    虽未出鞘,却散发出凌厉的气场。让人不敢亵渎,心生敬畏。

    十二心想,这定是一把宝刀。

    莫若离冷声道:“父皇既然已答应了和亲,我不日便会启程。为表和亲诚意,这刀便是我为太子准备的嫁妆。鬼皇之刃,司马。”

    “司马?!!!”十二震惊得无可附加,大怒叫道:“皇姐真的是定了心思要嫁给那狗太子?!!!司马乃是刀中王者,想来皇姐得之必定不易!!!如今居然要作为嫁妆,拱手奉上?!!!”

    “得之不易。。。”莫若离垂眸,自言自语起来。

    “你们看!我捞到了什么?!”

    那晚冰冷的洪泽湖中,一个傻子挥舞着司马的影子,还历历在目。

    “不瞒姑娘,这刀是我历尽千难万险所得。”

    “我不需完颜小姐出金,在下只需完颜小姐如实回答我三个问题即可。”

    。。。

    与苏景年的点滴回忆,又一次搅乱莫若离宁静的心湖。

    莫若离惨笑,回道:“得之倒是十分的容易。三个问题,便将司马换了来。”

    三个问题,便换来了鬼皇之刃,苗刀司马。

    只是要忘却这刀的先主,怕是要耗费一生了。

    莫若离悲从心生。

    “三个问题???”十二惊诧,不解问道:“三个问题便能换来鬼皇之刃?”

    宛柔敏锐地察觉出,莫若离的情绪好似不太对。便劝说十二,道:“你皇姐这些日子身子有些不适,你不要再大喊大叫。有伤体统风化不说,更是不要再气你皇姐了!陛下已经下旨,和亲已成定局。”

    “。。。”十二急的眼泪直打转,吸了吸鼻子,说:“是我不对。皇姐先休息,我回宫还未见过父皇。先给父皇请安,容后再来探望皇姐。”

    言罢摔门而去。

    莫若离摇头,叹道:“真不知,皇弟何时才会长大。”

    宛柔也跟着轻叹,回说:“依巴图如此性格,也并非是不好。难不成要像你我二人,终生都沉沦在无尽的仇恨之中,不能自拔吗。”

    “离若表姐。。。”莫若离闻言,不忍唤道。

    “嗨,”宛柔擦擦眼角溢出的眼泪,笑说:“不是都说好了。离若化为你的掩饰身份。而我充作宛柔吗。”

    莫若离深吸一口气,说:“我怕是配不上这名字了。”

    原来完颜宛柔与完颜离若乃是一对一母双生的孪生姐妹。

    离若自由体弱,养在深山。

    血月事件,完颜一族受尽屠戮。离若听闻本族有难,下山来寻。

    待找到躲避在暗处的宛柔时,发现她饥寒交迫,已经奄奄一息。

    最后已经瘦得皮包骨头的宛柔,死在了离若的怀里。

    莫若离与完颜离若,二人女子被仇恨连接,一拍即合。

    从此完颜离若成了完颜宛柔,也成了莫若离的掩饰身份。

    “重生”的完颜宛柔,步步为营,终于以正妻的身份嫁给了大皇子,备受恩宠。

    “新生”的完颜离若,创立白氏布庄,奔波于各国。

    。。。。。。。。。。。。。。。。。。。。。。。。。。。。。。。。。。。。。。

    十二求见武帝,想要劝说武帝取消和亲。可惜连面都没见上,就被撵了出来。

    心中气愤焦急,几欲将他逼疯。

    远处人声渐至,是赫舍里与富查。

    二人边走边聊,正在说着和亲的事情。

    十二不做多想,躲在了石柱后面,偷听了起来。

    “赫舍里,”富查郁闷道,“为何陛下会同意长公主和亲之事?明明三大贵族皆已明确表示不赞同这门亲事的。”

    赫舍里强忍怒意,说:“陛下多疑,意图难测。之前询问于三大贵族,怕是有意试探。十二皇子出使南国,南国又求婚于长公主。二者相差不过几月,过于奇巧。二者又都是提升十二皇子地位之事,不免让人浮想联翩。如若我等早前同意长公主出嫁,即是表明倾斜于十二皇子一脉。恐怕当时便会大祸临头,性命不保!!!”

    “可十二皇子出使是他主动提出,我等并未作出任何帮衬啊?”

    富查越问反而越发的迷糊起来。当日的情形,十二皇子出使顺理成章,毫无任何可疑之处。

    “嘿,”赫舍里乐了,停下脚步。笑道:“你个老糊涂!这正是咱们长公主高明之处啊!正正是因为出使是十二皇子亲自提出,在当时的情境下,合情合理。否则依天旻残暴的性格,怕是早就对长公主与十二皇子下手了!”

    “呵呵,”富查跟着笑了起来,说:“长公主足智多谋,为十二皇子筹谋众多。富查确实是自愧不如的。”

    “那是。”赫舍里提及莫若离,言语中少不了有些骄傲。

    可他情绪又陡然低落下来,叹道:“可惜,长公主不愿继承这大金。否则以你我二族之力,托举她成为一代女帝,并不是不可为之事。她兵行险着,下嫁南国。无非也是为了提升十二皇子于朝中的威望,为他日后登基夯实基础。”

    “唉,”富查长叹,说:“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既然长公主致力于扶持十二皇子,你我也就只得尽心竭力于此啦。”

    赫舍里摇头离去,富查紧紧跟随。

    “。。。”十二感觉自己根本透不过气来。

    扶着柱子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皇姐一直在为了自己谋求皇位,自己所谓的“主动出使”居然在她的算计之下。

    甚至连出嫁这种终生大事,都是在为自己铺平道路。。。

    皇姐啊。。。这世间十二只得你一个至亲之人,你怎能忍心如此欺瞒于我。。。

    江山、皇位,莫不是就如此的重要吗。。。

    比起我这个亲弟弟,比起你自己的幸福,都要重要吗。。。

    心中的悲伤与愤恨翻滚不停。

    十二恼极了,连给了柱子几记重拳。拳上皮破血流。

    “十二皇子???”阿什库远远看到十二在打柱子,上前唤道。

    十二抬头,见是阿什库来了。

    心生一计。

    心道,皇姐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