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56章 如风过往
    “传,长公主觐见!!!”

    内侍高声秉道。

    层层殿门被一一打开,大理石的地面上铺上了洁白的羊皮。

    莫若离几不可闻的叹了声,莲步轻移。

    踏在松软的羊皮上,美人姿态优雅,步步生花。

    冷眸凝霜,轻纱拂面。

    翩翩白衣,缓缓走近。

    门外的冷风随着美人闯入大殿,为美人的寡淡更添一丝冷冽。

    殿内金国众大臣皆屏住了气息,暗暗惊叹。

    几年不见,长公主之姿,愈发的不食人间烟火了。

    石英吉暗暗打量起莫若离。

    俊逸出尘,清冷若霜。凤仪丰姿,天威肃穆。

    心想,太子殿下所选之人,果真是超凡脱俗!!!当真是国母风范!!!

    武帝见莫若离进了金殿,就改卧为坐。

    笑着看她款款走近。

    “若离参见父皇。”

    莫若离垂眸,冷声道。躬身施礼。

    “哈哈。”武帝起身,迎了上去。握住莫若离的玉手,将她扶了起来。

    笑说:“哎呀,我的离儿!!!你可想让父皇好想啊。”

    莫若离看了眼被武帝握住的手,便将目光移开到了别处。

    回说:“是离若不对。”

    “呵呵呵,”武帝笑得欣慰,拉着莫若离往龙榻走去。“快过来,让父皇好好看看。”

    莫若离柳眉微微皱了下,又迅速平复。

    任由武帝拉着来到了龙榻。

    “来。”武帝笑着坐了下来,腾出身边大半个龙榻。

    用手拍拍龙榻上的虎皮,武帝对莫若离说:“来,离儿跟父皇坐。”

    莫若离顿住,躬身回说:“离若不敢。龙椅乃是父皇的宝座,皇权的象征。离若怎可无理,僭越礼制。”

    武帝的三角眼眨了眨,笑着看向石英吉。回说:“离儿莫要不敢。你是朕的心尖儿肉,朕的宝贝女儿。朕的江山,便是你的江山。朕的宝座,也自然就是你的宝座。”

    言毕,强拉着莫若离坐在了自己身旁。

    “。。。”莫若离端坐,垂眸不语。

    石英吉心底暗急,狗皇帝几次三番暗示长公主身份尊贵,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莫不是不愿成全这门婚事?

    又万分的迷糊,如若连大齐太子都配不上这大金的长公主,那这天下可还有人能配得上她?!

    又是着急,又是迷惑。石英吉的脸可谓是阴极了。

    武帝笑着问说:“离儿啊,这殿下站着的,是大齐的使节。说是奉了南皇的旨意,代大齐太子来求亲于你的呢。”

    三角眼眨也不眨地盯着莫若离的双眸,眼底杀意渐起。

    “。。。”莫若离抬眼,冷眸扫过石英吉。又垂了下去,冷声回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离若谨遵父皇安排。”

    冰冷的双眼中,丝毫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

    “好。”武帝眨眨三角眼,回说。

    转头看向石英吉,武帝不耐烦道:“那个,那个什么将军。长公主的婚事,朕需要些时间考虑。”

    “。。。”石英吉面如猪肝,被气得够呛。

    抱拳回说:“末将石英吉!等候陛下答复。”

    武帝哼笑,“好啦,都下去吧。皇甫、赫舍里,还有富查留下。”

    “是!”众臣回道。

    “退朝!!!”内侍秉道。

    群臣散去。石英吉也退了下去。

    大殿只剩天旻父女二人与三大贵族的族长。

    “离儿啊,”武帝握住莫若离的手摩挲着,惋惜道:“父皇还有些事要处理,晚些时候再去看你。”

    “。。。”莫若离颔首。

    武帝收回了手。

    莫若离起身行礼,转身离去。

    经过皇甫老爷身边,撇了他一眼。

    皇甫老爷本就有些驼起的后背,更弯了。

    待莫若离出了金殿。武帝抬手扑打扑打虎皮,又躺了下来。

    问说:“爱卿们给朕出出主意,长公主嫁是不嫁。”

    “不嫁!”赫舍里上前一步,张嘴就说。

    “臣附议!”富查赶忙上前,附和道。

    “恩哼,”武帝哼笑,“为何不嫁?”

