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55章 一帘幽梦
    正午的北京,日光正好。

    冬雪暂歇,晴朗万里。北风阵阵,时时卷起地上的碎雪。

    蔚蓝的天幕宛如一口清冽的甘泉,涌动在上空。

    大朵大朵洁白的云,好似美人的纤纤素手。

    撩动于清泉中,水波徐徐。

    九儿披着厚厚的斗篷,站在庭院中。

    红墙金瓦,白雪黄衣。

    抬头仰望青空,她的思绪,都有些被来来去去的云朵,带远了。

    默默细数过,每一个阿难不在身边的夜晚。九儿有些惆怅。

    一别已有三个月余二日了。

    阿难,你何时才会回来。

    阿难,你可知九儿这些日子,度日如年。

    阿难,北域今年的雪,要比往常大些。

    阿难,你送的玉蝶,她喜欢吗。。。

    “九儿!!!”

    来人还未进外院,就呼喊起来。

    语调高昂,声音洪亮。

    惊得院子里的麻雀,四散纷飞。

    “?”九儿困惑。

    世间上除阿难外,似乎无人再对自己这般的亲昵相称。

    除非是???他???!

    九儿摇头,马上就打消了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

    那人已多年未见,怕是迎面遇上了,都会互相认不得了吧。

    而且此时此刻的他,应该正在还乡的路上。怎么会来找自己呢。

    来人笑着闪进院门,见了九儿,面上的笑容更添欣喜。

    一身青衫,外披白色虎皮披风。来人俊秀儒雅,风度绰然。

    “小鬼头!!!”来人笑道,“这才几年?!就不认得你七哥哥了?!亏我还挂念着你!”

    “!”九儿先惊后喜,激动喊道:“七哥哥?!!!”

    “诶!”老七笑着点头,应道:“算你这小鬼头,还有些良心!!!”

    “七哥哥!!!”

    九儿小跑,扑了过去了。将脑袋埋在老七怀里,蹭了起来。

    “。。。”老七有些害羞,脸都红了起来。

    佯怒道:“小鬼头!还是这么喜欢撒娇!”

    “嘻嘻嘻,”九儿抬起脑袋,娇声娇气回说:“七哥哥还是这么喜欢假正经!”

    “哈哈哈。”九儿的可爱模样逗得老七大笑。

    “你呀!”宠溺地刮了下九儿的鼻子,老七摇头笑道:“你个鬼精灵,就知道你七哥哥我吃你这套!”

    “略!”九儿冲老七吐了下舌头,又钻回了他的怀里,不再言语。

    老七抱着九儿,心里满是幸福。

    想着这趟北域,却是没有白跑的。

    小鬼头几年不见,是越长越漂亮了。

    见到自己也仍然如多年前那般亲切撒娇,不怪自己朝思暮想了这么些年。

    “?”老七疑惑,怎么感觉自己的前襟有些湿了。

    转而明白过来,这是小鬼头在哭???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轻轻拍了拍九儿的后背,老七言语间满是心疼。

    问说:“小鬼头?你这是怎么啦?”

    “。。。”九儿不语,也不抬头。只是啜泣。

    老七一想到九儿许是受了什么委屈,才哭得如此的可怜。

    怒从心生,低吼道:“九儿别怕,你告诉七哥哥。是谁欺负我家九儿啦?七哥哥帮你揍他!!!”

    “七哥哥。。。”七九闻言,抬起了头。

    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九儿边抽噎,边望向老七。说:“老皇帝是不是欺负阿难了?为何还不放他回来?九儿想阿难。。。”

    “。。。”老七哑然失笑。暗中攥紧了藏在身后的拳头。

    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回说:“我当是什么事呢。九儿放心,老九他定会回来的。这次行程延迟,只是因为他偶感风寒,被皇叔留下休养几日罢了。”

    “真的么。。。”九儿低下脑袋,嘟囔道。

    “。。。”

    九儿如此明显地依赖苏景年,让老七胸中顿生郁闷。

    又害怕惹得九儿伤心,不能直言皇上困住了苏景年。老七的郁闷之上,更添郁闷。

    快速平复了心中的情绪,老七笑了起来。说:“七哥哥说是,那必然就是了。小鬼头要信你七哥哥才对,七哥哥可以骗天下之人,唯独不能骗小鬼头呢。”

    望向怀中九儿的眼神中,满是似水的情意。温柔且深情。

    “九儿信七哥哥。”九儿回道,又把脑袋埋在了老七怀里。

    蔡越儿在老七身后,目睹了方才的一切。

    暗暗皱眉。

    宣王擅自更改行程,莫非是为了这九郡主???

