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54章 分手无相赠,平生一片心
    “阿嚏!”

    冷风吹过,宝奴打了个寒战。雪白的大牙颤抖得嘎嘎作响。

    扶了扶脑袋上的歪掉的幞头,又吸了吸鼻子。

    他心里暗骂:“她娘滴,这南方咋地也这么冷捏。”

    “阿嚏!阿嚏!阿嚏!!!”

    又连着打了三个喷嚏,宝奴涕泗横流。

    提起袖子在脸上胡乱抹着。

    若是被不知道情的人见了,怕是以为这矮脚猴儿脸汉子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了。

    十二愁绪万千,皱眉远望着天京城的北门。

    胯/下的骏马不断地调整着步子,宛如主人的心情一般,焦急而无奈。

    城门口人流出出入入,却是不见那玄色的身影出现。

    “驾。”

    一人策马走近。

    “十二皇子,”仓决靠近,行了礼。说:“已是过了出发的时辰。”

    “。。。”十二抿唇不语。

    “皇。。。”宝奴刚要劝说十二,“阿嚏!!!”又是一声喷嚏。

    仓决见他不答话,摇摇头,说:“我家公主让我捎来话,‘莫信谣言,路在前方’。”

    “。。。”十二闻言,猛然抬头,看了看仓决。又将头垂了下去。

    仓决轻叹,调转马头,回了吐蕃使团。

    “吐蕃使团,行人避让!!!”

    吐蕃使团在仓决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往西而去。

    达瓦将轿辇的窗帘掀起,深深的望了眼天京城。

    合上窗帘,闭目养神起来。

    又是一个时辰。

    十二仍然只是望着城门口。

    “皇子。”占鳌骑马上前,劝说道:“达瓦公主所言有理。南皇如若要杀王爷,肯定是要隐秘进行的,如今闹闹的沸沸扬扬,满城皆知。反而证实了这是有歹人刻意造谣啊。”

    “。。。”十二沉默少顷,摇头说:“占鳌,你可记得那伏虎山。”

    “占鳌当然记得!!!”占鳌有些激动,说:“伏虎山遇伏,占鳌功夫不到家,中了贼人暗箭!多亏了王爷相救!否则占鳌是要客死异乡,无命再回家见老母亲与妻儿了!”

    占鳌激动的话语,让伏虎山当日的情形在十二脑海闪现,宛如昨日。

    十二叹道:“我猜那日的贼人便是南皇安排的吧,也许连伏虎山冬狩都是为苏大哥而设的迷局呢。”

    “啊?!”占鳌大惊,说:“那、那王爷独自留在天京岂不是?岂不是?”

    “唉呀妈呀,”宝奴皱起猴儿脸,嫌弃说:“你个大老爷们,你说你。还岂不是、岂不是。是啥阿是啊。羊入虎口!孤掌难鸣!”

    “对对对。”讪笑着挠挠头,接话道:“羊入虎口,孤掌难鸣!”

    占鳌胡渣下面的脸蛋偷偷红了红。

    十二深吸口气,苦笑回说:“苏大哥必定是早早便感觉到了不妥的。伏虎山主动放弃了与宣王一组,而来找我。就是为了不连累宣王啊。”

    言及心底深深的委屈,十二眼底浮起一层温热。

    提起袖子也学着宝奴胡乱的在脸上抹着。

    “唉,”宝奴上前,抚了抚十二的后背。

    轻声劝道:“好十二,咱不哭。”

    “宝哥哥。。。”

    十二见是宝奴来安慰自己,眼泪决了堤。稀里哗啦地流下来。

    宝奴笑道:“咋还跟小时候一样捏,说哭就哭。完蛋样。”

    “你还笑我,”十二憋屈道:“说的跟你好像小时候就认识我似的。”

    “。。。”宝奴脸上的笑容定了定,收回了抚在十二后背的手。

    尴尬大笑,说:“哈哈哈哈,十二皇子你可真是会开玩笑。宝奴无福,皇子降生时恰巧赶上奴才出宫省亲。否则照顾皇子的殊荣,必然是我宝奴的!!!谁敢跟我抢?!我咬死他!!!”

    说完瞪大老鼠眼,张开血盆大口虚张声势的咬了起来。

    “好啦。”十二见宝奴的滑稽模样,破涕为笑。说:“就宝哥哥你会逗我乐。”

    “嘿嘿嘿。”宝奴呲起大白眼,笑得羞赧。

    “十二。。。”

    原处一声呼喊闯入十二耳中。

    “苏大哥?!”十二惊喜唤道。

    “皇子。。。”

    十二皱起眉头。

    “十二皇子!”

    老七策马而来,身后是西疆的使团。

    “宣王殿下。”十二于马上行抱拳礼。

    “吁。”老七勒马。

    回了礼,问道:“你出城的时辰应是最早,为何还不离去?”

    “苏。。。”十二刚要回话。

    “唉呀妈呀!”宝奴拍腿,气急败坏道:“这不是在这等北域王呢吗?!”

    “?”老七以眼神询问十二。

    “。。。”十二不语。

    “唉,”老七轻叹,说:“谣言传得厉害,老九也不见了踪影。天京现在是草木皆兵,暗涌浮动,我等当尽早离开这是非之地才对。”

    “。。。”十二握紧手中的缰绳,冷声道:“宣王殿下所言,十二自是明白。只是苏大哥既然答应来送行,就绝不会食言。达瓦殿下已经离去,宣王殿下也速速离开吧。十二需看到苏大哥平安,才会离去。”

    老七暗惊。略作犹豫,回道:“那本王先走一步。天涯海角,十二皇子,我们有缘再叙!”

