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与冰山(gl) > 第50章 化蝶
    烈焰熊熊,浓烟滚滚。

    爆响不断,火海连片。

    木梁掉落,瓦片崩飞。

    禁卫军将一条条死透了的尸体,丢入火中。

    死尸焚炼,肉糜的焦味随风飘散。

    遇见到没死利索的,禁卫军就再补上几刀。或者也不做分辨,一样的扔入火里。

    火舌席卷,痛苦的哀鸣此起彼伏。

    这夜。听雪宫由大金皇贵妃的寝宫,堕落为焚尸之炉。

    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人间炼狱。

    皇甫老爷守在宫门口。一阵阵焦臭味儿迎面扑来,他也不作理会。只定定地望着那已经快要坍塌的宫室出神。

    内心百感交集。

    完颜霜甯,武帝宠妃、大金第一美女,惨被扼死。完颜与白依尔,大金两大贵族,就此消失。

    心中感叹,人生无常,欢喜莫测。死生难料,命不由己。

    又深感担忧,莫拉乎尔-天旻喜怒无常,意图难揣。皇甫一族是该何去何从。

    唯一的慰藉,便是宝宝幸运地与死神擦肩而过。否则为了保住自己心爱的儿子,就只能同天旻翻脸了。那今夜,恐怕三大贵族是要携手而亡了吧。

    “皇甫!!!”

    禁卫军将白依尔按跪在地上。

    他目眦尽裂,满眼血丝。眼角裂开流出的鲜血顺着脸颊流淌下来,仿佛两行血泪。双臂皆被掰折,弯曲成诡异的弧度,耷拉在身侧。

    “你过来!”白依尔叫道。

    “。。。”皇甫老爷心中愧疚不已。不敢看白依尔,也不接话。

    “求求你过来!我有话说!”白依尔央求。

    皇甫老爷实不忍心,挪了过去。说:“你还有什么遗言,我能帮衬的一定帮衬。”

    “我只对你一人说。”白依尔坚持不在众人面前直言。

    “。。。”稍作犹豫,皇甫老爷回道:“好。”

    做个手势,让禁卫军松开了白依尔。

    俯身侧耳,听听看白依尔的遗言。

    “老东西,”白依尔恨道:“你的宝贝儿子和公主就藏在大厅的暗室里!你再不去营救,就等着帮他们收尸吧!”

    “!!!”皇甫两手握汗,惊心骇瞩。宝宝。。。公主。。。

    猛然望向那片火海,皇甫老爷心若油煎,老泪纵横。

    无法下令扑火救人。放火乃是武帝当众施的令,如若谋逆皇恩,禁卫军必然大乱。

    难道要自己眼巴巴的看着宝宝和公主活活烧死吗?!!!

    白依尔见皇甫老爷不做动作,而宫室濒临倒塌。

    怒起,用身体撞开皇甫老爷。禁卫军来不及制止,眼看着白依尔狂奔冲入火海。

    皇甫老爷从地上爬起,也要跟着冲进去。

    禁卫军上去围拦,将他困住。

    “放开!!!”皇甫老爷疯狂挣扎。

    火势凶猛,室内焚烧得几乎就要坍塌。禁卫军谁也不敢冲入火中,更不敢让身居要位的皇甫老爷身处险境。心中皆敬佩这皇甫老爷为了追捕逆贼,真是拼尽了全力,连命都不要了。

    “放开!!!你们放开!!!”皇甫老爷嘶吼。

    却被渐渐拖远。

    白依尔奔入火海。左闪右躲,避开掉落的梁木与倒塌的墙壁。

    “皇甫!!!公主!!!快出来!!!”白依尔喊道。

    暗室打开,二人出现。皇甫宝宝将外衫撕碎给莫若离掩住口鼻,自己确无任何防护措施。烟熏火燎,他被呛的猛咳不止。

    “母妃!!!”莫若离含泪扑到完颜霜甯身上,轻轻摇晃道。

    白依尔不忍,劝道:“公主!节哀!天旻已经走了,现在守在外面的是皇甫老爷!保命要紧,我们需速速离开吧。”

    “离、离儿。。。”皇甫宝宝的嗓若吞炭,沙哑不堪。劝道:“我们走罢。”