    。。。。。。。。。。。。。。。。。。。。。。。。。。。。。。。。。。。。。。。

    木盆里的苏景年,汗如雨下。

    各种药材混合而成的棕色汤浴,热气腾腾。

    苏景年闭目坐在药汤里面,神情痛苦。

    破心在她背后,右手单手将内力输入她体内。

    绯红的真气澎湃如潮,游走在苏景年的经络里。

    煞白的脸上逐渐浮现起一丝红晕,苏景年的额头伸出了汗珠。

    破心提起左手,手腕翻转,聚合内力于掌心。

    拍在右手上,双掌合力。

    “噗。”苏景年皱眉。

    黑色的血液从口中喷出。将药浴的颜色染得更深了。

    缓缓轻启双眸,苏景年有些恍惚。

    虚弱地环视四周,空无一人。

    一时间竟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有些暗暗着急。

    “凝神静气!”身后一女声响起。

    苏景年闻声,放下心来。

    背后的温热让她十分的舒服,她索性收敛心神。什么也不去想,睡了过去。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破心收了掌。

    顾不得自己流了一脸的汗水,她先是找了干净的白布将苏景年裹了个严实。抱回了床上。

    吱呀一声,门开了,又合上。

    “谁?!”破心警觉问道。赶忙用被子将苏景年的身体盖好。

    来人愣在原地,不见回话。

    破心细细分辨来人的呼吸吐纳后,长出了一口气。笑说:“小丫头,为何不敲门?”

    凉之闻言,走了过来。

    破心一脸疲惫,汗珠都将刘海打湿了。

    凉之皱眉,伸手将破心牵起。把她拉到椅子旁,指了指椅子。

    破心了然凉之的意思,又见她面上略有不快。只得乖乖地坐好。

    抽出怀中的手帕,凉之仔仔细细地帮破心擦起了汗。

    二人近在咫尺。

    凉之一分一寸,擦得认真;破心眼神闪躲,东逃西窜。

    “主人!”

    十七于门外唤道。

    打破了二人间无声的尴尬。

    “皇上下旨了,我们可以回北域了!!!”十七激动说道。

    破心眯眼,作势就要起身。她要冲出去,教训教训那不长记性的十七。

    凉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破心只得作罢。

    苏景年渐渐地有了意识,费力地撑开如同粘在了一起的眼皮。

    虚弱问道:“第、第几日了?”

    “。。。”破心没好气儿的回说:“第七日傍晚了。”

    凉之又是一个眼刀。

    破心彻底老实了下来。

    “七、七日了。”苏景年喃喃自语,“整整拖了我七日。。。”

    心中料定,永宁是故意拖延。到双方约定的最后时刻,才传达老皇帝的圣旨。

    是挑衅,更是报复。

    不过能回北域,也无暇再去计较这些。

    强撑着身子,苏景年坐了起来。

    身上的棉被与白布滑落了下来,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

    眼看着凉之就要转头看向赤条条的苏景年,破心惊起。

    一把将身前的凉之死死地抱在怀里护住。

    “???”凉之不明就里,只闹了个大红脸。

    破心怒道:“小狐狸!休要再胡闹!仔细你的皮!”

    抱起凉之,出了门。

    “。。。”苏景年低头看看自己平坦的胸部,万般无奈。

    心中怨念深重。都是女的,师傅,你怕个甚。。。

    从床上爬了起来,换好衣服。

    出门而来。

    “主人!”十七上前。

    “收拾行装,即刻动身返回北域。”苏景年吩咐道。

    “是。”

    苏景年又问:“风将军那边的安排如何?”

    “三十精编黑甲铁骑已经甄选完毕,皆是精英中的精英。近日便会在北京城外集结,等待主人的指示。”

    “好。”苏景年回说。

    离若,你等我!

    。。。。。。。。。。。。。。。。。。。。。。。。。。。。。。。。。。。。。。。

    阿勒楚喀城金殿

    “末将石英吉,参见陛下。”

    石英吉抱拳躬身,行礼道。

    “嗯。。。”武帝闭目卧在龙榻上,轻哼了一声。

    没了声响。

    “???”石英吉有些摸不着头脑,又不能冒然起身。偷偷地瞥了眼武帝。

    见他毫无动作,只能继续抱拳躬身。

    金殿上,其他金国官员见南国使臣吃了瘪,皆暗笑。

    过了一会。

    “啊。。。”武帝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

    换了个卧姿,缓缓说道:“平身吧。”

    “谢皇上!!!”石英吉收礼。

    暗中愤懑,这金狗皇帝倒是谱儿大的很呢。

    “朕,”武帝睁开三角眼,睨着石英吉。说:“听闻你是来求亲的?”

    “回陛下!正是如此!末将代表大齐,替太子求婚于大金长公主!”

    石英吉上前,如实回道。

    “哈哈哈,”武帝皮笑肉不笑,说:“为何你们太子不来?”

    “这。。。”石英吉噎住。

    “怎么?”武帝挑眉,问说:“若离是大金国的长公主,朕的掌上明珠。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骄女,岂能被你这小小将军求了去?”

    “。。。”石英吉有些无措。

    武帝见了更是来了劲儿,笑道:“想来这南皇是年岁大了,已然是迷糊了。”

    “!!!”石英吉听闻武帝嘲笑南皇,就要回嘴:“陛下此言差。。。”

    “长公主求见!”门外内侍秉道。

    武帝皱眉。

    “传。”

    “传,长公主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