    行抱拳礼,道:“请!”

    “请!”十二回礼。

    老七不再迟疑,调转马头。

    马儿疾驰,回了使团。

    “西疆使团,奉旨出行,行人避让!!!”

    老七离去。

    十二目送西去的使团。

    心中不忿,自己是有哪一点比不上这宣王?为何在苏大哥心中,看重宣王远超自己?

    “傻十二,看什么呢?”

    苏景年骑着高头大马,缓缓走近。笑若春风。

    占鳌喜上眉梢,宝奴一脸不屑。

    “???”十二揉揉眼睛,“!!!”

    再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大喜道:“苏大哥!!!”

    “哈哈哈,”苏景年大笑,勒紧手中缰绳。停了马,问说:“傻十二,可是一直在等我?”

    “嗯。”十二猛点头,小脸红了起来。

    “傻十二。”苏景年摇头,说:“你可知误了行程,老皇帝是要找你茬的。七哥与达瓦殿下均已出发了吧?你也快些启程吧。”

    十二点头,又马上摇了摇头。

    苏景年见十二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呆模样,笑了起来。

    歪笑说:“你是可担心你苏大哥,才如此拖延?”

    十二的小脸更红了。

    苏景年大笑,抬起胳膊说:“快来看看,你苏大哥的老胳膊、老腿儿可还健全啊?”

    苍白的脸,毫无血色;眼底有着一抹淡淡的青色。

    苏景年看起来有些病怏怏的,精神也有些低糜。

    “苏大哥。。。”初看不觉什么,可越看越觉得苏景年是在强撑。

    十二心疼万分。

    眼看着十二的眼底泛起了泪光。

    苏景年无奈,故作惊讶。说:“十二这么大的大孩子,怎么还哭鼻子呀?”

    “谁?!”十二闻言,刚忙抹了把眼泪,倔强道:“谁哭鼻子了?!苏大哥可不要乱讲!”

    “好好好,”苏景年投降道:“是我乱讲,是我乱讲!”

    “哼!”十二的脸红得好似熟透了的苹果。

    “十二,”苏景年轻叹,说:“快走吧。”

    “我。。。”十二欲辩无言。

    苏景年瞥了眼城楼,笑说:“傻十二,你苏大哥命硬着呢,没人敢动我!你先动身,不日我也将回北域。到时候苏大哥去探望你,可好?”

    “真的吗?”十二激动问道。

    “苏大哥何时骗过你。”苏景年直视十二。

    “嗯!!!”十二点头,说:“那十二等着苏大哥!!!”

    “好。”苏景年笑回道,从身后拿出一条柳枝。

    说:“临别无相赠,这是来时顺路折的。跋山涉水,芳草凄迷。十二,你要保重。”

    十二双手接了柳枝,哽咽说:“苏大哥,十二先行一步。”

    “快去罢。”

    十二在苏景年的目送下,往北而去。

    。。。。。。。。。。。。。。。。。。

    惠帝负手,立于天京城城楼。永宁站在他身侧。

    “啊。。。啊。。。”地上一人,缩成球形。

    痛苦地呻/吟着,浑身瑟瑟地抖着。

    “啊。。。啊。。。”那人低低地吼着,手脚都被捆了起来。

    嘴被棉布塞得满满的,口水顺着嘴角留下。与鼻涕和眼泪在地上汇聚。

    “父皇。”永宁唤道。

    “唉。”惠帝长叹,问说:“我儿可是确定,北域王中了这毒?”

    “确定,”永宁回道:“当日下毒的正是老鲁,北域王与老鲁都中了这毒。”

    “老鲁???”惠帝吃惊,指着地上那人。问说:“你说的,可是小时候交你山水画作的鲁夫子?!”

    “正是。”永宁轻笑回道。

    “。。。”惠帝没了言语。

    暗想,方才观察北域王,虚弱乏力,一副病秧子的模样,与往常判若两人,想必是中了毒了。

    而鲁夫子自小便陪在永宁身边,亦师亦友。他都落得如此模样,想必这毒是全无医治可能。

    又问说:“罗刹的情报,准确性若何?”

    永宁回说:“千真万确,多方的探子均有回传消息。罗刹近期,便会来犯。”

    惠帝暗恨,老毛子早不来晚不来,赶在如此节骨眼儿上来凑热闹啊。

    永宁瞄了眼惠帝,笑说:“父皇,最近天京流传的谣言,想必您已经有所耳闻。”

    惠帝不语。

    永宁顿了顿,继续道:“此时放归北域王,好处有三。”

    “我儿说说?”惠帝佯问道。

    永宁轻笑,回说:“其一,毒已施。北域王毒发,死在北域死得其所,与南国毫无瓜葛。其二,罗刹来犯。北域王率兵抗击,死于战场死得其所,与南国毫无瓜葛。其三,流言起,民怨沸。北域王如若返回北域,流言熄,民怨平。是为好处有三。反之,如若北域王不归,则弊端亦有三。”

    惠帝起身离去,从老鲁身上跨了过去。

    永宁望着惠帝远离的身影,笑容不减。

    行至门口,惠帝停住。

    “传旨吧。”

    。。。。。。。。。。。。。。。。。。

    “???”达瓦疑惑地看向仓决,问说:“老七带着侍卫脱离了使团?”

    “是的。”仓决回说:“离了天京不远,二人便脱离使团。往北而去。”

    “北?!”达瓦皱起眉头,略作沉思,说:“仓决,我们走。”

    “?”仓决不解。

    “跟上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