    莫若离哭着摇头,被皇甫宝宝抱了在怀里,依旧是挣扎着看向地上的母亲。

    “小心!!!”白依尔惊呼。

    说时迟那时快,白依尔以身体顶开二人。

    一大截房梁掉落,将白依尔砸倒。

    “白依尔!”皇甫宝宝惊呼。

    燃烧的房梁,将白依尔点燃。二者烧在一起,不辨你我。

    白依尔,再无其他声息。

    皇甫宝宝咬牙,将身上的内袍与外裤脱下,系得密密实实,裹在莫若离身上。

    自己雪肌裸露,袒胸露乳。

    抱起莫若离往屋外跑去。用身体格挡住铺面而来的火焰,皇甫宝宝把怀里的莫若离护得严严实实。

    “离儿,你一定要活下去!”皇甫宝宝强忍剧痛,含泪嘱咐道:“要为霜姐姐报仇!要为完颜与白依尔二族报仇!要为宝哥哥报仇啊!”

    莫若离缩在皇甫宝宝的怀里,感受着他的身体因为剧痛产生的颤栗。

    “宝哥哥。。。”莫若离呜咽。

    一根立柱被焚烧折了,倒了下来。

    砸中了奔跑中的皇甫宝宝。

    。。。。。。。。。。。。。。。。。。。。。。。。。。。。。。。

    皇甫老爷挣扎不过禁卫军的围护,心如炭烤。

    寒风突起,风助火势。一时间火风嚎叫,火焰飞窜。

    “大人!此处危险!请大人后退!”禁卫军拖着皇甫老爷继续往宫外撤去。

    雪花洋洋洒洒,跌落人间。

    血色满月照耀下的阿勒楚喀,落起了雪。

    皇甫老爷绝望地瘫坐在地上,感觉自己的胸口都被掏空了。木然地望着逐渐倒塌的听雪宫,耳边只剩下肆意喧嚣的烈风。

    碎碎念道:“宝宝。。。公主。。。没了。。。没了。。。”

    回应他的,只有凛冽寒风的阵阵嘲讽。

    突然。

    一只大火球从火海中滚出,在雪地上不断的打滚。

    皇甫老爷心中希望重燃,跳起来大声呼喊道:“是公主!是公主!快扑火!扑火!”

    禁卫军听闻居然是公主,拥上前扑打起那火球来,有的还捧起地上的雪花往火球上拍去。

    火星渐灭,焦糊扑鼻。

    焦黑的一团物体缩成一块,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一个人形。

    一小团黑色物体从那人形怀中滚落。

    “呃啊。。。”那人形发出刺耳的悲鸣,声若锯木。

    原来是人形前胸的皮肤被火烧的焦脆,黑色小团子脱离,将那脆弱的皮肤尽数粘了去。

    焦黑被粘走,人形胸前粉色的里肉露了出来。血肉模糊。

    皇甫老爷看得一阵阵反胃。几个禁卫军甚至就地吐了起来。

    黑色小团子蠕动,外壳裂了开,碎做一堆灰烬。

    莫若离从灰烬中缓缓站了起来。左肩已经全无完整皮肤,骨肉外翻。

    “公主!!!”禁卫军跪地。

    “公主。。。”皇甫老爷哭嚎,扑了上去。

    莫若离被皇甫老爷搂在怀里,面无表情。双眼空洞地凝视前方。

    皇甫老爷哭了阵,突然想起了皇甫宝宝。看向地上已经不便人样的人形物体。

    “公主。。。”皇甫老爷看向怀中的莫若离,颤声问道:“宝、宝宝呢。。。”

    心中怀有最后的一丝侥幸,皇甫老爷不愿去承认这显而易见又悲惨不堪的结局。

    “。。。”莫若离双眼逐渐聚焦,望向皇甫老爷。

    皇甫老爷瞬间凝吸,心寒胆战。

    那双遗传了完颜霜甯的美丽杏眼中,不再透露有任何的情感。

    满目风霜,刺骨过严冬的冰冷。

    “你犯下的罪,”莫若离一字一顿道,“将永远无法偿还。”

    皇甫老爷闻言,涕泗横流。心中的愧疚与后悔,就要将他生吞活剥。

    莫若离转头看向地上的人形,冷声道:“宝哥哥已经死了,被你活活烧死在了听雪宫。地上的是听雪宫的太监,宝奴。”

    冷眸微转,直视皇甫老爷,问道:“你懂吗???”