    赫舍里皱眉,略作思量。回说:“南皇下旨放行多国使节,唯独未提及北域王。对外宣称北域王偶感风寒,拖迟了行程。可近来天京流言纷纷,说是南皇要杀害北域王。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南皇似乎早有削藩的打算,此番避冬邀约怕是意在北域王。如今公然囚禁北域王,又求亲于我大金。合击北域之图,再过明显不过。”

    顿了顿,瞄了瞄武帝。

    “赫舍里言之有理!”富查忙接话道。

    “继续!”龙榻上卧着的大猫,对赫舍里的停顿有些不悦。

    “是,”赫舍里回道,继续说道:“如若北域王乃是寻常人等,此番和亲简直就是上天的赐与大金的良机。既能除去南国的屏障北域,又能将长公主作为重要筹码安插于大齐皇权核心。可惜,那北域王可并非是凡夫俗子!如此慷慨赴约,想必是早有准备!鹿死谁手,不可妄下定论。而计中怕是有计,局中怕是有局。细细思量,如若南皇明面上愿与大金夹击北域。而暗地里却与北域联合起来,结合西疆,共图我大金。臣惶恐,届时二国之间,必有血战。”

    “赫舍里说的对呀!!!”富查有些激动附和道。

    武帝见怪不怪,只是翻他个白眼。

    心道,富查也算是三大贵族之一的一族之长,居然心甘情愿地做赫舍里身后的男人。如此的默默支持,怕是连赫舍里的老婆也无法做到吧。也不知道这两个老头为何感情如此要好,难不成上辈子是亲兄弟,这辈子投错了胎不成。

    “皇甫?”武帝转向皇甫,问道,“你怎么看?”

    赫舍里瞪着皇甫,眼中满是威胁意味。

    “臣也认为,赫舍里所言极是。目前局势尚不明朗,长公主此时出嫁,并非是好时机。”皇甫毕恭毕敬,回道。

    “???”赫舍里与富查迷糊,皇甫平日都是极尽能事的唱反调,今日是怎么了???

    武帝皱眉,说:“知道了,都下去吧。”

    “是。”三人退了出去。

    武帝心中盘算起来。

    沉默片刻,吩咐道:“来人,传朕口谕给石将军。这门亲事,朕应了。”

    。。。。。。。。。。。。。。。。。。。。。。。。。。。。。。。。。。。。。。

    三匹骏马飞驰,出了天京北门。扬起尘土阵阵。

    马蹄朝南,归心向北。

    苏景年只恨为何古代没有飞机,否则自己肯定早早就飞回了北域。

    狠抽胯/下骏马,马儿觉痛,嘶吼狂奔。

    人影逐渐远去,模糊,消失。

    城楼的立柱后面,藏着一袭紫衣。

    望着苏景年决绝远去的身影,未央黯然泪下。

    一匹白色骏马缓缓驶出城门。

    马上一绯衣人高挑挺拔,怀里抱着一粉衣小姑娘。二人一高一矮,一红一粉,对比强烈。格外的吸引路人的眼球。

    破心见有人盯着凉之,心底十分不悦。

    “驾!”抱紧凉之,挥起马鞭。

    往北,疾驰而去。

    。。。。。。。。。。。。。。。。。。。。。。。。。。。。。。。。。。。。。。。。

    三十男儿赤膊上身,操练于冰天雪地。

    白山黑水,树挂冰河。

    天寒地冻,男儿们呼气如雾,肌肉通红。

    却身形矫健,动作毫不拖沓,干脆利落。

    一招一式,扎实沉稳。走位布阵,默契整齐。

    “哈!”每出一招,号令井然划一。

    身上不断渗出的汗水,顺着光溜溜的后背流到了裤子上。

    裤子上的汗水因着严寒迅速结成了冰碴,又因为男儿们的体温再融化成水。

    如此结冰、融化、再结冰、再融化。

    每一有大幅度的动作,冰碴就掉落下来。

    遍地冰碴。

    远处一人,身着铠甲,肩批狐裘。欣慰地观看着男儿们的操练。

    正是风将军。

    看了会,风将军走上前去。

    “如风。”

    “干爹!”被唤作如风的少年,笑着应了声。

    脱离队形,小跑上前。

    风将军见他擅自脱离队列,张口怒斥道:“怎么这般随便就脱离了队形?!哪里还有点军人作风?!”

    “如风知错。”如风被呵得抖了抖,忙躬身抱拳。

    “算了,”风将军摆摆手,看着如风**裸的上身皱眉道:“王爷已经出发,算算时日,这几日便会回京。你带领大家做好准备。”

    如风忙回道:“是!如风知道了。这几日会让兄弟们日夜勤加操练,等待王爷的吩咐。”

    “。。。”风将军有些无奈,轻轻咳嗽了下,说:“操练也要注意身体!这大冷天的,如若是染了风寒,会误了王爷的事。孰大孰小,无需我多言。”

    “是。。。”如风有些委屈。自己让兄弟们加紧操练,也是怕耽误王爷的事呢。

    “唉。”风将军见如风一副憋屈模样,轻叹了声。

    单手除下自己身上的狐裘批在了如风身上,轻声嘱咐道:“这大冷天的,别冻坏了。”

    脱下狐裘,风将军只得一只左臂。右侧袖管空无一物,飞舞在风中。

    如风可算是明白过来,绕了这么多弯,干爹原来是怕自己冻坏了。

    “干爹。。。”如风动情唤道。

    “去吧,让大家也都歇歇。”风将军嘱咐道。

    “是。”如风退下。

    。。。。。。。。。。。。。。。。。。。。。。。。。。。。。。。。。。。。。

    “皇姐!!!”十二冲入莫若离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