    “不!!!”皇甫老爷哭嚎,扑向人形物体。

    双手颤抖着抚上那焦黑的物体。任凭动作是多么的轻柔,所触之地,肌肤掉落,肉烂血流。

    “啊。。。”人形物体呻吟,发出可怜的微弱声音。

    “不。。。”皇甫老爷彻底崩溃了,嚎啕道:“宝宝!!!是爹爹对不住你啊!!!”

    抱起人形往宫外跑去。人形的烂肉掉撒一地。

    “你们,”莫若离环视禁卫军,厉声呵斥道:“通通有罪!!!”

    小小的身体,散发出皇室独有的威严。

    “公主。。。”禁卫军皆恐惧颤抖,俯身叩首。

    “今夜本宫与皇甫侍卫从宫外而归,见到听雪宫大火。我二人冲入火海营救母妃,可惜火势凶猛,救援不成。皇甫侍卫不幸身亡,是听雪宫的宝公公将本宫救了出来。”

    顿了顿继续道:“他日如若本宫听闻了甚么流言蜚语,莫拉乎尔-若离誓必诛尽尔等族类!!!”

    “谨遵公主旨意!!!”禁卫军齐声回道。

    莫若离转身。

    血色满月下的听雪宫,通红一片。雪片飞舞,天地纯洁。

    双膝跪地,磕响三个响头。低声道:“弑母戮族,不共戴天。母妃,请你原谅离儿无法不去恨。”

    摇晃起身,猛抽冷气,周身寒颤。

    莫若离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左肩裸露的骨肉疼得她半个身子都是麻木的。

    只是身体上的痛楚与心灵的受到的创伤相比,微不足道。

    托起疲惫、残破的身躯,莫若离绝然转身。

    十一年的幸福人生,短暂而灿烂。

    她与美梦和回忆道别,将它们亲手埋葬于身后的废墟中。

    冰封起所有的情感,只剩下复仇的火焰灼烧在左肩。

    莫若离冰冷的双眼看向飞雪,低声说道:“母妃,落雪了。”

    。。。。。。。。。。。。。。。。。。。。。。。。。。。。。。。

    是月,皇甫一族领命于阿勒楚喀围剿完颜一族与白依尔一族。男女老幼,但凡为二族者,皆全数扑杀。

    二族死伤无数,几被连根拔除。无数无辜者被牵连,惨被屠戮。

    大金国三大贵族与皇权鼎力之势破除,武帝独大,皇甫一族成为最大贵族,封建皇权达到顶峰。

    金史称为血月事件。

    血月事件之后,赫舍里与富查二族齐心,强势崛起。

    成为朝中唯一能与皇甫一族分庭抗礼的势力,三族被称为大金新三大贵族。完颜、白依尔、皇甫,被讽为老三大贵族,沦为旧窠。

    武帝、赫舍里与富查、皇甫,重成鼎势。

    。。。。。。。。。。。。。。。。。。。。。。。。。。。。。。。。。

    未央得了苏景年的传话,便回去给主儿报信去了。

    “老板,”苏景年唤道,“结账。”

    “诶!”老板立马应道,转而吃惊道:“祖宗?我没听错吧?结账?”

    “哈哈哈,”苏景年大笑,站起来回道:“没错,结账。我要走了。”

    “哦哦哦,”老板惋惜道:“那祖宗可要常来帮衬小店啊。”

    “呵呵,”苏景年放下凭票,“不会再来了。”

    转身就要离去。

    老板将凭票攒握在手中,喃喃道:“不会再来了。。。”一时竟有些舍不得。

    白袍吃着面条,完全没有跟随苏景年离开的打算。

    苏景年走到门口,不回头说:“白亭,你怎么说也有Ccup,不算是搓衣板。”

    言罢,大笑出门而去。

    “咣当!”白袍手中的面碗脱手,砸在了桌子上。

    “你给我站住!!!”白亭吐出口中的一大团面条,追了出去。